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养的猪现在怎么样了
2019-09-16 20:30

丁磊养的猪现在怎么样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ID: guyulab),作者:姚胤米,编辑:金赫,封面来自:视觉中国


对于全国所有与猪相关的人士,过去的一年,是充满焦虑的一年。由于在养猪这件事上,丁磊寄予了强大的技术野心,网易的养猪场备受关注。


在网易考拉上天价买科技黑猪,还是三年前互联网圈最时髦的话题。但2019年9月6日,网易考拉已被阿里巴巴以20亿美元收购。在这个不确定性越来越大的时间周期里,故事的发展总是出其不意。


1


网易猪场终于发声了。9月10号这天,网易味央通过官方微信号发布了最新推送,分享了四条消息。第一条就是有关猪肉价格的说明——“网易味央的黑猪肉价格稳住了”。


丁磊大概没有想到,投入养猪行业短短几年时间,网易猪场就开始应对一次行业的集体危机。2018年8月23日,猪瘟蔓延到温州一带时,370公里外,网易猪场所在的浙江省安吉县如临大敌。该县所有的养殖场和屠宰场负责人都被叫到县畜牧局参加培训。副局长徐达要求,守好猪瘟“每一道防线”。


安吉不是一个养猪大县,但是同一天,在县行政指挥中心506室,该县防治动物疫病防治指挥部也开始部署,可见这件事的重要和紧迫。畜牧兽医局更是组织人员,对该县境内的36家生猪养殖规模场、3家屠宰场展开一次彻底的大排查。


从8月8日开始,15个乡镇的畜牧专管员就开始布置了。检查越来越频繁,所有环节都被要求“严防死守”。连通安徽的13个路口设置了检查点、悬挂横幅、安装照明设施,乡镇联系干部、责任人和值守人员开始实行24小时值班。


网易味央猪场所在的皈山乡,从地图上看,其中大部分土地保持原始竹林、板栗林、茶园等植被。这或许成为那些黑猪躲避外界病原和污染的屏障。猪场在一个百度地图导航不到的地方:9月初,我从县城中心出发,驱车13公里,道路由宽变窄,两侧住房的高度和密度越来越低,经过一片又一片的田地、水池,在高达一米多的草被深处,网易味央猪场出现在路的尽头。


一道黑色的栅栏铁门,极不起眼,门口一间门卫室。见我到访,一位保安走出门,“这里不是可以随便参观的地方。”他拒绝的语气严厉且熟练。大门正对着的是一堵白墙。一条小路从墙的前面向两边延伸出去,真正的园区要走上一段路才能见到:猪舍高度和屋顶倾斜度均为20度,白色的板房,黑色棚顶,设计简单。猪舍在园区占地面积很小,大部分被绿植覆盖。除了茶园,还有耕地,种着供猪食用的植物和员工食用的蔬菜。



网易味央猪场 猪舍


关于猪场内部的更多信息至今停在2017年。过去,被邀请进去参观的人,会被要求穿上防护服,并通过超声波雾化消毒通道的封闭式消毒才可进入养殖区。而在消毒通道一侧设有浴室,养殖区的技术人员每天上班进入前要洗澡,下班出来也要洗澡。现在看来,这些措施对于一家猪场来说极端重要。


对于全国所有规模的养猪场来说,过去的一年,是充满焦虑的一年。


2


这不是第一次考验了。就在丁磊刚刚宣布养猪的2009年,山东省爆发猪流感。开局形势就不好。后来丁磊回忆,有朋友劝他,“赶紧找个台阶下来算了。”丁磊说:“扯淡,我相信中国人还是要吃猪肉的。”他对养猪充满热情,放出不少豪言壮语:网易计划将养猪的全过程放在网站上直播,消费者买到猪肉后,可以上网查到这头猪是怎么养出来的。


不是没有直播过,那是2017年,沉寂了几年之后,丁磊养的猪进入了网易最熟悉的宣传赛道:那年3月22日,网易和小猪短租合作,以1元的价格开放两个网易猪场员工宿舍试住名额。一周之后,丁磊邀请财经作家吴晓波在网易猪场直播,一个多小时的直播访谈里,丁磊请吴晓波亲口品尝用猪粮原材料做的饼干和面包,还强调小猪排泄物净化后处理的水可以直接饮用。


但现在,即使是一家同等规模的普通猪场,也不会轻易允许外人进入了:细菌可能会藏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得知猪瘟传进国内的第二天,穗丰养殖场的管理层们马上就坐不住了,决定即日起全养殖场封场,里面的人不让出,外面的人不许进。


拜访客户根本别想——一切外人都不被猪场欢迎,就连到猪场挑选小猪的客户在提出强烈需求后,才被允许进入门禁,但也只是通过监控看磅秤(进入门卫室前,客户要在浴室洗头、洗澡、换衣服,所有随身物品经过臭氧紫外线消毒30分钟后,放入自封袋,全程不允许使用)



“最大隐患”——装猪车


穿梭于养殖场和屠宰场的装猪车是最大的隐患源。2018年之前,装猪车可以随意出入,启动紧急方案后,进入猪场的车要经过6次消毒。第一道消毒点设在距离猪场10公里外。


即便这样,该养殖场技术总监廖正赫还是不安心,他告诉我,焦虑得根本睡不着:光是防控方案就写了将近7000字,消毒变成了头等大事。这是一场看不见的战争,封场从去年8月最后一天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年6月。整整11个月,养殖场的员工们除了离职的,寸步没离开猪场。


参观网易猪场的要求一直都很严格。廖正赫的朋友王瑞年两年前曾前往参观。他从业十多年了,大学读的是养猪专业,专门研究猪肉品质。那时,福建省一家饲料公司的老板通过一些关系,争取到网易味央猪场考察,牵头联系了福建省几家知名养猪场场主、饲料公司老板、养猪创业公司去参观。


网易农业CEO倪金德早就等在猪场门口。这个园区占地面积1200亩,猪场由清华大学设计学院完成:这个团队此前的作品是南极科考站——王瑞年回忆,他最受触动的细节是网易猪场的员工宿舍。房子是用集装箱搭成的,双人标间,一层是餐厅,二层住人,一整面落地窗正对着猪场,“我就觉得好超前。”


但即使是那时,考察团也没有被允许都进入猪舍,只有福建省养猪的首席科学家代表他们进去了。



网易味央猪场 员工宿舍


3


对于王瑞年来说,网易猪场的很多地方叫他感到好奇。这家互联网巨头成立了农业事业部,核心员工只有几人,但已经和网易邮箱事业部、游戏事业部平起平坐。农业事业部在网易杭州的办公室就在丁磊隔壁,整个部门也被丁磊给予厚望。在网易内部,普通员工也能感觉到老板对猪肉的重视。当年网易有道用户破5亿,丁磊决定的团队奖励中有一项就是网易猪肉的认购券。


为了考察养猪,当时网易农业的负责人毛山和周炯用两年时间,满世界参观国内外养殖企业,还把专家从欧洲、美国直接请来考察。比如,为了训练猪学会上厕所,毛山和周炯专门跑到杭州动物园,向马戏团团长请教。


他们听说,马戏团在猪年春节表演过驯猪节目,想找到一个会驯猪的演员,学习让猪听话。他们赶到时,驯猪的演员已经离职去外面打工。两个人不太甘心,又问,让猪表演的时候,是吹哨子呢还是直接发口令?马戏团团长答,是发口令,“跑”、“跳”、“绕过去”都是用嘴说的。


关于这些黑猪,各种版本的故事漂浮在互联网世界。网易自己的宣传说,网易的猪不但会上厕所、还有自己专属的网易云音乐歌单、每天的伙食标准是一猪40元,工作人员还要每天和猪互动,保证猪的好心情。



没有高科技待遇的散养黑猪


王瑞年最感兴趣的就是猪上厕所。当时的消息说,排泄物“像冲水马桶一样就冲走了,不留一点点味道,还申请了专利。”


他非常好奇,猪的粪便是个巨大的问题。按照平均水平,一只成年猪每天会排泄2.2公斤粪便——王瑞年大学时,为了完成毕业论文,在沈阳市下辖的一个农村私人养猪场当饲养员,每天的工作简直是完全围绕猪的粪便来。


那次参观,谜题终于解开了。猪舍不是现场盖的,是在装配车间把各种钢材预制架弄好,再运到安吉现场拼装的。猪舍有一个架空层,并不直接落地,这个设计就像动车上的钢铁抽水马桶,猪排泄之后被迅速抽走。


原理并不算难,“也没有高深到哪儿去,道理大家都懂。”王瑞年觉得,至于宣传上说的:猪的粪水经过处理后可以直接饮用,“这不是难点,就看你投入大不大。”


但网易养猪的整个过程还是一波三折。每隔一段时间,丁磊养猪这件事就会被拿出来质疑。几个东北规模化养猪场老板直接将网易猪场看做是“必然失败的赌注”。在他们看来,丁磊的行为,更像是“大佬的玩儿票”。几乎每一年都有文章发问——丁磊的猪养得怎么样了?


进度很慢。安吉的猪场在2012年底才竣工。而要等到2015年,备受瞩目的网易猪肉才第一次亮相。出场方式被安排得非常“华丽”:第二届互联网大会期间,丁磊在乌镇攒了一个饭局,邀请中国最受关注的互联网大佬们品尝网易猪肉。照片里,李彦宏、张朝阳、梁建章等互联网大佬们齐聚一桌。


养猪不是一件有野心和财富就能办成的事。整个养猪的链条非常长,从猪饲料的选取、配比、猪身体的防疫免疫、饲养过程到销售、屠宰、加工,到处都是学问。要想快速撬动一个传统的大板块,比想象难多了。


在这期间,网易农业创业三人组散伙了。丁磊表示,做项目的初衷是“公益公开”,在一次网易科技内部对丁磊的采访中,丁磊特别强调,养猪作为网易公司的公司行为,它不是一项投资,而是一项实验性的工作。而毛山在此前的采访中,对于网易做农业的理解是“追求盈利”,“是要卖产品的,不是做慈善。”


王瑞年比较能理解毛山的选择,“一个管理集团企业的人,让你去管两个小猪厂,那给谁都有落差啊。就杀猪用牛刀啊,外在包装再多的互联网标签,本质还是养猪啊。”



网易CEO丁磊


2015年,网易农业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对几年来的争议做出回应。信中说:我们确实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养猪中所面临的问题。农业对于网易真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复杂的供应链管理的确也不是互联网公司的长项。我们的脚步还是不够快,但是我们相信种因得果,果实可能来的有点晚,但一定比其他的都甜。


是时候翻篇了,信的最后一句话这样说。


4


如果只是普通的养猪,可能不至于这么难产。问题是丁磊对这件事情寄予了强烈的技术野心,在阐述自己对于网易养猪的愿景时,丁磊使用了一个类比——他希望把计算机领域的开源Linux思维放到养猪上。“Linux是开放的,是免费的,我们通过互联网把养猪的整个流程和数据全部公开,大家一起来参与,一起来分享,一起来改进它,使生产模式更为高效。”


丁磊是典型的技术出身,父亲是宁波一个科研机构的工程师,小时候,丁磊就受父亲影响。1997年,丁磊利用自己写了几年软件攒下来的钱,在广州创办了网易。


直到2016年11月25日,尚未正式售卖的网易黑猪肉在网易考拉上首次进行拍卖。据当时的报道,当天10点一到,被拍页面下就有用户出价突破1000元,一分钟后,价格突破5000。接下来,用户不断抢拍、出局,价格一路飙升,开拍11分钟后,整头猪价格突破一万,截至18点,价格超过10万。最终,经过60多次出价,一位匿名买主以11万的价格拍走了网易的第一头整猪。


第二天,11月26日,第二头黑猪被外婆家的创始人吴国平拍走。第三天,一头42公斤的黑猪被27万拿下。在考拉上天价买科技黑猪,还是那个年底互联网圈最时髦的话题。但今年9月6日,网易考拉已被阿里巴巴以20亿美元收购。


网易猪场的猪粮配方也随之曝光,价格比业界平均水平高出40%。紧接着,网易云音乐上线丁家猪独家歌单,取名《网易味央黑猪宇宙大碟》,专属音乐包括:起床、吃饭、睡觉、零食和哺育场景下的纯音乐。


“我们的猪蹲马桶、睡公寓、不打针、不吃药,生活习惯比很多人都要健康。平时吃的是网易独家饲料,是国际营养学家结合国内专家提供的科学配方。除了要被吃掉,在网易当一头猪,可能比熊猫还开心。”丁磊在专栏里说。



网易的杭州和北京总部都设有味央猪销售档口,北京的设在公司地下一层,猪肉只装了一个冷柜。而在杭州市最繁华商圈之一凤起路的嘉里中心,由网易和外婆家联手创办的猪肉餐厅“猪爸”成为网红店。


9月6日,我在就餐时间分别探访嘉里中心的猪爸餐厅,排队的人在门外坐满了,平均要等将近30分钟。门口的大屏幕上滚动播出网易味央猪场宣传片,片子里不断强调小猪爱干净,每天听着音乐长大。


在被隔离的猪场之外,生猪市场的价格正在经历波动。由于一系列原因,造成了市场上的生猪缺口。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公开数据,今年8月,猪肉价格同比上涨46.7%。2019年9月第一周,全国猪肉平均价格达到40.54元一公斤。


但对于网易猪肉来说,这个价格仍然很便宜。从问世起,它走得就是高端路线。网易味央天猫店的售价显示,价格最低的冷冻筒子骨,110元一公斤。最贵的黑猪肋排,235元一公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ID: guyulab),作者:姚胤米,编辑:金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3
点赞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