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座夜晚的女人们
2019-10-22 22:00

银座夜晚的女人们

本文来自公众号:WeLens(ID:we-lens),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原文标题:《妈妈桑:受欢迎的熟龄女人》


在日本,很多精英人士都有一个关系密切的妈妈桑——她们往往擅才艺,通“极道”,解人情,懂世故,最适合收藏秘密。 


秘密有时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不管她是出于要保护这张长期饭票,还是守住这个职业的品格。 


化学家吉野彰20多年前对妈妈桑中岛和子说,他总有一天会得诺贝尔奖。今年,他71岁,终于获了奖,和子也就能在电视镜头前抖落这些事情了。



大文豪川端康成,漫画家手塚治虫等人,都曾是这类俱乐部的常客,跟当时的妈妈桑保持着特别的关系。 


小说家渡边淳一去世前一年的生日会,是在银座,由妈妈桑们为他举办的。当时他因为癌症坐上了轮椅,自嘲说,有了轮椅,就再也不能偷偷地密会了。


不少名作大概就是在这衣香鬓影中诞生。


受欢迎的中年女人


俱乐部集中在东京银座,那里被称作大人的游乐场。单是座位费每人就要2.5万日元(约1600RMB)的俱乐部里,几乎天天客满,最欢迎的女招待却未必年轻漂亮。


它卖的主要不是酒,也不是“肉”,而是一种看似价值不大却又对每个人都非常重要的东西。


光顾这里的很多都是大人物,——白天他们是老板、高官、文豪、艺术家,被别人捧在天上,晚上到了银座,他们从天上落下来,在这里回到俗人的位置。


NHK纪录片《行家本色:银座夜晚的女人们》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就曾被媒体曝出常去六本木一个酒吧,除了酒吧的休假日,几乎每晚都到,经常凌晨才走。连安倍都陪他去过。


麻生太郎光顾的原因,就是因为一位年逾半百的妈妈桑,她最早在银行工作过,也曾是一位服装模特儿。


为了能和客人们谈笑风生,女招待不仅被要求高学历,而且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阅读,以便掌握各式各样的知识、政治、经济乃至八卦。


比如当下很受欢迎的一位妈妈桑高嶋理惠子,自己掌握了英、德、法、俄等12国语言。她招徕的姑娘也都需有高学历。


语言优势帮助高嶋积累了人脉。她招人的条件,也需要是海内外知名大学毕业,或者拥有5年以上留学经验。


在每天营业的仅仅4小时(晚8点至12点)里,女招待们簇拥在客人身边,给客人倒酒,陪客人聊天,但不可以被带走。那是违反日本《风俗业法》的。


相处的日子久了,有些客人私下还是会约女招待一起出去旅行,但她们不会轻易和客人发生性关系,因为她们生存靠的就是给别人心灵慰籍,一旦和某位客人的关系超出了界限,也会影响和其他客人的关系。



“对于勤奋工作的男性来说,与工作没关系,与家庭也没关系,能在游乐的世界安心地玩耍,这种存在是很珍贵的。”51岁的妈妈桑白坂亚纪说道。


不过,在这个情感和金钱热切流动的世界里,规则从来没有多么牢靠过。


曾做过日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在银座的俱乐部里有过一个情妇,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大导演小津安二郎的相好里,也有一位来自银座——还是另一位导演“让”给他的。


妈妈桑的说话之道


亲密关系中的人,总会积压一些要顾忌的东西无法开口,但可以在妈妈桑这样的角色找到纾解的出口。


在妈妈桑这里,不用过度担忧自己说话后会产生的影响,可以畅所欲言,不管是真有见识,还是吹牛或猥琐,也都是一种倾诉和表达的渴望。


更何况,比起普通的陌生人,跟专业的、很懂人情世故的妈妈桑聊天,会让人拥有觉得自己很不错的感觉。虽然可能只是错觉。


电影《小偷家族》里,亚纪与哑巴熟客在风俗店相拥取暖,两个孤独的人短暂的相互慰藉。


而且,很多时候我们都没有意识到,比起真心,不少人更在意的是自己的需求有没有被充分满足。


米仓凉子在《黑色皮革手册》中饰演的妈妈桑,记得住每一次陪伴的客人的信息,既强势又感性。


《银座妈妈桑的说话之道》里充满了对男性这种心理的“洞察”:


男人的人生价值就是自我证明,所以当男人在传达自己的主张时要不时用眼神送出‘我认同你’的讯号,甚至内容有误也不可以加以订正,要永远让男人认为他的知识水平在自己之上,从而保持自信满满的状态。”


在聊天的过程中要适当隐藏自己,除了全心全意的聆听之外,要时不时用甜美的微笑回应说‘你已经很努力了,真的很了不起。’恰到好处时还会轻轻地靠男人在肩膀上耳语一句‘明天也请加油。’”


永远不要提及在超市怎样购物最省钱这种令男人兴致扫地的话题。”


……



正因如此,执着的日本男人认准一家店就能去个十几二十年,变成了妈妈桑的长期饭票。


曾经有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是银座的常客,后来破产,去了建筑工地干活。但过了几年,他打拼翻身后,又来到店里。回到银座,和相熟的妈妈桑喝上几杯,成为很多男人在生活波折中的执念。


作家姜建强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位妈妈桑,穿了一件很昂贵的和服招待客人。有个客人不小心将红酒泼洒到和服上了。“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妈妈桑的脸上略过一丝困惑,但马上笑颜逐开地说:请不要在意,并不是很贵重的和服。这位客人读懂了妈妈桑的心术,之后常常来店,总花费达到了可买两件和服的钱。”


有些妈妈桑如果客人发生了长期的关系,它的界定也十分暧昧,比如曾有一个公司老板和妈妈桑保持了7年的婚外情,被妻子告上法庭后,法院判其为“枕头生意”——既不是妻子控告的通奸,也不是卖淫。


什么样的女人在银座呼风唤雨


要从陪酒的女招待升级为妈妈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为银座知名的妈妈桑,唐泽菜菜江算是老天爷赏饭吃。


1992年日本经济泡沫,刚刚高中毕业的唐泽菜菜江开始在一个小地方的小酒屋工作。由于外型酷似知名女星三田佳子,25岁时,她开始在东京的上野成为话题人物,随后收到银座的工作邀请。


在经历第三间店的时候,她顺利升格成为妈妈桑。



现在的她,一个人住在月租40万日元、位于港区的高级公寓里。


每天睡到10点中左右起床,早饭是医生和营养师开的东西——吞20粒的维生素,喝一些调理身体的保健品。


“为了能喝酒,不伤害身体才吃这些东西。”


“其实想吃早餐,但吃完这些不就饱了。”


唐泽菜菜江做客《松子的未知世界》。


与18岁就开始在酒吧里摸爬滚打的唐泽菜菜江不同,名校毕业的白坂亚纪算是半路出家。


小时候白坂的梦想是当歌舞剧演员,但因为父母的阻拦,没能到专业的学校学习,所以一度十分叛逆,发誓逃离父母管制。自此,成绩垫底的她开始发奋发读书,最终考进了早稻田大学。


大学期间,同学邀请她去夜总会做兼职女招待,这让她第一次见识到了银座俱乐部的魅力,劝说父母成功后,她便在此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凭借着聪慧的头脑,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她就成了店里的头牌,随后在29岁就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高级俱乐部。在俱乐部平均寿命只有5个月的银座,她在激烈的竞争中,顽强地扎下根下来,成为业界数一数二的妈妈桑。


“醒来后的妈妈桑,第一件是就是翻看不知看了多少遍的名片夹,妈妈桑的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哪位该发短信诱诱他,哪个该打电话痒痒他,妈妈桑心里都有一本账。”姜建强写道。


现在的她无论多累多忙,每天早上开始都会雷打不动地花5个小时,给每个来过店里的客人发邮件。每逢重大节假日,白坂还会寄出2万4千张的手写贺卡,光买贺卡就要花费123万8千日元(约8万多人民币)



白坂觉得自己的生活跟普通上班族没什么区别,她不仅结了婚,还生了两个女儿。



喫茶店的招牌——懂得人情世故的老板娘


妈妈桑的词义本身,是指上了年纪的女人。如果说俱乐部里的妈妈桑隐藏难见,那么,喫茶店、小饭馆里的妈妈桑就好接触多了。


咖啡研究者沼田元气对Lens说,很多东京人都会心里默默收藏5间喫茶店:要有“饭特别好吃的”,“咖啡特别好喝的”,“可以和朋友吵吵闹闹的”,“适合独处的”,以及最重要的一间——“老板娘很亲切,什么都可以和她商量的。”


“喫茶店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第二个家。”而这样亲切的吸引感,有很大一部分就来自那位熟知人情世故的妈妈桑。


“她们会倾听来自客人们的烦恼。就像人们会去寺庙询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啊’一样,人们也会到喫茶店里去找寻答案。”沼田元气说。


“在喫茶店,与恋爱相关的咨询是非常多的。如果失恋的话,咖啡也变得更苦涩了。”


永远成长在母亲的羁绊之中


为什么从高级俱乐部,到大小夜总会,乃至喫茶店的老板娘,让男顾客难忘的,往往是成熟年龄的女性呢?


这个原因之一,可以找到精神分析学家土居健郎提出的“甘えの构造”(希望得到他人的爱以及对此的依赖)理论,它被认为是理解日本人性格的关键。而最常见的“甘えの构造”就是儿子对母亲的依赖。


伊恩·布鲁玛在《镜像中的日本人》里写道,日本男孩“被准许拿母亲当做练习拳击的吊袋,用拳头打母亲的乳房和用力拉扯母亲的头发,来表现愤怒和沮丧”,而“日本母亲极少直接或理性地施加惩罚。”


这种关系自然会加重孩子对母亲的依赖,在长大后遇到压力时,也会希望找到这样一个妈妈的怀抱。


有学者称,日本男人爱巨乳并不只是因为好色,而是因为这能给他们强烈的母性和安心感。


但这种心理与西方式的“恋母情结”并不完全相同。


心理学者河合隼雄曾经解释说:


在欧美童话中,年轻人总是勇敢地杀死了龙,救出了公主,然后与公主喜结良缘。而在母子关系中,“龙”其实便是母亲的象征——年轻人必须在形式上弑母,并与其他女性结合,才能真正完成自立。


但在日本,这一情形却恰恰相反。例如民间故事《浦岛太郎》中:浦岛太郎去了龙宫,不仅不与龙王对峙,而是与龙王的女儿幸福地生活在了龙宫里。也就是说,日本男人从未经历过与母亲的对立,他们是永远成长在母亲的羁绊之中的。


《源氏物语》里光源氏由对藤壶的母爱转成性目标的对象,是日本男人恋母的典范。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有母亲出于对自身家庭地位的担忧,而试图牢牢掌控儿子,建立他对自己的依赖,也有父亲经常在外缺席的状态,导致母子关系趋于紧密。


作为日本硬汉标杆的高仓健在随笔集《我想得到你的赞美》曾写道:“妈妈,我想得到你的赞美,仅仅,就为这,三十多年我一直走到了现在。”


接受媒体采访时,高仓健经常谈到母亲:“这一切多亏了母亲严格的教育”,“……那样会惹母亲生气的”。


导演北野武也曾向媒体透露:“我自认有恋母情结。一有事情发生,都还有想依赖她处理的习惯。” 


1/3男性喜欢与年长女性约会


基于上述原因,日本的妻子往往也会变成兼职母亲,丈夫在她们眼里既是丈夫又是儿子。


日本曾有一份网络调查,有1/3的男性表示,他们更喜欢与比自己年长的情人约会。


在日本各种最受欢迎的女艺人评选中,TOP10 往往都会超过30岁。近年屡屡上榜的石田百合子更是达到了50岁。这也能代表一种显著的审美心理。


50岁的石田百合子,除了是个演员还是个随笔作家。


日本媒体曾经总结过男性喜欢大龄女性的九大理由:有烦恼时能得到中肯的建议;不会孩子气;大龄女性更稳重,不用担心见异思迁;不黏腻,彼此留存自我空间;敢于大声斥责不成器的男人;可以交出主导权,在交往中做真自己;在和大龄女性交往中学习处世;能够冷静的对话,感情用事引发的争吵很少;容易感到被女方疼爱。


但说回到婚姻,日日锅碗瓢盆交响曲演奏之后,浪漫不在,育儿辛苦,一些妻子就对母亲兼妻子的双重角色疲于应付了。


如此一来,当男人们有了烦恼无处倾诉时,就又会找到喜欢的妈妈桑倾诉一番,说到伤心处,还可能趴到她怀里大哭一场。


河合隼雄把日本男人称之为“永远的少年”,土居健朗把日本男人称为“撒娇”的体质。而妈妈桑,无疑就是掌握了这些“少年”心理密码的人。


本文来自公众号:WeLens(ID:we-lens),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9
点赞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