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会被弹劾吗?
2019-09-26 09:05

特朗普会被弹劾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国泰君安证券研究(gtjaresearch),作者:国泰君安总量团队,封面:视觉中国


一直被市场当做“笑谈”的弹劾特朗普,真的发生了。


美国当地时间9月24日周二下午,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众议院将正式启动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


调查的起因说大不大,是7月份特朗普和新任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一通电话。


有知情人士爆料,特朗普在电话中多次向泽连斯基施压,以威胁扣留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款为由,要求泽连斯基协助调查拜登父子有无不当行为。


而拜登,正是目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中特朗普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他的儿子亨特,则曾担任乌克兰最大私人天然气公司Burisma的董事。


民主党据此认为,特朗普有背叛国家安全和选举公正的嫌疑。


然而,就种种条件来看,本次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弹劾几乎不可能实现。若弹劾不成功,民主党为何要大费周章?这一场政治博弈对正在紧张进行中的中美谈判,又将带来哪些影响?


国泰君安宏观团队在事件爆出后迅速发表研究报告《特朗普是否会被弹劾——大国博弈系列篇八》,并指出:


“若弹劾不成功,我们判断特朗普或将快速收网,集中内政选举。因此,我们对10月第一周中美高级别磋商展望正面,认为11月APEC元首峰会或是达成协议良机。”


01 特朗普瞒不住


事实上,弹劾总统非同小可,若不成功,民主党自身将反遭拖累。


一个佐证就是1998年共和党弹劾克林顿失败。一般来说,执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大概率占下风,但因为此次弹劾失败事件,共和党在随后的中期选举中反而丢失了5个众议院席位。


此外,美国民众也普遍不支持弹劾。根据FiveThirtyEight的研究,自2017年初以来的所有民意调查中,仅有38.5%的公众赞成弹劾,55.7%的人反对弹劾。即使在此前通俄门事件中,反对弹劾总统的比例也一直在50%以上。


因此,如果弹劾不成功,主动发起弹劾的党派可能被选民贴上“无事生非、太过政治化”等标签,反而受到拖累。


这也是此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迟迟不愿开启弹劾调查的原因。


然而本周由《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爆出的“通乌门”事件,却让民主党最终下定了弹劾的决心。


报道出来后,特朗普和往常一样,指责这是一条“假新闻”,但随后特朗普改口承认,自己确实给泽连斯基打过电话,但威胁之事无从说起,并在自己的推特上发布了电话“完整未经编辑的文字实录”。


但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不这么认为。


她说:“特朗普的行为显示其背叛了宣誓誓言,背叛了国家安全,背叛了选举的公正。”


这一“指控”可谓重大,若非有十足把握,民主党不会使出弹劾这张王牌。


根据华盛顿邮报和路透社,此后弹劾事件的关键时间点包括9月25日特朗普公布与乌克兰总统的谈话细节,以及9月26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听取代理国家情报总监约瑟夫马奎尔(Joseph Maquire)有关此次通话的证词。


口无遮拦的特朗普,最终引火上身。


02 民主党撬不动


尽管如此,但弹劾总统真的如此容易吗?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弹劾总统的具体程序包括:


1. 美国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


在众议院启动正式弹劾调查程序之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决通过弹劾总统条款(Articles of Impeachment),全体会议进行辩论并表决,如超过1/2的议员赞成弹劾,该议案即呈参议院。


国君分析: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多数席位,民主党:共和党=235:199,因此民主党大概率能够推动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


2. 美国参议院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督导下进行审讯。


美国现任首席大法官即第十七任首席大法官是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由乔治·W·布什总统任命。约翰·罗伯茨曾公开批评特朗普针对联邦法官的言论。


审讯过程中,参议院充当陪审团,来自众议院的一组议员充当检察官(检控干事),总统会有辩护律师。


国君分析:2018年中期选举后,共和党仍然把持参议院多数席位,民主党:共和党=45:53,外加两个独立人士席位。若想通过弹劾,至少需要67张赞同票,而民主党目前仅有45个席位,差距较大。


3. 若超过三分之二参议员认为总统有罪,总统便会被解职,由副总统接替。


从以上流程不难发现,本次弹劾的关键在于,弹劾条款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通过。


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共和党党内倒戈的概率极小。


这主要是因为,特朗普上任以来,不断扩大在党派内的话语权,逐渐清除了共和党内的反对势力。


也正因为此,截止到目前为止,共和党内只出现美国马萨诸塞州前州长威尔德一位非在任总统候选人。


另一方面,从美国总统历史上来看,针对总统的弹劾大多折戟于参议院。


上次总统弹劾,是比尔·克林顿于1998年12月19日被众议院弹劾,弹劾指控共计四项,其中两项——指控对大陪审团作伪证(228票-206票)及妨碍司法公正(221票-212票)被众议院通过,而另两项弹劾指控众议院未能通过(琼斯性侵案伪证指控、滥用职权指控)


但是在参议院投票中,伪证指控以45票-55票被否决,妨碍司法公正指控以50票-50票被否决,最终弹劾未被通过。


03 对于中美谈判,特朗普或快速收网,集中选举


尽管此次针对于特朗普的弹劾大概率不会通过,但一定会给特朗普传递较大的压力。


本次“通乌门”事件爆发之后,特朗普的劲敌——拜登的支持率有小幅上升。


随着大选年越来越近,美国国内政治博弈亦愈发激烈,将耗费特朗普更多精力。


所以,国泰君安宏观团队预计,特朗普将尽量减少两线作战,对外收缩,集中精力对内,而这将给中美谈判带来突破的曙光。


一方面,特朗普9月18日任命谈判专家罗伯特·奥布莱恩,取代鹰牌博尔顿,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即预示着美国对外战略或从扩张转向收缩。


另一方面,特朗普9月11日亲自将2500亿关税加征时间由10月1日推迟到10月15日,向中方释放积极信号,也显示其期望与中方达成协议。


随着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日益临近,双方工作层将于下周见面,国泰君安宏观团队对本次中美高级别磋商结果持正面预期。


04 11月APEC元首会晤,大概率达成协议


我们坚持一直以来的判断,认为11月16-17日APEC元首峰会期间,真正的协议将会达成,


9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会考虑与中国达成一项临时贸易协议,尽管他更倾向于达成全面贸易协议。


既然特朗普在5月初中美谈判破裂这一既成事实的基础上,重提达成协议,就说明其已经开始重视并且可能同意中方的核心关切,否则其不仅没有重启谈判的必要性,更没有明确表示可能达成临时协议的必要性。


那么,这将是一份怎样的协议呢?针对双方的核心关切,我们试着做出一些分析。


一是所有加征关税可能全部取消。


2019年5月10日,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结束后,中方在接受中国媒体联合采访时表示,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能让步。


关税是中方的核心关切,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在美国总统大选前,我们都不能顺势把所有加征关税打掉,可能这些关税就会永久存续下去,这可以说对中方整体经济和企业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另一方面,对特朗普来说,即使加征的关税全部取消,对他来说也没有失去什么,毕竟他就是加税的始作俑者。


二是中国将更加开放、营商环境将更加完善。


对美方来说,“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知识产权和贸易环境”等问题是美方的重要关切。


我们应该看到,自去年以来,中国上述领域的改革节奏已经在不断加速,相关法律制度也在不断完善落地,尤其是2019年5月之后,开放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特朗普无论自诩为商业上的谈判高手,还是一国首脑,都应该非常清楚预期管理的重要性。


鉴于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如果谈判拖到那时,不仅会因农产品出口受阻,丢掉铁锈带摇摆州。


而且让选民背负2500亿美元30%、3000亿美元15%的关税重压,可能也会让美国经济摇摇欲坠,最终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丢掉自己的铁票仓。


附【特朗普“通乌门”时间线+中美协商时间线】


9月1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决,正式通过一项决议,为弹劾总统相关调查确立准则。


9月17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民主党议员举行首场听证会,调查总统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特朗普前竞选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出席了该听证会。


9月18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于2019年7月举行了一次电话会谈,特朗普在这次谈话中透露了某些秘密情报,并试图迫使乌克兰政府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其子被怀疑卷入了乌克兰国内的腐败案件。


9月21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朗普在电话中曾八次向乌克兰总统施压,要求其调查拜登及其次子亨特·拜登,以达到打压大选对手的目的。


此后弹劾事件的关键时间点(据华盛顿邮报和路透社)


1. 9月25日,特朗普将公布与乌克兰总统的谈话细节;


2. 9月26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将听取代理国家情报总监约瑟夫马奎尔(Joseph Maguire)有关这次通话的证词。


10月10日-11日,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


11月16日-17日,APEC元首峰会中美会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国泰君安证券研究(gtjaresearch),作者:国泰君安总量团队,封面: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