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互联网大佬在最原始的论坛网上冲浪
2019-09-09 19:30

25年前,互联网大佬在最原始的论坛网上冲浪

本文来自公众号:网上冲浪记事(ID:djyjs0219),作者:冲浪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互联网尚未普及之际,通过电话线路连接起来的BBS网络——CFido,曾是国内第一批网民的聚集地。他们在那里共同营造了一段中国互联网不可磨灭的,但却鲜为后来人了解的故事。


 1 


许多互联网名人都曾在CFido活跃过,但在二十多年前互为网友的他们,尚不知此后的人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那时,丁磊不顾领导反对离开宁波电信局,来到广州准备闯一闯,润迅马化腾、金山雷军都正开发着各自的软件。多年以后马化腾回忆:“当年一起喝啤酒的时候,我们只是打工仔而已,都还不知道未来。”


一群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通过一条条电话线连成的网络,聚在了一起。他们使用的网络ID多为真实姓氏或全名,字里行间透露着初代网友间纯真的网络友谊,在CFido上更是无所不谈。马化腾曾与网友交流歇后语“小母牛跳高——挺牛B”;雷军因想要通过媒体推广CFido而引起讨论;求伯君用计算机术语写起过段子……


CFido历史快照截图


当拨号上网成为往事,Windows替代了DOS系统,曾经运行CFido的软件也随风逝去。CFido就像是隔着一道高墙的互联网古迹,让越来越年轻的网民难以触及。不仅是新一代网民,就连CFido的老人想回去看看,都要安装虚拟机,模拟当年的DOS环境,十分不便。


2016年,CFido老网友们找回了当年的数据,整理出一个历史快照网站以便浏览。参与其中的梁韦江感慨:


“最近可能真的是老了,经常有种怀旧的感觉。在和当年的老朋友聊天时,突然想看看当年我们都在说什么,于是找新月站的老站友找回了当年的邮件数据,并整理成为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网站,也让我们这批最古老的网友,在过了差不多20年后,重新看我们当年的言论。”


1998年,CFido站长聚会合影


网站发布当月,梁韦江连续更新了三次版本日志,自此以后,CFido历史快照网站就像曾过去的二十多年一样,安静地立于属于自己的那片领地。


三年后的2019年2月,安静的CFido起了些变化。梁韦江第四次更新了网站日志,但这次与版本无关。


“说出来都没人信,时隔20多年后,当年的一群人又聚集在一个微信群了,甚至连马化腾、雷军、求伯君这些风云人物也加入到群里面。”


又过了六个月,一张照片小范围流传开来。几十位中年男士合影留念,马化腾站在人群中央,背后的电子屏显示着“CFido 25周年”字样。



不管是在百度、微博还是微信等平台搜索这次聚会的关键词,几乎都找不到与之有关的信息。偌大的互联网,只有维基百科的中国惠多网(CFido的中文名)词条下,有一句简短的介绍:


“第三次CFido聚会于2019年8月18日在(Pony的提议和邀请)深圳腾讯滨海大厦48楼举行,一众CFido站长、老网友齐聚深圳。”


时隔多年,即便众人已在各行各业成为精英,他们依旧选择了私人聚会的形式。一如1996年CFido第一次站长代表大会上一致通过的原则:


“不过分打扰别人,不轻易被别人打扰。”


 2 


上世纪九十年代流行起来的CFido,其源头可以追溯到更早。


1984年,美国人Tom Jennings在已有的电子公告板系统(BBS)基础上,开发出了可以互传信息的FidoNet。FidoNet可以看做是众人利用业余时间共同搭建组成的一个非盈利性网络,每个人都是信息的提供者,同时也是分享信息的人。


起初FidoNet只是在两个站台之间,通过公共电话网拨号,试验性的接收和发送信息。然而仅仅数月时间,这种新奇的交流方式,就吸引了30多人加入建立新站台。到了1991年,FidoNet遍布全世界,超过12000个站台通过电话拨号在电脑上聊天。



中国的CFido是FidoNet的一个分支。1991年,罗伊在北京架设了中国大陆的第一个站台——长城。1992年,北京长城站台与汕头手拉手站台组成了国内最早的BBS交换系统,CFido的雏形由此诞生。但最初罗伊的站台每天顶多只有十几个人连接,其中大多数还都是来自拨打海外长途的留学生。


CFido在之后的两三年才逐渐步入发展期,随着国内站台数量和影响力的提升,不少拥有电脑的人开始寻找相关杂志、报纸,学习如何连接上CFido来同天南海北的网友聊天。


一台电脑、一台调制解调器(Modem,又称“猫”)、一条电话线,组成了连接CFido所需的硬件设备。而仅仅拥有这些设备还不够,用电话线连接的“猫”,需要通过电脑上一个叫做“Telix”的专用软件来进行拨号连接站台,收发信息。


图片来源:月光博客


由于连接CFido产生的费用是按照时长计费,为了节省话费,还需要一个可以离线编辑的客户端——蓝波快信。CFido网友曾在月光博客中介绍,“有了这个软件,不需要一直在线就可以上CFido BBS。使用Telix拨号后,下载蓝波快信格式的压缩信包,再将自己的回复信包上传,可以节省很多电话费。”


图片来源:月光博客


 3 


比普通网友连接站点更难的是建站,这种难不仅体现于技术层面,还需要站长无偿投入一笔不小的资金。


当时的站台普遍为单条线路,当有一个用户通过拨号软件连接到站台上网,直到断线之前,其他用户只能在电脑前等待。由于CFido本身并非盈利性质,因此只有一些有条件的站长,才会考虑投入更多的资金,增加线路提升用户体验,从而吸引更多的网友来到自己的站台。


马化腾1993年毕业后,靠着开发股票软件收获了第一桶金。1994年,技术出身的他第一次接触到了CFido。十七年后,他在中国互联网站长年会上回忆第一次登陆CFido的心情:


“那时候我们所有计算机软件编程人员,以为所有的编程都是在本地进行的。第一次看到通过远程的站台,看到屏幕上吐出文字的时候,非常激动,感觉开启了一个新的大门一样,我觉得这是当时网络的开始。”


1995年,在CFido当了半年活跃用户后,马化腾决定掏出5万块钱,搞来了4部电话和8台电脑,在家中建起了一个叫做Ponysoft的四线站台。


吴晓波在《腾讯传》中曾提到,马化腾在创办Ponysoft时,国内CFido站台总共还不到十个,他的生活也因此变得忙碌和丰富了起来。在CFido建站的头两年,马化腾没日没夜泡在网上,收信包,发回复。出差时还要给母亲留下字条,教她如何排查网络故障,以防网友无法连接网络。


1998年,CFido站长大会上的马化腾


除了马化腾这样个人背景的站长,CFido上还有一些企业背景的站台。求伯君的金山公司曾在珠海和北京分别开设过西线和西点两个站台,其中西点与马化腾的Ponysoft一样拥有4条电话线,但建站首月就已经有818人注册上站,使得这4条电话线看起来远远不够。1996年《中国计算机用户》杂志曾记录下当时的盛况:“笔者经常要拨一二十次才能进去,此外,线路太少也减少了用户在站上逗留的时间,一个新用户只有几分钟的连网时间。”


 4 


根据用户等级限制上网时间,以便其他人也有机会连接进来,是每个站长拥有的权力。各个站台也会根据自身情况建立不同的机制,而在整个FidoNet里面,还有更加庞大的网络结构。


为了维护FidoNet这样一个跨越洲际的、非企业性质的网络正常运行,开创者采用了一套层层分级的网络结构。从站点到城市,从国家到大洲,每个上游都有相应的负责人,每个站台的站号也据此划分。


图片来源:CFido用户施彤宇


而在国内的CFido,还细分出了一套机构体系。除了站长负责各自站台之外,多个邻近站台组成的网区,会选出一名网区协调人,而在此之上还有级别最高的CFido总协调人。


虽然管理上有明显的上下游关系,但是在CFido全国站长代表大会中曾明确提出过,“CFido中的所有用户一律平等”。这也是为什么,不论第一届总协调人罗伊,还是第二届总协调人求伯君,更多的是以网友身份参与CFido日常交流。


每个站台的用户发送的信件,有些会经过筛选投递到相应的信区,全国网友都可以查看并回复。在CFido鼎盛期,信区种类五花八门。



网友可以在游戏区讨论“国产RPG系统的缺憾”,也可以在硬件区与人交流“华硕主板TX97E真伪辨别方法”,甚至在体育板块,还可以看到来自1996年“永远争第一”的北京国安足球队。



 5 


马化腾1995年成为站长时,全国只有不到十个站台,而到了第二年,全国站台数量猛增至50个。当时CFido“程序人生”板块的信管,同时也是金山总经理的雷军,在接受《电子爱好者报》采访时说:“同发展Internet相比,国内发展BBS更有优势。”



BBS确实是那时的风口。不管是学校、政府等组织的机构BBS,还是与电信部门合作的商业性质BBS,亦或是CFido这样由网友自发建立的BBS,都开始见诸于媒体报道中。CFido在这样的环境中,迎来了一波用户猛增期。但突如其来的用户,给原本小众、稳定的CFido造成了冲击,直至衰落。


CFido曾将“爱国、高尚、勇敢、忠实、进步、友爱、守分,业余精神万岁!”奉为价值观。浓郁的技术讨论氛围,互帮互助的网上体验,使最初一批网友将CFido称为是物欲横流的世界中最后一片精神净土.


但随着用户数量的膨胀,不断涌入的新人冲破了原有的秩序。见证CFido发展的网友施彤宇针对此事评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风格却助长了某些素质不高的站友的依赖、甚至无赖的行为。使得他们认为业余BBS站台既然是免费服务,那么他们提出任何无理要求都必须在站长那里得到满足,任何对他们出格行为的规劝和约束,都被他们指责为背离业余BBS精神的行为。”


其实CFido老站友曾提出过的问题,并不比后来的站友高明多少。但问题在于,初期技术水平较低的站友更具有钻研精神,提出的问题多半是经过一番琢磨后有感而发,而后来的站友则是遇到问题不假思索就发到信区。这与如今的问答社区颇有一丝相像,一些通过查阅资料唾手可得的答案,往往会有众多用户发起“如何看待”。


 6 


1998年,受社区氛围的变化,互联网逐渐普及的影响,曾经活跃的老站友渐渐消失于CFido。而受媒体影响蜂拥而至的新站友又很难产生有价值的内容,加速了CFido走向衰落。


CFido的网友曾收集站上的帖子(当时称为信件),整合出了质量颇高的《龙音》电子杂志。但本应在1998年7月发布的第十三期《龙音》,却成了一则停刊感言——《净土的迷惘》。



利用业余时间收集站内优质内容的《龙音》编辑部,在这篇停刊感言中说:


《龙音》从第一期开始,就将自己立足在CFidoNet的信件基础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立足点的稳固程度越来越成为威胁《龙音》存在和发展的大问题,而也因为CFidoNet上的信件日益无聊,身为《龙音》编辑的我们,也越来越少在CFidoNet上露面了。


与“日益无聊”相对的,是CFido曾经犹如百家争鸣一般的景象。


今年,围绕在华为左右的操作系统风波,让不少人都开始认识到操作系统的重要性。而早在1997年,CFido上就已经讨论起“中国是否有必要开发自己的OS”。


求伯君在当时的讨论中认为“完全有必要”,他的理由有三:


1. 如果我们现在放弃OS,则我们以后就永远没有机会再涉足OS领域,因为从技术的更新来看, 距离越来越远了,则若干年之后,中国必须要完全依赖微软的OS了。若有那么一天,战争爆发了,中国所有电脑的OS都“罢工”,后果不堪设想。


2. 即使现阶段我们研究出来的OS BUG很多,甚至根本没法使用,但我认为也必须要坚持研究下去,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持OS领域的技术研究,尽量缩短与微软之间的距离。正像我国的战斗机很落后,但我们绝对不能完全依靠进口Su-27过日子,必须要走进口-组装-自主研制的路线。


3. 有了乐凯胶卷,富士与柯达的价格才一直升上不去,同样,我们如果有自己的OS可供选择, 对微软来说也是一种约束。


1998年,CFido站长大会上的求伯君


求伯君还在CFido上发过一些轻松的段子,比如下面这个你可能曾见过的句子,其实是节选自1997年《龙音》杂志的《Girlfriend V6.0与Wife V1.0》。


去年我的一位朋友将GirlFriend 6.0版升级到了Wife 1.0版,发现这耗费了大量内存,几乎没有给其它应用程序留下一点系统资源。现在他还注意到Wife 1.0正在孕育着Child-Processes,这将消耗更多有价值的资源。


《龙音》电子杂志,就像是微缩版的CFido历史。从最初无所不谈的“网虫小技”“游戏人生”“神舟业界”“历史风云”“太空桃源”等栏目,到停刊时无话可说的“累了”,最终在千禧年前后,CFido走到了尽头。


而对于如今那些头上长出缕缕银丝的参与者来说,CFido也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回归净土,永远成为他们对年轻那段时光的回忆。


本文来自公众号:网上冲浪记事(ID:djyjs0219),作者:冲浪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