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亡齿寒,地产猎头也凉了
2019-09-24 22:12

唇亡齿寒,地产猎头也凉了

题图来自pixabay


《天下无贼》中,葛大爷留下过一句经典台词:


21世纪什么最重要,是人才!


这个特征,在多金、流动频繁的地产行业最为明显。而动辄上千万的薪酬,也让地产行业成为猎头聚集最多的地方。


如今,猎头行业正感受着一波行业下行的寒意。


一年之前,地产圈还流行激励高薪化的理念,各家公司挖人基本不计成本,地产猎头的薪资也跟着水涨船高。


不过,当房企进入下行调整期后,一场没有硝烟的“优化”之战也在猎头公司悄然打响。



前不久,广州某房企武汉公司便出现了一桩猎头“灰色”事件。


该公司人力总和某家猎头公司签订协议,在猎头公司成功招到人的同时,人力总抽取固定的回扣,大约在15万-30万不等。


长此以往,该公司在武汉地区的猎头费支出颇高。


这仅仅是第一步,候选人在该区域呆满半年后,把这批候选人运作别的公司,继续赚取猎头费,最终导致该区域公司人才两空。


这样的生财之道,最会算账的贾会计都干不来。


但借着这种模式,猎头公司和人力总却赚的盘满钵满。


一般来说,猎头费用普遍是抽取年薪的20%-30%,到账时间多在推荐人员入职后3个月或半年后。


而由于地产行业较高的挖人涨薪水平和不完善的人力制度,一年一次或多次的跳槽成为常态。这也促成猎头和人力暗中交易的最大缘由。



在无数个或明或暗的交易中,房地产猎头都扮演了连接企业与人才的重要角色。在高需求的地产行业中,猎头对于房企的人才获取不可或缺。


对于任何一家房企来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需要大步流星冲过去,才能实现规模跃进。


这个时期,大规模的招兵买马必不可少。


即使泰禾董事长黄其森曾对外吐槽:“企业过千亿听着牛,实际上就是原来的百亿企业,也就是通胀起来的。都是粗放的野蛮生长,大家拔高了自己。大家说房地产有泡沫,我说最大的泡沫就是人才,动不动薪酬上千万。”


但在背后,依然不惜花费巨额猎头费,招揽人才。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华夏幸福。2017年,华夏幸福大手笔招人,部分职位甚至开出3倍的薪酬价,意将固安产业新城模式大规模复制到京外区域。


此前坊间曾传言,华夏幸福那年猎头费用高达两个小目标,随后又因经营压力,不得不拖欠多家公司猎头费。


此外,一些中小房企的崛起过程中,如祥生地产、新力地产等,为了快速做大规模,老板挖人也不计成本,一时间地产圈挖人薪水水涨船高。


那两年,站在风口的猎头费和薪酬一起,野蛮生长。


没过多久,这种“短平快”的用人模式开始显现“后遗症”。


在高薪资的诱惑下,一些房企高层加入没多久便发现,由于这类公司的管理制度往往跟不上规模制度,内部组织频繁变动,原本打算发光发亮的高管们,不得不选择再次离开。


比如2017年,在华夏幸福大手笔招人之时,其职业化程度却稍弱。再加上组织架构频繁变动,和对资源型人才的倚重,离职率居高不下。


一浪又一浪的人才更替下,无数个高管被拍死在“管理制度不规范”的沙滩上。


最终造成的结果是,虽然猎头费用高昂,但人均效能却持续低迷。



在万科高喊“活下去”的同时,一些猎头公司也悄悄打出了“2019年活下去”的口号。


进入精细化运营时代的地产公司,人力策略逐渐调整。


越来越多公司开始主动裁员,优化人员布局,招聘额度也有所降低,在选人用人方面变得更加谨慎,这对于猎头行业而言,更是沉重的打击。


这种萧索的情况,同样出现在恒大、万科和碧桂园这三家龙头房企,在已经公布的上半年财报中,都显示裁员的信息。而这三家房企如此同步的裁员,也是2015年以来的首次。


根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碧桂园裁员了15000人,碧桂园的解释称是今年2月,公司对总部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将人员向区域下沉。


恒大则裁员了3000人,万科裁员589人。作为代表性龙头房企,这三家房企今年一系列的动作措施,让下半年的房地产市场充满更多不确定。


楼市下行期,除了规模效益之外,一切都是浮云。


裁员盛行之下,一些开发商也开始收缩战线,降低招聘比例。


某常年负责地产条线的猎头朋友说道,最近明显感觉到,招聘量很少,猎头职位少,有些企业为了控制成本,甚至不用猎头,自己招聘。


以最近进行的校园招聘为例,虽然很多开发商依然像往年一样参加宣讲,但相比去年来看,招聘规模明显降低。


招聘人数少了,招聘的门槛却在不断提高,地产行业不再是个遍地黄金的行业。


一家闽系房企的投融资总感叹道:


“以前经常会接到猎头电话,有时候一天好几个,最近明显感觉变少了”。


由于在招额度有限,猎头公司客户服务范围不断缩小,多家猎头公司的几百位顾问同时服务几十个岗位的情况越来越常见,竞争可想而知。


行情不好的时候,猎头们也成为了裁员群体之一。


今年地产猎头公司裁员现象很普遍,裁员比例达到25%。这些从大猎头公司里被裁的人,去小猎头公司也不好存活,小猎头客户资源更少,所以,不少猎头现在都开始转行做其他行业。


随着地产行情越来越不明朗,地产猎头的日子也更加难过。



市场发生深刻变化,对于猎头的素质、要求和能力也提出更高挑战。一些背靠龙头企业的猎头公司也不得不走出“舒适圈”,寻求新的发展机遇。


比如之前古正专门做万达,铜雀之前专门做华夏幸福,现在这些公司都不在绑定大KA客户,也什么都做,不然容易死。


房企勒紧裤腰带的日子里,猎头公司们的现金流情况开始告急。


在猎头行业中,国内肯提前付预付费的地产公司不多。通常的流程是,猎头公司先与房企先签一份合同,再进入招聘程序,等候选人正式通过试用期后,才会按照约定比例付款。


这是一个完美的生态链。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大多数猎头公司都不再这么幸运。


之前听说还有付预付款的,到现在基本没有。


现在不再是先签合同再做单,而是有人选进入谈薪了才开始签,运气不好的遇到流氓公司,基本就算白做。


公司间开始恶性竞争,原本按人选的年薪25%收费,现在能收20%就不错了,比着谁低。


现在能付款的都是好公司,别指望规定时间内能付了。


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开发商对选人的要求也变得更高,猎头们想要成功招到人,除了追求速度之外,还要兼顾质量。


行业的快速变化,缩减的招聘岗位,让很多猎头们也开始无所适从。往年一年有数百万业绩的猎头,今年大幅滑落至十几万,成交惨淡。


如今,一波猎头改行做起了微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