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马云,还有王坚
原创2019-09-25 18:56

没了马云,还有王坚

跟我预想的一样,马云彻底消失在了公众视野。


在9月10日晚的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上潸然泪下后,过去半个月再也没在媒体、坊间看到这位镜头宠儿的只言片语,他把光环都抛给了张勇。9月12日,新阿里巴巴董事长兼CEO张勇打响了第一炮,在阿里巴巴园区接待了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9月17日,张勇出席了母校上海财经大学102周年校庆,并跟他的学弟学妹们分享了他是如何成长为阿里巴巴董事长和CEO的,非常励志。


现在的张勇,意气风发,挥斥方遒。


意气风发的张勇在9月25号开幕的杭州云栖大会迎来了第一个没有马云抢风头的主场,马云甚至都没有出现在24日的阿里巴巴投资者大会上。搁往年,一般的流程是这样的:在云栖大会开幕前一天,马云会跟海内外的科学家、经济学家开个闭门会议,前年弄了个达摩院,去年搞了个平头哥,然后一波照片“不胫而走”,然后刷屏。


今年,这些都没有了。“摇滚明星”马云最后一次摇滚是在阿里巴巴20周年晚会上跟蔡崇信、彭蕾和王坚组了个“A BAND”摇滚乐队(网友调侃是“新四大恶人”)唱了一首《怒放的生命》后,就消停了。


张勇升级


马云的彻底放手让人欣慰,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企业真正完成传承后的样子,也给其他企业家打了个样。因为在中国的近代商业史上,鲜少有企业创始人可以这么潇洒地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现在,张勇开始对外扮演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的大脑角色,在25日上午的主旨演讲中,张勇或升级或新造了一些新的概念、新的说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张勇的第一次升级,对自身,对阿里巴巴,对云栖大会。



1)从“五新”到“百新”


张勇把马云三年前提出的“五新”战略——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和新能源——升级到了“百新”,他说:“‘五新’发展到今天,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全面进入期,我们看到从‘五新’全面走向‘百新’、走向‘万新’、走向各行各业的数字和智能驱动。”


张勇还以近期站在风口上的潮鞋和人造肉为例,认为驱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消费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带来了新需求和新供给:“越来越多的用户的需求——一种消费的探索、一种欲望的表达——因为消费行为的数字化而被探知、被感知、被获取、被分析,并且可以实时地去推动供给侧的变革,带来新需求的发展和新供给的产生。”


2)提出“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


“我们感恩于这个时代、感恩于生长在过去20年波澜壮阔的互联网大的历史背景当中。”张勇在回顾阿里巴巴20周年的时候说,“经过20年的发展,我们已经形成了从商业到金融、物流、云计算全方位面向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


张勇把阿里巴巴的商业与物流、金融、云计算合在一起称为“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他表示,阿里巴巴希望借此“来帮助所有企业共同走向数字经济时代,不仅实现数字化,也实现全方位的智能化”。


不得不说,张勇的演讲跟马云比起来不那么性感,也不那么有趣,跟马云过去每年云栖大会上都涌现一火车的金句不同,张勇的言语间少了很多高瞻远瞩,少了很多让人耳目一新的“天马行空”,他谈的更多的是商业的逻辑,更多的是对下一个趋势的预判,更多的是对阿里巴巴能给别人赋能的宣传。


马云向虚,张勇务实。


虽然无趣了些,但也并非没有好处。云栖大会脱掉了马云的光环后,让与会者更专注于云栖大会的内容本身,关注阿里巴巴对云计算的理解、对基础科学的重视、对商业趋势的判断。


这也算是一种回归初心吧。毕竟,云栖大会已经不需要靠马云的金句来吸引外界的眼光,阿里巴巴已经成了一个经济体,也成了一个基础设施,张勇说,在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是石油,而算力是引擎。这些成了阿里巴巴的新血液。


三个新气象


尽管缺了马云总觉得还不适应,但这届云栖大会还是让我看到了一些新气象,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1)政府更加务实


过往的云栖大会,上午的主论坛流程大体是这样子的:先是浙江省和杭州市的各种领导一通官话连篇,然后才是阿里巴巴的各种高管轮番上阵,最后马云用半个小时的演讲成功把会议推向高潮,随之散场。


今年马云这个环节没了,其他环节倒是都保留了,前40分钟给了杭州市委书记和浙江省省长。但今年上台演讲的浙江省省长袁家军的分享让人耳目一新,也让人感觉浙江和杭州能出现阿里巴巴这种全球市值Top 10的企业是一种必然。


浙江省政府有很强烈的服务意识。


袁家军表示,万物互联和万物治理的深化不仅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生产方式的转变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再造,也给政府治理带来了新的挑战,也倒逼政府进行数字化转型。他说:“近年来浙江主动适应万物互联时代的趋势,把推进政府的数字化转型,作为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优化营商环境、推进高质量发展的着力点和突破口,也把政府的数字化作为一个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推进观念转变、职能转变、流程转变,对政府的主要职能进行系统和革命性的转变。”


他透露了浙江省今年的目标:要到今年年底前实现全省政务事项100%网上办公,80%实现掌上办公90%实现跑0次可办,90%以上的民生事项实现一证通办;到2020年底“掌上办事之省”和“掌上办公之省”两大目标要基本实现,也就是老百姓都在掌上办事、浙江各级政府都在掌上办公;到2022年,掌上办事、掌上办公实现核心业务100%全覆盖。


服务企业方面,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袁家军表示,目前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企业从准入到退出的全生命周期均可通过App实现一网通办。据他介绍,现在全省各地方政府都在比学赶超,积极推动创新,有的地方10分钟就可以完成在线审批,企业投资项目实现审批项目百分百网上办,“提高了企业投资的审批效率,节约了审批时间”,做到了“企业有诉求,政府有回应,全省为企业减负967亿元,预计今年全年浙江全省为企业减负超过2000亿元”。


服务百姓方面,他透露,通过互联网+医疗健康项目,在全国首发了健康医保卡,在杭州200多家医院实现了先看病、后付费,极大方便了百姓就医。


政府办事效率方面,袁家军说:“省市县政府之间、省政府的部门之间的信息资源实现充分共享,职责边界更为清晰,联动协同更为高效,履职方式由原来的单一部门的权力行使转变统一为政府协同,行动决策和执行过程由单层、单部门实施,向多层联动、多部门协同转变。”


有这样的政府,应该说是浙江之幸、杭州之幸、阿里之幸。


2)增加了科技元素


正如上面所言,过往阿里云栖大会主要是请政府官员、阿里高管和合作企业上台分享甚至是炫耀成绩,但今年,突然多了两位科学家和经济学家分享——一个讲量子计算,一个讲数学和经济学的关系,让云栖大会不再那么的现实和功利。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3)阿里云三任掌门人历史性同台


庆幸的是,今年虽然没了马云,但还有阿里云的创始人王坚。


人们只记得今年是阿里巴巴20周年,却没人记得今年也是阿里云成立10周年,生日同样是在9月10日这一天。今年还是云栖大会办的第10年——其前身是阿里云开发者大会,2015年开始启用“云栖大会”这个名字——参会者从第一年的200人增加到今年的8万人,云栖大会每年都在吸引更多的人在金九银十的季节涌入杭州,沐浴在云计算的秋风里。


这个部分我愿意把更多篇幅给到阿里云的创始人王坚,阿里内部称他为“博士”,在武侠小说里找不到“博士”这个人。


王坚当年做阿里云的时候,在内部遭受了很大的质疑,他因此也得了个“阿里局外人”的称号。当年,有人质疑他不会写代码,有人质疑一个搞哲学的不懂云计算。王坚在某年阿里云年会上抹眼泪的视频被放进了《Dream Maker》纪录片里,被放在了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的宣传片里,过往的眼泪成就了今日的荣耀。


在阿里,他目前的地位已然超然,更多的是在忙活城市大脑项目。而他继任者也换了两轮,胡晓明在担任阿里云总裁4年后去年底被换岗到了蚂蚁金服当总裁,而现在的阿里云智能总裁由阿里巴巴CTO张建锋兼任。


今天,当张建锋和胡晓明在台上坐主旨演讲时,我扭头看到永远格子衫的王坚非常专注地盯着台上,他是在场唯一具有“创始人”身份的阿里高管了。



虎嗅今天采访胡晓明时问他,去年跟他谈轮岗的时候内心有没有挣扎,他说:“我在阿里云学习了四年,跟阿里云的同事奋斗了四年,正好把云计算的技术、把对科技的认知、把对未来技术的认知带回到蚂蚁金服,核心还是希望进一步驱动蚂蚁金服成为一家以技术为主的金融科技公司。你说在(找我)谈的时候是不是感到奇怪,说奇怪也奇怪,说不奇怪也不奇怪,因为满四年了,都是要被轮岗的。”


他告诉虎嗅,在阿里云和蚂蚁金服是两种不同的挑战——


在阿里云的挑战,一个是对技术的创新、对技术的预判,要具有足够的前瞻性,第二个挑战是阿里云的全球化,中国的云计算公司要进行全球化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蚂蚁金服面临的挑战则是,在数字经济时代,在利用技术去创新金融方式时,如何处理好金融创新和风险管理的平衡,如何处理好蚂蚁金服自身的业务发展跟金融机构之间利益共享、共求发展之间的平衡,还有就是对蚂蚁金服而言,支付宝、花呗、余额宝已经是国民级产品,那么下一个创新的机会在哪里。


而王坚是学哲学的,说话方式跟人不太一样,我曾经将他称为“阿里巴巴第二有趣的人”,第一是马云。他一般不怎么按理出牌,人家主持人问他对数字经济有什么见解,耿直boy王坚说:“讲对数字经济有真知灼见早了一点,就像十年以前谈云计算那样,其实没有说清楚什么东西。”


他接着说道:


“第一,不应该是数字经济,应该是经济数字,本体是最重要的,本质上数字经济是经济数字。


“第二,一年半之前我从来不提‘数字经济’这个词。为什么开始提‘数字经济’这个词,因为我们国家在‘数字经济’前面加了一个定语——‘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因为有了这个定语以后,使得我们今天谈数字经济和欧洲谈数字经济有了一道分水岭。这个定语正好和当年我们做云计算是吻合的,10年以前我们在云计算前面是加了一个定语,叫做‘以数据为中心的云计算’。历史就是这么慢慢吻合起来的。如果一定要讲的话,‘以数据为中心的云计算’为今天‘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搭了一个桥,开了一条更远的路。”


主持人又问他:“我知道王坚博士是最初云计算在中国的推动者,当时要把未来看不到的愿景和大家讲,现在逐一都在实现,哪些变化是让你特别欣慰的,觉得这个变化真好?”


王坚继续在线耿直:“其实我觉得变化永远都是‘很好’,‘真好’不知道怎么说。站在我的角度,大家知道最早开这个会的时候,来的都是网站站长,那是云计算最早的先驱。‘真好’就是他们不见了,他们不见了是因为时代发展了。相信今天很多来开会的人再过5年也不见了,那是因为时代也发展了。”


这话让场下的人哈哈大笑的同时,未免有一丝如坐针毡。


主持人不死心,他问阿里云的三任掌门人“什么是企业一把手的关键内核和质素”,行癫和胡晓明一板一眼地回答的时候,耿直boy王坚一直不停地笑,我就有预感他肯定要变相反驳他的两位继任者,果不其然。


王坚说:“我觉得晓明和建锋说得稍微有点绕,我说的直接一点。为什么是一把手工程?不知道下面多少是一把手,他本意不是现在的一把手工程,而是要换掉,来一个新的一把手才能做成这个事情,大概是这个意思。”他认为,要么你自己脱胎换骨,要么就是换骨脱胎,只有这两种可能性。


他说阿里巴巴历来不是一个追赶者的角色,而是一个开创者,从支付宝到阿里云莫不如是。他说:“无论对阿里也好,对中国也好,我们是到了不止把技术做好,还要去做开创的时候,不然这个世界不会进步了,阿里有这样的历史责任。”


左起:胡晓明、王坚、张建锋


最后,在主持人的撺掇下,阿里云的三任掌门人站起来合影,胡晓明把王坚拉到了中间,王坚双手交叉握住了胡晓明和张建锋的手,胡晓明剩下的一只手握住了张建锋的另一只手。


这一刻,阿里云完成了真正的传承和定格。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