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以违反公司政策为由解雇员工,“不作恶”初心不在向现实低头?
2019-11-27 07:58

谷歌以违反公司政策为由解雇员工,“不作恶”初心不在向现实低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wowjiemian),作者:刘芳,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通过解雇,谷歌正在加大其非法报复力度。这是典型的瓦解工人组织的行动,只不过以科技行业术语加以包装罢了。我们不会无动于衷的。”


“不作恶”的谷歌在理想和现实之间陷入了两难。在鼓励员工挑战和讨论的开放的文化,与商业利益之间,到底哪个才是公司追求的终极价值?


当地时间11月25日,谷歌以“违反数据安全政策”为由解雇了四名员工,从而将管理层和员工间的紧张对峙状态推向了顶峰。谷歌方面称,这四名员工不当获取了内部信息并向媒体泄密。然而上述谷歌员工则提出抗议,他们是这个硅谷科技巨头报复行动的牺牲品。


在周一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谷歌安全调查团队(Security and Investigations Team)写道:“这些员工系统性地搜索了其他人的相关资料和工作内容......我们一直非常重视信息安全,不会容忍任何人对他人进行恐吓或破坏,也不能容忍泄露公司或客户敏感信息的行为。”


这个解释并不能让被解雇的员工和媒体信服。彭博新闻社称,过去两年里谷歌的员工一直在有组织地抗议公司的相关决定,包括其与美国军方的合作,对被指控性骚扰的高管的处理及对待临时工和供应商的方式等。为了应对“特别善于提意见”的员工,谷歌在2018年5月特地雇佣了顾问公司,修改公司条例清理门户。反对者因此认为,敢于提出抗议才是四名员工被解雇的真正原因。


谷歌员工们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通过解雇,谷歌正在加大其非法报复的力度。这是典型的瓦解工人组织的行动,只不过以科技行业术语加以包装罢了。我们不会无动于衷的。”倡导让员工拥有更多话语权的科技员工联盟 (Tech Workers Coalition) 则干脆将这四人命名为“感恩节四杰”(Thanksgiving Four),并呼吁其他科技企业向“感恩节四杰”提供工作。


科技员工联盟的推特


在这四人中,里弗斯(Rebecca Rivers)和博兰德 (Laurence Berland))此前已经被停职且在公司引起波动。11月22日,大约有200名谷歌员工现身谷歌旧金山总部外抗议将两人停职。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谷歌员工表示:“这是一种野蛮的恐吓,目的是让员工们闭嘴。”


“尽管里弗斯和我正在经受着谷歌的全方位报复,但其实这并不是关于我们。这是关于我们所有人,以及我们共同建立和珍惜的开放文化”,博兰德说,“如果他们能对我这样做,他们也能对任何人这样做,这种文化就永远消失了。”


博兰德在集会上声称,谷歌聘请的全球调查小组对他进行了长达2.5小时的“审问”,不允许他叫律师,甚至不允许他去洗手间。里弗斯则说,当她的工作设备被拿走时,她的个人数据也被删除了。在采访中两人均否认了向媒体泄密的指控。


在集会上,甚至有谷歌员工打出了:“所有工人都有权利组织起来”的标语。

11月22日上的集会标语。来源:Business Insider


《纽约时报》分析称,相比传统行业,工人组织在大型科技公司中是很少见的,因为员工通常都得到了很好的薪酬和福利。尤其是谷歌更是以其免费餐饮和往返办公室的班车等福利而闻名。那么这次解雇事件为什么会被员工称为“瓦解工人组织”的行为呢?


2019年8月14日,以里弗斯和博兰德为代表的1495名谷歌员工发出了一封请愿书,要求谷歌不要参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 (CBP)、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ICE)和难民安置局(ORR)的合同。


这封公开信写道:“(以上机构)正在囚禁和伤害寻求避难的人们,将儿童与父母分开,非法拘留难民和美国公民,实施系统性的虐待和恶意忽视,导致至少7名儿童在中死亡。”


公开信还写道:“我们只需看看犹太人大屠杀期间IBM与纳粹的合作,就可以理解科技在大规模暴行中所扮演的角色。”


工程师们反对谷歌和美国政府进行合作的公开信。


事实上,这并不是谷歌的工程师们第一次公开反对公司和美国政府的合作了。2018年6月,谷歌因数千名员工的一致反对不得不终止了和国防部关于Project Maven的合同。谷歌云首席执行官格林(Diane Greene)起初宣布,这项利用AI技术分析无人机图像的合同价值900万美元,但科技博客Gizmodo获得的内部邮件显示,如果续签的话该项目的预算或将增长到2.5亿美元。


同年10月,谷歌还在员工们的压力下放弃了对美国防部100亿美元JEDI云项目的竞标。科技员工联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谷歌退出JEDI云项目的竞标来源于员工的“持续”压力,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且越来越愿意使用它”。


也许对谷歌的工程师们来说,谷歌在Project Maven和JEDI项目上的决定体现了“不作恶”的公司核心文化,但对于其他科技公司来说,谷歌管理层对员工们的让步已经成为了一种“警示”。


彭博分析称,目前大部分科技公司都选择了忽视员工们对公司决策提出的质疑。比如,亚马逊仍然在为执法部门提供人脸识别软件,微软更是在前不久获得了价值百亿美元但极富争议的JEDI项目。 


美国防部的Project Marven官方图片。来源:美国国防部


或许是为了强化管理层的权力并避免在以后的军方项目中重复2018年的“失误”,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谷歌采取了很多惹人注目的行动。


10月初,谷歌的员工们发现公司内部的一个团队正在为公司电脑上的Chrome浏览器创建新工具。备忘录显示,该工具将自动报告在日历的事件提醒上超过10个房间或100个参与者的员工。员工们认为,这是管理层用来监控员工是否要组织抗议活动和讨论劳动权利的工具。


11月初,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在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以前每周一次的员工内部会议减少到每月一次,并且焦点要从政治转移到“产品和商业战略”。《纽约时报》称,自谷歌成立的20年间员工们一直可以在每周的例会上向管理层提出尖锐问题,这也是谷歌引以为傲的公司文化之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wowjiemian),作者:刘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