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访Uber雇员:一代独角兽的衰落,谁来买单?
2019-09-25 11:19

秘访Uber雇员:一代独角兽的衰落,谁来买单?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硅谷洞察,链接硅谷资源的第一入口。作者: Maggie Yan,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I hate Uber!” 


本月11日,全球网约车巨头 Uber 拿产品与工程团队开刀,发动了史上最大规模裁员,共计435人。据 TechCrunch 报道,本轮产品团队团队裁员170人,工程团队 265 人,其中超 85% 的雇员来自美国办事处。


在最新一集的CBS热播剧 Why Women Kill(致命女人)里,律师泰勒回家后冲着门外网约车的一声大喊,似乎也显得格外意味深长了。


(图 Why Women Kill,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断臂求生,网约车帝国奋力一搏


短短两个月内,Uber 先后启动的两次大规模裁员,一再刷新了自 2009 年公司成立以来的历史裁员规模记录。


在两个月前7月30日的另一场大裁员中,约有 400人被解雇。人员主要来自 Uber 营销团队,分布在全球 75 个办事处。当次裁员致使 Uber 营销团队被砍1/3。


两次历史性大裁员的背后是并不漂亮的营收数据。


据 Uber 2019年 Q2 季度最新财报数据显示,Uber 营收 31.66 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增长 14%,亏损 52 亿美元,达到自2017年公开财政数据以来最小额季度增长和最大额季度亏损。


(图为2019年UberQ2财报,图自Uber,版权属于原作者)


而老对头 Lyft 在 Q2 也没能避免亏损。相较 Uber,Lyft 在 Q2 季度亏损约 6 亿,而 Lyft 上一次严重亏损是由上市后向员工发放股票薪酬所致。


营收增速缓慢,亏损持续增大成为了 Uber 两次大裁员的诱因。历经10年春秋,在经历过繁荣扩张与内部丑闻后,全球网约车巨头如今深陷财务亏损与盈利泥沼,不得不依靠裁员重组结构断臂求生。


不断被刷新的记录,结合当下不被看好的经济形势,Uber 此番裁员风波闹的人心惶惶以致引起热议。我们不禁产生疑问:是什么致使曾经的网约车帝国崩塌?Uber 这一出行巨头,未来还能走多远?


龃龉前行,网约车巨头唱衰谁来买单


9月3日,美国科技记者 Mike Isaac 撰写的揭露 Uber 内部情况的新书《Super Pumped(热血澎湃):The Battle for Uber》(中文版尚未发行)正式出版。


书中,作者通过和大量 Uber 在职及离职雇员的秘密访谈,从雇员视角为大众解读了网约车巨头的崛起与内部暴露出的一系列隐患。


(图为Super Pumped,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对创始人、前CEO盲目膜拜


曾经带领 Uber 一路壮大的创始人兼前 CEO 卡兰尼克在 2017 年被投资人赶下了台。在被迫离职之前,卡兰尼克就因“有色丑闻”,“与投资人大股东交恶”,建立以结果为导向的“有毒企业文化”而饱受诟病。


(图为Travis Cordell Kalanick,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不少员工认为,卡兰尼克独有的人格魅力及其充满个性的商业理念是带领公司获得高增长高营收高估值的关键,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如今 Uber 的上市多亏了前 CEO 的离任。


作为公司的前 CEO,卡兰尼克鲜明的性格特点一直是引发人们热议的焦点。 


他大胆激进,乐于放权于员工:在美国,Uber 各市的一把手几乎无需像总部汇报,就能凭借个人直觉和电子表格上的数据决策七位数的促销活动。


同时,他又寻求绝对的主动权:他在公司内推行结果为主导的铁腕企业文化。而“Super Pumped”,即打鸡血的程度,也曾是公司内部员工考核的指标之一。“上级因为业绩不达标而冲下属吼叫在 Uber 内部似乎司空见惯,” Mike Isaac 在书中写到。


硅谷最不缺的就是创始人。创始人文化,抑或是创始人崇拜——从一些准宗教的哲学流派中脱颖而出,成为了硅谷信仰的基石。


也许卡兰尼克在商业上是名优秀的创始人,但对于他激进作风的盲目崇拜催生了 Uber“有毒”的企业文化。价值观上的碰撞也导致 Uber 企业内部“军心不稳”,管理层涣散,大量优秀员工流失。


16起谋杀:资本扩张的垫脚石


Mike Isaac 在书中诟病了 Uber 只专注资本扩张而忽视产品本身缺陷的冷酷无情。在巴西,Uber 将“为了增长不惜一切代价”这一理念发挥的淋漓尽致。


2016年,巴西由于经济不景气导致当地失业率飙升。Uber 被引入时很多司机都是通过现金完成支付,这就导致司机本身像“移动提款机”一样,很容易遭到抢劫。


“为了增长不惜一切代价”的理念导致 Uber 为了提高用户增长而降低产品安全审核,允许乘客只提供电子邮件或电话号码,无需其他证件或背景调查即可使用软件。在产品的安全性得到修复前,用户可以使用伪造的邮件地址注册 Uber。在巴西,至少有 16 名司机因此被杀害。


(图为巴西Uber司机,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在2016 年,巴西司机 Osvaldo Luis Modolo Filho 被一对夫妇谋杀,他们用假名叫车,用菜刀反复刺伤这名司机之后,开着他的黑色 SUV 逃离,让他在大街中央死去。


性别不平等与内部角斗


也许 2017 年公司爆发的性丑闻推动了卡兰尼克的下台,但显然,公司内部的性别不平等与性别歧视才是这一恶性事件的根源。在团队管理以及绩效考核方面,Uber 也将激进好斗的商业理念对内用在了自己的雇员身上。


在 Uber,男性在企业内部占据主导地位,女性占员工比例为 36%。在业绩考核方面,公司的员工排名系统不是基于有效可靠的业绩作为衡量标准,而是因为雇员种族存在偏差。


“在体系中相比男性、白人和亚裔美国人,女性雇员和其他少数族裔的业绩被系统性低估了。”一位因此向 Uber 投出诉讼的拉丁裔女性软件工程师这样说到。


2018 年 8 月,Uber 就性别歧视、骚扰和种族歧视的工作环境指控向 56 位员工支付和解金共计 190 万美元。


未来:被新危机无限压榨的盈利空间


除了内部重重隐患之外,外部的政策更是让 Uber 面临新的困境。


9月18日,加州州长 Gavin Newsom 签署了《众议院第五号法案》(Assembly Bill 5),Uber、 Lyft 以及 DoorDash 等共享经济公司应将“零工视为正式雇员”的里程碑性质的法案正式通过。


对此,一名 Uber 高管认为此举将使公司的经营方式发生根本性转变。重新评级、额外承担的社保和医疗保险等成本的上升将为 Uber 带来巨额开销。如果该法案在 2020 年 1 月正式生效,不仅仅是 Uber,其他共享经济类平台也会遭受重创。


面对种种历史遗留问题以及新政策的重重考验,Uber 未来能否盈利将成为现今“破局”的关键。


目前,Uber 营收主要分为三部分:个人出行(Personal Mability)、外卖(Uber Eats)、以及货运(Uber Freight)。2018年净营收(Core Platform Adjusted Net Revenue)分别为 90.1 亿美元、7.57 亿美元和 2.55 亿美元。


不同于老对头 Lyft,Uber 在打造网约车帝国的同时也在积极拓展业务新品类。目前,Uber 主要业务有共享出行、外卖等。如新出行平台建设、无人车、自动驾驶等尚处于研发阶段,短期内难以实现盈利。


而外卖业务自 2016 年上线以来,通过内置于叫车服务的营销工具,其在市场的占有额已实现逐步增长。


(图为Uber Eats市场份额,来源:Wedbush Securities,版权属于原作者)


尽管 Uber 的盈利额在持续增长,与数据增长相对应的,是增幅更大的亏损。不管开拓哪种产业,靠流量和用户增长数量成长的互联网企业想要保持长期的盈利,都需要稳固核心业务的同时,优化服务结构降低成本。


从曾经的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到大胆探索产业水平服务品类的市场,打开网约车的无限可能性,Uber 毫无疑问是家优秀的公司。然而,深陷各种丑闻而不能治本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使 Uber 止于伟大。


随着网约车市场的持续竞争以及其他共享出行服务(如Scoop, Waze等)的兴起,Uber 网约车的盈利模式是否还有想象空间,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硅谷洞察,链接硅谷资源的第一入口。作者: Maggie Yan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