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这张有误导性的进化图,一直广为流传?
2019-09-04 21:30

为何这张有误导性的进化图,一直广为流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理(ID:principia1687),作者:Quentin Wheeler、Antonio G. Valdecasas、Cristina Cánovas,封面来自视觉中国


进化,并非是一件会遵循预先设定,沿着笔直的道路前行的事。然而,无论是在博物馆中的展览中,还是书本上的漫画中,进化都常常被描述成一个从原始到先进演变的线性过程。

○ 进化是没有终点的


你一定也看过这样的图片,从黑猩猩经过各种原始人类逐渐变成能挺直腰板的现代人。这类图片或许有趣,但很可惜,这种广为流传的有关于进化的演绎版本其实是错误的。


作为研究生物多样性和生物学的学者,这些图像让我们深感困扰,因为它们错误地描述了进化过程的真实运作方式,并且具有强化公众误解的风险。


通向完美的爬梯子


这种误解从1859年前就一直存在,那一年,达尔文首次发表了进化论的自然选择说。


在那之前,传统的观点认为这个世界是通过“完美的进步”而构成的。这个概念在“存在之链”,或者“自然尺度”(scala naturae)这种说法中非常清晰,它说的是:地球众生,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都可以根据一种完美程度越来越高的等级构成,例如底部的是蘑菇,通过龙虾和兔子,一直到达顶部的人类。


○ “自然尺度”中的等级。| 图片来源:Retorica Christiana, Didacus Valdes, 1579


这种观点起源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它存在三处错误:


  • 首先,它认为自然是按等级构成的,而不是一群随机的生物类型。


  • 其次,它设立了两个标准:从简单到完美,从原始到现代。


  • 第三,它假定在这个等级结构的各个等级之间不存在中介阶段。每一个等级都是一个具有相似复杂性的封闭区域,例如处于同一等级的藤壶和珊瑚礁具有相同的复杂性。没有事物能存在于两个等级之间。


20世纪60年代,由耶稣会哲学家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构想的“自然尺度”的变体开始流行起来。他的观点是,尽管在某种程度上,生命存在分支,但进化是有方向的,会朝着认知复杂性更高的方向发展,最终得到神的认同。


每个方向上的渐进变化


然而,至少自达尔文以来,科学家对世界的认识是,世界是通过转换而形成的——从无生命的分子到生命,从早期的有机体到不同种类的植物和动物等等。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是逐渐转化所导致的产物,正是这种转化使生物变多样且繁盛。


进化生物学家对两个转变特别感兴趣。一个是从无生命到有生命的飞跃——生命的起源;另一个是从猿猴进化而成的人类。


一种最广为人知的表现人类出现的手法是线性且渐进的。我们从图片、商标以及各种社会宣传上都能看到这种表现手法。


但是,这些表述都没能捕捉到达尔文理论的动态。在他的《物种起源》一书中,有一幅树形图,它的分支隐喻了物种的起源与分裂。这张图中不存在一个绝对的时间尺度,这体现了对渐进变化发生在不同时间尺度上的认知——不同生物体的时间尺度是基于它们世代长度的不同。


根据达尔文的理论,现有的所有生物都是平等进化的,且仍然受到自然选择的影响。所以比如海星和人在它们特定的体系结构中都处于进化的最前沿。而大约在5.8亿年前,它们碰巧有着共同的祖先。


达尔文的理论没有预设任何特殊的进化方向,它假定变化与多样化是渐进的。而且,由于时至今日进化仍在继续,因此所有的现有生物都是同类中进化程度最高的物种。


一个持久的误解


“自然尺度“这一概念已经存在了近2000年,而且在达尔文时期也并没有消失。它很可能被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强化,比如一幅漫画。1882年,插画家Edward Linley Sambourne以极受欢迎的漫画形式《人类不过是一条蠕虫》描绘了进化论。这张漫画将两个从未在达尔文头脑中被联系起来的概念——渐进性与线性,结合了起来。


○ 《人类不过是一条蠕虫》。| 图片来源:Edward Linley Sambourne


基于人们在几个世纪以来对“存在之链”的虔诚信仰,线性概念很容易就被接受了。当然,这一概念的标志性版本就是所谓的从猿到人的“进化”描述。这种描述被做成了各种变体版本,有些带有幽默精神,但大多数都只是为了嘲笑“从猴子到人”这一理论的荒谬。  


对进化的线性描述可能有意无意地证实了对进化的错误先入之见,比如智能设计,指的是生命的背后存在一个智能创造者。历史学家能解开这样一个简单的漫画是如何扭曲达尔文的理论的。与此同时,科学作家和教育家则在解释生命多样性的渐进分支过程面临挑战。


○ 一件美国高中仪仗队的T恤上印着一个会吹号的智人的进化过程。| 图片来源:Brian Kloppenburg, Jordan Summers, Main Street Logo


虽然没有那么精炼,但如果一些T恤和贴纸等周边在描述进化论时能逐步摒弃这种线性图,而是用分支图来对它进行更细致、更准确地说明,那么这对公众的科学素养来说或许会更好。与Sambourne的画相反,对进化的更好表达需要能体现生物种群的不断分支和分化的过程。


原文标题为“Evolution doesn’t proceed in a straight line – so why draw it that way?”,于2019年9月3日首发于The Conversation,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evolution-doesnt-proceed-in-a-straight-line-so-why-draw-it-that-way-109401,中文内容略有编辑,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原文为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理(ID:principia1687),作者:Quentin Wheeler、Antonio G. Valdecasas、Cristina Cánova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9
点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