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集的融资梦就这么碎了?投资人:路子太野
2019-10-18 13:05

淘集集的融资梦就这么碎了?投资人:路子太野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原标题:《一年烧出1.3亿用户,20亿资金缺口,淘集集融资梦碎,投资人:路子太野》,作者:冯颖星,头图来自:东方IC


对于并没有什么重资产,靠模式与圈地取胜的底层电商来说,烧钱突围的时代已不复往昔。


林峰第一次耳闻淘集集这个项目,是在三四个月前的一次圈内聚会上,在场的FA、一级市场投资人等三五人,聊起最近关注的项目,淘集集成了话题之最。


“做FA的朋友起的头,在座的FA都想参与到淘集集的融资中去,但这个项目实在太火了,根本不需要FA。”回想起那次聚会,林峰记忆犹新,哪怕是资方,也在某一段时间内为能拿到淘集集的投资份额而危机感十足。


上线2周内累计获得200万元的销售额,9个月MAU超4000万,这曾是淘集集交出的成绩单,也是吸引流量型投资人最大的诱饵。


而今,资方争抢的创业黑马跌落神坛,入驻商户把位于上海五牛控股大厦26层、27层的淘集集总部围的水泄不通。期望讨回少则上千元,多至上百万的拖欠货款。而淘集集给出的答复,则是融资失利,这些拖欠的货款当下无力偿还。


当投中网再去向数位曾经争抢淘集集份额的投资人求证之时,得到的回复多是,“不想评论这家公司,疯狂烧钱就能拿到融资的时代已经终结”。


拆东墙补西墙,20亿资金缺口难以填补


“集中挤兑”,是淘集集当下最大的危机。


淘集集是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社交电商平台,于2018年8月5号上线试运营,目标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集贸市场,服务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费者,张正平创办的另一电商品牌“闪电降价”多被认为是其前身。


这是社交电商赛道2019年出现的大黑马。截止此次供应商集中讨债之前,整个淘集集团队都在冲刺2019年12月MAU超过8000万的目标。


投中网从另一位接触过淘集集的投资人处获悉,淘集集的资金缺口接近20亿元。而据晚点LatePost报道中的说法,2019年至今,淘集集已经亏损近12亿元,上半年净亏6亿元,净资产负6亿元,目前每月亏损超2亿元。


如若近20亿元的资金缺口为真,那这巨大的缺口都花在了什么地方?投中网了解到,淘集集不收商户佣金,内部战略层极为注重拉新,惯用方式是用商家的货款投入用户拉新之中。


投中网登陆淘集集平台发现,凡是首次注册的用户,淘集集即送1元现金,旧用户每邀请一位新用户入驻平台,即送25.5元现金。此外,淘集集还会在极低线的城市通过手推车扫码注册送钱的方式推广,也会让夫妻老婆店的店主推广,拉到新用户店主可拿到其前3单佣金。这种补贴拉新的模式,对现金流的要求非常之高。


淘集集不收佣金,高额现金补贴从哪儿来,答案是——拆东墙补西墙。


截止出事前,淘集集的用户规模已达1.3亿。在淘集集用户破亿时,张正平曾表示,这对淘集集而言依然不够快,2019年下半年淘集集还将继续提速,加速进军下沉市场。


但上述投资人却对投中网透露,淘集集的用户留存并不乐观。而淘集集的商户则透露,近半年来淘集集一开始承诺给商户的回款账期,从消费者确认签收后的第7天,变为确认签收后的1个月、2个月、3个月,再到7月后的不再打款。


而张正平此前对媒体解释,原本完成融资后即可渡过危机,但融资失利的关键节点,供应商被煽动上门“集中要钱,集中挤兑”,终导致了今日的境况。


目前,淘集集给到入驻商家、供应商的解决方案是,由此前的商家入驻模式转为合伙人自营模式,现有主要供应商转为淘集集股东合伙人(由于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人数上限为 200 人,商家需要同意其股权由淘集集实际控制人张正平代持)。10月15日的淘集集的公开信中声称,已经谈妥国内某大型集团公司进行并购重组,并购款全部用于归还欠款,与商家、供应商的债权也按照淘集集5.5亿美金的估值进行股权转让。对于这种解决方案,不少商家并不认同。


险峰、DST曾进驻,B轮融资多家资方曾挤破头


融资失利,是淘集集多米诺骨牌倒下的重要原因。


但淘集集一度曾是流量型投资人投不进去的公司。林峰对投中网透露,在一众蜂拥而上的投资者中,淘集集选定的是最头部机构的美元基金,但给到投资承诺之后,资方对淘集集的增长曲线有了更高的要求,正式投资并未按照既定时间进行。


正如投中网在投资人群体内得知的消息一致,张正平在接受界面采访时,亦坦陈,“我们融资这个事情太高调了,处理得不好,其他竞争对手从运营上给我们做了狙击,整个运营出现了GMV打平的状态。”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淘集集的母公司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曾在2018年10月获得险峰旗云、DST、Tiger Global Management三家资4200万美元A轮融资,投后估值2.47亿美元。而按照淘集集商家对外披露的《欢兽实业:债权转股权协议》显示,2019年6月,淘集集启动的B轮融资里,拟融资2亿美元,估值8亿美元。


淘集集母公司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融资信息


张正平创业的另一项目“闪电降价”,先后在2016年10月、2017年8月获得险峰长青、险峰旗云及ECM(国际私募巨头TPG与CAA集团联合成立的针对中国体育、娱乐产业的基金)的两轮融资。“闪电降价”的公司主体上海欢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股权穿透之后,张正平及其主要控制的上海欢夏电子商务合伙企业共持有59.5%的股份,ECM为第二大股东,股份持有量为16.7%,险峰系为第三大股东,持有14.59%的股份。



闪电降价母公司股权穿透图,来源:企查查


从张正平的这两个项目上来看,险峰均是其背后的重要资方。投中网得知,在2019年6月启动B轮融资时,国内排名靠前的机构多有参与。但事实上,从2019年7月开始,淘集集的销售业绩就已经停滞增长,为保持融资期的数据好看,淘集集的大规模补贴并未停止。


“路子太野了”,林峰对投中网感叹道,“拿供应商的货款去做拉新补贴,无异于杀鸡取卵。”


在2019年10月15日凌晨张正平发的道歉信中,则表示“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


晚点LatePost报道称,发生集中挤兑之后,淘集集几乎找遍了市面上所有的战略投资方,包括阿里、美团、字节跳动等,但无一家投资。


烧钱再造不出“拼多多”


张正平年龄并不大,据公开资料显示,仅有35岁,比现年40岁的拼多多创始人黄铮小5岁。张正平创立淘集集的梦想,在于“超越拼多多”。


2018年7月26日,成立仅3年的拼多多登录美股上市,于是有人慨叹,“黄铮的成功,几乎是坐着火箭跃升的”,不同于一众古典主义电商们在中产阶级中削尖了脑袋往里钻,拼多多上市,让无数流量创业者看到了五环外人群的消费潜力。于是2018年下半年之后,社交电商、社区团购等种种发掘下沉人群的创业方式此起彼伏,一时间倒也形成了“资本寒冬”中的小风口。


淘集集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下诞生的,据官方口径,淘集集的用户定位是比拼多多更为下沉,张正平亦表示,淘集集的价值在于降低了电商入驻门槛,不收商家佣金,小白商家可以在淘集集上轻易上手,对于用户来讲,则能买到更具性价比的产品。


淘集集上入驻商家也认同这一点,易操作、好上手、不收佣金,是吸引多数商家入驻的主要原因。价格战与用户补贴,是淘集集的两大方法论。用户补贴如前所述,拿价格战来说,有入驻商家表示,参加淘集集的平台活动有一个特殊要求,价格必须低于拼多多,甚至要上传在拼多多上的购买链接来作证明。而据此前拼多多披露的数据,其商品利润仅有10%左右,淘集集显然已把商品利润压到了极致。


但据极光大数据2019年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上线9个月的淘集集月活用户超4000万,与拼多多的用户重合度高达55%。


谈及淘集集的愿景,张正平不止一次对投资人与入驻商家谈及上市的野望。“我们都是抱着必胜的信心,要干成件事情,把淘集集做上市”,10月15日的道歉信中,张正平这样写道。甚至在对商家的兑付方案中,也有这样一条:“先向商家支付20%债务金额的方式,剩余债务延期至当淘集集与重组方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3个月内兑付剩余款项。”这一愿景在当下的情境来看,着实无力。


黄铮成功之后,对标拼多多的创业公司不止一家。另一个对标拼多多的商家,也是一度在社区团购大战上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松鼠拼拼,上线不到半年GMV便过1亿,也曾是资本的宠儿,高瓴资本、IDG资本均有资金进驻。2019年8月下旬,亦被爆出融资失利,裁员人数达三分之二。


“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在WeWork宣布中止IPO计划以后,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Mike Wilson)发布这一观点被迅速传播。易凯资本王冉亦发长微博指出“这个正在被结束的时代是一个什么时代?简单来说,就是一级市场胡乱估值并且可以不受惩罚的时代。”


五年之前的Uber、滴滴烧钱之争已成历史,两年之前的摩拜、ofo圈钱大战灰飞烟灭。对于并没有什么重资产,靠模式与圈地取胜的底层电商来说,烧钱突围的时代已不复往昔。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冯颖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8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