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的基因找到了,女性更容易受影响?
2019-09-21 08:59

拖延症的基因找到了,女性更容易受影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ID:IamaScientist),作者:达尔雯,编辑:Yuki,封面:东方IC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拖延症。明明要写报告,打开电脑,却一不小心各种摸鱼无法自拔。明明计划好今天要做的事情,不想动弹,只能明天再说。


经常自愿(找借口)推迟完成某些任务的行为,被人们戏称为“拖延症”,词源来自拉丁语“procrastinare”,本意就是“明天再做”。


时间在拖延中匆匆流逝 | UnSplash


中国古人也有一首脍炙人口的《明日歌》写给拖延症患者: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这首诗歌还被编入当代小学课本,勉励娃娃们“今(an)(shi)(jiao)(zuo)(ye)毕”。


确实,别说孩子,就算成年人,都很难逃过拖延症的魔咒。“下次一定不拖沓!”也成了许多人的日常flag。


说的不就是此时的我吗?| 爱情公寓4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难道拖延就是刻在骨子里的基因?近日,德国科学家发表在《社会认知与情感神经科学》的一项研究表明,拖延倾向可能是受基因控制的,同时科学家首次找到了疑似拖延相关的一个幕后黑手——TH基因[1]


被洗白的拖延,来顶罪的基因


一直以来,学者们认为拖延是一种心理或精神疾病,但是近些年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它与基因有关。


2014年美国科学家研究了181对同卵双胞胎和166对异卵双胞胎,在《心理科学》发表成果,表示有46%的拖延倾向可能由基因引起[2]


他们发现,一些同卵双胞胎中的一个拖延,另一个也会拖延。由于双胞胎基因几乎一模一样,因此推测拖延与基因有关。不过,当时研究人员还没有找到那个幕后操纵基因。


同卵双胞胎基因差异非常小 | UnSplash


最近,德国波鸿大学的Erhan Genc等人招募了278位平均年龄24岁的“拖延症患者“,其中包括143名男性和135名女性,对他们进行了拖延症评估以及基因分析,终于发现基因TH(酪氨酸羟化酶基因)与拖延有紧密关系[1]


这一发现对于拖延症患者来说,似乎有了黄金挡箭牌:“我也不想拖延,可是基因不允许啊!”


可回头一想,也是无奈,“我怎么有这么讨厌的基因,真是倒霉。”


然而基因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不适合环境。人类的进化经历了几百万年,但是进入文明社会才几千年,一些基因还来不及做出反应。


很早的时候,人类祖先倾向于追求眼前利益,因为谁也不知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这种心理和行为保证了人类祖先的存活和发展。


但当人类的安全开始有了保障,我们有很多需要提早着手准备的远期目标,需要牺牲当下价值。但这时候,我们的基因却仍然驱使我们享受当下的舒适,“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于是我们就开始拖延了[2]


拖延基因更“青睐”女性


虽说拖延症可能是人类的通病,但一些人却格外拖延,这是为什么呢?回到TH基因的相关研究中,前几年科学家就发现了TH基因在人体内的秘密身份——它是调控多巴胺分泌的“小组成员”[3]


多巴胺也称恋爱荷尔蒙,在日常的亲密互动里,多巴胺的释放会让恋人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心内科医生则用多巴胺来拯救休克患者,它是名副其实的强心剂。


多巴胺让恋人间产生愉悦感觉 | UnSplash


但是它的副作用也很明显,如注意力不集中并且难以控制。


科学家发现越拖延的人,多巴胺水平越高,对他们进行基因分析之后,发现TH基因中的rs10770141(C-824T)位点碱基的类型与拖延症有很大关系,尤其对女性的影响更显著[1][4]


针对这一结果,该研究团队做了一个假设性的推断:“多巴胺会使一个人无法一直保持明确的行动意图。因此,当多巴胺含量高的时候,拖延症的行为就会表现出来(较容易受到外界因素干扰)。TH基因的变异使得某些人生来就比别人多巴胺水平更高,更容易快乐,也更容易拖延。”


而在女性中表现的更明显,主要是因为雌激素也会影响多巴胺的生成——刺激TH基因的表达,促进生产多巴胺的神经元发育和分化。研究团队后续将探索雌激素对TH基因的影响程度,从而确定雌激素与拖延症的关系。


女性出门前最容易拖延 | UnSplash


适度拖延也未尝不可?


不过,虽然高水平的多巴胺(无论是由情绪还是由基因差异引起)会造成拖延症,使注意力难以集中于点,但同时也拓宽了注意力的面,让思维更发散,灵感更丰富。


所以有人说:“对于生产力来说,拖延症可能是个恶习,但对于某些创作来说,它是一种美德。”


尤其是那些优秀的原创者们(比如画家,作者,演员等),大多数都是拖延症患者。比如达芬奇,他在创作蒙娜丽莎这幅画上,断断续续花了16年。


达芬奇创作蒙娜丽莎用了16年 | UnSplash


所以让事情拖一拖未必不是件好事,关键要刚刚好。


零拖延者总是焦虑任务的完成程度,可能会减少对任务细节的思考。慢性拖延症总是贪图玩乐,以至于工作效率很低。


所以,做个“中度拖延者”性价比最高。


那么,如何做到刚刚好的“中度拖延者”?这里可以给大家提供几条个人建议。


1)首先要接受自己,你可以努力与拖延抗争,但不要过分期待自己能彻底戒掉拖延。


2)对于中重度拖延者,建议给自己建立一个奖励机制,或者找道友对赌,或者找同伴打卡,这些都会让人更有动力完成目标。


3)对于重度拖延者,建议寻找本质问题:清晰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增加内驱。


4)有一种叫做ADHD的疾病,也会表现出严重的拖延症状,对于非常严重的拖延者,建议向医生寻求帮助,排除疾病的可能性。


最后,各位拖延症患者们,千万不要妄自菲薄,有时候适度拖一拖也没那么糟糕。


参考文献:

[1]Erhan Genc et al.(2019), Genetic variation in dopamine availability modulates the self-reported level of action control in a sex-dependent manner, 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https://doi.org/10.1093/scan/nsz049

[2]Gustavson, D. E. et al. (2014). Genetic Relations among Procrastination, Impulsivity, and Goal-Management Ability Implica-tions for the Evolutionary Origin of Procrastin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https://doi.org/10.1177/0956797614526260

[3]Goschke, T., Bolte, A. (2014). Emotional modulation of control dilemmas: the role of positive affect, reward, and dopamine in cognitive stability and flexibility. Neuropsychologia , 62, 403–23.

[4]Horiguchi, M., Ohi, K., Hashimoto, R., et al.  (2014). Functional polymorphism (C-824T) of the tyrosine hydroxylase gene affects IQ in schizophrenia. Psychiatry and Clinical Neurosciences , 68(6), 456–6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ID:IamaScientist),作者:达尔雯,编辑:Yuki,封面: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