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女郎”,就业难
2019-11-30 08:43

“X女郎”,就业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顾韩,编辑:李春晖,题图来自:东方IC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年的中国电影金鸡奖阵势远超以往。明星云集,自然也贡献了不少热点话题。身着黑色长裙亮相的倪妮,除了一如既往“生图能打”,与刘诗诗一黑一白的绝美同框成为当晚的名场面。



同样登上热搜的,还有倪妮在后台婉拒记者时的发言——“我真没有作品,没底气,其他人都是(带着)作品(来的),见到我就是‘你穿的真好看’……等我哪天提名了给你们做。”


此言一出,吃瓜群众更是好感大增。毕竟,好看的皮囊千千万万,讲话实在的大美女并不多见。


倪妮,1988年出生,2011年主演张艺谋电影《金陵十三钗》出道,2013年被南都评为内地新“四小花旦”之一,与AB、杨幂、刘诗诗并列,起点不可谓不高。


然而,上有巩皇、国际章等前辈作榜样,同期有开挂一般的周冬雨作对比,倪妮这位“谋女郎”的处境确实尴尬。《金陵十三钗》后电影演了不少,评分没几个过6。搭档实力男神演电视剧,《天盛长歌》与《宸汐缘》却又都与爆款失之交臂。


倪妮也不是不努力,演技似乎也不坏。但到头来,恋情、穿搭、活动生图……都比作品有存在感。


评论区吵得不可开交,此时一位网友灵魂发问:你们考虑过张慧雯的感受吗?没错,在《有翡》事件中被波及的新人张慧雯,出道之作是2014年的张艺谋电影《归来》,也是一位“谋女郎”来着!



粗略看一下,其实倪妮、张慧雯并不是个例,“谋女郎”“星女郎”“龙女郎”等身份,一度代表着更高的起点和坦荡的星途,如今含金量却大幅下降。别问,问就是就业难。



“X女郎”降级


“X女郎”的说法源自007系列。或是对手,或是队友,每一部007电影都会为主角邦德配备不同的美女。久而久之,邦女郎就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国内借鉴这一说法,主要用来指那些被大导发掘、提携的女演员。内地有张艺谋的“谋女郎”、冯小刚的“冯女郎”;香港有王晶的“晶女郎”、成龙的“龙女郎”、周星驰的“星女郎”。后两者虽然是演员出身,但很早就对影片的制作拥有极大的话语权。


“谋女郎”中,巩俐与章子怡都赶上了张艺谋的创作巅峰期,一骑绝尘。1987年,二十出头的巩俐被张艺谋选中出演《红高粱》女主角“九儿”,从此步入影坛;90年代与张艺谋一连合作了《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等多部影片。


章子怡出演的第一部张艺谋电影,则是1999年的《我的父亲母亲》,之后在张艺谋执导的古装大片《英雄》《十面埋伏》中担当重要角色。



两人之间隔着一个素人小姑娘魏敏芝(《一个都不能少》)。章子怡之后,新时代的周冬雨、倪妮、张慧雯之前,还有“谋女郎”标签较弱的董洁(《幸福时光》)和李曼(《满城尽带黄金甲》)


冯小刚编剧出身,擅长商业片,以故事而非视觉见长,对演员的要求显然与张艺谋不同。冯小刚合作最多的女演员是夫人徐帆,其次是同在京圈的刘蓓。之后用过范冰冰、关之琳、刘若英、舒淇等女明星,也无心插柳地选出了潜力股张子枫。


前几年冯小刚为拍《芳华》大张旗鼓地素颜选角,大打“冯女郎”噱头,令苗苗、钟楚曦、杨采钰等新人在短期内收获了极大关注。



上个世纪的香港电影,人才辈出,美女如云。用现在的话来说,成龙与周星驰属于形成了个人IP的影人,不仅经典作品百看不厌,其影片中的美女也为人津津乐道。


1985年,初出茅庐的张曼玉进入嘉禾电影公司,出演了成龙的《警察故事》系列,与刚刚转型来香港发展的林青霞一同被大哥硬核的拍片方式吓得花容失色。至今,张曼玉都是成龙合作次数最多的女演员。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龙电影没有固定的女主,合作对象跨越两岸三地几大洲,有韩国的金喜善,还有今年因《致命女人》刷屏的刘姐刘玉玲。进入新千年之后,成龙事业重心转向内地,除了合作当红女明星,还选出了新一代的“龙女郎”林鹏、姚星彤、张蓝心。



朱茵、莫文蔚、张柏芝的电影之路都始于周星驰,在周星驰电影中留下了紫霞仙子、双刀火鸡、柳飘飘等经典角色。


在周星驰主打内地市场后,“星女郎”也大多选自内地,如《功夫》主演黄圣依,《长江七号》主演徐娇、张雨绮,《美人鱼》主演林允,《新喜剧之王》主演鄂靖文。


黄圣依和张雨绮都属于戏外比戏里精彩型的艺人。但张雨绮近年来好歹还有《妖猫传》,黄圣依关于业务能力给人的印象则只剩下“海娃”打鸣。


她俩好歹还在演员圈打转,徐娇、林允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活跃得仿佛汉服网红和美妆博主。而根据“女郎力”的递减效应,鄂靖文在《新喜剧之王》后连“网红”都没混上,最近又出来参加演技综艺回炉了。



但你以为这就算降级了吗?来看看王晶的“晶女郎”吧。


王晶以高产闻名,合作明星数不胜数,最知名的“晶女郎”当属邱淑贞,一手带进影坛、一手捧红。2018年《创造101》播出期间,有营销号说丸子头的赖美云像邱淑贞,还把王晶炸了出来。


如今王晶依然每年都有新片产出,片子里也从来不缺大胸长腿的美女,而且大有泛滥趋势。百度上随手搜一下“晶女郎”,能跳出来许多你闻所未闻的名字。


最新一位受捧的,是名字超有记忆点的邱意浓。《追龙2》中有不少戏份,未来存货里还有一部王晶执导的电视剧《情陷夜聊斋之倩女幽魂》。



从“大导选”到“民选”


为什么大导很难再捧出下一代章子怡、张柏芝、邱淑贞?


抛开年轻演员资质不谈,大导们的影响力也都在下降。港片辉煌不再,在内地市场逐渐边缘化,受众群体基本稳定在某个范围,很难再扩大。偶有爆款出现,看点也都在古天乐、张家辉等熟面孔的排列组合、相爱相杀,不在新人,更不在女性角色与女演员上。


内地大导们,拍过大片、恰过烂钱,又回到了自我表达的路上,奈何越来越曲高和寡,被指脱离群众、没有共鸣。


另外,代沟确实存在。冯小刚拍《芳华》缅怀青春,但作为电影消费主力的年轻人,估计很难像冯导那样,真情实感地去通过镜头窥视女孩子们鲜活的面容与胴体。


随着年事渐长,大导们的创作巅峰期已过,产量与年轻时是比不了的,很难再实现张艺谋与巩俐、王晶与邱淑贞这样的高频次合作。很多时候都是管选不管捧,人生的路得“寄几走”。


张艺谋2013年的《归来》选中了20岁的北舞学生张慧雯。2018年开机的新片《一秒钟》仍有戏份吃重的少女角色,扮演者刘浩存是一名00年的新人,同样出身北舞,白纸一张。



本质上说,文娱行业蓬勃发展,市场化、工业化程度不断提高,推动着电影从“行当”往“行业”转型,某种意义上削弱了其精英属性和其中的圈子文化。


而从造星机制看,眼下大家也更偏向养成系和白手起家的逆袭故事,对所谓仰赖人脉的“资源咖”十分抵触。


今年金鸡电影节期间,电影频道策划了一个“星辰大海演员计划”,由三十余位资深影人推荐,代表中国电影的新生力量,反响就比较两极化。


一方可能觉得薪火相传、蛮有人情味;另一方则戏称这一计划为“资源咖现形记”。



X女郎,转无可转?


“X女郎”们既然被大导选中,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不是来娱乐圈打卡上班的。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有一颗想要挣脱这个名号、证明自己的心。


然而转型总是艰难的,能在某部电影惊艳四座,不代表之后能一直大放异彩。


好比张榕容,电影《妖猫传》里依靠高级的妆发与打光,以及陈凯歌的调教,塑造了令许多人念念不忘的杨贵妃。到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的古偶滤镜中却黯然失色,甚至成为剧集的一个大槽点。


这可能也是许多X女郎的窘境。电影和电视剧是两套标准,许多所谓的“电影咖”都没法很好地嵌入到电视剧的体系里,不是表演风格脱节,就是形象难以兼容。


“谋女郎”倪妮、“星女郎”张雨绮、包括“冯女郎”钟楚曦,都是年纪轻轻就风情万种、气场强大的类型,到国产剧里演傻白甜是没有什么优势的,但偏偏少女才是当前的主流人设。强行融入……感觉会比较奇特。



同为“鲶鱼系”女星的林允,按说形象算比较少女了,但在《美人鱼》之后好像也没有特别能打的作品。


当初星爷选中她出演《美人鱼》,据说是看中其放得开、没包袱、够野生。但硬要她在男频大IP《斗破苍穹》里演一个不需要什么表情的冷美人萧薰儿,结果可不就是被diss“照骗”?



在新生代的各种“女郎”中,发展最好的莫过于周冬雨。但容易被忽略的是,在《七月与安生》之前,她其实也经过了很长一段的探索与试错。


在宁浩的《心花路放》里出演杀马特,颠覆了《山楂树》时期柔弱小清新的形象,之后通过造型上的调整以及综艺CP的加持,周冬雨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鬼马精灵路线。


要其他“女郎”们复制她的路线并不现实,但至少从她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出:摆脱这些男性大导“凝视”并给予的定位,寻找自己的独立的艺术人格,或许才是突破“X女郎”标签的开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顾韩,编辑:李春晖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