太阳也有熄灭的一天,希望到时人类作好了准备
2019-08-28 09:20

太阳也有熄灭的一天,希望到时人类作好了准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Steed,题图:Photo by History in HD on Unsplash


“50年前,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不仅启发和鼓励了我去月球探索宇宙,也为全人类开启了一个史诗般的新篇章。”


这是阿尔弗莱德·沃尔登(Alfred Worden)对阿波罗11号登月的评价。在雪佛兰和Discovery探索频道共同制作的纪录片《跨月飞行》的首映式上,沃尔登老爷子作为神秘嘉宾来到现场,与观众互动,并发表了主题演讲。他的主题,不是阿波罗11号,而是他自己的月球之旅。


沃尔登在《跨月飞行》首映式讲述自己的月球之旅 | 果壳


就在人类首次登月两年之后,1971年7月,沃尔登乘坐飞船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前往月球执行阿波罗15号任务。那是阿波罗计划的第9次载人飞行,也是倒数第3次载人登月任务。


“阿波罗15号,被认为是阿波罗计划中最具科学意义的一次飞行。”月球车被首次带上月面,让登月宇航员有了更大的机动性,能够探索更为广阔的区域。宇航员在月球表面停留了3天的时间,创下了当时月面停留最长时间的纪录。他们还采集了大约77千克的月球岩石带回地球,超过了此前的任何一次阿波罗登月。


阿波罗15号首次将月球车带上月面 | NASA


不过,月面上的这些活动,跟沃尔登都没有直接的关系。作为指令舱驾驶员,当阿波罗15号的另外两名宇航员在月面探索时,他留守在指令舱内,独自一人绕月飞行。当然,他也并没有闲着。


借助安装在服务舱外的科学仪器模块,沃尔登对超过半数的月球表面进行了高分辨率测绘,识别并观察了大范围内的月球特征,帮助人们对月球有了更好的理解。比如,他在月面上的陶拉斯-利特罗山谷,识别出了古老的火山活动遗迹。这一发现后来使得NASA更改了阿波罗17号最后一次登月的着陆地点,前往那里去实地考察月球上的火山性质。


沃尔登绕月时拍摄的阿波罗15号登月点附近的哈得利月溪 | NASA


与登月的两位宇航员会合返回地球的途中,沃尔登还在距离地球大约30万千米的地方,进行了人类航天史上首次远离地球的深空太空行走,取回了科学仪器模块中两台相机拍摄的胶卷。至今,他仍保持着太空行走离地球最远的记录。


用沃尔登的话来说,阿波罗15号任务是“一次具有超越意义的飞行”。


沃尔登在进行史上距离地球最远的深空太空行走 | NASA


《跨月飞行》首映式后,果壳有幸对沃尔登老爷子进行了专访。我们的对话,从48年前的阿波罗15号登月说起。



阿波罗15号宇航员阿尔弗莱德·沃尔登 | NASA


50年前,勇闯月球


果壳:一个人独自绕月3天,会不会害怕或者孤单?有没有做什么疯狂的事情?


沃尔登: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首先,我之前在空军时就被训练为单座战斗机飞行员,所以很习惯一个人在飞船里完成任务;其次,我有很多工作要忙,没有多余时间来考虑其他事情。


至于疯狂的事,就算我想,空间也不够啊!阿波罗飞船的指令舱,空间跟一辆小车差不多,动起来得十分小心才行。整个任务期间,你还得跟另外两个大男人挤在里面待上两个星期的时间。所以,当他们终于可以去月球,让我一个人呆会儿的时候,其实我还挺高兴的。


果壳:在月球,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沃尔登:绕月的时候,每隔两个小时,我就能看见一生中见过的最壮观景象。每当我绕过月球背面,我们的地球就会从月球后面升起,散发出彩虹般的光芒。那种美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所以不管我当时在忙些什么,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到窗口欣赏这一美景。


跟地球一样美妙的,还有星空。绕月飞行时,有时我会飞到月球背面的阴影里,来自地球或太阳的光线完全被月亮遮挡,这时候我就会看到布满星星的天空。我还记得看到了一道清晰的白线,切断了布满群星的宇宙背景,那是月亮边缘被阳光照亮的“月”平线。


弯月状的地球从月球背后升起,由沃尔登拍摄 | NASA


果壳:去了月球,却没能踏足月面,会遗憾吗?


沃尔登:大多数人不了解我们的体系,把登月看作是最重要的事情。事实上,在阿波罗3人组里,指令舱驾驶员的重要性是排在第二位的,仅次于指令长,因为他要把飞船一路开到月球,然后留守绕月轨道,再把所有人都送回地球。至于登月舱驾驶员,他是不操控任何航天器的。


只有能够胜任指令舱驾驶员的人,才有机会在后续任务中担任指令长,这是我们都认可的事情。要不是后来的阿波罗18、19和20号任务都被取消了,说不定我本来能在其中哪次任务中出任指令长,挑选自己的团队成员,带着其中一人登陆月球呢。


阿波罗15号的指令舱和服务舱,沃尔登在其中独自绕月3天 | NASA


果壳:去月球给你的生活带改变了吗?再看月球,会有什么感触?


沃尔登:有很大的改变,我比没去月球前年轻了半秒。当然,这是开个玩笑。其实我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去月球,让我在地球的生活有了一个新的视角,给了我一个更好的平台,而且我也更有资格去劝年轻人好好学习科学知识了。


回来之后再看月球,刚开始会觉得,啊,没错,我去过那里哎!除此之外,月亮还只是月亮而已。我至今仍然觉得,我们能做到登月是很了不起的。那可是50年前啊,距离现在足足有50年呢!这仍然是人类做过的最了不起的事情。我为自己能够参与其中,感到非常骄傲。


50年后,退守地球


果壳:50年过去了,阿波罗计划后,人类再没有回过月球。你觉得失望吗?


沃尔登:对,我们现在还在地球上,没有去过火星,连月球都没回去过。


50年的时间,其实正好可以用来反思过往,对于所有人类来说,现在都是考虑再次像50年前那样深入太空的好机会。美国总统特朗普说,要在5年内重返月球,但是他得先拿出充足的钱才能实现这件事情。我觉得,按照美国政府的运转方式,这件事情会很难。我祝他好运,希望他可以做到。


同时,我们也有一些民营公司,在进入太空这方面,可以说做得非常好了,比如蓝色起源和SpaceX,他们有可能会先于政府实现重返月球的目标。


杰夫‧贝索斯的蓝色起源推出蓝色月球着陆器,未来或可用于载人登月 | Dave Mosher/Business Insider


果壳:看来,你对私人公司很有信心?


沃尔登:要说私人公司的话,其实只有一家,就是蓝色起源。你可以说SpaceX也是私人企业,但他们是从美国政府那里拿钱来完成手头上的项目。相反,蓝色起源就是自己出钱,杰夫‧贝索斯每年签的支票足够覆盖蓝色起源一年的开销。他是世界首富,能够负担得起任何事情,所以蓝色起源才是正儿八经的私人公司。


至于SpaceX,虽然埃隆‧马斯克开了好几家公司,包括特斯拉,但我觉得他还是很缺钱。马斯克花了很大的力气来凑钱做他想做的事情,然后政府出资资助他去进入太空。我认为他很积极,是个天才,我也喜欢他在做的事情。但是,如果出资方决定撤资了,他怎么办呢?这一点和贝索斯就不一样了,贝索斯开张支票就解决问题了。


果壳:听起来,不管是重返月球还是前往火星,前提都是要投入足够的钱。可现在并没有很多钱投在这里,是现在的人都不愿意向外探索了吗?


沃尔登:阿波罗计划结束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回到了地球。我们建造了航天飞机,建造了空间站,除了环绕地球的轨道,它们哪儿都去不了。空间站是一个面向地球的设施,我们不再去更远的外太空探索,而是退了回来。我认为,这代表了全世界在太空探索方面的主基调。全世界有十五六个国家,都参与到空间站这个计划中来,从事一些跟人和地球有关的研究。


我觉得,现在放眼全球,除了中国再没有哪个国家在向外看。中国把嫦娥4号探测器着陆到了月球背面。阿波罗计划之后这么多年以来,这算是人类在探测月球方面终于又做出的令人激动的新进展。世界上需要有这样一种声音说,嘿,我们应该走出地球,到外面去看一看!


现在的太空计划并不能把我们带去其他地方。我们需要有人走出去,去重振阿波罗计划结束时受到打击的航天探索士气。


未来,去火星不是目的


果壳:人类重新回到月球,或者去往火星,还要多久?


沃尔登:如果我们努力的话,几年内就能重返月球,去月球是相对比较简单的。而火星就很难了。


去火星路途遥远,需要长达1年半的太空飞行,我们不知道人类的生理结构能不能负荷。据我所知,现在还没找到应对辐射的办法,而去火星这一路上都会有很强的辐射。所以,去火星的话,还是会遇到很多难题。不过我觉得,我们能够在30年内解决去火星的技术问题。


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我们要送哪些人上去。一个全封闭的太空船,飞一年半的时间。全选男的?都要女的?还是有男有女?我觉得,有男有女可能是唯一的选择了,哈哈哈!


果壳:人类去往火星的意义是什么呢?


沃尔登:我觉得唯一的意义就在于,这是我们去更远的地方的预演,仅此而已。我不觉得火星会比月球环境更好。去火星只是下一步的计划,而太空计划的真正目的,是要去其他地方,去我们能够生存的地方。这个地方不在太阳系内,而是在更遥远的地方。


我们必须开发这样的能力,因为我们知道,太阳总有一天会燃烧到尽头,我们人类也将随之消亡。这一天迟早会来。在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最好已经找好备选地点了。当然,这一天距离真正到来还有很远很远,但我知道你们中国有一句谚语,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去火星只是下一步的计划,沃尔登认为,真正的目的是去更远的适合生存的地方 | NASA


果壳:你觉得,现在是我们向外太空探索的好时机吗?


沃尔登:我只希望,现在做这件事还来得及。


地球上人和人相处的方式,让我很担忧,每个人都在跟别人过不去。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人类想要毁灭自己,那可是很快的。所以我很担忧,希望我们能尽快启动一个大的计划向深空探索。我们需要全球合作来完成这件事情。


去火星是很贵的,我认为或许能做成这件事的唯一选项,就是世界各国携手合作。我希望看到美国和中国在太空领域的合作。我们在能力上很接近,在理念上也很接近,我们能合作的领域是巨大的。


果壳: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有去火星的单程票,你要去吗?


沃尔登:要去火星的话,除非让我来开飞船,我可不坐别人开的飞船去。说白了,我就不是个坐副驾的料。


本文作者与沃尔登的合影 | 作者供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Steed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