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男女真的平等,这本书不会卖出100万册
2019-10-14 18:25

如果男女真的平等,这本书不会卖出100万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做書(ID:zuoshu2013),作者: 魏森垚,头图来自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


2018年,某线上招聘平台曾统计,中国女性的平均工资是男性的84%。工作过15年后,男女收入差距则拉大到38%。


也就是说,一个女人到了四十岁左右时,收入将下降为同龄男性的6成。



好消息是,新闻出版行业男女收入差距很小,甚至排进了男女平等的前5名——新闻出版行业内,女性平均收入仅比男性低2.8%。



仅差2.8%,并不值得我们庆幸,0%才正常。


而且在出版行业中,女性占比极大,而高层却以男性为主。这并不意味着女编辑付出得少或能力不足。


80年代的中国曾出现一期电视节目细数社会所存在的性别歧视。比如一些城市的外语院校录取分数线,男女差异最大可达80分,男性只需要达到女生分数的71%即可。



女性考学难,工作更难。在单位考试中,最夸张的单位,男性只需达到女性分数的23%,就能与之从事同一份工作。



等到选拔干部时,又明文规定以男性为主,因为女性挑不起重担,也没有人才。



然而,首先拿到世界冠军的,是中国女排和中国女足。


1984年女排击败本土作战的美国队,夺得奥运会冠军。1983年成立的中国女足,3年后在欧洲拿到冠军。1994年又拿下了奥运会女足亚军。


在中国,即便已经有女排、女足作榜样,有法律规定男女平等,但面对生活琐事的时候,女性仍在习惯性妥协。


比如有多少女孩还未出生就被打掉。即便有幸诞生于这个世界,又是否从小就习惯了好东西先给哥哥弟弟,其次才是自己。进了学校,如果被男同学欺负,他们会说这是喜欢你的表现,而面对第一次性骚扰或危险,他们又怪你不够自爱。


都说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若你真的拿到高学历,他们又改口,不要再读下去了,女博士没人要,读得再好不如嫁得好。但他们不会告诉你,婚姻可能会成为杀死一个女人的最后一刀,会让你的世界只剩下养育孩子、拴住老公和做好家务。



假如一个女人还在母胎时就在忍受被选择地降生,在公认合理实则男女不公的环境长大。那么,在她成年后我们突然要求她独立自强,要求她不向生育、婚姻和社会妥协,几乎等于将她逼死。


这个秋天有这样一本新书,极其细致地描述了杀女人诛心的并不是报纸头条的社会新闻,只要她还活在这个世界,迟早会被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压死。


作者: [韩]赵南柱出版社: 贵州人民出版社出品方: 大鱼读品


作者赵南柱说:“因为身为女性而受到各种限制与差别待遇,导致没有办法获得与付出相匹配的成就,甚至认为那是因为自己无能而深感自责的女性,希望她们在阅读本书之后,可以获得一丝安慰。”


01让女人别总抱怨失去了什么,因为你什么都没失去


“你不是说叫我不要老是只想着失去吗?我现在很可能会因为生了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工作,以及同事、朋友等社会人脉,还有我的人生规划、未来梦想等种种,所以才会一直只看见自己失去的东西,但是你呢?你会失去什么?”


在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中,金智英这样质问丈夫。但她还是成了一位全职妈妈。


去幼儿园接了孩子,趁孩子睡着的间隙,金智英坐在公园椅子上,买了一杯9块的咖啡享受主妇难得的休闲时间。途经的上班族耳语说:“我也好想用老公赚来的钱买咖啡喝,整天闲逛……妈虫。”


金智英听后立刻起身,顾不上热咖啡洒在手上或孩子大哭快步离开公园,她只想回家躲起来。



“我难道连喝一杯一千五百元(折人民币9块)的咖啡的资格都没有吗?不,就算今天这杯咖啡是一千五百万元好了,我用我老公赚的钱买什么东西到底关他们什么事?我又不是偷老公的钱来用,我赌上自己的性命把孩子生下来,甚至放弃了自己所有的生活、工作、梦想,只为了带孩子,我却成了他们口中的一只虫,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82年生的金智英》电影剧照


同主导人生的自由一起失去的,还有享受一杯9块钱咖啡的权力。


母亲曾在金智英和姐姐共用的卧室里贴了一张世界地图。母亲指着首尔说,我们就住在这个小点里,就算去不了每个国家,也要知道世界原来这么大。


02她为什么要“让他”?


母亲之所以要在女儿们的卧室挂上地图,或许因为她希望自己的命运不要再在女儿身上重复。


母亲15岁时就不再读书,去纺织厂打工供两位哥哥读大学。等到哥哥们一个成了医生,一个当上了警察局局长,母亲又继续负担弟弟的大学学费。白天上班全靠提神药丸累到面色发黄,晚上母亲坚持去夜校读书,勉强拿到了初中文凭。因为那时候流行一句话“男丁有出息才能为全家增光”,做女儿的都这样,母亲也不觉得委屈。


“虽然如此,被夸赞充满责任心、一肩扛起了整个家的却是身为长子的大舅。直到那时,母亲与阿姨才真正意识到,原来在以家人为名的范围内,机会永远轮不到她们。”


供家里的三个兄弟读完大学的母亲,也是家里所有孩子里成绩最好的那个。很多女性并不是不如男性优秀,而是把机会让给男性,甚至支持其完成原本属于她的机会,这就是“让他”。


2009年,上海海事大学贫困女研究生杨元元在盥洗室将毛巾和枕巾打成结,一头绑住水龙头,一头勒在自己的脖子上,并蹲在地上身体用力前倾,以此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杨元元可以随时站起来求生,但她没有。


杨元元自杀时所用的毛巾


从大三开始,母亲以无家可归、没有收入等理由搬进杨元元学生宿舍,和女儿挤在一张小床上睡觉。这是一种极其诡异的寄生关系。


杨元元毕业后5年,考研失败4次,因为没还清大学贷款,毕业证和学位证被扣押,即使武汉大学毕业,杨元元也难以找到像样的工作,另一边寄生的母亲让她喘不过气,就像读大学时她每个晚上都是侧身与母亲挤在宿舍狭窄的小床。


2007年杨元元考到上海读研,因为母亲继续与其同住宿舍,遭到校方驱赶,这件事成了压死杨元元的最后一根稻草。自杀前她曾说“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我学了这么多知识,也没见有什么改变。”


其实,她还有个小两岁的弟弟,当杨元元找不到工作,弟弟考上了北大的研究生,杨元元负担了弟弟学费,而弟弟曾在网上发帖说因为家境不好只能给女朋友送一千块的礼物,这让他很愧疚。当杨元元和母亲遭到宿管驱逐的时候,弟弟争取到了北大直博的机会。


在姐姐去世后,弟弟没看过姐姐的遗体,也不知道遗体在哪儿,而是向校方提出35万元赔偿费,赔偿费后来为母亲在老家买了个房。这些足以压得杨元元在自杀时站不起来。


如果必须以死终结一切,她还有必要“让他”吗?


女人除了“让他”,还得“生他”。整个东亚社会文化中,我们仍然强调“长子”的重要性,也暗示着生出儿子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在生完姐姐后,母亲承受着极大压力怀上了金智英,等母亲怀上了第三胎。奶奶相信事不过三,这次总该是男孩了。检查后医生面露难色地说“可以凑齐三姐妹了……”,母亲回到家哭到把胃里的食物全吐出来,奶奶站在洗手间门口祝贺说,这次害喜这么严重,和前两胎完全不一样。


母亲哭了一整晚,一直被咬紧的双唇肿到合不拢。后来,母亲独自去医院打掉了这个孩子。


“虽然这一切都不是母亲的选择,却得由她全权负责。当时她身心俱疲,身边没有一个安慰她的家人。医生婆婆紧紧握住母亲的手,频频向她道歉,她则像个失去孩子的猛兽般号啕大哭。幸亏有医生婆婆对她说的那句对不起,她才不至于哭到伤心欲绝、失去理智。”


又过了几年,母亲怀上了金智英的弟弟,因为是男胎才得以顺利诞生的弟弟。


金智英总是偷吃弟弟的奶粉,奶奶只要发现,就会朝她的后背狠狠拍一掌,打得奶粉从她的嘴和鼻孔里喷出来。


从奶奶责备她的语气、眼神、脸部角度、肩膀高度以及呼吸节奏中可以得出结论,弟弟的一切都无比金贵,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随便碰的。



03“男同学欺负你,因为喜欢你呀”


那长大后呢,也可以随便被欺负吗?


读小学时,邻座男同学成了金智英的噩梦。男孩总是故意用肩膀去撞她,借了尺子、橡皮故意不还,等金智英去要的时候,他故意扔得很远或坐在屁股下面。有天上课,男孩故意踢飞了金智英的鞋,老师才得知金智英一直在忍受男同桌的欺负。老师却说“不过智英啊,老师早已看出来了,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他是因为喜欢你啊。”


原本因为委屈而大哭的金智英突然愣住了。


假如一个女孩在小时候被教育说,男孩欺负你是喜欢的表现,那么等她长大,被拳打脚踢、被猥亵甚至被强奸,也应该理解成——他喜欢你才这么做。如果你无法接受,也请不要给小孩子再讲这种胡话了。


“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更温柔体贴吗?不论是对朋友、家人,还是家里养的猫猫狗狗,都应当如此,这是连八岁的金智英都知道的常识。”



上了高中,补习班下课后,一个男同学深夜尾随金智英,在公交车站那同学突然搭讪说:“感觉你好像期待有人送你回家似的。”她答没有。但男生还是跟着她一起上了公交。多亏公交车上一位已经工作的姐姐帮忙解围。男同学骂了句“两个臭婊子”悻然离开。


收到求救的父亲赶到车站接金智英,一见到金智英就开始指责她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上补习班,裙子为什么那么短,为什么和陌生人说话。


只有公交车上萍水相逢的姐姐安慰她:“这不是你的错,这世上有太多奇怪的男人,是那些人有问题,绝对不是你的问题。”金智英哭了,事发之后,太阳一落山她就会突然恐慌,她不敢再靠近那个车站,不再笑,也不敢与人对视,她开始恐惧所有男性。“但你要相信,这世上好男人更多”感谢姐姐这句话,她才能尽快走出来。


等到工作后,金智英在圆满完成项目后和团队聚餐,却被安排在领导身边坐着。餐桌上领导们大肆评价金智英的长相,鼻子挺好,拉个双眼皮就完美了,或讲起处女的黄色笑话,同时不停灌她酒。金智英以喝多了回家不安全为由拒酒时,领导又说“这里这么多男人,有什么好怕的?”金智英很想回答“我最怕的就是你们。”


从女孩到女人,她们必须十分谨慎才能平安度过这些危险,“女孩子凡事要小心,穿着要保守,行为要检点,危险的时间、危险的人要自己懂得避开,否则问题出在不懂得避开的人身上。”这不是女德,而是我们一直在忍受的教育。


“其实打从一开始这个迷宫就没有设置出口,与其茫然地杵在原地,不如加倍努力,就算钻墙也要杀出一条血路。”



《82年生的金智英》在韩国出版后创下百万销量,近十年来罕见。有读者评价说,在一个理想社会里,这本书不该流行。这本书像一记耳光,书里讲的小事我们都再熟悉不过,所以这次真的很难去庆幸与我无关。


“五年前或更早的时候,我可能还曾傲慢无礼又冷酷没良心地觉得这样的生活与自己无关呢,就像大学里的金智英短暂地觉得自己和母亲将拥有不同的人生。而实际上,东亚这种结构性的性别泥沼,可没有什么旁观者和幸存者。”(via@海带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做書(ID:zuoshu2013),作者: 魏森垚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6
点赞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