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首家共享厨房营业!又贵又难用的外卖终于有救了
2019-10-25 14:00

全美首家共享厨房营业!又贵又难用的外卖终于有救了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CJ,头图来自:东方IC

尽管外送范围覆盖了全美顶尖的帕罗奥图与阿瑟顿豪宅区,DoorDash还是把旗下号称“全美第一家”的共享厨房,开在湾区红木城的一个破旧广场里。


硅星人穿过一条货运铁路和一片破败的居民区,终于看到这座鲜红外墙的“小厂房”。如果硬要找出优点,只能是看起来租金不会太贵。


这种“只外送,不堂食”的云厨房/虚拟厨房/共享厨房正在美国兴起。Uber被驱逐的前CEO,Google Ventures都投资了这项新兴服务。DoorDash则抢先打出了“共享厨房”的概念,抢下名义上的“第一”。


在共享经济已经频频翻车的时代,共享厨房能够拯救美国外卖行业的利润吗?


司机狂飙在送外卖的路上


美国青年John第一次在上海跨年时,好友通知他:10点半Party开始,晚饭给你叫了外卖,吃完过去High。


收到外卖送达的通知,他走出外滩悦茂酒店,穿着一身参加Party的帅气西装,刚好看到一辆车停在门口。


John两眼放光地敲开了车窗,用自学成才的中文问司机:“有,吃的,吗?”


司机一脸震惊,对这个新年夜穿着西服行乞的人产生了深深疑惑:“没有没有”。


其实,外卖小哥早已经将盒饭扔在了前台扬长而去,坐在车里的司机还在问John:“你,谁?”


经历了文化冲击的John向硅星人解释:只有一辆汽车停在那里,我就以为他是送外卖的。


美国由于地广人稀、居住分散,送外卖还需要自带一辆汽车,不时开上高速公路狂奔。而北京中关村饭点楼下停着的各色送外卖摩托车,都在彰显中国的人口红利。


美国外卖送餐的高成本与低效率,让食客需要付出更高的送餐费,外卖司机在不同的餐厅和住家之间疲于奔命,还需要承担汽油和汽车的损耗,平台与餐厅又拿不到足够的订单去覆盖支出。


DoorDash招募外卖司机,打出了很有吸引力的广告词:你想什么时候工作就什么时候工作,想在哪里工作就在哪里工作。时薪最高可达25美元。


也有Dasher外卖司机公开表示,一般每单获得7美元~10美元的收入,每个小时能完成一单到两单外送。


而在Glassdoor上,充满了外卖司机对于这份工作的吐槽。


“不要相信炒作!开10英里路赚6美元,他们说你每小时可以赚18美元。你可能要去6个不同的地方才能赚18美元。”


一名亚利桑那州的外卖司机则写下:赚了31.95美元,行驶了29.8英里,在“热门地区”等待了4个小时,“还是算了”。


从提高效率的角度来想,如果不能像北京一次送一栋楼的外卖,那么至少可以一次多领几家的外卖快送?


把食品外送这个奢侈品改造成日用品


DoorDash此前就被爆出挪用小费支付司机最低时薪,把外卖平台的盈利挣扎又推到了台前。


美国用户平均花5美元~8美元的外送费,外卖司机抱怨挣不到最低时薪10美元,餐厅被抽成20%~30%,外卖平台还很难赚钱。


每一方都在亏,到底羊毛被谁薅去了?


美国外卖收费模式可以总结为,外送员赚订餐运费,外卖平台赚餐厅服务费。平台对餐厅每单抽取20%~30%的收入。对餐厅来说,送外卖有时实在利润微薄。


因此如果没有充足的外送订单,餐厅可能会陷入越忙越穷的怪圈。


Uber创始人、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决定亲自下场。他收购了一家共享厨房公司,改名为“云厨房”,开始打后Uber时代的翻身仗。


云厨房在其网站上称:


目前,绝大多数的食品配送都通过传统的实体餐厅进行,但这些餐厅位置并未针对配送进行优化。食品外送是一种价格昂贵的奢侈品,但体验却很差。


所以卡兰尼克想要把奢侈品变成日用品。


共享厨房可以视为外卖行业收入“开源”的新招数。这个模式说来也简单,就是外卖平台开设厨房空间,提供基本的仓储物流设施,租给多家餐厅使用。


共享厨房只提供外送,不能在餐厅里用餐。有选择前来DoorDash共享厨房取餐的食客希望借用洗手间,工作人员告诉他:抱歉洗手间仅供员工使用,要不你去旁边餐馆?


在DoorDash的共享厨房中,聚集了快餐品牌Nation's Giant Hamburgers汉堡,Rooster&Rice鸡肉饭,Humphry Slocombe冰淇淋和中东小吃Halal Guys。都是订单稳定的快餐品牌。


为表诚意,DoorDash还免去了合作伙伴第一年的外送费。


DoorDash用一排货架围在入口处,隔离出了有限的取餐空间。工作人员会核对订餐者的姓名,再把外卖交给司机或者自行来取餐的食客。


硅星人看到,共享厨房所在的广场还为外卖司机留出了专用的出口车道。



共享厨房为餐厅提供了一种扩展送货区域和客户群的方法,同时减少了人工和租金成本,如果餐厅需要测试新菜单,也不需要在实体店中投入大量现金。


一个厨房、几个工作人员、几个星期就可以上线一家新餐厅,通过外卖覆盖更为广阔的市场。


DoorDash共享厨房将这些快餐店的覆盖区域拓展到阿瑟顿(Atherton)、贝尔蒙特(Belmont)、门洛帕克(Menlo Park)、帕罗奥图(Palo Alto)、红木城(Redwood City)、圣卡洛斯(San Carlos)和伍德赛德(Woodside)七个湾区小城。


改变美国餐饮行业


能强迫肥宅放弃一日三餐点外卖不良生活习惯的,只有点外卖的额外支出了。


以Uber Eats为例,用户需要支付5美元平台费,1美元至5美元的外送费,加上15%的小费,放在中国可以再加个菜。


哪怕是旧金山靠奶茶续命的艺术学院学生想点奶茶外卖,看到几乎翻了一倍的价格,也决定换衣服出门亲自去买。


一名Uber司机则对硅星人吐槽,不知道用户是有多懒,额外多花钱去点个外卖。


制约美国外卖行业发展的,还有其不稳定的用户体验。



外卖平台的司机大多为兼职,不少人带着一张“被迫营业”的面孔。


一名用户点了20分钟以内送达的外卖,司机却开出了非常令人迷惑的路线,最终花了1个小时才送到。


当这名墨西哥裔大汉把超重的身体挤出车门,同时手一滑把食品袋掉在了地上,海鲜粥流了一袋子,然后传来了:“sh*t,sh*t”。


他忘记自己这一单差不多就挣一杯海鲜粥的钱,像个老邻居一样说:没关系,这店转个弯就到了,我再给你买一份。


如果共享厨房能够降低餐厅的成本,外卖平台另有收入来源,或许用户还能有更长的时间享受10刀优惠补贴,继续使用免外送费的服务。


当美国的用户也越来越习惯点外卖。人们改变了生活习惯,更多从共享厨房中点外卖,而不是去餐厅用餐,这个行业的利润才会逐渐清晰。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增量市场。在美国,食品配送市场每年价值超过350亿美元,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成百上千家“虚拟厨房”在各地兴起。另一家共享厨房公司Kitchen United得到了Google Ventures和其他投资者的5000万美元投资。已经开设了12000平方英尺的共享厨房。它与云厨房都与GrubHub和UberEats等外卖平台合作。


尽管盈利前景尚不清晰,美国的外卖大战也正如火如荼,有已经上市成功市值50亿的GrubHub,Uber押注增长的王牌Uber Eats,准备上市的DoorDash和已经秘密提交IPO的PostMates。


毕竟中美食客虽然远隔太平洋,但都有着热爱一样的东西:美食、宅、以及懒。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CJ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