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最危险的男人
2019-11-25 12:49

好莱坞最危险的男人

本文来自公众号:宅总有理(ID:zmrben115),作者:宅少,原文标题:《好莱坞往事》真相:被删减的邪教暴力和无脑废青题图来自:东方IC


“任何一种信仰,包括我的信仰在内,如果被滥用,都可以成为打人的棍子、迫害别人的工具。”


——作家·王小波


逝于1997年4月11日


代表作品:《知识分子的不幸》


01.好莱坞凶案


那是两起震惊好莱坞的杀人案。


1969年8月9日,女管家查普曼来到比弗利山庄,准备为西耶罗路10050号的豪宅打扫卫生。刚到门口,查普曼就发现异样。大门上是用鲜血写就的“pig”大字。推门进屋后,眼前的一切差点给她吓了个半死。


房间里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一场屠杀将这里变成了恐怖地狱。查普曼一路狂叫着去找邻居求助。警方抵达后,发现5名死者,均被人以极度残忍的手段杀害。好莱坞女星莎朗·塔特,身中18刀,一条长绳从天花板垂下,死死勒住她的脖子。更残忍的是,凶手连她腹中的8个月大胎儿也没放过。


绳子另一头,拴着造型师西布林,死状同样可怖。此外,莎朗的朋友艾比盖尔,身中28刀。佛格的男友,编剧沃伊特克身中51刀,脑袋被打得稀烂。屋外,年仅18岁的派伦特身中4枪,颈部被砍1刀。据统计,死者身上共计102处刀伤,死前无一不遭受折磨。


屋内墙上,还有凶手用莎朗鲜血涂抹出的“杀死猪猡”、“起义”等口号。


凶宅门口的“pig”字样


凶案发生时,莎朗的丈夫波兰斯基,这名日后以《钢琴师》夺得奥斯卡大奖的著名导演,正在欧洲拍片,因此躲过一劫。就在前一年,波兰斯基拍出代表作《魔鬼圣婴》,其中关涉到宗教问题。不过,警方还没来得及将其列为嫌疑对象,事情就起了新的变化。


案发第二天,又一件同样残暴的凶案发生。


还是在富人区的比弗利山庄,一家大型连锁超市的老板和妻子被残杀。凶案现场惨不忍睹,死者肚皮上还被留下“战争”二字。


波兰斯基和妻子莎朗


除了现场留下的口号相似,这对夫妇与莎朗一家并无联系。很快,恐怖的阴云弥漫在洛杉矶上空,比弗利山庄的富人纷纷躲避。


接下来几个月,警方调动大量人员追查凶手,波兰斯基本人也掏出重金悬赏线索,可案件迟迟摸不出头绪。谁也没想到,就在这年秋天,另一桩案件却将施暴魔头给拖了出来。


一个无比邪恶的组织,就此浮出海面。


02.曼森家族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可悲又可笑的是,这种猪一样的队友,还是主谋者自己亲手造就的。


就在比弗利山庄凶案发生前的7月,洛杉矶警方曾盯上过另一起命案。一名毒贩在家中被杀,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一名叫苏珊的女孩。经过跟踪,发现苏珊住在好莱坞一处废旧片场里。在那里,聚集了大量无所事事的嬉皮青年,大家过着封闭的社群生活。8月16日,警察突袭旧片场,以盗窃罪和谋杀嫌弃逮捕了一大票嫌疑人,苏珊位列其中。


结果,苏珊入狱后,不但不悔悟,还表现得极其亢奋,并炫耀着对同室狱友说:“你们知道莎朗那5个人是谁杀的吗?是我!”


听完这话,狱友瑟瑟发抖,生怕这妹子一抽风,把自己也干掉,赶紧向狱长举报。随后,警察开始详细调查这群嬉皮青年的背景,并锁定了他们的头目。


这个站在背后操控一切的男人,就是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恶魔,查尔斯·曼森。


在纪录片《罪犯22级剖析》中,犯罪学家们曾将世界上最邪恶、最恐怖的罪犯们拉出来一个个点评。查尔斯·曼森高达15级,此人自带邪教属性,擅长给青年人洗脑,并以药物操纵他们的精神。后来日本震惊世界的奥姆真理教建派人,在东京地铁里释放沙林毒气的麻原彰晃,就受到过他的启发。


查尔斯·曼森


锁定曼森后,警方发现,这群聚集在一起生活的嬉皮们,远不止看上去那么简单。他们围聚在查尔斯·曼森周围,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曼森家族”,在曼森偏激而邪恶的教唆下,打算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末日运动。


这些失落了理想、精神颓废的“垮掉一代青年”,一个个由此变成了嗜血魔鬼。


一次又一次审讯后,杀害女星莎朗及其友人的动机,也渐渐明朗起来。


原来,曼森指派青年们上门谋杀,并非一时兴起随机选择目标。这背后隐藏着的,是他极大的个人私欲和扭曲的报复心态,也暗伏着美国整个60年代的精神危机。


而曼森,就是这一社会精神动荡期里一个坠落、扭曲、变态的异形。


他的故事,要先从1934年说起。


03.恶童诞生


30岁前,曼森有一半时间在监狱中度过。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就没怎么被好好对待过。


曼森的母亲名为凯瑟琳,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由于父母是基督徒,家教极为严格,严禁留长发、穿短裙。进入青春期后,凯瑟琳十分叛逆,15岁离家出走,四处流浪,途中遇到一个骗炮的男人,凯瑟琳为其倾心。


结果得知她怀孕后,骗炮男一夜间就失踪。


由于无力抚养孩子,凯瑟琳就随便嫁了个男人。孩子出生几周后,她才给他取名。可悲的是,这对夫妻都没有做父母的责任感。凯瑟琳天天出去花天酒地,很快又与男人离婚。由于缺乏生计能力,她开始盗窃、持刀抢劫,最终数罪并罚,被判入狱。


这时的曼森,才刚刚5岁。


被长辈接走后,曼森进入当地学校,由于身体孱弱、又背负着私生子之名,经常遭人霸凌,因而越发孤僻。3年后,母亲保释出狱,带他去新城市生活,不久又因盗窃、卖淫被起诉。整个童年时代,曼森都生活在被孤立、被欺辱的环境中。14岁那年,母亲为了博得新男人欢心,又将其送入寄宿学校。


在寄宿学校中,为了自我保护,曼森开始跟不良少年们混在一起。他将偷窃得来的财物变卖,想攒钱离开学校,结果被警方抓获,送到了教养院。在教养院中,又跟一名少年犯混在一起。两人携手逃狱,靠偷车维持生计。很快又被抓获,进入了少管所。从寄宿学校到教养院再到少管所,曼森以极快的速度蜕变,并在凌辱和犯罪中,形成了反社会人格。


曼森的三个时期


不久后,曼森再次越狱,沿途盗车、抢劫,无恶不作。历经一段时间逃亡,还是被抓回了监狱。由于他年纪较轻,监狱觉得有改造希望,便对其实施人格规训,教他阅读名人传记和《圣经》。这段日子对曼森极其重要,他虽近似文盲,学习能力却很强,大量的书籍阅读,丰富了他的见识。


某种程度上,监狱的人格教化流程,也指导了他如何驯化他人的思想。


本来这时期,他表现良好,伯母可以将其保释出狱,结果看不惯他的狱友栽赃他有暴力倾向。基于各方面的证词,曼森反而被送到了监管更严的监狱。


从此,曼森开始自我放逐,不断触碰禁忌,斗殴伤人。各种劣行,导致他被送入单身牢房,被判关押至21岁,并且不得保释。


1954年,年满20岁的曼森离开监狱。


这不是一次结束,而是一个开始。


他的犯罪生涯,由此踏上新的旅程。


04.堕落


出狱后,为了让儿子老实,母亲为曼森安排了一次相亲,对方是一位年轻美貌的护士。在狱中成长的曼森,这时已经学会了如何伪装自己的阴暗面。和护士恋爱时,显得十分绅士,迅速得到了对方家庭的认可。


然而,就在结婚一年后。几名警察忽然出现在家门口,告诉曼森的妻子,由于盗车罪,曼森将被捕入狱。这时妻子才知道,由于之前有犯罪纪录,曼森出门工作并不顺利,经常遭遇解雇。为了养活妻儿,曼森又干起了老生计,开始销赃赚钱。鉴于曼森的孩子即将出生,警方给了他一个缓刑期。


可惜曼森并不珍惜机会,依然铤而走险贩车。


1956年,再次被判入狱。


所有温馨、甜蜜的时光,都是那么短暂,而且一去不返。入狱才几个月,他就得知妻子已另结新欢。那种被人抛弃的感觉,再次戳中了曼森的痛处。疯狂之下,曼森又策划越狱,想要趁妻子彻底变心之前,说服她回到自己身边。然而,越狱失败,换来的是数年的狱外监视。


曼森前半生,一半时间都在坐牢


1958年,曼森刑满出狱。这时他的人生,已经一塌糊涂,变得毫无希望。为了赚钱,他开始做“皮条客”,靠监狱里建立的资源,帮误入歧途的女孩介绍顾客。万万没想到,刚认识一个妓女,曼森又爱上了她。


对于一个长期缺爱、心理逐渐走向扭曲的人而言,大概一丁点温暖都可以让其感到宽慰。曼森并不介意对方是妓女,很快向其表白,为了维持体面生活,又屡次偷盗。结婚后,夫妻两人都无法摆脱过去那个自己,四处偷盗,销赃换钱。曼森依旧以“拉皮条”为生,为那些堕落的女孩儿介绍嫖客。


悲剧重演,曼森再次失去婚姻,被捕入狱。


而这一次,他被判长达7年。


按理说,在混乱、无望和劣迹斑斑、屡教不改中度过前半生后,曼森之后的人生,早该一败涂地,在无穷无尽的失望中死去。


可偏偏在他入狱的那段时光里,美国迎来了精神撞击最剧烈的60年代。


就在他入狱后不久,“甲壳虫”来到美国,摇滚人纷纷扛起大旗。一时间,青年们内心的动荡被唤醒,对现实的不满,急需得到宣泄,所谓战后“垮掉一代”迅速崛起,大家对战争、性、政治和主流文化的反叛愈演愈烈。


许多人内心的激流,就像鲍勃·迪伦1963年那首歌的名字,《暴雨将至》。


嬉皮士们


而那时,身处狱中的曼森,并未与世隔绝。社会上的各种不满和反叛,都声声入耳,令其获得共鸣。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卢瑟儿,他也在狱中学起了吉他,开始创作歌曲。那把吉他,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也成为了煽动暴风雨的蝴蝶翅膀。


05.嬉皮教主


1967年,曼森出狱。托牢友的福,这次曼森搭上了好莱坞一位音乐制作人的线。


恰好这年,美国迎来“夏之爱”集会,嬉皮运动抵达高峰。从各地赶来的年轻人,在旧金山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露天野营。这些反体制、反传统、反主流的年轻人,倡导男女平权,呼吁性解放,以狂放的姿态挑战当时顽固的文化壁垒,尤其反对美国在全球的军事扩张和霸权行为,一个个张扬、大胆,高歌个人权益。


在摇滚和民谣音乐先锋的鼓舞中,大家不断冲击着旧日沉渣。这本来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文化冲击,但不幸的是,凡事都有两面性。许多姿态激进、对现实充满抱怨、对人生迷惘的年轻人,开始走向极端。


这时的曼森,天天抱着一把吉他上街卖唱,试图融入这场文化洪流。而在与人交流时,他可以用自己凄惨的身世和被体制惩罚的经历,博取无数的同情和景仰。前半生的不幸,成为了反击旧体制和旧文化的最佳范本。过往的暴力犯罪和被判刑的故事,在一次次美化后,成为了他吸引年轻人的绝好资本。


久而久之,年轻人开始围聚在曼森周围。音乐人见状,也以为他身上有利可图。结果发现这家伙根本毫无才华,立马拍屁股走人。


嬉皮女孩拾荒,电影也有所展现


但曼森并不失落,因为此时,身边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与一位名叫玛丽的姑娘同居后,他接接二连三吸引其他姑娘与自己同居,开始了“一男多女”的“自由性福生活”。


一开始,玛丽还会吃醋,但随着曼森的洗脑,用各种反叛口号灌输思想,女孩儿们一个个心甘情愿地“侍奉”在她周围。这些姑娘并非像他一样前科混乱,不少都来自中产家庭。由于理想的缺失和身处人生反叛期,加上家庭管束太严,便离家出走,成为嬉皮女孩。她们被曼森以“性解放”“追寻自我”的思想洗脑后,开始放纵人生,以拾荒、流浪为生。曼森开着一辆涂鸦大巴,带她们四处游荡,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自以为独特的青年。


可以说,曼森很精准地踩到了社会痛点。在种族问题、公民权益问题、毒品问题不断发生新旧碰撞的时期。他有意挑唆着姑娘们内心的欲望,打着各种先锋旗号,开始享受她们身体,并指导盗窃、卖淫,一步步洗脑,稳固着自己的中心地位。这些青年对社会问题认识不够深入,一个个都对他死心塌地。


这期间,曼森接触到迷幻剂,开始大量吞食,并拿它喂养信徒。随着支持者越来越多,曼森也产生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教主心态。


回忆起之前遭的罪,他把自己臆想成了一个受难者,所有的痛苦和凌辱,都是为了促成今日荣光而背负的,自己应该做新世界的主人。


可事实证明,他并不是想砸碎旧道统,发出个人对体制的反叛。


他他妈就是想红。


06.杀戮伏笔


由于社团缺乏稳定的经济来源,曼森想了个办法,让嬉皮女孩儿们上街去搭便车,勾搭那些有钱人,从他们身上打开财源。


不得不说,命运充满了戏剧性的巧合。在一次勾搭途中,曼森手下的女孩,居然搭上了著名乐队“沙滩男孩”的成员,丹尼斯·威尔逊。


1963年,“沙滩男孩”凭借一曲《Surfin’ USA》大获成功。但在大神辈出、竞争激烈的摇滚时代,乐队在创作上遭遇瓶颈,便以“找灵感”为由,开始吸食迷幻剂。可不但不管用,还令乐队陷入更深的迷惘。就在这时,一次偶遇,威尔逊心领神会地把曼森手下的女孩儿带回家,准备办事。曼森得到消息后,觉得机会来了,迅速赶到威尔逊家中,向其示好,并带来了一大帮坚定的信徒。


曼森受簇拥的场景,把威尔逊给震住了。


在一次次扩张和洗脑后,曼森早已是社团里的“神”,无论男女,都对他俯首称臣。威尔斯虽然是明星,也没见过这阵势。他动了动心思,以为这是深入嬉皮文化的一个重要契机,也是创造牛逼音乐的新入口,便将曼森及其成员留在家中。在听了曼森的吉他演奏后,甚至答应帮他出一张音乐专辑。


这一切,正中曼森的下怀。


如果可以借助威尔逊的力量发专辑,那无疑是获得了一张通往上流社会的门票。


之后一段时间,曼森家族住在威尔逊家中,一边表演着乌托邦式和睦的社区文化,一边继续扩大影响,拉拢教众。直到曼森开始参与音乐,“沙滩男孩”的乐队成员才对威尔逊提出异议,说这丫就是个骗子,他要是来参与我们创作,迟早把我们毁了。几番龃龉后,乐队便让曼森和他的成员一起滚蛋。


乌托邦式的嬉皮社群


临走前,威尔逊出于好意,把好莱坞炙手可热的音乐制作人特里介绍给了曼森。


万万没想到,正是这次牵线,酿成了惨案。


特里当时住的地方,就是比弗利山庄。


07.杀戮


离开威尔逊后,曼森带着成员来到好莱坞的一处旧片场。那里是好莱坞为拍摄西部片搭建的摄影场,早已荒废。曼森命令手下一名女孩儿为80岁双眼失明的摄影场主提供“性服务”,以此换来家族在此的封闭生活。


一开始,特里也和威尔逊一样,对曼森及其成员的生活状态感到好奇,希望借此制造话题,让更多人关注他们。可打了数次交道后,特里发现这个组织并不像它看上去那么简单。


一来曼森本人确实没什么音乐天赋,二来这个社团流露出种种犯罪迹象。特里便迅速抽身,与之断绝了来往。


这条线断掉后,曼森感到分外不爽,多次跑去比弗利山庄寻找特里,特里都避而不见。一来二去,仇恨的种子,在曼森的心头生了根。


荒废片场


1968年,美国的社会空气愈发紧张。


是年4月,黑人民权运动的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发表演说时被刺身亡,黑人暴乱席卷而来。日复一日对教主地位走火入魔的曼森,忽然将家族里的嬉皮成员召集到一起,说自己已经看到了“人类美好的未来”。


他预言,这个世界将被黑人和白人之间的争斗吞噬,最终片场外的白人将被消灭,而胜利的黑人来到这里后,将会臣服于社区,被家族的爱和神圣所感染,使这里成为主宰世界的中心。为了佐证自己的预言,他还拿出“甲壳虫”的《白色专辑》中的《Helter Skelter》,曲解歌词,表示这是神谕。


就这么一个老套的、经不起任何推敲的、连日本中二漫画都不屑一顾的预言,曼森手下的那帮男女废青,居然他妈全相信了。


随后曼森表示,为了早一点迎来这场黑白战争,早一点接管世界,社区必须做点什么,引导战争的爆发,这样才能为全人类创造明天。


而他所说的“必须做点什么”,就是杀戮。


起初,在曼森的教唆下,那个叫苏珊的女孩儿,弄死了洛杉矶一名毒贩。这件事并未引起恐慌。曼森感到不满。


于是找来了四名信徒,对他们说:


“去比弗利山庄10050号的豪宅,不管里面住的是谁,干掉那里的人!要以最残忍的方式,以黑人的名义,挑起那场战争!”


据日后审讯,曼森当时已得知特里搬离豪宅。但他对特里怀恨在心,必须制造一场足够血腥的谋杀案,给特里一个警告。


凶案发生的豪宅


他的确做到了,案发后,特里得到消息,吓得半死,从此雇佣高价保镖随行。而与曼森毫无瓜葛的莎朗等人,却迎来了残暴的杀戮。


凶案当晚,在曼森教唆下,四名青年潜入豪宅,以残忍的手段将屋内人杀害。当莎朗问他们是谁时,他们声称自己是“救世主的追随者”,要来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务,随后实施了暴行。莎朗连中数刀时,曾苦苦央求他们放过自己,说可以充当人质,只要先把腹中胎儿生下来就行。挥刀的女嬉皮却无动于衷,一句“关我屁事”,继续朝着莎朗的身体刺去。


人变成魔鬼,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


08.恶魔的阴影


曼森家族被捕入狱后,他们在审讯过程中的表现,更加丧心病狂。


首先是曼森本人,事件闹大后,他是最开心的。更让他开心的是,正式开庭后,由于审讯过程要全程直播。曼森便开启了表演模式,把法庭变成了作秀场。


他深知外面还有更多未被洗脑的激进青年,自己一举一动都会引起他们的关注,于是疯狂地在法庭上树立自己的反叛形象,当场布道。在审讯中,他曾拿着铅笔朝法官刺去,一旦抽起疯来,连自己的辩护律师都打。


但就是这么缺的行为,反而让庭外的青年们一次次高潮,再次拜倒在其脚下。


实施暴行的3名女嬉皮,同样哗众取宠。每次出庭前,她们都打扮得博人眼球,唱着欢快的歌走向法庭。这三名女孩,一直将曼森视若神明。其中一名还来自条件优渥的中产家庭,从小成绩优异,却最终被曼森洗脑,认为世界已经彻底腐坏,需要一场大清洗来拯救。



自以为是的女孩儿们


在庭审前,为了给曼森定罪,警方也是费尽周折,花了大量精力说服曼森家族的边缘成员举证,又和苏珊达成了“污点证人”交易,这才敲定曼森的罪行。检察官的日记中曾提及,这场庭审前后经历了9个半月,打破当时美国的三项纪录,不但历时最长,诉讼费也最高,居然超过100万美元,12名陪审团被持续隔离了225天。其影响力可谓前所未有。


庭内好戏连连,庭外风波也是此起彼伏。


在曼森被抓的日子里,依然有无数青年对他表示支持。当曼森在额头上刻下十字标记出庭时,他们也在外部呼应,纷纷刻下十字标。通过直播,曼森居然又笼络了一批又一批无脑青年,让他们发展成了恶魔羽翼下的阴影。


每当有人要出庭作证前,都会收到曼森信徒的威胁。警方不得不为检察官们提供武力庇护。面对如此价值错乱的社会情景,连曼森的辩护律师都看不下去,撂挑子不干了。结果不久后,他就神秘失踪。


后来人们找到的,是他的尸体。


1971 年 1 月,陪审团最终认定了曼森及其信徒犯下谋杀罪。随后,4名被告被判死刑。可就在这时,颇为荒诞的一幕又发生了:



1972年,加州废除死刑,曼森的死刑未被执行,最终自动转为无期徒刑。


直到2017年,曼森才在狱中去世。而在其后半生的牢狱生涯里,“查尔斯·曼森”这个名字,一直被视为美国最危险最邪恶的存在。


曼森杀人案的出现,对社会心理造成了巨大冲击。那之前,很多人觉得嬉皮士不过是一帮垮掉的孩子,没想到他们会造成如此杀戮。自此,嬉皮文化受到更多厌恶,连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也受到影响,不得不转入乡村。


人们对嬉皮士充满警惕的同时,又有更多的曼森信徒自发诞生。曼森蹲监狱时,时常会收到一些青年人的来信,表达对他的崇敬之情,甚至有人为他建立了神坛一般的网站。依然还有青年,将他视为反叛的先驱。


被洗脑杀人后,却依然面带笑意


纵观美国历史,“曼森杀人案”的影响实在太大,在时间的更迭中,“曼森”也成为了一个邪恶的符号,渗透到许多领域,与之有关的各种流行文化层出不穷。游戏、音乐、电影、电视剧一再被制作出来。美国著名摇滚乐手玛莉莲·曼森,名字直接来自玛丽莲·梦露与查尔斯·曼森的结合,他本人并非曼森信徒,取名只为表示一个概念:天使与魔鬼并存。


2017年,曼森去世时,有脑残粉在网上发起悼念,结果被美国网友惨骂,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场乌龙,悼念者还以为是乐队主唱死了。


最荒唐的是,2013年,还有一位26岁的曼森崇拜者,跑到监狱里与曼森结婚。而后网友认出,该女子长相酷似当年曼森手下的姑娘。


曼森和他的崇拜者


魔鬼被关了,魔鬼死掉了。


但魔鬼的阴影,依然游荡在人间。


作为一个社会震荡期的怪胎,曼森很精明。


他摸准了社会心理的脉搏,而且能够迅速分辨出那些内心荒芜的年轻人在渴求什么。稳固的精英话语、日渐固化的阶层、社会震荡的颤音,都成了曼森施展唇舌的舞台背景,反传统、反体制的高潮话术,便可以毫不费力地挑动无脑的年轻人,去为一个荒诞、无力的未来实施暴力,对他人施以暴行。


在这个意义上,曼森并不止存在于一个社会中。它是一个幽灵,随时可能借机还魂。那些被教唆着持刀杀人的青年,也可能死而复生。


被杀害的莎朗·塔特


而曼森本人,对暴力的看法又是什么呢?


1986 年,在狱中接受记者采访时,记者问他,是否在乎莎朗和她未出生的宝宝。


曼森回答道:


“他妈的什么叫在乎?”


09.尾声


1969年,“曼森杀人案”发生时,昆汀6岁。


那一年,他还跟在继父屁股后面,经常去看那些古怪的电影。时隔半个世纪,昆汀以“曼森杀人案”为背景拍摄《好莱坞往事》,却没有发挥他一贯擅长的“暴力美学”。也没有直面展示暴力始末。反而是跟拍摄《无耻混蛋》时把希特勒弄死一样,昆汀再次篡改了历史,为往事蒙上了一层温情面纱。


《好莱坞往事》中的曼森


既然昆大师呼吁大家不要剧透,这里就不再对《好莱坞往事》的剧情做任何阐述。大家自己去看。而只要熬过电影前半段那略显温吞的剧情,来到故事的核心地带,再对照“曼森家族”的往事,你就能理解昆大师的良苦用心。


巧的是,今年炒得大热、勇夺金狮的DC《小丑》,恰恰讲述的也是一个社会病人在阴冷环境中下坠、变形的故事。


50年,仿佛成了一个轮回。


两部电影一起看,更能引起对现实的沉思。


尤其当废柴青年们又开始动手打人的时候。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

[1]《伍德斯托克野史》,三联

[2]《曼森案件纪实》,陈昌文、吕登山、倪云鸽

[3]《曼森 Manson》,纪录片片段,1973

[4]《后曼森时期:邪教杀人案仍然广受关注》

[5]《“曼森家族”前成员公开揭露邪教罪恶》

[6]《我们来聊聊“曼森家族”》,知乎,李淼

[7]《Manson Family Murders Fast Facts 》,CNN

[8]《20 世纪最臭名昭著的杀人犯之一查尔斯·曼森,去世了》,好奇心日报


本文来自公众号:宅总有理(ID:zmrben115),作者:宅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