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德国城市宣布进入“纳粹紧急状态”,默克尔该反思什么?
2019-11-05 09:25

这个德国城市宣布进入“纳粹紧急状态”,默克尔该反思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叶克飞,题图来自东方IC


日前,德国东部城市德累斯顿市议会通过决议,宣布进入“纳粹紧急状态”。


该市议会声明表示,“持有反民主、反多元化、反社会和极右极端思想的活动,包括暴力行为,发生频次正在(德累斯顿)增加”,号召德累斯顿市民和社会团体共同保护少数族群,帮助极右翼暴力的受害者。


即使在德累斯顿,这一决议也并未得到一致认同。尽管发起者表示这一紧急动议法案仅仅具有象征性意义,不会有任何实质性措施,但仍有议员认为决议的措辞有待商榷,有过分夸大之嫌,影响城市形象。


有趣的是,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同属基民盟的议员也投了反对票,因为他们认为这个法案“仅仅是一种象征”。


德国总理默克尔


当然,不管是赞同者通过的决议,还是反对者认为的“夸大”,更多地说明了德国的责任感,对极端主义的高度警惕,而不是“德国乱了”。


今年以来,德国发生数次极右势力袭击事件,引发民众担忧。尤其是10月9日,哈雷市那场发生于犹太教堂外、造成两死两伤的恐怖袭击,矛头直指犹太人,触动了许多德国人的痛苦记忆。


在这一系列动荡中,德累斯顿乃至其所在的萨克森州首当其冲,甚至有人将德累斯顿称作“极右势力大本营”。


之所以有此判断,与历史有关,也与近年来的现实有关。而对于德国政府来说,面对极右翼势力的骚动,仅有警惕还不够,或者还需要反思。


01 德累斯顿因历史成为极右翼的“灯塔”


作为千年古城,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堪称易北河畔的明珠,也被誉为“德国最美的巴洛克城市”。


1945年2月13日,二战已近尾声,盟军已掌握制空权,但却在此刻集中轰炸德累斯顿,将整座古城毁于一旦。


直至今日,这场空袭仍被视为二战史上最受争议的事件,是一个“带有惩戒意味的悲剧”。


2017年,德国民众手牵手组成“人链”,纪念德累斯顿大轰炸72周年


二战后的德累斯顿人体现了德意志民族登峰造极的严谨和韧性,在前东德时代,人们自发保护废墟的一砖一瓦,两德统一后更是进入快速重建期。德累斯顿人利用旧时砖瓦,修旧如旧,重建了一座与昔日一模一样,甚至看不出重建痕迹的古城,堪称二战后重建史的奇迹。


与此同时,德累斯顿也吸引了英飞凌、大众汽车和空客等大企业的投资,成为德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之一,被称作“德国硅谷”。


德国德累斯顿市


从地缘上来说,它临近捷克和波兰,又扼守易北河要道,堪称区域经济中心。


但也正因为区域经济的话语权,加上作为萨克森王国首都的政治底蕴,德累斯顿难免成为政治势力竞逐的舞台。


极右翼的NPD(德国国家民主党)始终以德累斯顿大轰炸为政治由头,德累斯顿每年大轰炸纪念日的示威游行也成为其发展土壤。


二战后,新纳粹主义逐渐诞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更是壮大,但在纳粹的“老家”德国,早已法律禁止纳粹崇拜,民众也痛定思痛,极度反对纳粹乃至新纳粹。但两德统一后,新纳粹组织有所发展,他们往往以德累斯顿大轰炸作为切入点。


02 新纳粹集中于前东德地区并非偶然


这些年的德国新纳粹主要以前东德地区的年轻人为主,这跟两德统一后的地区经济不平衡有关。


两德统一后,前东德人告别了大锅饭时代,投入了市场经济怀抱。但经济转型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前东德尽管曾是前东欧世界的明珠,但生产力远逊于前西德地区,而且企业效率低、积弊多,必然要经历一个痛苦的调整过程。


德国柏林,国会大厦附近的柏林墙


在这个过程中,许多落后产能被淘汰,大量工厂被关闭,不少前东德人失业。有些人等到了经济重回正轨,并通过自身努力在之后的崛起期里分享经济红利,但也有一些人开始反社会,成为新纳粹。


但要看到的是,两德统一后,新德国走出了一条相当精彩的崛起之路。东西德经济差距不断缩小,德累斯顿的经济复苏就是明证。在观念上,无论是对二战的反思,还是前东德的反思,都可以说做到了最好。在这种情况下,新纳粹并没有什么民意基础,掀不起任何风浪。


这种稳定局势于近年被撼动,固然有德国乃至欧盟经济停滞的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难民危机给了极右翼可乘之机。


在萨克森州,极右翼势力除了德国国家民主党之外,近年来又有PEGIDA(欧洲爱国者抵制西方伊斯兰化运动)兴起,后者的指向显然是这几年的难民问题。


在难民危机中,德国是欧洲敞开门户的急先锋,这的确体现了高度的责任感和包容性,称之为欧盟之光毫不为过。但不可否认的是,德国乃至欧盟在难民问题上始终是空有大爱,缺少足够策略,导致不少社会问题的出现。


在这个过程中,前东德地区受到的影响更明显,反应也更大,这并非偶然。


03 不能忽视东西德地区的经济和观念差异


这几年来,德国极右翼势力的主要扩张区域就是前东德地区。


前几年的德国地方选战中,基民盟在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一度落后于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引发诸多猜测与不安。之所以反应强烈,是因为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曾是默克尔的重要票仓,她所在的基民盟也随之沾光,票仓的动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时的难民危机。


2019年6月1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属的保守派政党基民盟,打败了反移民极右翼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在德国格利茨市长选举中获胜


地属前东德地区的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是德国经济最为落后的一个州,因此对难民群体的接受度和承受力也相对最弱,也最容易成为右翼政党的突破口。


另外,相比前西德地区民众,前东德地区民众的民主浸淫时间相对较短,教育水平和修养也略有不及,因此对待难民的态度难免有些不同。


这几年来,国内知识圈对于难民问题一直有争论。一方担心欧洲“绿化”,认为欧洲应该封闭,另一方则认为欧洲人自己都选择了接纳而非歧视,我们有何资格歧视其他种族。


我认为两种思路都有狭隘一面,前者漠视价值观,后者同样没有价值底线。以道义和情怀衡量问题的话,以默克尔为首的欧洲政治家们当然值得推崇。但无论是当下欧洲,还是我们,都往往习惯只用道义和情怀来看待问题,这种政治小清新的思维,压根无助于解决实际问题。


难民问题与经济问题的叠加,在近年来产生了越来越大的效应。就在前段时间,德国选择党在图林根州选举中击败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成为该州第二大党。以埃尔福特为首府的图林根州,同样属于前东德地区。


此外,基民盟虽然在萨克森州议会选举中拿下,但得票率继续明显走低。


2015年9月7日,德国柏林,大批难民持续涌入德国


其实类似情况不仅仅发生在德国,极右翼政党在其他国家的崛起,往往都以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为根据地,如西班牙南部和意大利南部。


正因为经济落后,加之难民政策带来的经济压力,使得这些地区的人们更容易被极右翼的反移民口号所蛊惑。


04 德国政府需要反思什么


德累斯顿宣布进入“纳粹紧急状态”,尽管只是象征性做法,但也说明了德国对极右翼的高度警惕,是德国主流价值观的体现。


但仅有警惕性远远不够,德国政府必须面对一个事实:极右翼正在崛起,并试图挑战传统主流政党,经济停滞和难民危机等问题的叠加,使得民众有了更多不安全感


如果不能打消这种不安,那么问题就无法解决。


2017年,二战后首次有极右翼政党进入德国国会


在难民危机出现后,默克尔那句“我们能做到”确实激动人心,但一年后,德国《明镜》周刊就以“我们做到了吗”为题审视难民政策,并认为“难民危机分裂德国社会”。


即使是当时默克尔的执政盟友加布里尔也认为,默克尔低估了难民危机的挑战,比如难民涌入使得德国多出三十万学童,德国无力将之纳入教育体系。


至于德国人与移民之间的复杂关系,以及衍生的种种社会问题,虽然短期内仍不会动摇德国社会根基,但确实埋下了让人担忧的种子。


很明显,德国仅仅拥有开放多元的价值观和丰沛的人道主义,但却不具有与之匹配的机制和能力,也因此常在政治正确的小清新和现实残酷中陷入两难。


前两年,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马库斯·索尔德曾说过一句话:“即使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善意,我们也无法融合那么多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


这句话其实也给德国政府提了一个醒:如果能够更妥善有序的接纳难民,而不是大门一开了之,许多民众或许不会被推向极右翼的怀抱。


当然,二战后的德国社会始终以反思为导向,已形成高度社会共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对极右翼和民族主义仍会持高度警惕态度。


德累斯顿的“纳粹紧急状态”,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提醒。但比这类提醒更重要的是德国政府能否解决民众所面对的问题,从而消除极右翼扩张的土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叶克飞,题图来自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8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