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的情怀牌,《少年jump》的底牌
2019-10-23 16:15

《海贼王》的情怀牌,《少年jump》的底牌

题图来自《海贼王》,文:江宇琦,编辑:师烨东


尽管上周五同时有李安的新作《双子杀手》和迪士尼热门续作《沉睡魔咒2》上映,但日本动画电影《海贼王:狂热行动》(内地译名为“航海王”)还是在周末三天里成功斩获1.39亿元票房,单日票房一度逆袭《双子杀手》,首周的票房成绩和《双子杀手》(1.49亿元)与《沉睡魔咒2》(1.60亿元)算是旗鼓相当。


三部同期上映影片票房对比(数据来源灯塔专业版)


在毒眸看来,这部更加圈层化的动画电影能够“不掉队”,一方面是依靠优异的口碑——豆瓣8.1分、淘票票9.2分、猫眼9.5分,均为同期最高;而另一大不可忽视的原因,则在于情怀加成。作为《海贼王》动画播出20周年的纪念作品,这部剧场版对于广大“海贼迷”们的意义自然毋庸置疑,近期包括“TalkOP海贼王论坛”在内,已有不少粉丝组织在数十个城市举办了大量包场观影活动。


20周年剧场版的大卖,也再次印证了《海贼王》这个IP强大的影响力。从1997年在日本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以下简称“《jump》”)上连载至今,《海贼王》一直被视作是世界上最具有代表性的日漫之一,并且早在2015年就以超过3.2亿本的单行本销售成绩,被吉尼斯官方认定为“世界发行量最高的单一作者原创系列漫画”。


《海贼王》被吉尼斯世界记录官认定为“世界发行量最高的单一作者原创的系列漫画”


不过再美好的故事也有落幕的时候。今年9月,日本知名视频博主Fischer's在拜访《海贼王》作者尾田荣一郎时,被告知《海贼王》漫画很可能会在未来五年内完结。对此有悲观的粉丝甚至认为,考虑到作者的创作压力等,完结阶段的节奏可能会加快,结束之日或许会比预期的更早到来。


《海贼王》走向完结,不仅对于死忠粉丝而言一个损失,对连载《海贼王》的《jump》更是一次不小的打击。过去几年间由于《火影忍者》《死神》等热门漫画的完结,曾经期发售量达到653万本的国民级漫画杂志《jump》期销量已经跌至200万上下,而《海贼王》作为目前尚在连载的、唯一具备全球影响力的大长篇,一旦宣告完结,丢掉最后台柱的《jump》和其背后的集英社,要如何面对未来的经营和销售压力?


最畅销漫画背后的“工作狂”


“我从4岁开始就想着要成为一名漫画家,因为我不想接受一份‘真正的工作’。”


《海贼王》的漫画作者尾田荣一郎生于上世纪70年代,童年时期正好赶上80年代《jump》发展的黄金岁月,因此从小他便能够接触到《龙珠》等各种优秀的漫画,也因此开始认为自己是“天生的漫画家”。他曾表示:“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喜欢画画,当时有一幅作品获得了不少好评,我便因此而变得非常自信,并宣布自己将来要成为一名漫画家。小的时候,我认为一个画画好的人就应该成为一名漫画家。”


年轻时的尾田荣一郎


带着这种想法,他在17岁那年就开始以笔名“月火水木金土”(つきひみずきこんどう)往《jump》投稿漫画作品(《WANTED!》),并最终凭借该作品获得了集英社举办的、针对少年故事漫画的新人奖“手冢奖”,开始在漫画行业崭露头角。


高中毕业后,尾田荣一郎进入到九州东海大学工学部学习建筑学,但他深知这并不是自己所渴望的人生方向,于是一年之后便选择退学,在19岁那年就以助手的身份,跟随着甲斐谷忍、 弘正也、和月伸宏等漫画家,一面工作赚钱,一面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漫画家。


在这一过程中,尾田荣一郎儿时的一个执念逐渐浮现了出来,想创作一个以海盗为主角的漫画故事。“我以为男孩到了一定年纪就会想要出海寻宝,想到出航就应该兴奋不已。”若干年后在和《灌篮高手》的作者井上雄彦对谈时,尾田荣一郎说出了自己当年的困惑:“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画海贼的漫画呢?”


抱着“不管卖不卖钱我一定要画一部海贼漫画,即使只给自己看也没关系”的想法,尾田荣一郎以自己创作的海贼短篇漫画《Romance Dawn》为雏形,于1997年开始创作漫画《ONE PIECE》(最初以《海贼王》的中文译名为大众所熟知),甚至还因此放弃了作为助手和和月伸宏一起创作《浪客剑心》的机会。


尾田荣一郎于1997年开始创作漫画《ONE PIECE》


 结果这部“冒险之作”一炮而红,连载首年就在《jump》的人气投票里位列第二,此后二十多年里更是长期位列人气榜第一。而1997年,正值《龙珠》《灌篮高手》等《jump》热门连载漫画完结、《jump》期销量出现断崖式下跌(单年期发售量减少了170万本)的低谷期,《海贼王》的出现给了相对低迷的漫画产业和《jump》很大的提振,随着《海贼王》的走红,《jump》销量下跌的势头也逐渐止住了。


几部热门连载漫画的完结使得《jump》销量出现断崖式下跌(图源jump官网)


当时远在洛杉矶的井上雄彦在收到连载了《海贼王》的《jump》后,还曾经向人感慨:“读完第一话就有种‘啊,好久没看到过这样的作品了,又有一部经典作品要诞生了’的感觉。这样的漫画对我来说已经很久没遇过了,所以不厌其烦地看了好几次,《海贼王》是日本的骄傲。”


到了1999年,《海贼王》漫画单行本成功问鼎日本漫画年销量榜,自那之后就长期霸占着榜首的位置,少有失利。2018年6月,《jump》官方宣布《海贼王》1到87卷单行本的全球销量已经达到了4.4亿本,持续刷新着由自己创下的世界纪录。而相较之下,同样畅销全球的《火影忍者》《灌篮高手》《龙珠》等同期的总销量则仅为2.1亿、1.5亿和2.3亿,纵使这些漫画也都留名青史,可单论单行本漫画销量来说,还没有哪部作品展现出足以撼动《海贼王》的影响力。


2018年6月《海贼王》单行本的全球销量已达4.4亿本


在《海贼王》连载初期,由于尾田荣一郎常常会在各种场合提及自己的偶像鸟山明及其代表作《龙珠》,因此二人也不可避免地会被放在一起比较,尾田荣一郎为此还受到不少非议。可连载多年之后,业内早就认可了尾田荣一郎是可以比肩鸟山明的另一座高山,宫崎骏在评价粉丝间关于二人的论战时就曾说“这个时代是《海贼王》漫画的时代”,而鸟山明同样表示自己和孩子都是《海贼王》的忠实读者。


不过无论是《海贼王》的历史级销量,还是尾田荣一郎逐渐被认可的历史地位,都是他本人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拼命换来的。儿时看《龙珠》时,尾田荣一郎一度以为全部内容都是鸟山明一人画的,所以当得知漫画都是团队创作时他还觉得十分失望。为了避免让现在的孩子们像当年的自己那样失望,开始连载《海贼王》之后,画面中大部分动态都是他本人完成的,这在日本漫画界极为少见。


 “每天凌晨2点睡5点起,每天共睡3小时。画完原稿后正好有一天可以休息,就睡一整天。”尾田荣一郎曾表示,自己最初计划用5年时间画完《海贼王》,可没想到越画格局越大,加上读者的期许等原因,他不得不将这样的作息延续了十几年。


尾田荣一郎曾表示计划用5年时间画完《海贼王》


2013年,长期处于高压工作状态的尾田荣一郎因为扁桃体脓肿住院治疗,《jump》上《海贼王》的连载也一度暂停。对此他本人还感到十分愧疚,在官网上对粉丝留言:“太失策了,因为一直忍耐所以情况恶化了,现在需要治疗,难得下一回有新的展开,好希望大家快点看到。”


果不其然,停更一周之后,《海贼王》又立刻恢复了在《jump》上的更新,算上住院期间尾田荣一郎也不过休息了几天而已。但这次生病之后,尾田荣一郎逐渐感觉到身体大不如前,私下甚至曾跟漫画家松本大洋透露,一周画19页漫画常常会感到吃力,很难再按照过去的工作强度工作下去了。


最近两年,《海贼王》短暂停更的频率越来越高,有时候是因为尾田荣一郎身体不适,有时候则是因为他对于当时的进度、内容感到不满。而无论真实的原因为何,其实都在向粉丝们传递着一个信息,早就年过40岁的尾田荣一郎,已经很难再像过往那样不计后果地拼命工作了。


2019年4月《jump》某期封面


正因如此,当尾田荣一郎宣布《海贼王》会在未来几年内完结时,很多粉丝虽然不舍,但都纷纷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就算尾田荣一郎此前也曾多次对漫画进度预计不足,可即便实际连载周期能被拉长一些,《海贼王》的完结也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概念。这部陪伴了两三代人成长的漫画,终究还是要和无数部经典长篇一样,在不远后的某一天里,迎来它的谢幕演出。


没了台柱,《jump》该去向何方?


《海贼王》宣布告别,可能是《jump》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发刊于1968年的《周刊少年jump》,是日本漫画界历史最为悠久的漫画杂志之一。杂志成立之初,在不占据市场、资源优势的情况下,首任主编长野规通过引入漫画家“买断合同”、人气投票机制等形式,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年轻漫画家与忠实读者,并借此打破了《少年 Sunday》和《少年 Magazine》两大老牌漫画杂志对市场的垄断,于上世纪70年代成为日本最热的百万级销量杂志。


1984年,因画搞笑漫画《阿拉蕾》而名声大噪的鸟山明,开始在《jump》上连载影响了尾田荣一郎等几代漫画爱好者的作品《龙珠》。然而这部和《阿拉蕾》风格相似的作品,最初并没能延续前作的辉煌,长期在读者投票中排名15名之后。对此《龙珠》的负责人鸟岛认为,是因为故事“主角太普通了,所以没人气”。


《阿拉蕾》


于是鸟山明便弱化配角戏份,借由“天下第一武道会”等形式实现漫画风格的转变,直接推动《龙珠》在1987年后成为了《jump》的头牌,并因此被富士电视台看中、改编成了同名人气动画。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借助港台地区翻译的《龙珠》动画和漫画书,很多内地的80后第一次接触到了日本动漫和“《jump》文化”。


《龙珠》爆发后,《jump》所倡导的“努力、友情、胜利”三大价值正式被大量读者所接纳。加上80年代中前期正值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期,整个社会都呈现出一种奋发向上的精神状态,因此除了《龙珠》,同时期的《圣斗士星矢》等热血漫画都颇受欢迎,《jump》“漫画杂志一哥”的地位也就此奠定。待到80年代末期,每一期《jump》的发行量都能达到500万以上。


步入90年代,《灌篮高手》《幽游白书》《浪客剑心》等热门作品的先后涌现,让《jump》的热度又上升了一个台阶,每期发售量连续5年突破600万。而当时全日本人口才1.2亿,因此行业里一直有“每20个日本人里就有一位《jump》死忠粉”的说法。



销量、热度的上升,让利益相关方赚得盆满钵满,但很多时候作者却被背负了不小的压力。实际上,早在漫画进展到“短笛篇”之后,鸟山明就有让《龙珠》完结的想法,但由于作品人气过高,所以《jump》编辑部最初没有同意这一决定。无奈之下,鸟山明只得硬着头皮画下去,结果“弗利萨篇”人气更是爆表,鸟山明因此而“骑虎难下”。


在画到“魔人布欧篇”后,鸟山明内心已然备受煎熬:“这部分故事已经变成了连我本人都厌烦的连续的激烈苦战,如今我已经变成得了高血压的大叔,已经画不出这样的打斗了,今后也不会再想画关于打斗的漫画了。”最终,在《jump》和集英社高层商议后,《龙珠》才在1995年停止连载。


受到《龙珠》故事收官和《灌篮高手》剧情进入白热化影响,《jump》1995年的发售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653万本。可到了第二年,《龙珠》完结的影响就开始显现,《jump》的发售量直接锐减了70万本。而雪上加霜的是,1996年《灌篮高手》等热门漫画也先后完结,因此等到1997年时,《jump》的发售量就只有405万、两年间减少了250万,直接回到了80年代初期的水平。


《灌篮高手》


在这危机存亡的关头,《海贼王》的出现虽然没有帮助《jump》重归巅峰,但总算是把发售量一度稳定在了300万以上。当然这并不只是《海贼王》一部漫画作品的功劳,因为就在《海贼王》问世后不久,《火影忍者》和《死神》两部现象级漫画作品也开始在《jump》上连载,并和《海贼王》一起成为了《jump》的“三大台柱”。


靠着这些新时代热门漫画单行本的出色销量和大量IP衍生品的授权,尽管漫画杂志销量不及过往,但《jump》背后的出版公司集英社,在21世纪的头十几年还依然是行业翘楚,年销售额可达1000亿日元(约65亿人民币)以上,长期领先于讲谈社、小学馆等同行。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2015年-2016年间,《火影忍者》和《死神》两部连载超过10年的大长篇先后宣布完结,三大台柱瞬间倒了两根。仅仅依靠《海贼王》一部大众化的作品,《jump》的发售量终究还是跌落到220万以下,甚至有过单月发售量不足200万的情况。


《火影忍者》


公开数据显示,2016财年时,集英社的年收入还有1229亿日元,但2017财年则下滑至1175亿日元,同比减少了4.3%。尽管多年前《jump》就曾试图去扶持新的台柱,但直到今天也没有哪部作品展现出和这三部同等级的影响力。对于这种局面,很多粉丝都将现在的《jump》戏称为“海贼王连载杂志”,所以作为受众购买重要驱动力的《海贼王》一旦完结,《jump》和集英社必定会面临更大的销量、业绩冲击。


而这不仅仅是《jump》和集英社才独有的问题。就在《jump》发售量不断下滑的同一时间里,早在上世纪70年代发售量就已经突破百万的《少年 Sunday》(连载《名侦探柯南》)和《少年 Magazine》(连载《进击的巨人》),发售量都已经跌落至40万和90万。而《少年 Sunday》背后的小学馆, 2016财年后销售额就跌破了1000亿日元,并且连续多年出现亏损的情况。


《进击的巨人》动漫


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媒介环境的变革。近年来,因为电子游戏、流媒体、社交网络等新型娱乐方式的崛起和快速发展,纸媒的受众开始减少,传统漫画行业对于从业者的吸引力也随之下降,很多优秀的创作人才纷纷向游戏、动画行业转移,造成漫画行业青黄不接。


虽然各大出版社也试图通过发行电子版漫画的方式来挽救这种危机,但根据日本出版科学研究所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最近几年日本漫画单行本的销量(实体+电子)还是呈现下降趋势。而这种难以被逆转的颓势背后,则是日本漫画产业的另一大危机——少子化。


虽然日本漫画杂志上很多漫画都是全年龄向作品,有的甚至更适合于成年观众,但青少年读者仍然是这类产品最重要的受众群体。然而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生育率逐渐降低,导致青少年在日本社会中的占比也越来越低。加之大环境的影响,“低欲望文化”也开始在日本年轻一代中蔓延,很多年轻人在消费文化产品上的积极性都远远不比他们的父辈。


根据今年6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新出生婴儿数量仅为91.8万人,创有纪录以来的历史新低,较前一年减少约2.77万人,连续第三年不足100万。照此趋势发展下去,无论是《jump》还是其他面向青少年的文化产品,都很有可能遭遇到更大的生存危机。


作为日本漫画行业的后起之秀,《jump》能够在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逐渐成为行业标杆,除了自身策略外,也是时代所孕育的结果——二战后民众对和平和奋进的渴望、80年代整个社会的积极向上、90年代经济波动下对于人心的提振,大环境的变化一次次给《jump》创造了顺流而上的条件。


但是成也时势造,“败”也时势,因时代而生、而盛的《jump》,终究还是无法永远站在时代的浪尖上。《海贼王》的完结终归无法避免,是就此随波逐流,还是找到新的立足点逆势而上,或许将成为《jump》未来五到十年里的重要命题。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