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高以翔录节目身故,竞技类综艺为何这么拼命?
2019-11-28 10:09

演员高以翔录节目身故,竞技类综艺为何这么拼命?

本文来自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刘睿欣、戴天文、胡毓婧,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1月27日中午12点23分,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组终于发表声明,证实高以翔在录制期间突然减速倒地,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后,医院宣布高以翔最终心源性猝死。此时距离被曝出事时间已过去约11个小时。此前高以翔所在经纪公司杰星传播曾发布声明,希望网友及媒体谅解高以翔家人的悲恸及哀伤,避免过度的打扰,“我们会陪同Godfrey的家人低调处理相关后事,谢谢大家。”



焦艳俊也在网上发文悼念高以翔


据中国台湾媒体报道,中国台湾经纪公司老板丘秀珠接获艺人高以翔猝死消息后相当难过。她表示,因为高以翔最近要拍一部电影,他前阵子才刚做完健康检查,且必须精瘦4公斤,身体状况一直都很好,并没有听说他有心脏方面的疾病。丘秀珠哽咽表示,目前救世会全力协助处理后事,预计明日(11月28日)将遗体运回中国台湾。


一位在宁波现场目睹全程的观众表示,高以翔曾在花坛边休克三分钟。但节目组判断失误,继续拍摄未进行及时抢救。内场观众曾听到其他参演嘉宾连麦大喊的声音,且15分钟内没有专业医生携带必要仪器进场,耽误了病人抢救的黄金时间。


之后,凤凰网曝光《追我吧》与艺人签订的合约,其中提到“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之情形,可能会给乙方将造成生理、心理负担。艺人乙方对此要有充分认知,完全自愿参加并完全愿意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一切后果。”且要求艺人保证参与节目录制时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任何有碍或不利于参与节目的身体或精神上的损伤或疾病。


合同内容部分截图1


合同内容部分截图2


在宣传期间,节目曾表示“安全录制”第一位。


“《追我吧》建立的专业安全保障体系,将安全渗透到每个毛孔。”如今看来,这些话更像是明星的一道索命符。


“你不跑,就会被后面的人干掉”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一档在晚间城市拍摄的真人秀节目,于2019年10月在宁波启动录制。节目中分为两大阵营对战,由“追我家族”成员挑战素人或其他艺人“追逐者”,通过时间争夺战等夺得胜利。


据《追我吧》节目的官方宣传,这档11月8日播出的综艺标榜自身挑战超高的制作难度,并采取了工业化的制作模式,节目中的挑战关卡需要嘉宾不断挑战体能极限。在《追我吧》整个节目的前期宣传中,最被频繁提及的核心卖点就是“竞技感”,这无疑需要节目以高强度的方式运转,而其中的嘉宾就是高强度运转的最核心动力。


在观众早已看腻了艺人在节目接受一点“小整蛊”和克服心理障碍的“小挑战”后,浙江卫视推出了这档强调冲突性、剧情性和仪式感的节目,希望艺人能“在规则至上的环境中,卸下明星光环,抛下概念化的荧幕形象,全身心地投入到节目竞技中,在紧张追跑中挑战身体极限,激发最本能的胜负欲与团队感。”


节目截图(图中为宋雨琦)


在环节设置上,《追我吧》有爬楼速降,需要参与艺人需要吊威亚爬楼登顶,然后从高楼速降。此外,整个过程中艺人都需要通过高强度的奔跑,同时保持敏捷性及艺人之间的互动,来完成不断的赛道追逐。节目组总导演陆浩曾形容这是“一个猫捉老鼠,狼抓羊的游戏”


除了高以翔,目前已经播出的三期节目中参与竞技的艺人还包括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等人。在第二期中,李小鹏和邹市明两位奥运冠军也参与了节目录制,在节目后半程,李小鹏和邹市明都已经接受不了节目强度,李小鹏也向节目组表示“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


据曾参与过类似综艺节目录制的工作人员介绍,这类节目一般从下午五六点或者晚上九十点开始录制,直到第二天凌晨五六点,更有甚者录制到八九点。然而,录制完成也并不意味着艺人可以立刻休息,一般回到酒店后,艺人还需进行卸妆洗漱,行程紧凑的,还有可能要连轴转去机场赶航班。而这样的“熬大夜”的节目录制状态在当下国内综艺的录制现状中乃是常态,在《追我吧》这类高强度的竞技类综艺中,这种冬天熬夜录制的制作方式对艺人体力和精神状态的消耗无疑是成倍的。


如此高强度的节目设置,节目组也称自身配备了“强大的安保阵容”,并表示提前测试危险系数和配备医疗团队都是最基础的,并宣称其团队专业性“让所有人都很满意”。在接受《传媒内参》采访时,节目组崔彦凯表示其团队的专业性体现在工作人员会预先测试游戏、医护团队现场待命,对于特殊技能的场景,还会事先进行专业的相关培训,以及配备专业的调试等方面。


崔彦凯还表示《追我吧》建立的“专业安全防护体系不仅让游戏环节生动有趣,还保证了所有流程的安全运行,为国内综艺节目内容生产制作提供了可行性的新范例。”


邹市明也曾在节目中遭遇险境


而据当时意外发生现场的观众称,在高以翔大约凌晨1点45分倒地后,节目组仍在继续拍摄未进行抢救,部分工作人员甚至认为这是节目安排的“小插曲”,15分钟内并没有任何专业医生到场抢救,甚至没有必要的医疗仪器,抢救过程中,同期嘉宾黄景瑜反复大喊“医生呢”,而后到凌晨两点,浙江卫视才联系宁波有关部门领导,高以翔被送至医院,但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半,医院接到高以翔时他已“瞳孔放大至边缘”,从倒地到接受救治,时间已经过去了45分钟,心源性休克的死亡率高达70%-100%,而该病的第一治疗原则就是卧床休息吸氧,而这对于一个宣称医疗团队现场待命的节目组而言,应该很容易做到。


浙江卫视在高以翔发生意外后,也并未第一时间回应,各媒体记者多方求证消息,浙江卫视和高以翔方均未接听电话,《追我吧》节目组后回应媒体称:“等我们吧,感谢。”直到上午10点49分,浙江新闻客户端才发布了《中国台湾艺人高以翔在宁波录制节目时猝死》的新闻确认了高以翔的死讯,而这条消息随后很快就被删除。中午12点23分,《追我吧》发布声明,再次确认了高以翔去世的消息,并告知死因为“心源性猝死”。


《追我吧》发布声明


《追我吧》总导演陆浩曾表示:“节目中设置的装置,体现出参与者遇到困难时的一种精神,你要走出这个装置,到下一个装置,遇到困难跌倒了,摔下去了,但是还要爬起来,继续再往前跑,你不跑,就会被后面的人‘干掉’,这就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人生”,然而这次在节目中摔倒的高以翔,却意外走到了人生终点,再也不会往前跑了。


竞技类综艺必须“拼命”?


在国内外真人秀中,艺人因节目设置环节原因受伤并不鲜见。在高以翔之前,国内综艺节目中最为严重的事故,是2013年在中国首档跳水节目《中国星跳跃》中,释小龙团队的工作人员因意外溺水身亡。


竞技类综艺节目是受伤的高发区,与《追我吧》同属浙江卫视的《奔跑吧!兄弟》,就在2016年的录制中发生过嘉宾李晨头部受伤的状况,眉骨缝了22针,同节目的嘉宾邓超,也发生过手臂骨折的情况。


2015年录制军事题材综艺《真正男子汉》时,嘉宾王宝强摔下平衡木导致右腿腓骨骨折,打了8个钢钉后,在家彻底修养几个月之后才正式复出。


而在2015年央视《了不起的挑战》里,嘉宾乐嘉也因体验消防速滑导致生殖系统受到损害入院治疗。深圳卫视《极速前进》中,钟汉良在极速滑行的雪道里摔下,头部肿起大包。


图源:新浪娱乐


受伤并不只发生在室外竞技类综艺节目当中


今年11月播出的《妻子的旅行》,谢娜就因为在天门山的台阶上踏空而摔倒,好在并无大碍。歌手张杰在2018年参加浙江卫视室内游戏节目《王牌对王牌》的录制时,也因游戏道具击中头部晕倒并进入医院进行CT检查。


2015年温岚在录制舞蹈竞赛《与星共舞》时撞到摄影机,面部缝了7针。2014年,吴镇宇年仅6岁的儿子费曼因为录制《爸爸去哪儿》受伤,在眉毛处留下伤疤。1993年6月,香港艺人黄家驹在日本“内南”综艺节目的录制中从三米高台坠落,陷入昏迷。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6天后去世。此后,富士台永久终止一切在本社顶楼的室外录制,相关负责人被送检接受调查。


在真人秀盛行的韩国,艺人在录制期间出现重大事故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韩国配音演员张正镇在录制综艺节目《星期天是101%》时,因游戏环节设置的长条年糕意外滑落呼吸道当场死亡。在拍摄现象级综艺《金炳万的丛林法则》期间,演员金光圭在非洲因为全身过敏提前退出,金炳万本人则在加勒比海录制时被毒蚊子攻击,面部浮肿。后来,金炳万又在美国进行跳伞训练时因风向突变导致脊椎骨受伤,不得不退出《丛林法则》斐济篇。


金炳万在节目中挑战6000米高空跳伞


而在欧美,杰拉德·巴宾在2013年拍摄《兰达岛》(法国版《幸存者》)第一天时脱水晕倒,后接受治疗。然而情况并未好转,他在搭乘直升机前往医院的过程中因心脏骤停而死。2017年3月,《美国达人秀》在帕萨迪纳市录制时,将一个电源线保护器置于残疾人通行坡道,志愿者莫琳驾驶电动轮椅试图越过保护器,不幸发生侧翻多处重伤。她先后做了八次外科手术,最终于6月死亡。其家人将《美国达人秀》的制作公司、NBC Universal和帕萨迪纳市全部告上法庭。


2019年5月,英国综艺节目《杰瑞米·凯尔秀》宣布停播,原因是参与这档情感调停节目的当事人史蒂文·戴蒙德接受不了节目中的结果,回家后选择自杀……


众多节目在播出期间,总是会将安全性放在宣传的重点位置。但我们不禁需要追问,如果这些安全措施、医疗准备都已经十分完善,那究竟是为什么,会出现缝针、骨折乃至失去生命这样的恶性事件?为什么本该是节目组应尽的义务,却成了他们张口就来的宣传点?


并且令人惋惜的是,尽管各个节目在前期打着“安全第一”的旗号,但仍会在现场出现有意或者无意的拖延。不仅《追我吧》摄制组被粉丝批评判断失误,耽误心源性猝死的黄金救治时间。在拍摄《兰达岛》时,也有举报人告诉《Closer》杂志,为了不影响拍摄,晕倒的巴宾被故意拖延。且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当时节目方甚至认为直升机撤离是“成本太高”的选择,被批准为时已晚。


对于竞技类真人秀,紧张刺激的环节和嘉宾对困难发起的挑战,是节目的一个重要看点。但这到底是一个节目,一场秀,嘉宾不是真正的冒险家,不能让他们去挑战所谓的生理极限。他们要做的,是通过“表演”让观众感受到刺激与紧张。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在完成这些节目效果时保证嘉宾人身安全


《追我吧》选择在冬天晚上拍摄,这本身就很不恰当


当同质类节目竞争激烈、观众口味不断提升时,节目为了追求高收视率选择提升游戏难度,一方面让嘉宾竞争更加激烈,另一方面也能展现极端情况下艺人的反应,将其作为宣传要点。


在同类竞争中,浙江卫视无疑是真人竞技的既得利益者,《奔跑吧》系列节目为其带来了极高的收视率和冠名赞助收入,但随着湖南卫视明星生活观察类综艺和慢综艺越来越受到欢迎,没有慢综艺基因的浙江卫视逐渐流失固有的观众和高关注度,只能用他们擅长的类型——更加惊险刺激的新节目《追我吧》吸引观众眼球。


《追我吧》这档节目,更像是浙江卫视在综艺竞争愈发激烈的时候,拍脑门想出来的昏招,“观众爱看刺激?给他们更刺激的”。


但观众真的只喜欢刺激吗?


在刺激的背后,观众更想看到的,应该是明星嘉宾真实的反应与选择,而不是把每个人累到突破体能极限的真实。在全新的综艺生态群里,面对互联网视频平台和老牌对手卫视们的围追堵截,浙江卫视推出这档节目,既无竞争力也没有影响力,最后却以这种完全意外的方式引爆了舆论。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综艺还存在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总是晚上熬夜录制。记者曾多次以观众或媒体评委的身份参与录制综艺,其中有多档节目都是傍晚、晚上开录,凌晨一两点甚至清晨七八点才收工。录制期间,不论是工作人员、常常参与的观众还是嘉宾,都必须强打精神时刻保持精神饱满的状态,应对现场导演的呼应,且录制期间不能使用手机,只能在规定的休息时间去洗手间快速整理。


记者曾收到的节目录制邀请


在十几个小时紧张录制、熬夜不睡觉的情况下,许多白天做好的安全保障也会出现松懈,许多精力充沛时能完成的项目和动作也有失误的可能。结合种种不利原因,加上极端疲惫的身体状况,高以翔类似的事故才得以发生。


但目前世界各地的野外生存真人秀,不仅需要在录制前做大量的调研和辅助准备,到了人烟罕至的录制现场,还要配合物资补充和医疗设备。在韩国,拍摄户外节目时,节目组和明星需要提前打针,避免蚊虫的侵害。


在设置游戏环节时,节目组也会预先评估嘉宾的身体素质,适当降低难度,不会为了博取眼球将嘉宾的生命安全置于危险之中。金炳万曾表示:“我会把难度调为队里最弱的一个人也能承受得了的那种,如果把难度调到我自己的水平,可能整个团队都得累死。”


结合《追我吧》此前发布的安保配置,节目组仅仅做到保障艺人受到外部因素威胁时的生命安全,没有考虑艺人本身的承受能力和作为人应该有的休息保障。但需要谨记的是,它始终只是一档娱乐性比较强的“全民健身”节目,它的目的并非提供户外冒险运动爱好者关注的极限挑战。


在这场事故中,浙江卫视应该负起首要的责任。但它也暴露了国内综艺节目急功近利,在各个方面并不成熟的隐患。录制时间不合理、紧急预案缺失、设置环节考虑不周,这些问题不应该是用一条人命才换得的教训。


本文来自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刘睿欣、戴天文、胡毓婧。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