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没退步,当爹后变柔和了
2019-09-26 14:00

周杰伦没退步,当爹后变柔和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文:叶弥衫,编辑:露冷,封面来自:东方IC



在这个节点找方文山聊《说好不哭》,很容易激起当事人的防御。采访时他几次将话题绕回自己担任导师的新节目,但媒体,以及背后的大众,仍然执着于周杰伦和他的新歌——毕竟,方文山的头衔再多,仍绕不过“周杰伦背后的男人”这个身份。


这是被网友期待了一年多的歌——去年领略了“哥练的胸肌如果你还想靠”的周氏填词,网友一度把“救救孩子”的希望寄托在方文山身上。如今这首姗姗来迟的《说好不哭》,歌词平白如话,上架一星期,歌曲在QQ音乐的销量爆表而口碑跳水,豆瓣打分跌至5.8。


方文山曾在微博解释创作观:歌词走心叙事路线,并不强调画面、场景感,“蛮适合的”。只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接受这个说法。这条微博底下7000多条评论,第一条就是“真难听”,获得了4000多个赞。


▲去年周杰伦回应歌词“太土”


因为周杰伦没有微博,歌迷把意见都甩给了方文山。


批评无法影响到他:“做出一首特别有力量的歌曲当然很好,但写一首情歌,让听的人夜来人静时静静想起一段往事,也没有不好啊。”方文山对《贵圈》说。


1


 “今年下半年我们会有一首中国风创作的单曲发表。”2018年5月19日,方文山发微博安慰网友——“我们”指的是他和周杰伦。然而从去年下半年等到今年下半年,方文山终于在微博发布一首新歌,《听来的消息》。网友以为等来了“中国风创作的单曲”,结果是方文山为《音你成名》——他参与的一档综艺节目——选手来福量身定做的歌曲。


 “我们都太忙了。”方文山解释“中国风”跳票的原因,“一直有这个打算,但周同学要忙演唱会,我最近在忙明信片、汉服周,所以阴差阳错吧。”


▲方文山每年都会去自己发起的西塘汉服节宣传中华传统文化


《说好不哭》原本不在他们的计划中——这首歌的旋律是去年周杰伦创作的香水广告歌。逮着两人都在公司的时候,周杰伦拉着方文山聊了聊想法,定下歌词的主题。“我认为感情中,女孩子会比较愿意去牺牲自己,成全、成就男生的理想。甚至可能你后来的成功,我也不能分享或者跟我无关。可是我看到你过得好,我就会得到情感上的满足。”方文山解释。


没有选择用全民期待的“中国风”来填词,他从一开始就有“理所当然的判断”:“除非有非常特别的编曲,那样能作为一种创新,否则(用中国风)抒情的感觉出不来,情感和音乐的连接少了。”


粉丝的期待他当然清楚,也催着周杰伦“适合中国风的曲子赶紧发给我”。但方文山觉得,自己也只能言尽于此,“怎么可能每天互传信息:赶快写歌啊。”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外界压力再大,也不至于陷入“那怎么办”的焦虑,毕竟两个人的日程都很满,“不会扰乱日常的工作安排。”


毕竟不是20年前了,他们都过了“生活里只有写歌”的年纪。周杰伦早已成为一代人心中的“天王”,长期居于幕后的方文山,身上的各类标签也不断增加。当年那首《我很忙》,成为如今方文山日常生活的写照:接受《贵圈》采访当天上午,他飞到上海,去酒店放了行李,开始接受三四家媒体的轮番采访;之后径直赶往《音你成名》总决赛现场,身为导师的他要为学员助阵。之后的两天,他还要去南京和杭州,为歌词明信片进行签售。


▲方文山参加杭州签售会


方文山的身份早已不只是作词人:出版了好几部诗集、散文集,在台湾经营出版社,做各种原创文化产品,当过导演、监制,也客串过演员,对传统文化的推广不遗余力,每年都去西塘为自己发起的汉服周站台。


即便在音乐上,他的兴趣看起来也溢出原本的作词或文案之外。比如接下综艺节目的导师工作,因为想尝试以制作人身份创作歌曲的完整流程:“自己不光要作词,还要找作曲、编曲、混音、录音,和歌手沟通,包括唱腔……感觉像一个导演。”


这些把日程表塞得满满当当的工作,基本都出自他的兴趣及责任。但有一个例外——如果周杰伦发来歌词邀约,“他当然是最快件、最急件那种,可以插队,优先处理。”


比如这次的《说好不哭》。过去,方文山总被周杰伦diss拖稿,这次接到邀约,他立刻放下其他工作,两三天把歌词写完,“这几年他的创作没那么多,又不是一礼拜插队两三次。一年两三次当然ok啊。”


至于为什么能享有这种优先级——“为什么?”他重复了一遍,带着点“这还需要问吗”的惊讶:“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啊。”


2


方文山和周杰伦的交情有20年了。彼时他们是同一家公司签下的新人,一个两年没考上大学出来工作,蚁居在办公室吃泡面打地铺,一个底层出身逐梦演艺圈,白天打工晚上学习,写100首歌词各印100份寄往唱片公司。


他们曾分享过同一种处境:周杰伦写的歌屡屡被其他歌手退货,方文山签约一年也没有被录用一首歌词。后来他们发现彼此相似的审美趣味:为周杰伦第一张专辑写词时,同一首曲子方文山常常会准备几个版本的歌词,但周杰伦总会选中最怪的那一款——也是方文山最满意的那一款。



▲周杰伦与方文山合作默契


他们也拥有类似的抱负。尽管到现在,方文山会轻描淡写地说起年轻时喜欢罗大佑的原因:“感觉比较酷,有面子”。但当年,他和周杰伦都真心诚意地视这位知识分子型、关怀现实议题的歌手为榜样。周杰伦说,想成为罗大佑那样的、时代的代表人物,而在方文山心里,罗大佑几乎影响了一代年轻人,“引着台湾流行音乐的方向”。


他们也都有与众不同的审美。周杰伦第一张专辑中很大一部分歌,是别人嫌“太怪”退的货;而写词拒绝寻常的表达方式,是方文山“拖稿”的原因。早年间,两人的配合天马行空,给流行音乐提供了新的打开方式。某种意义上,两人合作的那些经典歌曲,构建了大众心目中“周杰伦”的标准。


仿佛像两个默契的球友,哪怕对方出招再难再险,方文山总能巧妙地接住球,再以巧妙的姿态抛回,由周杰伦用独特的方式唱出。比如被网友称为神曲的《公公偏头痛》,源头是一个朋友和周杰伦谈论“前世”,然而这么鬼畜的想法交给方文山,“好玩,有趣,一个下午就写完了”。


▲《公公偏头痛》MV


最具代表性也最成功的,是“中国风”。周杰伦想要“去暴力粗口化”的说唱音乐,方文山就填出带有古意的歌词。《青花瓷》曾包揽2008年台湾金曲奖三项大奖,这也是周杰伦第一次捧回金曲奖年度歌曲的奖杯。它的影响力还不止音乐圈:周杰伦唱着它登上春晚,多地高考考题出现歌词内容。那一年在金曲奖上为方文山颁发最佳作词奖的,正是当年的偶像罗大佑。


3


相比早期作品题材风格的不拘一格,这些年方文山写的情歌越来越多,切口越来越小。


“因为创作歌词的关键是,提炼情感的最大公约数,最多人会遇到的情感状态,最适合流行歌曲来表现。”他对《贵圈》解释。


他把罗大佑过去的领风气之先,理解为踩准当时的“公约数”:“当时台湾比较封闭、比较压抑,需要有出口宣泄。”但现在,“批判没有力量了。”


可取而代之的社会认同,成了个人生活。当年他也听陈淑桦,只不过不怎么向人提起,因为“有点没面子”。年纪渐长,越来越觉得反而是陈淑桦反复吟唱的细腻感情,”才是真的,才是感人的。”


▲方文山在微博分享歌词创作


时代在变,人的心境在变,连罗大佑都在变:“他现在也结婚生小孩,也不写过去那样的歌了。所以出现什么样的歌,真的跟那个时光背景有关。”所以到现在,以方文山的方法论,“一般人会有共鸣的,无外乎爱情、友情和亲情。那些社会议题、人文关怀,感觉和生活离得很远。”


但当年他与周杰伦的组合横空出世,依靠的与其说是诉诸情感的公约数,不如说开创了某种新的风格化的表达方式,符合了更大的时代潮流——接受流行文化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对属于自己、与前人不同的表达方式的期待。


“流行音乐可以承载社会责任、可以承载文化使命,也可以忠实反映人的情感。杰伦创作的原始初衷,是写一首情歌给大多数人听。而李宗盛老师的《山丘》,是关怀岁月,是内心反省,也是慨叹时光流逝。两者是不同的派别。我们早先也写过那样的歌,只是这次想好好做一首情歌,并没有想太多。”


和网友观点一样,方文山也认为周杰伦身上的这种改变,与家庭、孩子有关,“整个生活环境不一样了,有两个小朋友了,当时出《床边故事》的时候,我就觉得爸爸的身份对音乐风格有产生改变。”他再次承担起替周杰伦解释的责任,“像是以前画工笔画,现在画油画,画得水平都一样。音乐的品质还是在的,只是作为父亲的角色,看世界的眼睛柔和了,没有那么多的锐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文:叶弥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