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点赞功能,微信、微博们会更好吗?
2019-09-29 07:54

没有点赞功能,微信、微博们会更好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王雅文,封面:视觉中国


早上,你在地铁上刷订阅号,给好几篇文章点了“好看”;中午吃饭间隙,你看到朋友圈有人集赞,顺手又给了几个人情;深夜,一天工作结束,你卧在床上看直播,忍不住双击老铁666,送出了一大波免费的爱心。


不知何时起,点赞已经成了网络社交的通用礼仪。我们使用它,就像现实生活中点头微笑一样。


一般认为,Facebook 最早发扬了Like功能。无论是BBS的“顶”,朋友圈的爱心、公众号的小黄花,还是微博的大拇指、知乎的小三角,都由这个功能延伸而来。十几年过去,当国内“双击老铁666”遍天下时,国外社交媒体已经开始质疑“点赞”存在的合理性。



尽管Twitter创始人杰克·多西曾公开表达对Like按钮的不满,但目前推特尚未推出“隐藏点赞”相关功能。友商们赶在了前面:今年5月,Instagram率先在加拿大试点,隐藏点赞和视频观看数。9月,Facebook也证实,官方正考虑停止公开展示点赞数,但测试时间未定。


延续数年,几乎统治社交媒体的Like功能,如今为何受到挑战?


这个问题的重点,可能不在于点赞是什么,而在于我们怎样使用它。即什么情况下,用户会自如地表态,没有社交压力?什么情况下,点赞能承担筛选和分发内容的角色?什么情况下,广告商不会被点赞数绑架,刷数据干扰人的正常判断?


先下结论:我们对点赞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点赞的公开程度。而公开程度包括两部分:一是可以看到多少点赞行为,二是有多少人能看到这种行为。


前一种说的是呈现方式,可分为“仅展示头像”、“仅展示数字”,以及“头像、数字都展示”三种。即我们可以分别掌握“哪些人”、“有多少”,以及“哪些人、有多少”这三种点赞信息。头像展示会对内容消费者(点赞者)施压,而数字展示主要给内容生产者(被点赞者)压力。


后一种说的是面向群体,也可以分成三种:仅自己可见、仅自己和好友可见、所有人可见。即上述这些呈现方式,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还是我和部分人知道,还是所有人都知道。随着群体范围的扩大,用户的表演成分越来越重,点赞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排列组合,理论上可得到9种设计方式,我各自找了一些代表性产品。为方便叙述,我们以群体为主要分类依据,讨论“点赞”到底在社交媒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不同产品“点赞”的公开程度


1.仅自己可见:私信


社交媒体对“点赞”功能的争议,往往聚焦在它构建了一个虚拟社会。每个人都为了赞而活:内容发布者绞尽脑汁,思考什么内容讨人喜欢,而不是自己想说什么;内容消费者点赞,要么为了塑造形象,要么为了维护关系,不太考虑自己想看什么。


因此,“让点赞回归本心”成为改革的初衷。人们只是害怕站在聚光灯下。理论上,越少的人知道我的点赞行为,我的点赞就会越真实。但很可惜,目前真正“仅自己可见”的点赞产品,少之又少。恐怕只有张小龙的“视频动态”,能算作全封闭的点赞设计了。


字面上看,这不是“点赞”,而是“冒泡”,类似“已阅”的含义。但人们使用时,基本把它当点赞了。只有发布视频动态的人,以及冒泡的朋友,两个人知道这个点赞行为。这时候,“点赞”其实就是“私信”,你告诉对方“我来了”或“你很棒”之类的话。


微信“视频动态”


虽然Facebook在新闻中表示,新功能将只面向发帖者显示点赞数,但它同时也说了,“其他用户会看到部分表情符号回应”。具体产品形态还未可知,但这至少表明,他人也模糊大概知道帖子的点赞情况——新版设计可能是混合情况,即自己可见头像和数字,所有人可见头像。


2.仅自己和好友可见:分组器


2016年2月,Facebook改变了实施长达七年的“点赞”功能,增加了五种新的表态。后来微博也借鉴了这一思路,现在你长按“大拇指”,会出现悲伤、愤怒、高兴、惊讶和赞五种表情。



虽然“点赞”的外延扩大了,但如果只局限在你我二人之间,适用场景未免太小。如果朋友也能看到点赞行为,就把私聊场景变成了群聊。“点赞”不再是私信,而是一个分组器:认识的人互赞,证明“我们是一个圈子的人”。


想必每个人都有这种经历:一条朋友圈下,两个不相关的好友聊得火热,你恍然大悟——哦,原来xx跟xx居然认识!确认过眼神,你们是一路人。接着你可以加入评论区,和他们一起互动,朋友圈和QQ空间分分钟变成群聊。


一个典例,是前不久朋友圈一则python课程广告。可能因为投放量大、目标精准,我朋友圈(几乎全是互联网从业者)大部分人,都看到了这则广告。大家纷纷点赞留言,除了感慨这可能是“点赞最多的广告”外,不少人直接在评论区开聊,交流起python学习心得。


这时候, 你点一个赞,就像拿到了一张邀请函,不同的人进不同的局。


3. 所有人可见:投票器


面向所有人,公开全部点赞情况,依然是主流设计。如上表格所示,Twitter、微博和豆瓣都是面向所有人,公开点赞计数和头像的案例。Instagram内测“隐藏点赞”,其实是面向所有人公开头像,但只向发布者公开计数。


2003年10月,马克·扎克伯格推出一款试验产品——Facemash。这是一个哈佛美女评选网站,单个网页一次展出两张照片,用户选择更美的那个。这种包含“投票”含义的点赞,大概是Like功能的雏形。


大约一年后,新闻站点Digg将这种机制发扬光大。该站点采用digg机制,为帖子排序。用户根据文章质量投票,决定好内容的露出——这才是点赞最初的用法,并非喜欢,而是认可。


后来,Quora受到启发,发明了“upvote”和“downvote”,类似中文论坛的“顶”和“踩”。个中含义或有差别,但都是一种筛选机制。早期,赞同功能只是影响内容排序,大家看到的还是一样,现在算法当道,千人千面。


Quora的点赞系统


或许是为了公开透明,现在多数内容平台,都采用面向所有人,同时展示点赞头像和数字的形式。和赞同票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社交媒体几乎不展示反对票。


Facebook曾在2014年表示:永远不会有Dislike按钮。因为可能会出现网络欺凌现象,这个按钮对品牌方来说也有害无益。但是,用户有权通过评论、投诉或屏蔽表达不满,只是它永远不会变成数字,显示在前台。


Facebook的Like功能


一年后,Facebook还是小范围测试了一段时间Dislike按钮,但并没有大规模上线。后来,Like功能变成了六种表情。现在,你点开点赞详情页,可以清晰地看到每种表态下,站着多少人。不夸张地说,每一条动态,就是一场小型投票。


4.好友可见头像,所有人可见数字


还有种混合形态,是“好友可见头像,所有人可见数字”。即我们都能看到一条内容有多少点赞,但我们只能看到好友的点赞行为,看不全所有人。


比如微信公众号的“好看”。你能在推文右下角,看到总共有多少“好看”,但只能在“看一看”中,看到哪些好友点了赞。


此刻,“点赞”同时承担传播和社交两种功能:通过点赞计数,你可以对内容好坏有大致判断;通过好友点赞情况,你可以看到朋友的品位如何。



可能为了让数据看起来更真,现在几乎没有只显示点赞数,不显示用户头像的点赞设计。但多一丝痕迹就多一丝压力,很多人并不喜欢透露自己的点赞情况。他们想要悄悄点赞——这更像一个收藏功能。而“点赞”和“收藏”这两个功能,其实也是后来慢慢区隔开的。


最早,Twitter的点赞图标是个五角星,用户点赞数量和头像都清晰可见。后来,部分用户表示不愿意透露点赞踪迹,Twitter就单独推出了一个书签功能,原来的点赞图标,由五角星改成了爱心。看起来只是个图标改变,但其实区分了“点赞”和“收藏”两个功能,前者公开而后者私密。


最后,有一点必须明确:无论是Instagram、Twitter,还是Facebook,都只是隐藏点赞(hide likes),并不是真的取消点赞。完全砍掉这个功能,所有人都看不到,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在主流社交/社区平台中。


因为尽管点赞给人们造成了压力,它依然是成本最低的自我表达。只需动动大拇指,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施加一点影响力。尽管点赞数字让数据造假愈发繁荣,但它本质上是衡量广告效果的工具之一,没有点赞,依然有浏览、转发、评论等指标,继续发挥作用。


假如没有点赞功能,社交媒体会变成什么样?


微信不再有轻社交关系,这可能会刺激评论增加,推进更复杂的互动。同时,很多想刷存在感的人,可能本就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多此一举,在评论区发一个大拇指表情。


微博的刷赞失效,转发成为最受欢迎的指标。因为营销效果不明,大客户可能会转而向平台购买品牌广告,中小客户只能握紧钱袋子,寻求其它效果更明确的渠道。


抖音本就不显示播放量。如果点赞也没了,就没人再追求粉赞比,博主不知如何运营,商业化也无从谈起。


知乎的赞同等于转发,没有点赞,会得到一个更清爽的feed流。与此同时,内容失去了评判标准,社区加速水化直至彻底沦为平庸。


综上,“点赞”功能的使命是优化内容、营造参与感,同时也免不了表演和营销成分。为了缓解社交压力,减少数据泡沫,平台可以限制功能将其“隐藏”,但永远也无法砍掉它。


除非这是一个自娱自乐、不求商业化的产品——这样的社区不会变成主流,但我们还是可以期待一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王雅文,封面: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