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玫瑰,三面人生
2019-11-18 07:53

二手玫瑰,三面人生

来源 | 新周刊(ID:new-weekly)

作者 | 花瓣白

题图 | 二手玫瑰主唱梁龙,图虫创意


今年天猫双11的“口红剁手图鉴”中,出现一匹黑马——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他带着一款辣椒酱色口红跻身“摇滚圈美妆博主”。这款联合天猫平台上销量口碑俱佳的吉香居辣酱合作的礼盒,新品刚上市就凭借其独特定位和魔性出圈的特点,以超出日常新品更快的效率快速获取大量流量曝光。这在双11期间不得不说非常硬核。


这位宝藏老男孩,堪称摇滚圈迷惑行为冠军:拥有一副随时扭起东北二人转的灵活身姿,也爱以中国曲艺中的旦角粉墨登场,喜欢男扮女装,擅长嬉笑怒骂。


如今还特制出自己的口红色号——梁龙色,并把自己的大脸表情包印在包装盒上,让从业二十多年的印刷厂大姐都不得不感叹一句:“魔性,太魔性。”


这一极具指向性的事件正在印证:当商业产物自带多棱镜,映射出包含文化、商机、个性、零规则等多重涵义时,艺术秒速破圈的时代或许已经到来。


01. 东北文艺复兴的灵魂人物,进军美妆圈了?


如果说2019年的夏天是属于乐队的夏天,那梁龙就是轰动了20年前乐队的“冬天”——因为带来了辣椒酱般的红油火锅气息。


然而这种直扑感官的火辣触觉,并没有惊醒1999年沉闷晦涩的北方乐坛。二手玫瑰乐队的歌像是闷石投河,只是引起小范围涟漪。


为了自己的摇滚梦,为了真正从地下突围而出,二手玫瑰这支成军20年的老摇滚成为中国摇滚乐中最妖娆的一支乐队,在“坚持做中国特色的摇滚乐”路上成功趟出了一条路。


而直到2019年下半年,以《野狼disco》为强烈信号的“东北文艺复兴”作为一种新派热潮一炮走红,该曲在网易云音乐上的评论直飙至十万+,听嗨了的网友会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酒吧闪耀的灯球”。


这股势头也连带很多东北民间表演艺术家大量涌现,比如快手上老四所打造的“快乐生活”,活灵活现地展示了东北家庭段子式的人生百态,被粉丝当连续剧一样日夜追捧。


至此,沉默多年的东北文艺界终于被深度挖掘,而不只是停留在刻板印象里的赵本山和《乡村爱情》。这种现象级的“复兴”,看似是因为正好迎合了娱乐时代泛大众化的玩世不恭,实际上是那种落魄却蓬勃的生之欲望,击中了所有在庸碌生活中沉浮的心灵。


这是属于东北的美感,是凛冽冬天里人们燃起的乐观斗志。


而身披东北社会人标签的二手玫瑰乐队,也在此时爆发出一种市井者的浪漫。这个出道20多年的乐队,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摇滚圈中的异类,表面是打造80年代大型舞厅现场,实际则是用一把吉他直击民族朋克那颗炙热的魂魄,一会是“一群猪它飞上了天”,一会是“一群海盗淹死在沙滩”,每首歌都翻飞着奇妙的意象,用毒辣的眼光审视着快速变幻的社会。


梁龙在表演上也毫不忌讳“浓妆艳抹”,还特地去打听了戏曲的由来。在漫长的20年演出史上,他的妆面有点了个痦子的媒婆,也有夜上海舞女,把妖娆的反串扮相搁在了热血沸腾的摇滚乐现场,形成自己独特的文化符号。



但这还不是梁龙最怪诞搞怪的一面。如今,梁龙彻底破圈,拍了很多美妆vlog,还研发出“内蒙古草原晒伤妆”,从黄V变成了金V,转发量过万。引发不少粉丝自行“划重点”,去找梁龙的同款美妆产品。而成为美妆博主的他便适时营业上岗,和Tmall Art推出了自己的定制款口红品牌梁龙色,色号L88(老baby),叫辣椒酱口红,算是正式进军摇滚美妆圈。


跨界的摇滚很容易招惹非议,但是梁龙没有,可能因为从一开始,这个乐队就少有端着的姿态。以音乐跨界到影视、艺术等其他领域,二手玫瑰一直走的就是IP化运营路线。之所以把这个新色号定为辣椒酱色,也是因为东北有一个夸姑娘的词叫“小辣椒儿”,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性格好,状态又特别俏,噶不溜丢脆”。


它像二手玫瑰乐队的舞台风格一样,是象征快活的色号,就像吃辣椒酱时热得汗流一额、满脸涨红的原始畅快。梁龙觉得它适合的不是正襟危坐的工作妆,而是夜上浓妆的时分,因为这才是属于个人的“华彩一刻”,就像他自己盛装上台后就开始燥起来。



02. 跨界:文化基因的趣味叠加


梁龙说自己是个老怪咖,在美妆圈最大的优势可能就是差异化。因为这种地域刻板印象中的“糙”和美妆的“精致”结合在一起,打破了“化妆的男生=阴柔”这个论调,展示了爱美的男人同时也很阳刚。


但又偏偏是这种差异化的结合,让他在今年双11成为一匹黑马。这次的跨界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这款口红本身极具二手玫瑰乐队的个性,一出场就造成视觉冲击,和经典的红配绿大棉袄一样充满了行为艺术的意味。


Tmall Art X 梁龙 辣椒酱色定制口红


因此,跨界实质上是对文化符号的捆绑,是一种meme的叠加,即互联网文化基因的趣味组合,绝不是生硬的堆砌和拼贴,而是打造出另一场IP融合的盛会。


日本艺术家村上隆,也是跨界的典型代表。他曾凭着一朵色彩繁复、富含浓郁卡通元素的太阳花,俘获了从几岁小孩到八十岁老爷爷的童心,后来蜚声国际的时装设计师Marc Jacobs找到他,邀请他一起“改变LV的历史”——自此,村上隆就让充满童真的日本潮流文化,占领了西方消费市场。


村上隆的走红,是因为绝对的实用主义,已经不适用于当下对审美有高要求的人群,而一旦那些熟视无睹的衣物被灌注入先锋文化,就会变得五彩夺目。这是人文艺术的胜利,也是反套路的胜利。


波士顿村上隆展/图虫创意


但是,跨界营销一旦不是怀着善意的初衷出发,就容易失控。像此前优衣库KAWS联名款遭疯抢,被诟病为文化“饥饿营销”;杜蕾斯和喜茶的“情歌对唱”,也因为擦边球而获得一致差评。


这说明品牌不能单纯为了跨界而跨界,若只是形式上的敷衍和硬性挪用,不涉及理念的相互渗透,就妄想在风口面前什么猪都能飞。毕竟风潮总是飘忽不定的,扎不稳根的文化产物,只会像猪一样摔在地上。


因此,艺术与商业的结合应该是自然而然的,就像梁龙本就该涂抹着那一抹辣椒酱色的口红登台演出一样。这需要一双懂得甄别的慧眼,才能恰当地发掘出当中的无限可能。


商业不应该被屏蔽在艺术之门外。/unsplash


03. 艺术家,需要落地


如今,摇滚圈的粉丝们,都在期待梁龙色的口红在未来会发展为“摇滚妆”的重要一part——它促成了真正美妙的艺术消费系统。


可见,艺术与商业表面上看似存在天然矛盾,但事实上没有本质的对抗关系。好的联合方式,是对文化有深层次的考究,并把人性琢磨透彻,这种基于消费者体验进行的互补,能更好的帮助艺术传递得更宽广,也更经得住时代的考验。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众都觉得艺术家一旦沾染上商业气息,就是“下凡”。但跨界本质上是突破自己的界限和个人世界的经验,可能不专业,但是可以让文化从高雅的知识殿堂,走向世俗生活方式的载体。


因此,艺术要想长期生存,需要一个有生命力的平台去盘活它,并加速破圈,建立起良好的商业艺术生态。而破圈的最终目标,是为了尽可能触碰到各个阶层的大众,加强流通性。


在这方面,Tmall Art很巧妙地运用商业与艺术结合的方式,成就艺术家们的热爱和梦想。当梁龙标志性的红绿配出现在吉香居梁龙色口红礼盒里,就让无论是辣酱界还是摇滚界、口红界,都记住了二手玫瑰乐队火辣辣的直观印象。



这是艺术的另一种发声,也是小众文化的另一种平稳落地。在这个时代,怀有梦想的人散布在各行各业,他们的坚持,都值得等到伯乐的那一刻。而有价值的商业嫁接,或许就是最有散播力的伯乐。Tmall Art以更亲民方式触达粉丝和潜在人群,提升大众审美水平,也有助于打破艺术家本身的小圈层,让艺术走进大众生活。


商业化的艺术同样是艺术,也是人类文明的另一种投射,用安迪·沃霍尔的话来说:商业艺术是艺术的下个阶段。陈丹青曾盛赞安迪·沃霍尔在消费时代表现出来的自由和诚实,让他意识到自己对于时尚、购物、金钱、媒体、性等等的感知,仍处于前消费时代,而安迪·沃霍尔才是属于未来的象征。


在第二届北京当代·艺术展上,Tmall Art也整合平台上的知名品牌如费列罗、德芙、好时、歌帝梵、长城、奔富、姚明、ASC等,展示了艺术如何与商业携手,让束之高阁的艺术尽快降落到大众艺术领域。


安迪·沃霍尔是消费时代的象征


艺术史学家 Martha Buskirk曾说,和品牌合作就是“卖身”这种想法早就过时了。并非说曲高众寡的艺术就没有价值,但在这个快速变幻的时代,借助商业的力量会更有价值,就像草间弥生若不是积极投身商业的游戏规则,她的艺术之路未必能如此宽广。


艺术家,都需要被看见。摒弃“艺术商业化就是羞耻”这种偏颇的旧识,或许是艺术可持续发展最好的道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