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线创业,进入洗牌期
2024-07-10 18:42

米线创业,进入洗牌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餐企老板内参(ID:cylbnc),作者:内参君,原文标题:《6月关店量第一!这个品类已经倒闭3.7万家…》,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摘要
本文讨论了米线行业在洗牌期的情况,指出了过桥米线等品牌的倒闭现象,并分析了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

• 💥 餐饮行业洗牌,米线品类遭遇倒闭潮

• 📉 原因分析:产品力不足、市场竞争激烈等因素

• 🍜 米粉高端化发展,地方特色赛道崛起

6月份关店,米线最为遭殃


前几天,内参发布了《餐饮创业,没有捷径》一文,揭示餐饮行业今年上半年的严峻形势,后台也收到无数餐饮从业者共鸣。


这不仅仅是一个数字的统计,内参君从收到的反馈来看,感受到的不单是艰辛和无奈,以及,这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几乎在每个餐饮品类都出现了。


而来自餐里眼的数据更是揭开一个更深刻的洞察——6月份全国70多个餐饮品类的开闭店情况,米线品类的表现尤其惨淡。


当前,全国米线店的总数量在13万家出头,6月相比5月减少了3234家,居然成为所有品类中开闭店情况最为不理想的品类,排名倒数第一。


有意思的是,6月份全国餐饮品类开店数量,面馆排名第一,当前全国门店数量39万家出头,比上月新增28424家。


其实早有端倪。


今年四月,40岁的香港演员蔡淇俊火了一把,不是因为作品,而是因为其坦言自己做生意亏了几百万,包括十多家米线店在内的17家店铺都倒闭了。


蔡淇俊创办的“哈尼小米线”,是一个云南哈尼族的米线品牌,招牌菜品有番茄猪软骨米线、哈尼鸡汤米线、秘制酸辣肥牛米线等。


其实米线店已经开了差不多十多家分店,主要集中在广东,生意一度都非常不错,蔡淇俊还被称为“餐饮巨子”,但似乎疫情之后营业额直线下降,如今开的十多家店都已全军覆没。


最新消息,蔡淇俊已经改干路边摊,卖起了无骨鸡爪和即食猪脚。


另外,内参君从小红书上发现,知名米线连锁品牌“哈立得米线”最近也在接连关店。


还记得哈立得米线刚出来的时候整个乌鲁木齐都疯狂了,网友表示“什么时候都是排队!排队!排队!感觉吃上一碗哈立得牛肉米线,能给朋友吹一个星期。”


而如今,哈立得已经改主营月饼、粽子、面包、糕点等,现在乌鲁木齐也只剩一家米线店了。


还有香港网红米线连锁店“鱼米家鱼汤米线大王”的最后一家位于大角咀的分店在6月也迎来关店。该店在当地开了十几年了,招牌是鱼腐米线,许多熟客都对关门感到遗憾。


结业通知称关门是租约到期,而一位店员表示,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工资每月都准时发放,但他们注意到生意额明显下降,相差近一半,当前营收情况比疫情那会儿还要糟糕。


倒闭3.7万家,溃败始于过桥米线


盘点米线这一品类,没法绕开云南特色美食——过桥米线。


作为和兰州拉面、沙县小吃、黄焖鸡米饭比肩的中国快餐巨头之一,过桥米线的门店也曾遍布全国的大街小巷,毫不夸张地说,在当年,那可也是风靡一时的网红美食。


然而,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在所属行业为餐饮类目的相关企业里,目前过桥米线虽然超过6.5万家,但是存续、在业状态的只有2.8万家,也就是说,有3.7万家过桥米线倒闭了。


再来看看过桥米线2017年至今的逐年新增情况,几乎是逐年下降,走势一路往下。去年8月,词条#为什么过桥米线门店越来越少#还上了热搜。



这种数量减少,是多方面的因素共同导致的。而总的来说,就是产品力不足。


这体现在,过桥米线不仅讲究现做现吃,并且要求一定的就餐时间和环境。而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许多消费者更倾向于选择快速、便捷的餐饮形式。


此外,过桥米线需要多种配料和复杂的汤底,这不仅增加了经营成本和时间成本,也不易标准化和大规模复制。以及,口味太过于单一,口感偏清淡。如今的消费者更倾向刺激性的辣味。


种种原因下,过桥米线的品牌效应相对较弱,至今没有几个头部品牌,也就难以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推广和占领市场。反而是越来越多的过桥米线店面临经营困境,甚至不得不关门倒闭。


又一个“科技与狠活”?


都属于刚需快餐,为什么米线和面馆有这么大的差距?


过桥米线走下坡路反映出整个米线赛道面临的共性问题。


一、季节影响。也许夏季到了,气温升高,消费者普遍偏好清淡、凉爽的食物。面条类餐品,如冷面、凉皮等,正好迎合了这一需求。同时,面馆可以提供的产品更多样化,能够满足不同消费者的口味需求。而米线的口味相对单一,传统米线店在口味创新上可能不足。


二、科技与狠活。市面上的米线,“科技与狠活”的印象已经愈发深入人心。不少消费者吐槽现在的过桥米线已经只剩下香精的味道:“以前的米线,吃完是嘴里香。现在的米线,吃完之后是身体香!”


三、夫妻店抗风险能力弱。国内的米线店多数以夫妻店模式经营,虽然灵活且成本低,但在品牌建设等方面可能相对薄弱,难以与大型连锁餐饮品牌竞争,此外,就连面对不可预见的外部环境变化时,也更容易成为“炮灰”。


例如,疫情期间,由于客流量骤减和封锁措施的影响,许多夫妻店的米线店面临经营困难,甚至不得不暂时关闭或永久停业。


从近年来米线新增餐饮企业情况,便能窥探一二。米线餐企新增数量与外部环境变化有着高度的相关性,当市场环境恶化或消费需求下降时,新开的餐饮店数量也会随之减少。



四、米线更天然适合预包装。近年来,米线预包装食品快速发展,也出了很多品牌。尽管没有什么头部品牌,但重要的是,它们替代了堂食快餐米线的快捷用餐的场景。


更直接一点来说,就是堂食米线的味道和方便程度已经不构成绝对吸引力,而预包装食品可以提供相近的味道,也更方便、更便宜。尤其是当越来越精明的顾客吃得出餐厅的配料、汤头也都是预制料包的之后,堂食的价值感更加降低。


米线,还有前途吗?


可以说,米线目前已经进入了高速洗牌期。


尤其是对一些非连锁米线店来说。近年来,许多新入局者涌入市场,米线餐饮市场迅速扩张,导致竞争异常激烈。供过于求下,许多无法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店铺面临倒闭风险。


一些具有品牌影响力的连锁米线店在市场中占据了优势地位。马太效应下,缺乏品牌影响力的中小型米线店在市场中愈发被边缘化。


但也要看到市场上出现了许多新变化,正为这个赛道注入了新的活力。例如:


米粉品类高端化难度大,但可深挖地域产品。近年来,餐饮网红产品里地方特色突出。就米线品类来说,江西米粉赛道迎来了快速发展期,一些连锁品牌也开始崭露头角,比如李大叔南昌拌粉、子固路拌粉等品牌的门店数均超过了200家。


地方特色崛起的同时,赛道也越加细分。出现了将传统米线与其他流行美食结合,比如砂锅米线不仅被认为是一种健康、营养丰富的餐品,而且是“反预制”的,砂锅的独特优势帮米线找回了“锅气”,给顾客带来更好的用餐体验。


而泡椒米线以其独特的酸辣口感吸引了大量消费者。泡椒米线不仅有传统的酸辣口味,还可以加入不同配料,不同的肉类、海鲜和蔬菜,使得产品更加丰富和有层次感。


无论如何,米线品类仍旧是刚需型快餐的一类,仍然有其市场机会。虽然目前面临一些挑战,但通过适当的调整和创新,米线店仍然可以在市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餐企老板内参(ID:cylbnc),作者:内参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