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贷草莽时代落幕,可能仅50家机构能存活
2019-10-23 14:36

放贷草莽时代落幕,可能仅50家机构能存活


Photo by Josh Appel on Unsplash,文:罗素、米格、黎曼、欧拉


2017年12月,金融监管对现金贷领域划了道年化利率36%的红线,从此,行业一分为二。


正规金融机构往36%利率转,而超过这个利率的金融机构,开始沉入地下。


正规机构,由金融部门监管;而地下部分,由公安部门打击。


直到2019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意见》),给了行业最终定性。


《意见》被行业内称为最严法规,它将让整个行业产生怎样的变局?


一、法规出台


首先,《意见》明确定义了非法放贷的认定标准和处罚依据。


“非法放贷”,被界定为单次实际年利率超过36%。逾期费、违约金、砍头息等以往绕利率的费用,都会被计入。


根据《意见》,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均参照刑法定罪处罚。


罪名,则是非法经营罪。


其次,《意见》根据放贷主体(个人或单位)、放贷金额、放贷人数、违法所得金额等,界定了非法放贷“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两种情况。


其中,如果有多名借款人以及其近亲戚自杀、死亡或精神失常,就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第三,《意见》还规定,在有组织地非法放贷的同时,如放贷主体符合黑恶势力认定标准,“应当分别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侦查、起诉、审判”。


《意见》的施行时间,是2019年10月21日。


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冉晋表示,《意见》明确界定了什么是“非法放贷”,“标准确定后,历史上有争议的东西,生存空间就更小了”。


他表示,非法经营罪在刑法中早已有之,但企业长期放贷是否构成非法经营罪,此前并无明确标准。


在以前,民间借贷和经营性放贷也界限不清。“比如我一年放了十笔、二十笔,这算不算经营性放贷?没人说得上来。”


因此,在开展金融创新业务时,就有人打擦边球。


他认为,《意见》的出台,对从事正规合法P2P业务的平台,不会产生直接影响。


“但对于从事非法现金贷业务的人,《意见》等于在他的头上直接加了一把刀。以前对他们,是通过寻衅滋事等罪名来定罪的,现在可以直接用非法经营罪定罪。”


他认为,《意见》也会对大数据公司产生一定影响。


“文件出台后,金融行业会更加强调合规性。银行和信托机构,会更严格地评估与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


二、行业震荡


法规一出,震荡最激烈的,就是地下超利贷的江湖。


十一之后,地下超利贷复苏,上百家平台又开始活动。


“昨天监管文件一出,大部分平台都紧急下线。”某放贷平台负责人张则桉透露,他们不再放款,员工也放假了。


至于未来,大部分老板都忧心忡忡,觉得再无机会。


但还有少部分人抱着侥幸心理,准备再观望一下市场。


除了地下现金贷,《意见》对行业无牌放贷机构来说,也不是一个好消息。


一些贷超类流量平台,已开始全面收缩。


有的平台以前一天会上架20到30个贷款产品,“今天只剩下十几个,甚至个位数”,业内人士李珊称。


“没有牌照的放贷机构,都踩了刹车。”一位业内人士称,尽管法规划出了36%的红线,他们家也符合监管要求,但对于非持牌机构来说,这次行业波动巨大,所以选择观望加审慎的态度。


“行业逾期会一下暴涨,金融机构都会受到影响。”他认为,短期内,行业可能会产生逾期潮。


某非持牌机构负责人坦言,“昨天的文件,真的看得我打哆嗦”。


“今天上午,我们紧急召开了会议。”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创始人称,会议主题就是:“下架产品,合规规划,再等下一步法规。”


“接下来,很多机构都会裁员降薪。”多位从业者坦言。


无牌经营、在红线周边游走的公司,目前都处于停滞观望的阶段,一边往合规方向整改,一边观望下一步政策。


而催收行业,受到的打击也是巨大的。


《意见》指出,“造成借款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严重后果的”,都将入罪。


“这就意味着,催收稍不谨慎,就要被定罪。”一位催收公司的创始人认为,以后催收都是高危职业,一出事,“基本要吃牢饭”。


很多催收机构已开始清理无牌甲方的有风险业务。多位从业者坦言,昨天的文件必然加剧催收行业洗牌速度。


目前,在整个线上贷款行业,绝大多数公司都在考虑转型或者退出,“现在行业的现状,就是利润下降,风控难度上升,贷后无解”。


三、未来如何?


多位从业者预判,行业基本会处于归零状态,“我们已看到了行业的尽头”。


“未来,行业将只剩下持牌系和一些头部的金融科技公司。”一家头部金融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判断,现在持牌系只有27家,再加上头部的金融科技公司,“行业顶多能存活50来家公司”。


而大数据和风控公司,在这轮“爬虫风波”之后,已基本陷入停滞状态。


“未来,行业也不需要太多的第三方数据和风控服务商,顶多三四家就足够了。”该创始人称,行业从一个万亿市场,变成了一个千亿市场。


但对于持牌系来说,这却是一个利好消息。


“以前,这个行业是劣币驱逐良币,现在终于变成良币驱逐劣币了。”一家持牌系的负责人称,以前违规业务反而更赚钱,他们心理也不平衡。


对于场景分期来说,这也是一个利好。


以前场景分期的玩家,大多是利率合规的,对于他们来说,法规并不会带来负面影响。


“服务于消费场景的消费金融会逐步成为主流,高利现金贷和过资金的助贷平台都不会长久。”好美意平台创始人史建伟称。


法规对于合规平台、合规业务来说,都是利好,也将促进它们的发展,行业走向了溯本清源。


一位线上仲裁从业人员认为,消费金融市场还是巨大的,流失的市场,最终还是要回归银行和持牌系。


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郭韧律师认为,消费金融公司、小贷等牌照会更吃香,银行的消金业务将会有更大市场。


行业的未来,将只能容下少量的合规玩家,这个行业的草莽时代,彻底结束了。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广林称,《意见》的出台对整肃混乱的借贷市场、维护健康的借贷环境,有积极作用。


“长期以来非法借贷屡禁不止的一个原因,是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才不得不饮鸩止渴。”魏广林认为,对民间借贷的规范也不能矫枉过正,要让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畅通,才能从根本上遏制非法借贷的滋生。


一名司法人士也有同样的观点:“法规太过严厉,或许会让真正有借款需求的人,增加借款成本。”


结语


金融科技和现金贷三年满地黄金的草莽时代,就此结束。


监管靴子的落地,震醒了所有利欲熏心的野蛮玩家。


金融还是属于金融,科技还是回归科技。


一切回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