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乐王子”参加节目被群嘲,感慨刷人气比做演员梦实际得多
2019-11-07 08:00

“游乐王子”参加节目被群嘲,感慨刷人气比做演员梦实际得多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作者:裴晨昕,题图来自:《贵圈》采访


在收到《演员请就位》节目组发来的邀约时,“游乐王子”袁奇峰想了两个问题:


第一,自己因为塑料普通话翻红,参加节目会不会被别人质疑是炒作?第二,同台竞技的会有哪些演员,论演技自己会不会是最烂的那一个?


“游乐王子”听见“雨女无瓜”就烦 挑战普通话绕口令


节目组极力打消他的疑虑,接连给了两个否定的回答。袁奇峰感觉到,节目组一直在给他作各种保证——你这个OK,那个也OK。“普通话说不好也没有关系,我们也有台湾演员、香港演员。你有你的特点。”“有哪些演员不能说,反正一些也有名,一些也是一般般。你会不会是最烂的?不会的!”


但真正参加了节目,袁奇峰发现“完全是不一样的”。单人海报一经公布,他就成了被观众质疑的焦点;正式表演时台词功力和演技也遭到导师不留情面的狠批:“全方位的、各方面的不好”。上节目前,袁奇峰在一个月内减了15斤,但镜头体型依然略显臃肿。面对导师的点评,他低着头抿着嘴,始终没有看向镜头,失落感溢于言表。


袁奇峰参加《演员请就位》,在后台排练


他最初的翻红是无意识的。网友自发的狂欢给了他出场机会,将舞台的聚光灯转向他。但如同所有的网生快消文化一样,这种热度像是急速弹起又坠落的抛物线,落在《演员请就位》这一档重量级节目中,完成了一次彻底的话题消费。


袁奇峰开始配合各方需求反复玩梗,招来的却是网友的质疑与反感,但他依旧将“给大家带来欢乐”“感谢观众喜爱”挂在嘴边。谁不明白这是一种赤裸的消费呢——时代浪潮,泥沙俱下,而他,就是泥沙中的一粒。于是他迎接走红,迎接消费,也迎接鄙视。


1


作为腾讯视频第四季度的重点项目,《演员请就位》的阵容可谓庞大。除四位导师外,集齐大小演员共50位。娱乐博主萝贝贝还就此打趣,“行业寒冬真的来了,艺人的价码一定都很便宜,一档节目才能签下这么多大小明星跑来比演技。”


节目组将演员按戏龄分为三组。事实上,你可以把全部嘉宾分成两类,一类是演技担当,名声未必够响,但有代表角色和专业奖项在手,受业内认可。譬如19岁就凭借《十七岁的单车》摘得柏林电影节最佳新人的李滨;在《喊·山》中饰演哑女、获得第20届釜山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大奖的郎月婷等。另一种则是话题担当,像是导师席中的郭敬明,自带争议与关注度,为节目注入更多流量。这方面的演员代表更多,譬如濒临失业的初代霸道总裁明道、热搜专业户主持人沈梦辰、转型运动员董力……当然,靠口音梗意外翻红的袁奇峰也是其中之一。


他自称演员,在采访中常常也有意与网红划清界限,但多数观众认识这个名字还是因为热搜。5个月前,得益于网友的二次创作,袁奇峰十多年前在儿童剧《巴啦啦小魔仙》中饰演的“游乐王子”,成了风靡一时的表情包。和一年前的发际线小吴一样,袁奇峰戴着眼罩身穿蓝色制服的形象,在网上像病毒一样传播。其塑料普通话演绎出的经典台词,也为网友贡献了“要泥寡”“雨女无瓜”“小朋友要有小朋友的亚子”等热梗。


风靡全网的“雨女无瓜”表情包


一切都在当事人意料之外。早已“隐退娱乐圈”的袁奇峰已经转业经商,旗下有一家孵化网红为档口带货的文化传媒公司,和一家针对美容院提供产品服务的美容公司。突然翻红的那个月他正在内蒙古、昆明等地出差考察美容市场,发现“一打开朋友圈全部是我”“一发微博就上热搜”时,他一下子“懵了”。当然还有鬼畜剪辑聚集的B站。那是袁奇峰第一次知道这个网站,很疑惑:“这个网站是为我开的?怎么全部是我,这一条是我,那一条也是我。”


突如其来的流量像一块诱人的蛋糕,各方都想趁机分上一块。毕竟——这种天上掉下来的热度,分分钟就可能凉凉。各种活动、综艺邀约渐渐多了起来,袁奇峰在旗下的传媒公司中,组建了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运营团队,负责打理各种事物,同时还找了大学生帮他注册B站。走红的一个月内,他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登上《快乐大本营》“跟何老师他们一起玩”。但重新穿上蓝色制服后,凸起的肚腩遭到群嘲,在节目中玩梗也被指尴尬。


袁奇峰参加《快乐大本营》再扮游乐王子


和所有网生快消文化一样,公众的注意力转瞬即逝。最体面的方式似乎是任由热度来去,一旦主角下场主动做些什么,难免被贴上“用力过猛、试图炒作”的不体面标签。一年前的发际线小吴就是惨痛的先例。


2


十月底,袁奇峰带着助理从广州来到北京参加活动,一人推着一个大行李箱在街边打车。他们显然低估了北京深秋的气温,只穿着夹克。停留的几天里,团队为他密集安排了各种采访。《贵圈》的采访被安排在通州的一家精品快捷酒店,助理特地定了一个钟点房,袁奇峰自己化好妆、抓好头发,准时出现。


摄像大哥一喊开机,他熟练地对着镜头打招呼:“腾讯新闻《贵圈》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袁奇峰。”此外没有任何花样,名字前也没有加那个让他走红的标签。“还有什么想说的、比较花式的自我介绍?”记者提示。


“我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袁奇峰想了想,老实回答。


袁奇峰接受腾讯新闻《贵圈》采访


内容生产者总希望采访对象会主动把梗抛出来,尽管多数观众已经对此感到厌倦。袁奇峰也是如此。“以前让我录什么节目,说我是游乐王子袁奇峰,就是什么雨女无瓜那些。可能刚开始说了一句两句,我可以配合,但是后面我自己都很烦了。”但他还是配合各方录制需求,操着一口塑料普通话,不断在镜头前重复那几个赖以成名的金句。


袁奇峰在台湾出生,在海南、潮汕长大,此后又定居广州,普通话里糅合了各地方言的奇怪语调,n、l不分,in、ing不分——但在很多地方,类似的普通话水平并不少见。在《巴啦啦小魔仙》中,袁奇峰的普通话还不是最差的。


“深圳的、广州的,各个地方都有,甚至还有来自内蒙古的。”这部剧的演员多为非科班出身,没有经过专业台词训练,口音各异,“香港导演对普通话也没有太注重,我们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没有想到不用配音就把我们的声音弄进去了。”袁奇峰回忆,如今他也要多谢这部剧的“粗制滥造”,毕竟,“要是配音的话,今天就没有‘雨女无瓜’这个表情包出来了”。


《巴啦啦小魔仙》是游乐王子的起源,以现在的眼光看,五毛特效、业余演员加之中二剧情,可谓名副其实的雷剧。即使放在首播的2008年,对于看过《哈利波特》的小朋友来说,也不会将其误认为精品。剧中的小演员当时还在深圳读中学,剧集播出时在学校甚至会被同龄人群嘲。


《巴啦啦小魔仙》开机仪式,主要演员合影,左二为袁奇峰


接这部剧时袁奇峰23岁,看到剧本的第一反应是“太幼稚”,像在看小孩玩过家家。“不能随便乱拍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袁奇峰最初拒绝了剧组的邀约。彼时他的主业是广告拍摄,恰逢市场淡季,形势比人强,在经纪人的劝说下,“抱着玩的心态”接下了这部戏。


这不是一个有专业氛围的剧组,“大家都没有特别认真,(剧本)就扔在那边。导演喊‘来下一场’,演员拿起剧本直接来,对一下就OK了。”对于最终的成品,袁奇峰自己不看,但会叫人去看,“甚至还会逼着朋友去看”。


“我其实也是想让他们提提意见,同时呢,我也想着,这是我第一次演一个主角。”十年后,游乐王子再度翻红,曾经被袁奇峰逼着看剧的朋友开始打趣,“你今天红了,都是我们看出来的。”


3


在《演员请就位》的官方介绍中,袁奇峰的戏龄标注着十年,从《巴啦啦小魔仙》算起。尽管雷人,但这确是袁奇峰十年来唯一一部“代表作”,也是他唯一一次演“男主角”,排在六位女主演之后的男主角。


袁奇峰毕业于广东省粤剧学院表演专业,自认为是表演专业出身。这所中专艺术院校当时由广东粤剧院以及广东省话剧院代培表演专业学生。袁奇峰属于普通话班,在学校还算个“人物”,心气颇高,“非男一号不演”。毕业后,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五年规划,“达不到什么(高度),就要退出去,去做其他的工作”。


袁奇峰还参演过抗战题材电影,饰演少数民族青年


更多时候他是在拍摄各种广告。年轻时的袁奇峰外型酷似何润东,还有着“广州广告小王子”的称号。翻阅其履历,最出名的代表作是一条凉茶广告,也算不上顶尖。


《演员请就位》中处于腰部以下演员,普遍的困境是主动权少,“好像永远在给别人选”。“天天拍广告,这个导演选你,那个导演选你,甚至每天面试好多,天天卖笑,我就觉得广告就是卖笑。笑多了,也累了。”


至于演戏,在《巴啦啦小魔仙》之后,汕头有一家公司想要拍国产玩具版《变形金刚》,找到袁奇峰,被他拒绝了。“这样的戏太浪费时间,没有拍出什么好的作品。我想演的又没有,不想演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又一大堆来了,所以我就拒绝了。”年龄一天天增加,袁奇峰决定转行,做一些“踏踏实实、实实在在”的工作,“不能像之前那么飘了。”


他开始和朋友一起做生意,在美容行业,明星的光环永远都在。“不做演艺圈明星,但是在美容圈还是蛮多人认识的”。提到自己在圈内的情况,他来了很多自信:“我很多顾客都不是追星的人,在他们面前我就是明星。他们觉得我能跟他们一起分享美容各方面的内容,特别有亲和力。”“不管走到那里他们都特别维护我。只是没有像现在90后那么疯狂。”


参加《演员请就位》节目前,公司管理层的意见不一,文化传媒公司那边很希望老板多参加节目多曝光;但美容公司的高层极力劝阻。令袁奇峰懊恼的是,近几个月由于一直奔波各处赶通告,公司员工很多都离职了,“他们觉得老板要去做演员了,不管我们了。”


实际上,袁奇峰并没有想过放弃公司事业重回演艺圈。“但是毕竟年纪大了,你不能再玩下去。四五十岁了,你肯定要有一个自己的事业。”处在行业链条的末端,他很清楚,参加这个节目更实在的意义,是在演艺圈重新走一圈,积累人气和人脉,为公司带来的长远利益。这远比演员梦想实际得多。


袁奇峰《演员请就位》签名照


采访结束,助理掏出《演员请就位》节目组寄来的厚厚一摞照片请他签名。袁奇峰坐在床头,弓着腰一张一张地写着,字迹不像是艺人惯常的龙飞凤舞难以辨别,三个字,一笔一画异常清晰,“我要签清楚点,否则不认识不是很尴尬吗?”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作者:裴晨昕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