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杭州青年汽车:去年已变百亩西瓜地 ​
2019-11-26 09:24

实地探访杭州青年汽车:去年已变百亩西瓜地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ChinaEconomicWeekly),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继此前河南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后,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简称“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使得“青年汽车”再次成为热点。


萧山区法院关于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的公告


近日,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简称“萧山区法院”)发布了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文书公告。公告显示,因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法院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


杭州青年汽车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32588万元,经营范围为生产乘用车冲压零部件、SUV汽车零部件,批发、零售莲花品牌汽车、进口欧洲之星品牌汽车等。工商信息显示,公司共有多条法院被执行人信息及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失信原因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厂房已被夷为平地


其实,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之路,已走了两年有余。


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显示,2017年9月1日,萧山法院根据债权人上海浦发银行杭州和睦支行的申请,受理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清算案。


此后,萧山法院公告称,截至2018年9月28日,杭州青年汽车财产变价款64229.70万元,现金资产23.04万元,二项合计64252.74万元;经公司管理人审查确认的债权额109654.87万元,待定债权额3762.93万元。法院认为,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其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法院裁定宣告公司破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终结的消息一经披露,就有市场人士据此声称“青年汽车”破产。


“人们通常提到的‘青年汽车’大多是指庞青年作为创始人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青年汽车集团”),而杭州青年汽车则是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华青年”)旗下控股子公司,所以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并不等同于青年汽车集团的破产。” 一位杭州汽车行业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但该人士同时指出,杭州青年汽车与青年汽车集团都由庞青年担任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在经营管理上关系密切,“这两家公司的创设和实际经营管理,确实是围绕庞青年展开的,‘青年系’公司间存在很多联系,这也是众所周知的。” 


工商信息显示,青年汽车集团由庞青年于2001年1月注册成立, 注册资本10000万元。庞青年实际持有公司股份超51%,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其他股东有王淑丹、庞浩亮、庞彩萍等。


 金华青年股权则主要集中在三位股东手中,分别为庞彩萍32%、庞浩亮31.5%、庞博尹31.5%。庞青年则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任公司经理、执行董事。另外,金华青年持有杭州青年汽车90%股份,股权穿透后,前者持有后者99.99%股份。庞青年任杭州青年汽车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庞彩萍和庞浩亮同为青年汽车集团与金华青年的股东,不难看出,三家公司之间关系密切。企查查还显示,庞青年在超过60家“青年系”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或高管。


11月20日上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走访杭州青年汽车位于杭州大江东前进街道前峰村江东五路附近的厂区,发现公司厂房已被夷为平地。


杭州青年汽车位于杭州大江东的工厂旧址目前已是一片空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 摄


附近一家汽配企业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该厂房在2018年已经全部被拆除,而这块占地约1000亩的厂区在被拆除之前就已长时间处于荒废状态,“我2017年在附近上班,当时这个厂子就空着,去年有人在里面种了上百亩的西瓜,现在还有不少人在里面种蔬菜,去年年底厂房被完全拆除”。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看到,杭州青年汽车原厂区,被两米高的绿色网状栅栏与周边道路及周边企业厂房进行了隔离,有人在厂区原址内种植了多片菜地,部分空地上还长起了一人多高的荒草。


事实上,杭州青年汽车早在2014年就已停产。


image.png

萧山法院关于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民事裁定书截图


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2017年9月1日,萧山法院曾在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民事裁定书中指出,公司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停止生产经营,自2014年5月至2017年,杭州青年汽车在该法院涉及执行案件14件未履行,合计执行标的约10300万元,其中部分执行案件已因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青年系”多家公司处境堪忧,“青年汽车”前景几何?


其实,在“青年系”公司中,同样岌岌可危的,还有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简称“济南青年汽车”)


2016年,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简称“济南高新区管委会”)向济南青年汽车、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青年乘用车集团”)提起诉讼。


济南高新区管委会提出,其依照各方约定向济南青年汽车累计扶持投入53280万元,而青年乘用车集团并未依照约定向济南青年汽车增资至13亿元,更未实现年产轿车达到18万辆的承诺,因济南青年汽车已经停产,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故向两被告提起诉讼,要求两被告共同赔偿损失53280万元。


最高院判决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大部分诉求。


而就在今年8月,这家注册资金25000万的“青年系”核心企业青年乘用车集团因也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差点被申请破产清算。


8月2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浙江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乘用车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金华市中院”)申请青年乘用车集团破产清算,但被金华市中院驳回。


金华市中院认为,“青年乘用车集团及关联公司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为主,该行业属于国家扶持行业。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青年乘用车集团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青年乘用车集团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


而青年乘用车集团也对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的申请提出异议。


在金华市中院披露的民事裁定书中,青年乘用车集团辩称,公司在行业内有领先地位,具备营运价值且仍在营运,公司是全国拥有全套客车、卡车、轿车生产资质的企业之一,也是浙江省唯一一家。其中客车项目拥有尼奥普兰平台整车、驱动和前桥三大核心技术,是16项行业标准的参与者,是国内唯一通过欧盟正常标准认证的重卡企业。


青年乘用车集团还披露,公司的债务重组工作已经启动。2019年1月5日,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了《化解青年汽车债务危机和推进青年汽车重组专题会议纪要》。5月6日,公司与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书》,债务重组工作正按协议进行。


“重组计划经过充分论证,对重组后公司的股权结构、债务的剥离及偿还、资金的落实等均有明确约定,解决的方法和步骤切实可行,并有三地政府的支持及监管,重组计划的实现指日可待。”公司称。


前述杭州汽车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表示,“近几年‘青年系 ’在杭州、济南等地多个企业停产破产,全国多个政府合作项目失利,再加上此次受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的负面影响,公司订单受到冲击,企业经营面临不小困难”。


“青年汽车”作为一个拥有一定技术能力且曾在乘用车市场享誉一时的汽车品牌集团,为何会走到如今的境地?


位于浙江省金华市经开区八达路501号的青年汽车集团总部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青年汽车集团媒体联系人,对方表示公司总部仍保持正常运营,未受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的影响,而记者提出的走访公司生产基地、了解公司运营状况的要求则遭对方婉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ChinaEconomicWeekly)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