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女人”拉加德
2019-11-02 20:35

“致命女人”拉加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作者祁月,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依据。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正若有所思地盯着她办公室的墙壁。


那里挂着一幅漫画:一位身高近一米八、穿着细高跟鞋的女士手握皮鞭,正要抽打一个银行家。


漫画里的女士正是她自己——时任法国财政部长。她提出的“政府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人民骑自行车以应对高油价”的建议让一些法国民众愤怒不已。


“如果成功当选IMF总裁,要不要把这幅画挂在新办公室的墙上呢?”拉加德默默思考着。


那已经是在八年前的某一天了。时光一晃而过,如今,这幅漫画即将变成现实——从今日开始,拉加德将正式统领欧元区所有的银行。她手里有没有“皮鞭”还不好说,那幅画最终有没有挂上IMF办公室的墙人们也无从知晓。唯一可以确定是:拉加德将有权力按下欧元区所有印钞机的启动按钮。


在欧洲乃至全世界,也没人能像拉加德这样,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始终伴随着 “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这个标签。


如同她钟爱的爱马仕,拉加德身上悬挂的标签都是世界顶级的:法国第一位女财政部长、G7集团首位女财长、IMF史上首位女总裁、《福布斯》全球最具影响力女性之一。


自11月1日开始,这位63岁的法国女人又摘取了一个新的“第一位女性”标签:欧洲央行第一位女性行长。在近日的交接仪式上,拉加德从德拉吉手中接过了一只用于召唤欧洲央行政策决策者们的金色铃铛。并且,至少在未来几周,她将是欧央行管委会唯一的女性。



至此,全球央行历史上出现了很有趣的一幕: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央行的掌舵人都不是经济学家,而是律师。


对于一位没有经济学教育背景,也没有任何央行经验的女性来说,欧洲央行行长的头衔显然令人惊讶。即将离职的现任行长德拉吉拥有麻省理工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还掌管过意大利央行。而拉加德自己也承认:“我研究过一点经济学,但我不是很专业的经济学家。”她还曾公开承认讨厌数学。


这一切,连她自己也没有预料到。去年9月,当身为IMF总裁的拉加德听到自己将成为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的传言时似乎还很恼火。她说,她在IMF有很重要的工作,“当外面可能有汹涌的水流进来时,我不会离开这艘漂亮的船。”


神奇的是,外界对于拉加德当选非但少有质疑,反而几乎是一致赞同,甚至可以说颇为期待。



一切似乎都与过去十年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庞大的“超级宽松货币实验”有关。


40年前,经济学家们让世人相信,好的货币政策需要摆脱政治的影响,以便在一个愈加全球化和关联度越来越高的经济体系中能够以长远的眼光来审视和制定货币政策,让经济走在良性发展的轨道上。于是,一批又一批具有深厚经济学背景或者金融市场经验的技术型官僚进入了央行。


然而,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这些技术官僚推出了一轮又一轮体量惊人的货币刺激措施,他们的政策在推升通胀率、刺激经济活力方面并没有很成功。市场反而一直担心资产泡沫化,而且,央行们的政策空间已所剩无几,其在面临下一场经济衰退或者危机时将难以应对。


从某种角度来说,技术型官僚已经成了自己成功的牺牲品:低通胀在发达经济体中横行了这么多年,很多人甚至都不再能深刻意识到它会导致何种伤害。


时代变了,人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政治家、媒体和公众动不动指责央行的技术型管理者,经济民粹主义威胁着央行独立性的世界里。


有鉴于此,央行行长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能够埋头于参与制定货币政策,而是需要成为一个央行代言人,必须有能力参与甚至掌控必要的政治博弈,才能使货币政策真正免受政治家们的干预,以此维持独立性。


或许,是时候由一些具有政治直觉和政治技能,同时具备良好沟通能力的外行来接手央行的管理了。


拉加德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能力出色的政治游戏掌控者。在当前这个时代,她被视为欧洲央行行长的最佳人选。


但前路并非坦途,欧洲央行行长之路也意味着高风险:没有充足的经济理论背景的拉加德必须有能力与经济学家们开展磋商,必须知道如何将经济利益置于政治利益至上,或者至少在经济和政治上维持某种微妙的平衡。


01 “主席女士”


拉加德如此擅长于争夺第一,连出生都不例外:她是在1956年新年伊始的这一天来到这个世界的。


在法国北部港口城市Le Havre浓郁的海洋文化浸润下,出生于外语教师家庭的拉加德走上了一条独特的人生之路。


在身为英文教授的父亲和拉丁文教师母亲的熏陶下,幼年时的拉加德学习了多数同龄人不曾接触的英文和美国文化。父母还经常带她参加文化沙龙,去剧院欣赏歌剧。


17岁那年,父亲死于运动神经元疾病(MND),拉加德很快离开法国,前往美国马里兰州一所女子学院参加国际交换生项目。这些年幼时的经历给她往后的人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人称赞说,拉加德的英语能力和她的时尚感一样,“无可挑剔。“


学业完成后,拉加德返回法国,进入巴黎第十大学攻读法律。这所学校从1966年起成为极左派学生运动的基地。1968年,当法国年轻人罢课、热血澎湃地参加声势浩大的学生运动时,拉加德远离喧嚣,加入了国家花样游泳队,还赢得了全法锦标赛铜牌。


年轻的拉加德充满了从政的渴望,她在美国读书时就曾给之后担任克林顿政府国防部长的William Cohen做法语助理。


拉加德曾申请国家行政学院——这是一所法国政治家的摇篮。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这里培养出3位总统、7位总理以及众多部长——然而,两度被拒。但她并不心灰意冷,而是选择去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政治大学深造,完成了政治学硕士学位。


不幸的是,拉加德毕业时面临的是一个男性主导的世界。当被告知永远不可能以女性身份成为法国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之后,拉加德转身加入了美国律所Baker & McKenzie,仅仅六年后就晋升为合伙人,最终成为公司历史上首位女性董事会主席,并获得了一个很特别的头衔:主席女士(Madame Chairman)。



2005年是拉加德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时,法国总理德维尔潘请拉加德返回法国,担任贸易部长。拉加德紧紧抓住了这个机会,她离开芝加哥时相当急切,以至于连眼镜都忘了带。从此以后,拉加德开启了她在国际政经舞台上大放异彩的人生。


02 “蠢话女士”


在担任贸易部长仅仅两天之后,拉加德就犯了她为数不多的政治错误之一。


早已习惯了美式工作节奏的拉加德对祖国人民热衷于讨论假日和休息日,并且每周工作35个小时感到惊讶,她大胆提出建议,要求修改法国人备受推崇的劳动法。


此言一出,便捅了“马蜂窝“。法国新闻界立即给她起了一个绰号:”蠢话女士“(Madame La Gaffe)。


在经历了农业部长,最终被提名为财政和经济部长之后不久,拉加德提出了一项财政紧缩方案,结果却招来了时任总理萨科齐的批评。当她建议法国人应当骑自行车应对高企的油价时,再次受到了萨科齐的指责。


语言上的直言不讳只是拉加德“我行我素”个性的一个方面。


今年7月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会议上,直爽的拉加德在网络上“火了一把”:她似乎对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狂翻白眼。


当时,拉加德正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以及英国时任首相特蕾莎·梅讨论问题,年仅37岁的“第一女儿”伊万卡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你们感受一下拉加德当时的表情……



谈起对拉加德的印象,几乎所有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想起她那些得体的套装,人们众口一词地用“优雅‘来形容她。不过,这并不是拉加德唯一的形象风格。


在律师事务所举办的一次鸡尾酒会上,拉加德一反传统地穿着皮裤和黑色皮夹克出现在众人面前,令大家颇为惊讶。因为在律师圈有一套不成文的着装规则:在正式场合,女律师们都应穿保守的套装,戴钻石或者珍珠耳饰。



也正是拉加德这种从容自在、充满自信、不为取悦她人而穿衣的作为,使她在国际法律界顺利地打开了局面。


03 “女人需要像老鳄鱼一样厚的脸皮”


在拉加德的陈述里,她认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是母亲,以及一战期间担当战地护士的外婆。她说,她们都是坚强的女性。


2016年4月,拉加德应邀出席了一场世界女性峰会,当时她围绕一个非常古老的议题谈起了自己的看法。这个问题很简单:女性如何应对自己是“房间里唯一的女人”这个问题,尤其是在以男性为主导的金融和经济领域当中。


“想要在男性世界里脱颖而出,女性就必须拥有像老鳄鱼一般厚的脸皮。”这是拉加德当时给出的答案,“在某些时候,很不幸,厚脸皮是必要条件。”


这倒确实是拉加德的风格:在某些时候模仿男人,不惜以令人尴尬的方式达成目标。2012年,在“众星云集”的达沃斯论坛上,拉加德在讲台上当众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提包,理直气壮地说:“我到这里来,是为筹一点款”。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各种场合不停地呼吁IMF成员国拿出钱来救助欧洲。


当然了,她也不建议女性一直顶着“鳄鱼皮”。当过了那段时间,“我很希望我们能够脱去鳄鱼皮,成为一个正常人,不必面对可怕的攻击和不公正。世界需要多样性,女性所代表的这部分人类应该在这种照片里和这样的场合(下图)占有一席之地。”



在很多人眼里,拉加德似乎都是一个男权社会的高调批评者。她的确也说过,如果一家公司不让女性担任高级职务,那肯定是“政治不正确“。


拉加德坚定地相信,女性是一股有力的文明力量。对于2008年金融危机,她是这么评价的:


如果是“雷曼姐妹”而不是“雷曼兄弟”,今天的世界看起来可能会大不相同。


04 “为何是她?”


在拉加德当选为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的消息传开之后,欧美股市应声反弹。前希腊财政部长Giorgos Papakonstantinou说:


金融市场对于她当选的反应是正面的,这等于是在说:市场欢迎这样一位拥有务实立场和政治敏捷性的人。


市场普遍认为,拉加德很有可能继承前任德拉吉的“政策遗产“,采取类似于”不惜一切代价“的措施来拯救欧元区经济。


在这一点上,拉加德有的是能力来掌控局势。


人们在我身上发现的一个品质是:我有能力伸出援手,以促使各方达成共识,让人们形成共同的利益。而且,我是一个可靠还不说废话的人。



超凡的协调能力


那些曾与拉加德共事的人评价称:拉加德更擅长的是做一名他人决策的发言人,而不是像卡恩那样是一位开创性的、喜欢提出自己独立思想的学者型官员。


换句话说,拉加德作为欧洲央行行长的角色很有可能是充当政策的喉舌,这将与德拉吉明显不同。


德拉吉过去多年间在一些关键时刻做出过力排众议的决定,最知名的就是2012年“不惜一切代价”的干预措施——那个决定成了欧债危机的转折点。2015年,他又推出了量化宽松措施,当年9月又进一步推出终极宽松政策。这些措施基本都是孤军奋战的结果,激怒了一些同僚。


拉加德也曾像德拉吉一样扮演过“救火队员”的角色,只是,当年她是配角,而非像德拉吉那样的主角。那是在美国保险巨头AIG终于支撑不住,准备申请破产的那个晚上,拉加德打电话给美国财长亨利·保尔森,“我只有15秒来说服他不要让它倒下。”


说服力不是拉加德唯一拥有的东西,她还平易近人,很容易赢得其他人的喜爱。当她去六年前居住过的公寓故地重访,门房获悉后激动的小跑出来,热烈地拥抱她、亲吻她的脸颊,诉说着他们有多么想念她。


Dominique Moisi非常熟悉拉加德,这位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创始人对自己的老朋友赞誉有加:“她知道自己位高权重,虽然她拥有一切,但她并不摆谱,依然热情。当她知道自己需要幽默有趣的时候,她就可以做到幽默有趣。”


曾经,在一个唇枪舌战的口水仗上,拉加德为了缓和“战局”,给现场“激战”的人们发了好多M&M's巧克力豆。


作为一名女性,拉加德有的是耐心。2015年6月,时任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为了争取国际援助发表了一场冗长的讲话来解释本国的财务状况,这使得那场有关希腊债务危机的会议持续了足足十一个小时。很多与会者崩溃了,他们失去了倾听的兴趣,甚至用打电话来打发时间。但拉加德始终聚精会神地听着,还做着笔记,时不时地提出一些问题。



当然了,冗长无趣的会议是很多人无法忍受的。后来,在拉加德的大力推动之下,IMF董事会颁布了一项新规定:发言时间不得超过4分钟。否则,拉加德就开始敲话筒以示提醒。


外界很多人相信,由拉加德领导的欧洲央行可能更具合作精神。有媒体曾评论称:


拉加德的外交技巧在IMF是一个传奇,在人们对央行行长权力的期望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之际,这种技巧将被证明是至关重要的。


在货币政策方面,拉加德可能更像一个协调者,而非谋划者。


“我从不单打独斗。“拉加德曾说,”在花样游泳的过程中,你在保持自身姿势优美的同时,还需要注意与其他队友的协调。”


 “花样游泳教会我一件事:咬紧牙关,保持微笑。”拉加德在谈起IMF总裁的角色时解释,“和花样游泳一样,这个职位也需要韧性和耐力。你常常会处于紧张的节奏当中,必须全力掌控局面。”



危机“女斗士”


拉加德更像是一个危机中挺身而出的女斗士。


“无论何时,当情况非常非常糟糕,人们都会叫女人来做。”拉加德在几个月前播出的电视节目The Daily Show上说。


拉加德也确实是临危受命。2007年6月,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拉加德进入法国财政部担当部长。两年后,她被英国《金融时报》评为欧元区最佳财长。


2011年6月,历史再度重演。那是欧洲债务危机爆发之初,时任IMF总裁的卡恩又被曝出性侵丑闻。在双重危机发酵的紧要关头,拉加德上位,成为IMF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领导人。


在IMF总裁的位置上,拉加德一坐就是八年,成功修复了IMF严重受损的声誉,还扩大了该组织的工作范围,并主导了针对希腊和阿根廷的救助计划。


这一切使拉加德赢得了极高的赞誉,她在2016年再次被任命为IMF总裁时获得全票通过。在《福布斯》杂志评选的十大最有权势女性中,她一直排在前十位。


不过,也有一位来自接受过IMF救助的国家官员表示,拉加德在国际援助条款谈判中表现得相当强势,开出的援助条件也很苛刻。



微妙的平衡


拉加德的当选或许还印证了一个欧洲政客们不愿明说的秘密:左右翼派系的平衡,以及政党忠诚的优先性。


这在现如今左翼政治势力迅速崛起的欧美大陆显得尤为重要。


虽然拉加德在公开场合并未表现出明显的政治倾向,但她在执掌IMF之前,曾在希拉克(Jacques Chirac)和萨科齐(Nicolas Sarkozy)这两位法国中右翼总统组建的内阁中担任部长。



05 欧洲央行会“大换脸”?


在Jefferies首席欧洲经济分析师David Owen看来,在拉加德掌舵的时代,“欧洲央行的决策局面将大不相同,并将成为更难解读和理解的机构。”


随着德拉吉卸任,对他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持反对意见的高层可能趁着行长换人的时机,趁机改变欧洲央行执委会的讨论基调,执委会的权力平衡格局可能发生改变。


在欧央行执委会6位成员中,德拉吉与他的2位副手一直在向市场释放鸽派信息。这三位对欧央行管理委员会的影响也非常大。随着德拉吉卸任,这两位副手也已经或者即将离开核心决策层。


拉加德上任之后很有可能重新配置自己的人马。届时,一旦德国央行委任重量级人物进入执委会,欧洲央行就将出现重大的权力平衡格局调整,当前的刺激性购债计划可能遭遇更多异议。这项由德拉吉牵头制定的QE计划在当前25位成员组成的管委会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表达了反对立场。


而拉加德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保持着良好的交情,她与德国前财长、持紧缩财政立场的朔伊布勒的关系也很不错——后者经常对欧洲央行发生意见冲突。而朔伊布勒的继任者Olaf Scholz对拉加德上任欧央行行长已经表示了欢迎,据说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信任她。



06 挑战重重


一周前,当被问及“继任者是否有可能像自己一样连任八年行长之职”,德拉吉回答说,他希望不会,无论谁是继任者。


德拉吉说的没错。作为下一届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需要面临的挑战会比IMF总裁还要多,再加上成员国之间的协商相对复杂,连任八年更像是一种煎熬。


尽管德拉吉实现了当年捍卫欧元的誓言,也成功帮助欧元区度过了危机,令外界重塑了对该行管理经济的信心。然而,通胀长期低迷,实现设定目标依然任重道远。与此同时,欧元区的负利率问题越来越突出,对超级宽松政策的“瘾症”难以戒除。


更严重的是,欧洲央行能够使用的政策工具十分有限,政策空间并不大。而就在即将离任的最后几周前,德拉吉还“下了狠手”,推行了新一轮货币刺激计划,这使得欧央行至少要到2022年才会迎来可以加息的时机。


在最新决策背后,从购买债券到负利率措施,欧洲央行内部政策制定者之间存在着前所未有的分歧,来自德国等保守经济体的央行行长们反对德拉吉的经济刺激方案。


拉加德必须利用这样一个快要耗尽政策“子弹库”的央行来重振欧元区经济。她在入职之后,将即刻面临的直接挑战是克服欧洲央行在货币政策制定方面的缺陷,特别是当多年来利用非常规政策工具刺激通胀和增长失败之后,欧央行正寻求重新部署“武器库”以应对潜在经济衰退的时候。


尽管如此,欧洲央行还不能在这一点上说的太明确,否则,市场要吓崩溃了。IMF首席经济学家Olivier Blanchard说:“拉加德必须做出微妙的平衡行动:一边宣称自己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同时,她会坚持要求政策制定者提供财政等其他方面的的帮助。”


市场普遍认为,拉加德作为欧洲央行行长的主要工作可能不是推出更多刺激性货币政策,而是说服所有成员国动用财政刺激,以此合力挽救经济。同时,尽力弥合决策者们的分歧。


这些预测立即得到了拉加德本人的验证。就在上任前夕,拉加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态度强硬地表示:“近年来,货币政策做了很多事。现在,金融和经济政策必须立即对其进行补充。”


在美联储重新开启加息周期之际,拉加德能否打破德拉吉任内连续八年不加息的格局,同时完成德拉吉未竟的事业,人们将拭目以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