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罗拉的可折叠手机Razr:是王者归来还是情怀作祟?
2019-11-18 07:53

摩托罗拉的可折叠手机Razr:是王者归来还是情怀作祟?

作者:孙永杰,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日前,联想在其第五届联想创新科技大会(Lenovo Tech World 2019)上发布了摩托罗拉Razr可折叠手机,一时间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而这可能是联想为数不多的能引起如此广泛关注和议论的手机。甚至有媒体称,联想会借助摩托罗拉Razr可折叠手机在智能手机市场上演王者归来。事实真的如此吗?

 


客观上看,从我们目前可搜集到对于摩托罗拉Razr可折叠手机的好评看,无论是媒体还是用户,对昔日Razr辉煌“情怀”起到了不小的正面作用。其实这毫不奇怪。此前诺基亚、黑莓、Palm等也曾为少用户,甚至是整代的用户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情怀”。而且也都寄希望于智能手机的时代,或翻身,或重整,但都是喧天锣鼓的开始,最终还是演绎成一曲曲落幕的悲歌。原因何在?

 

很简单,“情怀”也需要与时俱进。尤其在进入智能手机产业新的竞争中,此“情怀”已非彼“情怀”,洞悉用户在新的产业时代(例如功能机与智能手机产业的更迭)需求的变化,调整,甚至重塑自身产品的发展战略和理念,不断通过实质性的创新才能让“情怀”延续。从这个角度看,脱离产业发展的时代背景而依然将所谓情怀作为一个重要的竞争优势,不仅效果会大打折扣,甚至可能适得其反。那么在诺基亚、黑莓、Palm依靠“情怀”均铩羽而归之后,联想能否打破这些厂商的“情怀”魔咒,而将“情怀”延续?

 

基本和交互逻辑存疑  折叠价值缩水

 

在分析摩托罗拉Razr可折叠手机能否让“情怀”延续,进而成为联想移动业务重振之前,我们先看看在智能手机发展的当下,厂商们推折叠屏手机的基本逻辑。

 

从目前已经发布,且在业内引起反响的折叠屏手机华为Mate X、三星Galaxy Fold和刚刚发布的摩托罗拉Razr看,厂商体现出了两种不同的基本逻辑。其中华为和三星是希望通过折叠让智能手机用户获得更大的屏,而摩托罗拉则以更便携作为卖点。

 

提及为何将更便携作为Razr折叠屏的卖点,摩托罗拉总裁Sergio Buniac解释称:在完成最终的成品以前,摩托罗拉先后做了总共 26 台不同型态、尺寸和屏幕规格的原型机。从结果看,Moto 做出了最好的决定。之前的 Galaxy Fold 让某些人觉得多此一举,更多是因为这部分人并不想要在口袋里装一台能折小的平板。而根据摩托罗拉的调研,这样的人群在面对折叠屏幕技术时,会更希望要一台有正常屏幕尺寸但却可以变小的手机。这一结果,帮助摩托罗拉定下了新 Razr 的开发方向。

 

既然是以更便携作为折叠的主要诉求,按理说理应在宣传中更多突出便携性才是,例如更多需要便携的用户使用场景,但我们看了一些国外有关此款手机的视频演示后发现,多数情况下是在反复展示折叠的过程,演示应用下也几乎是在完全打开的状态,也就是在“内屏”的模式下,“外屏”的演示少而又少。原因何在?

 

早在2012年,德国电信公司在2012年对美国手机用户的调查报告显示,手机用户平均每日查看手机超过150次,而在英国这项调查数字则接近200;

 

2013年,Android 应用 Locket 搜集了 150000 位用户一天中查看手机的频率。数据显示,普通人每天平均要查看手机(激活屏幕或解锁)110 次,平均每小时查看 9 次,甚至有的用户每天要给手机解锁 900 次;

 


2017年,据苹果披露,iPhone用户平均每天解锁设备80次,按照一天12个活动小时计算的话,用户每个小时需要检查iPhone手机6到7次或是每隔10分钟检查1次。

 

2018年,统计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旗下的AppOptix得到的最新数据显示,安卓手机用户平均每天要解锁65.8次,也就是每过8分钟一次(排除睡觉时间等),累计看屏幕的时间为4小时。

 


更有夸张的统计来自一家叫 Dscout 的美国互联网公司做的调查,该调查显示,每人平均每天点击手机 2617 次,手机屏幕亮着的时间累计是 145 分钟。

 

我们不知道摩托罗拉在决定Razr折叠方式时,在考虑更便携性的同时,是否考虑到上述智能手机用户的交互方式和习惯?

 

不过,从Razr“外屏”,也就是那个仅为2.7英寸800×600 触控 Quick View 屏幕多以接收和简单浏览信息看,要真正获得完整的智能手机交互体验,多数情况下是需要打开后在“内屏”的模式下完成。因为大屏模式下的观看和操控即达对于用户不仅意味着便利性,更是习惯。对于Razr的用户来说,要么频繁地在手机内、外屏之间切换;要么索性让手机处于“内屏”模式的打开状态(形同于非折叠的智能手机)

 

实际上,在Razr发布之后,已有不少的业内达人其折叠的逻辑提出了自己的质疑,称Razr的交互逻辑从根本上与用户已经形成的使用习惯相悖,1翻开成为2的产品未必会成功,1对折成为0.5的产品肯定失败。现有的信息容量与频率,早已无法在0.5个屏幕里传递了,而让用户频繁在0.5与1之间切换,甚至能算是种刑具了。

 

如果未来在用户的实际使用过程中真的遭遇上述Razr交互逻辑与用户使用习惯的巨大差异,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在多数日常使用场景中,Razr的存在形态到底折叠的时候多,还是完全打开后,像目前主流智能手机那样的时候多?

 

如果是后者,那么所谓Razr更便携性带给用户的使用价值将大大缩水。此外,鉴于当前主流智能手机超轻薄的设计,Razr这种所谓超便携性的优势并不算突出,至少不会和当下主流智能手机给用户在便携性上造成质上的体验差异,二者相加,Razr的折叠功能最终会不会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因为多数情况下,为了免却经常开折的不变,Razr更多是以现有主流智能手机非折叠的形态存在)

 

价格远高于价值  理性用户自有判断

 

此外,业内对于Razr可折叠手机的定价也颇有争议。其中一种说法是,与此前华为Mate X、三星Galaxy Fold折叠屏手机的价格相比,Razr可折叠手机具有不小的优势。不过我们认为,折叠屏手机作为当下智能手机形态的创新,最核心的价值还是应该首先体现在保证现有智能手机用户的体验上,其次才是可能带来的全新或者增值体验。而这和手机的配置又息息相关。

 

为此,有媒体罗列了当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比较畅销的千元级别智能手机的配置,其中包括Realme X2、Redmi Note 8、荣耀20青春版、IQOO Neo等来与Razr可折叠手机相比,这些手机除了整体配置领先外,在用户刚需的拍照和电池的配置上更是大幅超越Razr可折叠手机。而在这些手机1399—1898元的价格区间种,最低价格仅是Razr可折叠手机的1/10左右。那么剩下那接近9/10的价格莫非就是“情怀”和折叠的价值?

 


相信身处竞争充分,信息相对对称的智能手机市场的用户会有自己理性的判断。毕竟如果一款产品未能像当初设想的给予用户应有的价值,如果想成功的话,此时价格就变成极为敏感的因素,而对于用户来说,在一阵狂喜的冲动之后,也会趋于理性,重新衡量价值与价格间的关系,即便是所谓的“情怀”。

 

虚大于实  摩托罗拉的禁锢、炫耀与无奈

 

既然存有如此与用户现在的交互逻辑相悖的巨大风险以及定价上(价值与价格是是否相符)的非议,摩托罗拉为何还要采用这种设计?

 

我们认为,首先还是没有逃出原有“情怀”的禁锢,毕竟翻盖式设计不仅是Razr,更是摩托罗拉在手机(功能机)时代的经典,但就像我们开始所说的,“情怀”也需要与时俱进才能延续,而不是不顾产业发展和市场及用户需求的变化,一味、盲目的坚持。

 

其次,对于折叠屏手机来说,铰链的设计至关重要。此前三星Galaxy Fold发布后曝出诸多缺陷,后经过多次修改设计终于上市。

 

近日,外媒All About Samsung放出了一组对比图,展示了三星Galaxy Fold新设计的改变,相比此前,调整之后的三星Galaxy Fold变化最大的竟然是中间的铰链部分,可见铰链对于折叠屏手机的影响。而联想在铰链部分的功力业内皆知,甚至超越了微软(主要是折叠的Surface系列),当然仅局限在PC/平板混合设备。

 

但鉴于都涉及到铰链的部分,不排除联想借此彰显自己折叠屏手机技术可靠的营销目的。但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Razr可折叠手机开合的频率和强度远非PC/平板混合设备所能相比,这对于摩托罗拉在营销之余,绝对是严峻的考验。

 

最后,纵观联想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表现和战略,摩托罗拉已经是联想移动业务最后的存在,而这种存在是以中低端的市场定位和通过裁员、收缩市场等不断压缩业务规模获得,可持续性和盈利性均有相当的变数。可面对变数,除了15年前的Razr似乎还有“情怀”牌可打,联想可供利用的资源和应对之策确实已经相当有限。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摩托罗拉Razr可折叠手机是一款重“怀旧”远高于对于智能手机产业和用户价值理解、交互逻辑和价格均存在较大争议的折叠屏手机,其未来的市场前景及对于摩托罗拉手机品牌的影响力也存在相当的变数,想要打破此前智能手机的“情怀”魔咒几无可能。


作者:孙永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