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Out!
2019-10-24 18:33

创始人,Out!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林桔,原标题《创始人,OUT!》,封面:东方IC。


李国庆又一次站在了舆论的漩涡里。这位当当网原CEO和创始人,再次与妻子俞渝——当当网的另一位创始人,就公司管理、股权分配及个人作风问题“交锋”。无论结局走向如何,无法改变的是这场“骂战”给当当网带来的声誉损失。


事实上,早在去年声援刘强东明州事件时,当当网官方微博就曾澄清李国庆言论不代表公司。


很多新经济公司的管理者往往也是创始人。但一旦公司发展不顺利,或者因某事件卷入舆论,短期内导致声誉下降或市值暴跌,它的投资人喜欢换掉CEO——准确来说是这家公司的管理者。因为他们被判定无法为投资人带来利益了。


最近,WeWork联合创始人兼CEO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已经被“决定”彻底离开公司,并放弃他的投票权。


公司长期的巨额亏损和诺伊曼不稳定的管理风格,以及他那沉迷于派对的生活方式,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无限放大。投资人将WeworkIPO 失败归咎于他。《纽约时报》称,一些投资人认为要替换诺伊曼,需要有经验的运营商加入,否则不投资Wework。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2017的Uber。彼时Uber正卷入一系列看似没有尽头的法律和道德丑闻,它的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是这一切的源头之一。最终他被踢下台。


“更换管理者对公司来说比较常见,某种程度上说明他已经不适合公司当下的发展速度。”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记者。


记者统计了2018年以来的20家全球最大“独角兽”公司,包括滴滴出行、Airbnb在内的12家公司,目前是创始人兼CEO。而有6家公司,其管理者的角色已不再是创始人。这6家公司都有相似之处:他们的创始人曾是管理者,但在IPO之前,或遭遇IPO失败后,就被更换了。



新经济公司之所以能够成功获得无数资本青睐,往往和创始人的故事、以及其创造的使命绑定在一起。由于股权结构的设计,对由创始人担任CEO的公司来说,董事会要开除他们并不容易。实际上,关于他们的权力制衡,或许从外部资本介入开始时已发生变化。


管理者要找方向、找人、找钱,最重要的是要匹配公司发展速度


“对创始团队来说,上市前夕大部分时候是个分水岭。”记者接触的数位投资人都表达了相似的观点。


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记者,不管是创始人还是创始团队,如果无法跟上公司发展速度,并不是好事。比特大陆2018年在香港IPO失败后,更换了CEO,又进行业务调整和裁员。


“创始人和CEO都是公司核心角色,常规来说,CEO的功能主要为三个方面:公司发展方向、找人和找钱”,一位曾从事投后管理业务的CMO表示,“一般创始人兼任CEO,有时候有一些感性化的东西在里面,他总有一个梦想目标的。”的确,在还没到公开市场之前,创始人和他的创业使命,时常出现在报道中。


比如,Wework表示,“希望不仅仅是创建漂亮的共享办公空间,我们想要建造一座社区。”Uber 声称,“通过推动世界运转以点燃机遇。”同样为打车软件的Lyft也说,“要通过交通方式改善人们的生活”。至于国内,小米的使命是,“始终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美图则表示,要“让世界变得更美”。


这些愿景在未上市之前,会被创始人反复讲述,为什么要创业、希望改变行业,为人们谋求更多福利。


上述曾从事投后管理业务的CMO告诉记者,前期以创始人为核心,对外去做一些演讲、出席活动、做宣发是比较好的,成本比较低,也便于操作。到后期,如果他不再符合公司发展速度就不一样了。比如管理能力无法随着公司扩大而提升,无法为公司拉到新一轮融资,运营业务数据没有跟上等。


以李国庆为例。他成立了中国最早电商平台之一——当当网。但上升期过后,品类以图书为主的当当网发展逐渐落后于阿里巴巴、京东以及后来的拼多多。2018年下半年,李国庆又因各种不当言论和行为陷入舆论漩涡,被当当网官方微博划清关系。随后在内部复杂纠纷之中,李国庆于2019年2月宣布离开当当网。


上述CMO总结了过往服务的创业公司,发现很多更换管理者发生在更早的时候。他表示,融资B轮、C轮之后很多公司已经开始换CEO了。“这两个阶段有没有足够的资金决定一家创业公司能否‘活下去’的关键。”这位不愿具名的CMO也表示,负责资金把控的首席财务官(CFO)很多也是在B轮或C轮之后开始被引入。


事实上,创始人也并不总是陪伴着公司发展。《哈佛商业评论》曾调研了1990-2000年的212 家美国初创公司。他们发现,只有不到25%的创始人最后能带领公司上市;而在拿到风投的第三年后超50%的创始人不再是CEO,大多数创始人都在公司壮大过程中交出了公司的控制权;到了第四年,只有40%的创始人还留在公司,但已经不再担任要职。


“关键要符合公司的发展需求。”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记者,无论投资形式、业务模式怎么变化,不变的是管理者要为投资人带来利益。


无论是创始人还是CEO,关键是能为投资人赚钱


记者在询问数位投资人中了解,无论是初创公司,抑或已发展到某个阶段的公司,它的管理者都需要匹配公司的发展以及背后利益者要求。


记者也统计了当下全球十大市值公司,其中五家公司的创始人至今仍兼任着管理者的角色。而这背后,不外于这些创始人在任职管理者期间,为公司带来了丰厚的业绩报表,也满足了投资人的需求。



对投资人来说,换一个管理者——无论是不是创始人,是一种及时止损的方式。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诺依曼将获得约17亿美元的补偿。对比估值减少400亿美元的Wework来说,这笔补偿金还比较“划算”。


 “早期的创始人和创始团队一起走到后期的时间段,会有一个感性和理性的斗争:觉得我们一路走来,大家奋力拼搏,很有感情的基础。但从实际的层面来讲,确实有一些合伙人到这个阶段做不出太多的贡献,也无法施展自己更多的能力。而从管理者的角色来讲要考虑情分,而且很多人都比较重感情,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特色。”前述从事投后管理业务的CMO说,但情况在今年变得不再“难分难舍”。


经济的变化明显改变了创投领域的速度。一位投资公司的风控经理表示,今年基金能融到的钱就少了很多,市场上的母基金少了。仅他们公司投的基金而言,“投到企业的钱很慢,变得比较谨慎。”


“大环境的变化让大家变得理性了,咬咬牙就换掉了,实在不行多给一些补偿金。”前述从事投后管理业务的CMO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找合伙人找CFO的还挺多”。


一位在投资行业工作多年的投资人告诉记者对于初创企业而言,评估合适的管理者;以及对成熟的公司,在恰当的时候,伴随业务发展引入管理者变更的制度。“两个方面都很重要。”他说。同时,他以阿里巴巴为例,2010年便提出了“合伙人制度”,并在随后的发展中创始人逐步放权。


但实际上,马云曾在公开演讲时谈到创始人和CEO的职责,控诉了投资人对利益的追求而喜欢更换CEO。


“我不知道我们会犯什么样的错误,所以许多投资方喜欢更换CEO,他们说这个公司很糟糕。也许这颗头颅不完美,但如果你换了它,那整个身体就死了……投资者是公司的叔叔,但是创始人却是公司的父母。叔叔应该给钱买牛奶,但是永远不是父母,更不应该更换父母。”马云说。


不管怎么样,无论是创始人还是管理者,只要涉及投资人的利益,最终决策的董事会会交出一个安抚的解决方案。而这个方案最常见的,就换一个人。而这种更换的速度可能会越来越快了。


2015年成立的电子烟公司Juul可能是目前更换CEO最快的CEO。成立不到两年后,原创始人兼CEO泰勒·戈德曼(Tyler Goldman )声称追寻新的创业机会,将CEO交给了凯文·伯恩斯(Kevin Burns)。但随着电子烟相关死亡和损伤增加(主要与Juul相关)以及美国电子烟的联邦法规或颁发,为Juul带来的挑战——最明显的是销量下降,今年9月凯文·伯恩斯(Kevin Burns)被要求辞职了。


CNN援引巴黎圣母院商学院的助理教授蒂姆·哈伯德(Tim Hubbard)报道称,Juul别无选择,只能将伯恩斯替换了。对Juul来说,当先发展需要引进一位善于营销,且懂得管理政府关系的传统烟草高管。


前述投资公司的风控经理告诉记者,即使是还未上市、还在盈利模式上摸索的创业公司,投资人对管理者的预期都是一样的:能够带来利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林桔。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