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给新零售换个“大脑”了
原创2019-10-14 07:00

是时候给新零售换个“大脑”了

作者 |  房煜  虎嗅主笔

题图 |  视觉中国


在新零售提出的第三年,整个行业的改革进入深水区,或者叫下半场。供应链的改革成为新零售下半场的重心。那么究竟应该怎么改?这往往是一个外行越听越糊涂, 而内行也不容易说明白的事情。供应链本身就是个非常广义的范畴,即使聚焦到消费零售行业,不同的企业不同的行业所面临的问题也不一样。


不过,共识在于,“数字化”三个字基本上是所有决心变革的企业共同确定的方向。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什么是真正的数字化,“现在很多消费者的手机都会收到推送信息,那么是不是把促销信息发给消费者,就叫数字化?”这是一家生鲜零售企业在2019年由易流科技承办的第13届物流透明管理峰会上提出的问题。在提问者看来,人人都说数字化,很多却是只得皮毛,真伪难辨。


在本届会议上,来自中物联、菜鸟、百威、华为、中国移动、苏宁、阿里云等知名企业和行业机构的高管、专家们进行了现场交流,共同分享“数字化+”时代的物流供应链变革之道。这其中,一些平时颇为低调的公司也排出供应链管理方面的高层出席会议。比如,参加会议的新夏晖CTO周军就表示,作为全球餐饮巨头麦当劳的合作伙伴,“我是第一次作为物流公司的角色参与这个会议,以前都是做IT解决方案的角度来看的。从IT角度来看变化,可能会有些不一样。”


新夏晖CTO周军在演讲中


在2019年岁末,整个消费市场对于消费升级的趋势已经达成共识,即未来三五年内消费升级会是中国经济拉动内需的主动力之一。在这种大趋势的推动下,近年来在前端的商业模式出现了许多新变化和新模式,同时,以阿里、腾讯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也都下场以不同的方式进入零售业,开始致力于人、货、场的数字化。笔者此前曾经指出过,人、货、场这三者的数字化可能不是一个同步的过程,因行业、企业不同而有先后顺序。从目前的情况看,阿里系对于“货”的数字化最为顺手,而“人的数字化”则是腾讯系的切入口。


那么既然大家都在谈供应链,那么问一句,供应链的数字化属于“人、货、场的数字化”哪个阶段?似乎哪个无法套进去,为什么?


“向后转”的供应链


此前大家所谈的人、货、场的数字化,其实更多的是基于显性要素在分拆零售业数字化的进程。这三者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甚至做起来也是立竿见影的。但是大家热衷讨论的供应链,其实更像是海平面水下的部分。


一般的变革,往往都是从外部打破,所以最开始往往也是先从前端入手,但是当前端的基础要素开始具备一定是数字化基础时,后端的供应链的数字化改变才会发生。用比较抽象的说法可以是:从数字化资产到数字化的业务流程。


举个例子说明或许会更清楚,仍旧以生鲜零售为例。一般说来,一个生鲜零售企业的业务流程可以分为这样几个步骤,订单—采购—仓储—物流配送—门店/电商平台——用户。现在要探究的,是能否实现以上全链路的数字化。


从“人、货、场”的数字化角度,开始着手的时候,其实是从整个环节的最后两个阶段开始,也就是门店和用户。这时说的货的数字化,也首先是前端门店里的数字化和在线化,首先解决全渠道获客和全渠道销售的问题。


当做到这一步后,才会真正开始深入到供应链的层面。因为会有越来越多的用户行为数据和商品动销的数据积累起来,当这些数据积累到一定量级时,供应链的数字化改造才有了针对性的方向。这也是当下供应链改造与传统不同的地方,虽然供应链仍旧是前端消费者看不到的“黑箱”部分,但是前端的需求变化,会越来越多的影响到后端供应链的改造。这种改造,当然包括物流的数字化与智能化,但又不止于此。


任何商流的企业都有库存,而仓库本身的数字化复杂就在于,一个仓库内其实就存在自己的“人、货、场”,如何提高人效,如何合理的布局空间、设置货物的出入口与存储位置,以及如何让整个仓库的设备设施更加“有感”,智能化,都是数字化的大命题之下的小课题。


而仓库的数字化,又以订单和采购的数字化为基础和前提,归根到底,供应链的数字化也是为了提高效率。除去门店和消费者,后端的四个环节其实也是也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如果订单和采购仍旧是老模式老样子,那么仓储的数字化做了也是白做——不符合消费者需要的货品,无论你在仓库内怎么辗转腾挪,也是库存。


而订单和采购的本质是什么?其实是一种消费预测,也就是发生在企业内部的采买决策行为。所以,如果非要说供应链的数字化究竟在做什么,至少从零售业的经验看,它其实是企业内部决策的数字化。这种决策的数字化,并不完全等同于之前业界普遍说的“人、货、场的数字化”。


如果说,“人、货、场的数字化”是在给零售业换个“身体”,那么供应链的数字化,其实是需要给零售业“换个大脑”。这自然是更为深刻,但也更为痛苦的变革。


透明的新世界


对于不同的企业来说,在供应链数字化的课题中,又有各自的挑战。


对于麦当劳而言,过去这些年,无论是门店多么忙碌的时刻。在高峰期断货的情况是没有发生过的,这也是新夏晖能够和麦当劳合作多年的原因。“夏晖很早就实现整合和协同,前期在麦当劳服务体系中完成仓配一体化,完成全国业务的一体化服务,我们实现麦当劳每家门店每天不会出现商品断货,确保每天每位顾客购买每款商品都是有现货的,背后有供应链做协同和服务支持。”周军说。


但是双方都没有、也不应满足于此,而是继续携手踏上了数字化的征程。就像周军指出的,“我们实现把供应商的货物准时、按时的配送到目的地。这里的服务买卖关系,是链式和简单化的,而在目前供应链的执行中,物流服务是越来越复杂。我们的运作和管理模式转变成多方协同的共享化的综合服务。”


对于夏晖而论,通常的定位是第三方物流,第三方物流在服务甲方时,往往是以甲方的供应链设计框架为主,而第三方服务商更多的是去做“填空题”。但是新夏晖成立后,开始尝试做一些改变,尝试打造一个新的模型。用周军的话说,“所有的商品,一旦交入我手,所有的节点都可以透明的展现给客户,会把所有运作方的数据做沉淀,提供相应的分析给到客户,优化自己的供应链,优化客户的采购和库存的布局。”


简单说,在新型供应链的打造方面, 从过去的甲方出题,第三方“填空”变成了双方可以实现数据全链路的协同,进而优化“客户的采购和库存的分布”。


而“透明”二字,本来也是本次峰会的主题。在此前行业内谈及数字化进程时,往往会用“可视化”来表示。这种可视化,一方面是指对于消费者,可以追溯商品的信息,获得更好的购物体验和保障。另一方面,则是上下游供应链合作伙伴之前,彼此的必要数据实现共享。但是“透明”的含义,则更进一步。


易流科技黄滨提出的透明数字化供应链框架


为什么这样说,易流科技副总裁、物流透明管理研究院院长黄滨从供应链的源起说起,他指出:“我们现在在讲的“供应链”实际上源于工业革命时期,造东西的人处在强势位置的时候,就产生了供应链这个词。”但是随着产能的极大丰富和过剩,用户需求开始获得主导地位。这种对供应链的反作用力,在黄滨看来,最终是通过数字化走向“透明的物流”,黄滨认为,这应该是一种新的底层思维。

    

而在供应链走向透明化的过程中,新的科学技术与工具应用也是重要的推动力,所以也有很多参会者指出,供应链的数字化,就是“AI+供应链”。蜀海供应链首席信息官刘志彬就指出,机器人和智能化技术替代人力,赋能餐饮供应链,推动了物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升维蝶变”。


这个说法比较抽象,我们可以回到蜀海的具体餐饮场景来看一下。和麦当劳相比,作为从海底捞走出的餐饮供应链企业,蜀海面临的供应链体系更为复杂。目前蜀海不仅服务海底捞,还是众多餐饮品牌以及7-11便利店的供应商。这意味着在食材供应链领域,由于中国餐饮场景的极大丰富,蜀海需要面对“全品类、全场景、全链路”的供应链需求。通过运用大数据、云技术、物联网等新科技手段,蜀海打造了一个云端SAAS订货平台,通过这个开放的供应商协同交易平台,实现供应商、买手随时随地的交互协同,降低流通成本。


在刘志彬看来,Alot+5G最终会“规模化深入应用到供应链的各个业务场景”。


到那时,也许真正数字化的世界不再是商家给顾客发多少推送信息,而是用户打开手机点一下,就可以真实、具体、有温度的感知这个琳琅满目的新世界。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