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车展观察:电动化野心谁来买单?
2019-09-16 16:52

法兰克福车展观察:电动化野心谁来买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汽车公社(ID:iAUTO2010),作者:Roomy,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变革前夕的黑夜正被无数光线切割,我们等待着未来的英雄踏着七彩祥云,解锁这模糊不清的昼夜。


这是一个背离的德国,和一个等待重构的法兰克福。


“年少的豪杰今何在,惯战的老英雄你们如今在哪边。”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我想到了《单刀会》里的一句唱词,奇怪吧。


42年的奔驰职业生涯之后,蔡澈功成身退,掌权大众二十余年的“教父”,皮耶希日暮西去,宝马全球CEO已然从科鲁格换成了齐普策……霸业未竟的怅然若失,新舵手们踌躇满志。


不仅是德国,全球汽车产业从2018年开始,惯战的老英雄们皆从舞台中央退回了故纸堆。你看,一代新人换旧人,便被岁月的滚轮盖了痕迹。


镁光灯下的康林松、齐普策、迪斯,在法兰克福车展上再次发出了坚定的目标,像极了正试图拿到下一波制霸权的德国汽车工业,向着电动化进军的脚步声纷沓而至,从远方传来。


可是啊,丰田不以为然。从1977年之后从未缺席过法兰克福车展的丰田,这一次不见了身影。在欧美车企喋喋不休的电动化战略的轮番演说下,丰田章男一改“捂着不说”的常态,在全球和德系车企开始了新一轮的死磕。



让“花是樱花,人是武士”的日本企业变得高调,并不容易,然而高调惯了的底特律,却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通用、福特陷入了困局,玛丽博拉和韩恺特正焦心地和特朗普,和工会,和投资者作斗争,把卖工厂的钱都投入了电气化、移动出行,世界早已是狼烟四起。


被包围的底特律坐困愁城,等待着夜尽天明,狼堡的野心家们正酝酿着未来10年继续领导全球的可能性。不由得,我想起了北京和上海的街头,隔着1000公里的距离,奔驰宝马致敬下一个100年的样子,那是斯图加特和慕尼黑的相视一笑。


法兰克福火车站门口,乱停放的自行车,凌乱一地的烟头,让德国的严谨标签骤然破裂,和想象中的样子开始背离。法兰克福中心旁边的高楼,从去年建设到今年,还未完工,法兰克福车展却在熟悉中变了样子。



满目的电动化,皆是野心。


裹挟在一众德国巨头中的福特,一字排开的混动车型,稀少的人流,怅然若失的气氛,和福特全球吃力的样子重叠在一起。对面展台的WEY,200米之外的红旗,魏建军一句“以德国市场为起点,2年后进入欧盟市场”,徐留平带着一副狠相的超级跑车S9和旗舰级智能纯电动SUV E115,把本田展台的人流引来了许多,鲜艳醒目的LOGO,都是坚定。


这里是法兰克福,这里又不仅仅是法兰克福。


“二十年前打天下,舍生忘死整江山”,新的岔路口,马云从马主席变成了马老师,库克带着不再骄傲的苹果发布了iPhone11,老迈传统的法兰克福车展被电气化重构,所有人都在路口等着和对手交换命运。


时代趋势的裂变,全球制造业的迁徙,新旧世界楚河汉界分明。“时代背景就是命运,我们赶上了最好的时光。”事实上,横冲直撞打破新时代的秩序,谈何容易,大王旗变幻的故事并不会有一个美妙的开局,但总是会有一副波澜壮阔的过程。


年少的豪杰,惯战的老英雄,铺开了画卷。变革前夕的黑夜正被无数光线切割,我们等待着英雄踏着七彩祥云,解锁这模糊不清的昼夜。


欧洲,对不起


这里是黎明,这里是黑暗,在希望与忐忑之间反复切换。


“我们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汽车生产国”,和“德国没有人真正了解电池,我们也缺少价值链”,两种声音交织,撕裂了德国人脸上的面无表情。


踩着平衡车的欢快少年,一瓶啤酒度过一个下午的老者,掩藏不住“德国人急了”的事实。


寡头们在主战场发出了清晰嘹亮的号角,一场志在必得的言志,并未让世界感到恐慌,有人期待德国能够漂亮地调转船头,有人则等待着取而代之。


迪斯说,下一个10年德国依旧有50%的可能领导全球汽车产业。显然,日系正在试图让另外的50%成为可能,这是底特律巨头们的奢望。大众、宝马、奔驰成了靶心,对手们正在集中精力寻找可能出现的漏洞,然后给予致命一击。


不总是准点的火车,让德国的“严谨”标签有了裂口,就像是在5G摇荡的时代,苹果也被闪了腰那般。换个江湖,不一定会绿水长流。转折的十字路口,过往的所有成绩都将归零,众生平等。


一如既往的3号馆,丝毫未变的声势浩大,ID.3唱起了主基调,这是大众汽车首款真正意义上的“电动时代”的走量车型。



“我们实在是太迟、太迟了”,德国汽车研究中心的一声叹息,并未让大众、宝马这些都想当电动化“新的规则制定者”的野心家们有丝毫退缩。即便接任不久的齐普策仍旧为如何在电动化时代改造宝马而困惑,这曾是科鲁格头痛的事情,i3 的全球销量从未达到公司预期。


蔡澈曾说,康林松的接任,能够带领奔驰“从一个成功带向另一个成功”,然而25%的汽车在同一时期被电气化,将会严重打击利润。这对于利润不如对手丰厚,全方位推进电气化战略奥迪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产业纵深剧拓,大众车型阵容庞杂,全球总共300多款车型,成本居高,在成本控制上远不如丰田。


“欧洲人根本不待见纯电动车”,宝马研发总监在接受采访时曾言,在慕尼黑,开四缸车比纯电车还便宜。而彼时,宝马刚刚提速了新能源布局,2023年前推出25款新能源车型,比之前提前了2年。


“大约十年后,我们在欧洲和中国生产的每两辆汽车中将有一辆是电动汽车。没有任何一家传统汽车制造商像我们一样,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目标。”大众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传递着引领的野心,站在看不见充电桩的街头,我在想,不知道十年后的欧洲人是否愿意接盘?


光闪闪波涛层叠叠的浪,白亮亮的汪洋上下翻,谁来单刀相会。


一场排放门揭开了德国汽车公司严重依赖于欧洲柴油销售的事实,分别占据戴姆勒和宝马全球销售收入的三分之一,大众的四分之一。如果德国城市执行对柴油汽车的禁令,那么可能会成为“汽车行业的福岛时刻”。


场馆内是巨头们放飞的梦想,场馆外是欧洲人对电动车的漠然。被现实裹挟着不断进行痛苦的革新,没人买单的梦想,这是“十分具有挑战性的时刻”



去年7月9日,宁德时代与德国图林根州州政府签署投资协议,总理默克尔对媒体表示,“感谢中国企业带来德国缺乏的技术。”志当“改写游戏规则”的欧洲汽车制造商们,需要更快解决电池问题。


很遗憾,欧洲没有一个有足够竞争力的动力电池品牌。


密布着传统与现代、落后与新兴,美因河两岸被时光暂停了模样,锁满同心锁的铁桥,穿行而过的年轻人,夜晚的法兰克福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样子,没有新意的美丽。


满脸写着全面电气化的决心,却不敢放言传统燃油车的死亡时间,激进与担忧并存,是德国,是欧洲车市相同的样子——奋起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几乎成为暮气沉沉的欧洲汽车产业最后的阵地。“如果失业率居高不下,谁还会关心汽车呢?”


欧洲,对不起。


“花是樱花,人是武士”


地球另一端也不厌其烦地上演着相同的故事。


山雨欲来,日系积极应战。经历过裂变伤痛的日系车企不愿意再“因为没有高瞻远瞩,进行挑战,而欠下很多老账”,在徘徊中不得不选择转型。


“花是樱花,人是武士”,日本人的拧巴性子,被一场被迫前行的变革,再次引了出来,潜藏着的矛盾和胶着扑面袭来。


本田早已经按捺不住进攻的步伐,Honda E的出现,终于撕下了保守,开始了对自己在全球的再一次“叛变”。他们很明白,这是攻占欧洲大陆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像五十年前攻入美国市场一样。



自1977年以来,丰田首次缺席了法兰克福车展。


距离丰田章男清华大学演讲仅仅46天后,丰田在东京台场举办了一场电动化全球说明会,决定提前2017年制定的战略目标,2030年实现年销售550万辆EV,含HEV、PHEV、EV和FCV车型。想让“继任者能够从起跑线上起跑”,丰田章男亲自挂帅了电动化部门。


惯于深思熟虑的丰田,变得激进,甚至有一丝决绝。


追求极致的日系车企,又岂止丰田?本田社长八乡隆弘带来了全球电动化战略:“本田计划在2030年的时候,实现混动车、电动车以及零排放车型的销量占到全球汽车销量的2/3”。就连最固执的马自达在观望之后,也宣布正式迈进电动化时代。


矛盾的是,日本正在进入一种“低欲望社会”,现代的年轻人,他们并不知道父辈们曾经大把花钱,彻夜沉醉于银座与新宿歌舞伎町的生活。


“一年没回东京,就觉得整个城市都衰老了一岁。但同样时隔一年去越南,满眼都是活力满满的社会,完全相反的体验。”东京的藤原先生说。


日本人内心的完美主义和自卑感常常交织在一起,过分的客气礼貌,过分的专心致志,无关紧要的细节上做到极致,经济就会失去野蛮生长的动力。


几十年间,日本的电子产业经历了一场“全线崩溃”,“掉队”成为日本企业发展的关键词,电视、通信、计算机和半导体,无一例外都被时代所抛下。索尼、夏普,这些曾经站在神坛上的企业,开始挣扎于国际化与本土化之间,让丰田、本田们不得不提高警惕。


盛世下滋生的阴影,从来都是最终埋葬繁荣的罪魁祸首。


丰田高管曾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传统汽车厂商的强项正在失去优势。“领先地位太稳固、太长久,基本上就是在自己玩儿了。”“glocal”,这个由“global(全球化)”和“local(本土化)”的组合而来的词汇,是日本诸多曾经辉煌过企业的代名词。



时势的到来,裹挟着洪流,释放着无情。日系巨头们,曾经深刻入骨地感受过,那是2012年左右的故事。


2016年的东京车展,像极了今年的法兰克福,几乎成为本土车企的“独舞时刻”。日系车企齐刷刷向全球进行了一场“言志”,和如今的德系车企动作并无二致。


遥望下个十年尚无前迹的路径,山险路歧。日系车企们,最终和过往的成就不告而别。


 “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再只是制造汽车,而是像谷歌,苹果,甚至Facebook一样的公司。”时局易也,世人异也,产业格局深拓,丰田章男忧心忡忡。


一个全新时代的到来,总是意味着一批新企业诞生,一批老企业死亡,变革的阵痛正在消化至供应链的每一个神经末梢,那些已经颠覆的,尚未改变的,成为时代的标签。 


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高仓健已经去世,北野武也在老去,就连日本的饭圈也迈入了老龄化,三十年前的日本和今天是完全两个样子。


时代果然变了,大众和丰田开始围猎非洲,全球产业链再次迁徙。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有人把刀剑作为他的上帝,当他胜利时,他已经失败了。”


和上一次穆拉利“拯救”福特的15款全新产品不一样,这一次福特和韩恺特手上只有一把剑,福克斯,是福特在德国最受欢迎的车型。


这一次底特律的巨头们,抛弃了欧洲市场,只有福特带着一水的混动车型来到了法兰克福,和一月份作为德系唯一品牌大众参展底特律相比,野心和信心都不够浓厚。


 “我们现在坐着的位置,曾是通用的工厂”。


《美国工厂》里,4000多人面对空旷、破败的厂房,回忆着昔日的荣光。农民出身的中国企业家曹德旺,去美国试图以自己的方式重整一家资本主义工厂,悬挂着福耀玻璃旗帜的工厂焕然一新,一千多名新员工斗志昂扬。


比尔·盖茨总是告诫微软员工,公司距离破产永远只差18个月。已经经历过一次破产的底特律巨头们,再一次走在了悬崖边上,与深渊相互凝视。



福特举起大刀砍向轿车,宣布两至三年内在北美停产除野马以外的轿车,将重点放在SUV和皮卡上面。玛丽·博拉也被投资人催促着通用汽车尽早退出亏损的轿车业务,像福特、克莱斯勒等竞争对手那样专心发展能够实现盈利的卡车、SUV等业务。


美国车越做越大,美系车却在全球市场越来越小,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生死之战已经开始。曾经一度领导全球车市的巨头,不仅正在失去“全球化”的能力,甚至惊恐地发现电动化大势已被德日占据。


经受了十年全球汽车工业正在发生的恢宏转移之后,乱了方寸的底特律,便被逼迫着一脚踏进了电气化的红海。


“大公司忽视正在到来的创新,历史就是被它们搞砸的,因为没人知道会在哪里被颠覆。”通用汽车副董事长斯蒂夫·葛斯基多次声称,这个局面不希望落在自己头上。


时代洪潮裹挟的气势,让本无意于坚定实施电动化转型的通用被迫改变。


玛丽·博拉表示,通用不想再当那个彬彬有礼的竞争者了,大刀阔斧地将把卖欧宝,关停工厂的资金悉数被投入于北美和中国等核心市场,以及新兴的业务领域发展中。未来,凯迪拉克将成为通用旗下最主要的电动汽车品牌。



“2025 年超过70%的车型将会提供纯电版本”,这是福特迟到的宣言。在所有的传统汽车巨头中,福特汽车是第一家陷入转型困境的车企,与利润下滑形影不离的是,市场占有率陷入了挣扎。


2018年才宣布全球电气化战略,毫无疑问,福特的电气化战略,已经被耽误了。剩下的,唯有被动。


摩根士丹利预测,新一轮的全球裁员中,大约2.4万名福特员工会失去饭碗,占福特全体员工的比例为12%,所有这一切的牺牲节省出来的预算,都将投入新领域这个无底洞,福特的“理想国”落满铅华。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夹在中间”。握不住先机,电动化车型鲜有落地,作为一个老牌汽车市场,北美车市告别昔日辉煌已是不可逆转的事。


1920年前后,以制造流程创新承接全球工业的美国制造业,才完全毫无争议地站上世界之巅。福特的T型车和凯迪拉克的电子启动装置开启了人类的汽车时代,华纳兄弟的《爵士乐歌手》带动了有声电影的繁荣,1900年美国道路上行驶的汽车中,大概有三分之一是电动汽车……


历史总是令人感慨,荣光亦是难回。无论锋利还是悲凉,终究已是往事,那些惘然的、不确定的,在之后接连上演。


先发未能制人,沦为后发制于人的窘境,“底特律的机会”从来不是别人能给的。


这里,最终的战场


这一次,法兰克福的重点,依旧是中国。


以汽车产业电动化开始的全新进化,这样的故事已经从汽车发源地的德国、到强大的日本,向遥远的东方席卷而去。


对电动化的坚定转型吸引着大众、本田的目光,豪强们纷纷驻足,意图在孕育希望的中国首先触碰到未来。



大陆另一边,欧洲在经济疲软,汽车工业的U型增长似乎支撑不了电动化战略的兴起,对新能源不感冒的特朗普,威胁福特汽车改弦易辙,警告通用汽车和丰田汽车,“全球化”的领导者美国在用力地左转。


西风东渐,生机勃勃的东方已经成为决定未来的关键。这股古老的土地,正是最终的战场。


“如何在内燃机后,抓住核心的电动化,继续引领着汽车行业的发展。”一如德国总理默多克发出的“德国汽车工业必须尽快重新赢得信任”呼喊。


去年7月10日,长城牵手宝马成功,宝马在中国的唯一电池工业商宁德时代,与长城宝马合资工厂仅相隔几十公里。


“目前中国是奔驰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市场”,康林松和马斯克的看法不谋而合,上海工厂的建设速度,让马斯克喜笑颜开,甚至发推特在特朗普的眼皮子底下公开表扬了中国速度。


快速的切换中,总有势力期待着重写新的游戏规则。大众、丰田、奔驰、奥迪……每一个拿出来都有着沉醉的野心,铁蹄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奔腾,磨刀霍霍,希冀着“由我主沉浮”。


年轻的中国篮球手们在输掉了“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之后,哀鸿遍野的评价迎面砸来。“这一夜,中国男篮倒退了十年”,大棒挥下,改革的成果被一次比赛的成败所定义。


我们不得不承认,一场球,有时就是命运的分岭。赢了,你就上去了;输了,你就下来了。


这个恢弘的竞技场,在转型中跌跌撞撞,在昼与夜中搬运悲喜。以制造业为支柱的中国经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一个民族的制造实力,被摊在了所有人面前。


已经成长起来的中国汽车需要站在巨头们的家乡,去历练。正如长城汽车掌门人魏建军所说,“在世界汽车的舞台上与国际品牌同台竞技,让中国汽车跑遍全世界。这也是中国汽车行业、中国汽车人乃至中国用户乐于见到的未来。”


魏建军的一句话,便定调了中国汽车走向世界的步伐。“以德国市场为起点,2年后进入欧盟市场”,宝马入关,长城出海。



全面探索插电混动、纯电动和氢能源技术路线,预计到2030年,WEY的新能源车占比将达到50%,魏建军为WEY写下了登上全球舞台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信念,和相隔200米的红旗一样坚定,和年初以“入口”为寓意登陆北美底特律车展的广汽传祺一起夯实中国力量,在一个更宽广的舞台上,延续梦想。


这是一场无声息的竞赛,在漫长时光后回望,或许这将是无数个创世故事的起点。


产业链迁移的大戏全球上演,在这个“ 一切尚未命名”的新世界,我们曾经视而不见的隐隐光华,已在黑暗悠长的隧道里,渐渐地寻找到了一束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汽车公社(ID:iAUTO2010),作者:Roomy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