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丑闻席卷法剧圈,为何法语音乐剧全面沦陷?
2019-11-04 16:18

性骚扰丑闻席卷法剧圈,为何法语音乐剧全面沦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Edan、雪竹,题图来自音乐剧《摇滚莫扎特》


10月26日晚上,北京世纪剧院里人头攒动,热门法语音乐剧《摇滚红与黑》正在这里上演。整部剧的音乐风格偏流行摇滚。每当剧中的名曲响起,粉丝都会提前欢呼鼓掌,一曲唱罢更是获得满堂彩。正剧最后一首重唱还未结束,观众区已经蠢蠢欲动。有些粉丝悄悄挪到了过道,有些提前端起了相机。而剧院的工作人员似乎对此习以为常,并未加以阻拦。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后排粉丝几乎是瞬间冲到了台前。等舞台灯再次亮起,演员们回到舞台上谢幕,再次唱起剧中的名曲,向台下抛送飞吻,与观众自拍。演员洛朗·班(昵称老航班)还收到了观众送上的一只毛绒玩具熊。


《摇滚红与黑》的返场环节丨作者提供


一时间,现场尖叫声快门声此起彼伏,仿佛置身于一场摇滚演唱会。


 宛如演唱会的法语音乐剧 


近两年,好几部法剧在国内接连上演——大热的《摇滚莫扎特》(法扎),经典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巴黎圣母院》,以及最新的这部《摇滚红与黑》。法扎在去年1月首次来到中国,一下子就在上海文化广场连演24场,场场爆满。今年年初,法扎又开启了北京、广州、杭州等全国九个城市的巡演,粉丝们热情不减。


看过法剧的观众很难不注意到演员嘴边的大麦克风,与百老汇把麦克藏到头发里以达到逼真效果的做法不同,显眼的麦克风让法剧看上去就像一场演唱会。上海音乐学院陶辛教授认为,法剧是“故意制造一种间离,脱离戏剧情景,告诉观众我在唱歌,这就是演唱会”。


《摇滚莫扎特》剧照丨SAIC


这正是法语音乐剧的独特之处。


业内人士的Y分析说,美国百老汇和英国西区通常是先在剧场里面预演,效果好的话驻演,之后再录制原声带或者DVD。但是法剧经常是反过来的,在音乐剧尚未开演前就已经先录制好了唱片,先发行看看效果怎么样,之后才会上线去演出。像法扎是2009年9月在巴黎首演,但其中的热门单曲《纹我(Tatoue-moi)》早在2008年12月就已经发行,当时蝉联了五周的全法销售冠军;法扎的同名专辑2009年4月发行,在音乐剧上演之前就已经热卖五十多万张,是当年全法最畅销专辑之一。


法剧的运作就像是流行歌手打歌,先挑几首歌出来打榜积累观众,这也是为什么导致了法剧的音乐是好听的,但是整个剧的故事架构会出问题。英美音乐剧的结构相对紧凑,旋律与剧情互相渗透,音乐对剧情起到推进的作用。法剧通常选自家喻户晓的名著,比如说《巴黎圣母院》《罗密欧与朱丽叶》《红与黑》。因此,在观众们熟知人物故事的基础上,法剧把重点放在了音乐上。


法语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剧照丨officiallondontheatre.com 


Y认为,法剧很大程度上是利用明星效应把观众吸引到剧院里去,而非依托于故事情节。


犹如演唱会般的演出现场和对歌曲的重视,都格外突出了演员的个人魅力。这导致法剧粉丝不是追着剧跑,而是追着演员跑,就像在追偶像一样。


壹生去年在上海文广看了雷森德饰演的莫扎特后入坑,之后的每一场有雷森德的法扎她都会去看,还写了万字repo夸他的表演。今年巡演的大部分她也去了。另一位粉丝小K来自北京,她不仅看了今年北京站的每一场法扎,还追去了杭州和西安。


S曾做过百老汇音乐剧《律政俏佳人》上海站的志愿者,也做过法扎的志愿者,“律政的粉丝跟法扎比起来寥寥无几,法扎可能就是冲着演员来的,米开来,老航班他们。” 米开来是法扎中莫扎特的A卡米开朗基罗·勒孔特,国内粉丝亲切地叫他小米、米开来。他在国内拥有众多的追随者,有些粉丝认为“没有米开来就没有莫扎特”。业内人士认为,这种说法在百老汇是不会出现的:百老汇的经典剧目,卡司替换了一轮又一轮,剧还是照样演。


S认为,法剧可能会神话某个演员,从而导致粉丝对于演员的追随,“法剧更倾向于营造一种感官刺激,或者说给你做一个梦。”


 与演员零距离 


法剧不但舞台风格像演唱会,现场的热烈氛围也可与演唱会媲美。


谢幕时的冲台和互动已经成为法剧独有的一种现象。戏剧博主麦麦今年八月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看了《巴黎圣母院》,“我坐在第二排,谢幕的时候我站起来拍照,一回头我座位上已经塞了两个人了。这还不是像法扎这么high的音乐剧。”


“只有法剧是这样”,壹生说,“不仅仅是冲台,演嗨了谢幕的时候演员亲亲台下的粉丝也是有的,雷森德就亲过一些粉丝的脸,其他演员也有过。”


谢幕时,雷森德与粉丝近距离接触丨weibo


法剧演员与粉丝在返场环节亲个脸吻个手算是正常互动,只是这样的亲密互动很多时候也延续到了台下。


Stagedoor,简称SD,中文译作“堵门”,是指在音乐剧、话剧、舞剧等演出结束以后,粉丝们在剧院后门的演员通道口等待演出结束的演员,并与演员们近距离接触。SD的真正目的其实是给观众和演员一个交流的平台,双方可以就剧情、表演等进行沟通和讨论。


但是现在国内大部分SD环节更像是粉丝见面会,签名合影送礼物是最常见的,拥抱吻脸也并不罕见。像法扎这种大火的剧,SD基本是人山人海,场面混乱。粉丝见到心仪的演员情绪举止十分激动,演员也只能尽力应付。


某演出结束后人山人海的SD丨作者提供


除了常规的SD,不少法剧演员还在国内开过专门的粉丝见面会(fan meeting),雷森德就是其中之一。壹生说,雷森德后来都不怎么来SD停留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真正的粉丝都会去fan meeting。“雷森德来fan meeting时通常会抱个粉丝送的花,进来看到脸熟的人就会拥抱一下,打个招呼”,壹生回忆,“他很会记粉丝的名字和脸,会说‘I see you before’。”


壹生开玩笑说,她属于fan meeting上“脸皮比较厚的粉丝”,会主动要亲密一点的接触,抱一下或者亲一下脸。有些粉丝也想要拥抱或者亲吻的,但是她们比较羞涩,壹生会跟雷森德说让他抱一下或者亲一下这些粉丝,雷森德一般都会“sure”。“她们被抱被亲都很高兴”,壹生猜想,可能雷森德觉得所有粉丝都是这样,被他抱一抱亲一亲会很开心。


偶像与粉丝间的亲密互动从舞台上延续到舞台下,也进一步延续到更为隐蔽的社交网络。国外演员有Instagram和facebook账号,有些来了中国以后也注册了微博和微信账号,因此在演出结束以后粉丝与演员通过网络进一步交流,并不是什么难事。和出现在电视里的明星比起来,音乐剧演员的followers相对较少,回复粉丝的几率更大。而且,几乎都是演员本人在打理社交媒体的账户,不存在经纪人或者工作室带为操作的做法。


音乐剧《泰坦尼克号》还未上演,剧中的演员开通了微博账号,并回复粉丝 丨weibo


最早刚看完雷森德演出的时候,壹生心潮澎湃,通过Instagram给雷森德留言,夸他演得好。雷森德大概隔了一个月才回复她,对她表示感谢。据壹生所知,雷森德会挑选一些粉丝私聊,“不知道是因为长得小还是符合他的审美”,而自己属于“没有被选中的粉丝”。


 最后一根稻草 


相比较大多数时候隔着屏幕看得见摸不着的影视演员,显然从音乐剧演员身上得到回应要容易得多,也直接得多。


如上文所述,法剧对音乐的格外重视和独特的“演唱会”模式,台上的音乐剧演员很容易就蒙上一层“明星光环”,甚至是“偶像光环”。而且,由于法国本土音乐剧行业的不景气,法剧演员对中国市场、对“营业”都很重视,几乎有求必应。


而剧场、SD、fan meeting和社交网络,又大大拉近了粉丝与演员间的距离。带着明星光环/偶像光环的音乐剧演员不仅看得见摸得着,甚至还抱得到、亲得到。


有些粉丝不会追主角或者知名演员,反而会热烈追捧不知名的配角和伴舞。一个可以想见的原因是,从他们那里获得的反馈和关注,要更为热烈。甚至有可能建立起私人关系。一位粉丝说,和她相熟的舞者,有时候会在舞台上望着台下的她,对她挥手,直到她回应才走开。


台下几百上千人看着他,而他顶着舞台炽热的灯光,只冲你挥手。粉丝迷恋上这种感觉,并不难理解。特别对年龄较小甚至未成年的粉丝而言。


雷森德向观众抛送飞吻丨weibo


在调查过程中,果壳发现剧圈女孩年龄明显偏小。我们接触了不到十位粉丝,最小的未成年,最大的二十三岁。这导致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聊天时,粉丝提起某一个粉丝,先说名字,之后会紧跟着介绍“她是成年人/她是未成年”。


根据《文汇报》的报道,法扎是近年来场内平均年龄最低的一部原版音乐剧,以大学生和中学生居多,最小的粉丝刚上初中。在音乐剧业内人士Y看来,“法剧火起来跟整个中国音乐剧市场火起来这个节骨眼很接近,法扎的热演再加上《声入人心》这档节目,带火了整个音乐剧市场,吸引了一批年龄小的粉丝新的进入到这个圈子。”


作为戏剧博主,看戏频率很高的麦麦接触过不少剧圈女孩。她发现,这些女孩很多家境优越,父母工作忙碌没时间与她们相处,但是经济方面的要求绝对满足。不少女孩不但跨城追剧,还满世界的跨国家追剧。


经济富足的另一面是内心的空虚。麦麦觉得,戏剧算是这些女孩的一个心理慰藉,一种寻求存在感和关注度的方式,“很多人在生活中做事情是没有反馈的,跟家长也好,跟同学也好,很多时候缺乏一个正向的反馈”。她认为戏剧某种程度上来说,给无论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生活的空虚感起到了填充的作用,“把戏剧当成了最后一根稻草”——尽管这并非戏剧的初衷。


 适当的距离 


把戏剧当成最后一根稻草没有问题,问题是,度在哪里?


正是因为没有把握好演员与粉丝间的距离,法剧才会全面沦陷,四部剧全部爆出了性骚扰丑闻。前面一句话的主语,既是演员,也是粉丝。


对于演员来说,规范自己的行为既是职业道德的要求,也是社会道德的要求。但光靠个人的自我约束是远远不够的。


北京千千律师事务所的吕孝权律师认为,演员对粉丝的性骚扰,属于广义上的职场性骚扰


所谓职场性骚扰,指的是相对的强势者针对相对的弱势者实施的,不以正常情欲关系为目的,导致弱势者反感或抗拒的性意涵行为。


演艺界也是广义上的职场概念之一。演员对粉丝的性骚扰,即明星利用他在粉丝心目中的个人声望和优势地位,通过施加精神影响、心理控制、权力控制来达到性骚扰或性侵的目的。


这其实是一种权力不对等。


在权力不对等的情况下,除了依靠个人的自觉,更需要的是来自外界的有效约束。剧院方、制作公司方都应该有所作为。


对于粉丝而言,先是见到真人,然后拿到签名,再抱一下,亲一下脸颊,然后呢?私信得到回复,偶尔聊聊日常生活,然后呢?得到满足就会想要得更多,总是想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壹生自认为是比较理智成熟的粉丝,她很早就知道雷森德睡粉的事,学会了把演员个人和角色分开来看。但对于一些不太成熟的粉丝来说,她们并不知道和演员可以亲近到什么程度,“私联是说一句happy birthday就够了吗?势必有人会过渡到happy valentine’s day,然后会问你今天过得怎么样?你睡得好吗?” 。


需要在适当的地方划下一条线,越界了,就是不恰当的。但就像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培养粉丝素养,不但需要粉丝自觉,更需要行业从业者的努力。特别是在规范剧场行为,培养维护良好的观剧文化上。


就拿Stage door举例。国内的戏院,SD有栏杆、有几个保安在一旁,已经算是难得的“优等生”了。一位国外演员和粉丝在instagram上聊起过雷森德性骚扰的事情。当他得知关于雷森德肢体性骚扰行为的三则指控都发生在SD的时候,就表示他自己以后来中国演出也得注意:由于场面太混乱,只能下意识应对,他和粉丝合照的时候根本不记得自己的手放在哪儿。


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在SD与粉丝打招呼丨fanpop.com


曾在多个国家看过演出的麦麦认为,英国西区的SD氛围是最好的,流程规范明确。剧场的保安在演员出来之前在门口放一个铁栅栏,粉丝排队等,演员愿意签就走过来,不愿意就拐到一边走开。牌子大一点的演员比如抖森,需要凭当日的演出票,签名和合影只能选一个,这些都会提前和粉丝说好。签完名/合完照之后,粉丝就会被请离开队伍。如果想要多看两眼,可以,但请到马路对面看。


麦麦说:“现在国内音乐剧行业给人感觉就是,明明有一百分的卷子摆在眼前,你连抄都懒得抄。”


参考文献

[1] 驳静,三联生活周刊《在“法扎盛开”的北京,摇滚莫扎特出圈了吗》

[2] 七幕《为什么说法国音乐剧独树一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Edan、雪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