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众”院线现状:艺术、社区、红色、独立
2019-09-19 10:33

中国“小众”院线现状:艺术、社区、红色、独立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影情报处(ID:dianyingqingbaochu),作者:圈圈丸,封面来自视觉中国


提到“院线”两个字时,不少影迷脑子里第一时间就会冒出万达、大地、博纳这些拥有自己电影院的知名企业,也会想到诸如中影、华夏这些开设影院的国有企业。


但不管是他们哪家,在自己的院线播放的都是时下热映的新电影,所以我们将这些院线统称为普通商业院线。


普通院线占地大,影厅多,设备高级


可是当我们的影迷想要在大荧幕上回顾一些经典老片,或者有组织活动需要观看一些专题片的时候,他们又该去向何处呢?这个时候“小众”院线的存在就显得十分可贵。


目前国内的“小众”院线市场虽然不大,但却在稳步发展,诸如艺术院线、社区院线、红色院线,都做得有模有样。那这些院线会不会是未来电影产业的又一个新的分支,新的“蛋糕”呢?


逐渐抬头的艺术院线


2013年的时候,一个名为“后窗放映”艺术电影展映活动曾在全国掀起过不小的热潮,不少网友当时也将“后窗放映”称为中国第一条艺术院线。但其实这并不是艺术院线在中国市场的第一次试水。


早在2003年的时候,北京有6加影院就联合发起了“精品艺术院线”,第一次为观众提供了与艺术片接触的平台。当时精品艺术院线上映了《暖》《小城之春》等国产经典艺术片,然而虽然有拓荒者的勇气,但也同样承担了失败的命运。由于可以播放的影片实在太少,最终这个院线项目无奈早早“停盘”。一直等到十年后才被“后窗放映”接过大旗,艺术院线至今才得以循序渐进的发展。


“后窗放映”是成功的,它推动了现在两个较大的艺术电影联盟: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和上海艺术电影联盟。



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的前身是我国最著名的两个艺术影院——小西天艺术影院和百子湾艺术影院,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上级单位:中国电影资料馆。所以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可以说实在中国电影资料馆的推动下逐步成立的。


发展了5年以后,现在的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已经跨遍全国31个省和48个城市,拥有100多个影厅,并且保证每天三场、每周十个黄金场次来放送艺术电影。而院线的片源,除了国产最新的艺术片和电影史上的艺术片之外,还包括一些口碑较好的二轮影片以及国外的影展片及获奖片,可以说是目前片源最多的艺术院线。


上海艺术电影联盟由上海本地的知名院线和影院组成,这其中包括上海万达电影城和星美正大影城这种大品牌。他们每天会排两场以上艺术影片,数量并不比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多,再加上只在上海本地,所以规模也更小。


但是比起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只放电影,上海艺术电影联盟还会做很多艺术电影的宣传推广活动,包括举办国内外优秀但不知名导演的电影展以及开创导演扶持计划,还会举办电影大师讲堂。所以,比起艺术院线,上海艺术电影联盟的未来发展思路更偏向独立院线。


上海艺术电影联盟在奥地利的讲座


除了上述的两个发展超过5年的艺术院线,国内还有百老汇电影中心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等规模不大,但已经成型的艺术院线。但这些艺术院线也都面临着“以商养艺“的难题,没有办法只通过放艺术片维持生计,大部分时候还是需要作为普通院线运作。


毕竟绝大部分艺术电影的票房都只有几万到几十万这样薄弱的数字,去年《阿飞正传》在艺术院线重映获得1956万票房已经是华语电影在国内艺术院线收益的天花板。


《阿飞正传》剧照


但这并不代表艺术院线不能出现”爆款“,《三块广告牌》能够在国内仅凭艺术院线获得6500万票房收益也证明着我们观众愿意为艺术买单,因为随着观众素质与审美需求的不断提高,艺术电影的手中基数肯定也会不断增加。


艺术院线目前主要的困境还是欠缺”产业化“思路,在全国分布十分不平衡。


就拿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来说,其布局区域经过《中国电影市场》在2018年的统计,明显呈现集中在北上广和川渝地区,全国分布东南多、西部少的状态。所以如何合理在全国布局,才是艺术院线发展的首要目标。


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影院分布数量(图片来源:中国电影市场)


另一方面,国家对于艺术院线的发展也十分重视。2015年的时候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在“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上就提出了对艺术电影行业生态的意义与价值的期待。他说国家2014年给青年导演艺术作品投资了500万,以后还会继续投,而包括王小帅和贾樟柯这样的艺术导演的新片,都是他们的支持对象。


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在论坛上讲话


所以在同年发布的《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办法》里明确指出了要自主艺术创新影片的发行和放映。由此可见,尽管艺术院线还处于开拓阶段,但是有政策支持的情况下未来数年里,艺术院线很有可能会成为一股中国电影市场的新兴产业。而艺术电影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电影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准,在如今票房增长已经放缓的趋势下,大力推广艺术电影和艺术院线也是大势所趋。


潜力无限大的社区院线


2018年北影节上,谢飞面对记者问出中国银幕数量全球第一的感想提问时,出乎意料的答道他对这个现状不够满意。


谢飞认为,中国电影市场现在票房上去了,电影院和电影屏幕变多了,但是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相比,看电影的人却变少了。而他,还是希望看到那个年观影人次超过290亿次,全民看电影的时代。


北影节上的谢飞


谢飞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国内没有大力推广和发展社区院线。和一定要地处商业区的普通院线不同,社区院线存在于居民小区和大学校园等住宅区,不受交通约束。同时社区影院大都面积不大,影厅也都是亿小包厢为主,经营起来和经营KTV、咖啡店类似。最关键的是,社区院线的票价远低于普通院线,因为没有极致设备的追求,大都可以把电影票控制在五元、十元一张。


而另一个可以发展社区院线的原因,就是近年来消费市场的迁移。在物流和互联网的大力发展下,商业消费已经不是商业区的专利,截止到2017年的时候中国的社区商业消费已经占据整体商业收益的70%。这个时候正是将与人们精神娱乐密不可分的“电影“搬入社区的最佳时期。或许对于年轻人来说,3D、IMAX、杜比是一种提升观影体验的方式。但是对于没有这些需求的中老年人来说,能有个离家近的地方看看电影杀杀时间才是他们的需求。


小而巧的社区影院


再加上社区院线的搭建需要的投资少、体量小、人员流动方便、场地租赁费远低于商业区,极大的规避了普通大影院倒闭的风险。并且社区院线能够更好的和互联网结合,除了看电影之外还能提供给周围居民一个一起用大屏幕看体育直播、综艺直播的平台,开展更广的盈利模式。


在欧美,许多大学都有社区影院,还有专门的大学院线(也是社区院线的一种),它们也都是用低于普通院线票价来吸引学生和周围居民来观看,从而起到电影文化推广的作用。这套模式在欧美已经十分成熟,中国的大学完全可以直接效仿。


社区影院的多功能可以拓展到电影之外的项目


社区院线的潜力巨大,并且国家在2010年时就通过国务院发表过“鼓励各类资本投资建设商业影院和社区影院。国家给予必要资金支持中西部地区中小城市及县城的影院建设……”的支持政策。


在一二线城市院线发展饱和的今天,或许我们更需要社区院线去拓展四五线城市和县城的电影市场。



中国特色:红色院线


我国有自己的特色的经济模式,当然也就有自己特色的电影院线。红色院线从诞生之初就透露着浓浓的“中国特色”。


最早的红色院线创办的原因,是针对我国退休党员多、流动党员多,为了让他们能够继续体验到自己喜爱的红色文化,所以专门组织相关的红色电影展映活动来增加他们的文化活动。慢慢地等活动多了之后,红色院线也就形成了。


和普通院线以及其它小众院线需要考虑盈利不同,红色院线归属在教育资源内,党员群众都可以免费观看红色院线的所有影片。它的目的并不商业,只是为了弘扬正能量与文化。


《今世未了缘》在特意红色院线办首映礼


2008年的时候国家还专门拨款超过百万来加强红色院线的基础建设,让相关的院线放映地(多为露天放映)能够容纳到上百人。并且还会定期更新片源,绝对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只看《地道战》、《地雷战》和《红色娘子军》这类老三样。


现在红色院线已经运营成熟的地级市,每个月都会通过社区公示栏和居委会发布一整个月的放映信息,并定期在周六组织党员群众观看一部最新的红色爱国主义电影(主旋律电影),放映结束后还会组织党员们交流,简直就和许多地方办观影团的情况一模一样。


而除了文化传播之外,红色院线其实也是国家帮助扩大院线“辐射范围”的措施。普通居民毕竟年龄层次分布平均,不想一般院线的观众层明显集中在20-39岁群体。红色院线的出现也是帮助社区院线分担中老年和青少年群体业余文化娱乐生活的时间。并且还能喝教育挂钩,一举两得。国家批款,不怕赔本。


爱国教育从娃娃抓起


根据共产党员网统计,自从2014年大力发展红色院线以来,全国的红色院线已经累计播放超过1000部不同的红色主题电影,观影人次也已经破万。虽然还不算大规模,但是相信在国家的支持下,这个数据还会稳步提升。


还未在中国成型的独立院线


在欧美以及日韩和台湾的电影市场,最受追捧的其实是独立院线。正如其名一样,独立院线是一个专门放送独立电影以及推广独立电影人的平台。这也就是上文提到上海艺术电影联盟更像比起艺术院线更像独立院线的原因。


美国还有像圣丹斯这样大型的独立电影节


而且我们中国影迷,其实并不对独立电影陌生。前段时间在国内热映今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就是一部只由《国家地理》无偿赞助的独立电影。这种电影一般不会有太大的投资,而投资方也不会追求赚钱。更多的是为了达到艺术推广的目的,或者是导演个人推广的目的。


在国外,有许多电影和导演都因为独立院线受益而被世人所知。


像现在全球著名的80后导演达米恩·查泽雷最早就是收到了独立院线的赞助,拍摄了《爆裂鼓手》的短片。在引起了强烈反响后才得到更多的资金拍摄了我们看到的在院线上映的《爆裂鼓手》。他通过独立院线出名,而作为导演的他现在也已经是一位奥斯卡常客。


独立电影出身的达米恩·查泽雷


另外因为“奥斯卡乌龙颁奖”而被许多中国观众认识的《月光男孩》其实也是一部只在美国独立影院播放的影片。A24制作这部电影的150万美元的预算也是通过独立院线众筹而来。


可以说独立院线是许多不知名但是有才的导演的“天堂”,在他们没有钱完成作品和实现梦想的时候,是独立院线站出来推了他们一把。


遗憾地是,目前在中国还没有发展独立院线的迹象,毕竟独立院线成立的前提就是“不以盈利为目的”。


对于票房优先的中国市场来说,独立院线还显得有些超前,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不是未来的方向。我们相信在中国电影市场的资金彻底饱和之后,独立院线到时也会在国内迎来一次“春天”。希望现在的中国电影商业不要放慢脚步,让这一天早日到来。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影情报处(ID:dianyingqingbaochu),作者:圈圈丸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