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中概股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2019-12-04 10:25

互金中概股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金融洛书(ID:FintechBook),作者:雷慢,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17年10月,趣店在纳斯达克上市。


罗敏青年得志。当年财报发布那天放出话来:趣店市值不达到1000亿美元,不再领薪水和奖金。


如今趣店的股价,拒豪言而尴尬低走,罗敏用10头牛也难拉回来了。2019年Q3财报发布后四日,趣店连跌4日,市值仅剩11.45亿美元,距上市时的涨破100亿美元的高峰,已削去90%。


在多次财报的亮眼净利润数据面前,互金中概股也曾梦想过“戴维斯双击”,无奈即使营收高企,市场还是看空,用脚投了票。


如今趣店、360金融、微贷网、小赢科技一众,股价都在历史低位。它们一边直面越来越大的利润率增长压力,一面惊惶于严监管下的政策风吹草动。


这门生意,挣钱且有钱,无奈资本市场就是看不上。



01


11月底,趣店Q3财报发布,获得了25.909亿元营收、10.434亿元净利润,数据亮眼,但颓势明显,净利润增速由Q1的200%,Q2的57.9%降至Q3的52.6%,赚钱能力越来越疲乏。


精明的华尔街并未为趣店的高额利润数据投钱,趣店Q3财报发布后,四天连跌,股价由7.50美元跌至4.10美元,累计跌幅45%。


华尔街看空趣店的原因,大概在于挣钱能力越来越缺乏想象力。此时趣店市值已经距离巅峰时刻的100亿美元跌去90%,到约11亿美元。


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互金中概股和整个行业的问题。


从2015年开始,大型互联网公司就开始觊觎助贷这块净利率超高的肥肉。它们在监管空缺的红利期,迅速流量变现。


2017年划定36%的利率红线后,尽管信贷机构利率维持在高位,随着360金融、信也科技、乐信、趣店和蚂蚁金服、腾讯微粒贷等信贷产品的激烈竞争,降利率是提高竞争力的主要方式,业界承压之下,降利率也将被迫而行。


将利率让利润率承压,而高利率往往与资产质量相背而行。


过去几年,大众消费习惯由储蓄型向负债型转型,很多借贷行为很大程度上是被激活的,因此,一般信贷机构付出了很高的获客成本。


要知道,在以消费信贷观念改造为主的信贷市场中,信贷的营销获客从点击、激活到留存,成本是递增的。


“鲸准”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消费金融行业平均获客成本达到110元/人,某家消费金融公司的例子显示(获客成本113元/人),用户借款1000元,利息+手续费年利率为36%,其中年化获客成本率高达20.86%,占收益的57%。


高成本意味着需要更高的放贷利率覆盖,一旦潜在用户成为借款人,信贷机构还需通过更高的隐性利率从借款人身上薅下本该属于他们的羊毛。


当互联网大公司都开始放贷,规模化扩大时,意味着更高的风控难题,需要更高的借款费率平衡高风险。


更高的费率将催生放贷人更高的逐利性,这简直是一个恶性循环。


当这个恶性循环遭遇大环境的恶化——因为偿还能力与实体经济收益挂钩,一旦个体不赚钱,那么过度加杠杆的消费就会让居民资金链大规模断流,那将意味着违约大爆发。


如果考察几家头部互金上市公司的用户,一定能发现相当大的重叠现象。


无论360金融还是趣店,它们都越来越像。


相似的产品,相似的客群在不同的平台间倒腾、流转。在信贷领域,一家可借钱,家家可借钱是常见现象,借款人彼此迁移,越大的平台,共债越严重。


央行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里表达了另一种担忧:放贷机构在通过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等技术降低成本的同时,底层算法和操作的趋同可能导致金融市场价格大幅波动,造成风险叠加共振,加剧金融体系的顺周期性。


02


2013年10月,周鸿祎曾说,要守住安全领域,无心涉足金融领域,


那时,他内心有很大的疑惑:为什么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现在都奔着金融去呢?为什么不能各自干点有意思的事情?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是各自有各自的地盘,不会一股脑都做网络银行、做支付,但现在似乎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做金融。


“我看不明白……不打算涉足互联网金融。”周鸿祎说。


不知道是不是他后来想明白了,360于2015年开始做金融,仅仅4年,金融业务业务净利润已经赶超传统安全业务。


360公布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营收27.03亿元,净利润6.47亿元。同期,360金融实现收入20.09亿元人民币,净利润7.199亿元,而该公司的实控人为周鸿祎,持股14.4%,拥有76.3%的投票权。


和腾讯、阿里巴巴比较,360做金融已错过了红利期,牌照、场景的格局几乎被瓜分殆尽,360金融于是用了高歌猛进打法,以高成本销售推高用户增长和营收,比如,360金融三季度市场和营销费用为为9.03亿元,同比增长274%,而同期的营收同比增速为98.3%。


360金融高达34.9%的销售费用率正在持续,这让它在后来居上的助贷市场里快速站稳了脚跟,后期,360金融能不能将这种低效获客激活、留存,将影响它的盈利能力。


360金融大规模投入获客背后,是整个助贷行业流量红利消失,用户增长乏力集体难题。


2019年Q3,趣店的用户增长放缓,注册用户为7830万人,较去年同期增长11.8%,早在去年第三季度时用户便以达到7000万,这一年来用户增速缓慢。


360金融的获客成本,从2018年Q4的259.3元/人,上升到今年Q3的412.3元/人,不无艰难。


用户增长的天花板在哪里?


华菁证券数据显示,在中国,收入稳定的工薪阶层约5.7亿人已被信贷机构覆盖,其中约4.5亿人是信用卡使用者,余下约1.2亿人被各类非银信贷机构覆盖。如今360金融和其他几家平台用户数正在接近或已突破1亿人,这意味着它们正在接近天花板,接下来的要想获得强劲的客户增量,要么从信用卡那里抢夺银行授信无法满足资金需求的用户。要么激活并服务好存量用户。要么依靠大经济环境好转,继续开发更多长尾用户。


这三条路,每条都通向更高的成本或风险。


03


2018年之后,越来越多的金融正规军在资金合作方面接到这样一个通知:慎重合作,控制规模。


这时,银行业做零售业务的大军已经浩浩荡荡了。除了四大行、一众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都开始做消费信贷,蛋糕分得越来越小块,银行拿走的越来越多。


助贷的业务,越来越像是市场回归持牌机构过程中的过渡性生意。


当下,银行业一只手正在撒开自身信贷业务大网,而另只一手正掐着助贷业务的脖子,被掐住的,正是流向助贷平台的机构资金。


无论周鸿祎或是罗敏,都明白个人资金和机构资金的区别,在资金成本上,来自银行的成本年化利率在6.5%-10%左右,远低于P2P业务逾12%-20%的综合融资成本。


不过,比起个人资金,银行的机构资金缺少政策稳定性。一份来自银保监会的监管收紧文件,往往给金融科技公司带来安身立命层面的恐慌。


在银行机构面前,绝大多数的金融科技平台仍是弱势群体,它们需要为机构资金风险兜底。助贷机构,往往是银行、信托等机构资金挑剔的对象。对助贷机构来说,它们需要满足的要求很多:主体资质较好,如利率、业务合规性,逾期率低;有的银行设定了助贷机构单月放贷量最低线;至于风险兜底,多数银行会对它们提出比头部平台更加苛刻的条件来。


上市系的360金融、趣店、小赢科技、微贷网等平台,尽管财大气粗,但都无一例外的对银行资金缴纳保证金或提供融资担保,风险兜底。


兜底模式下,如果资产端风险未能有效控制,负债越是扩张,风险敞口越大,P2P平台的暴雷潮,就是大量平台以次级资产平衡负债端倾斜的天平,恶性循环使得大部分平台崩溃死亡。


这种合作模式下,最终考验的是金融科技的风控能力。未来,持牌金融机构自己做信贷是大势所趋,为助贷提供资金或是资金充盈下的过渡性举措。这意味着,只有场景、流量、科技能力强于或可补充于持牌金融机构的金融科技平台,才能成为后者的座上宾。


整体来说,互金中概股的想象空间,在于利润率增长、用户增长、政策风向上,如今这三方都面临着难题。


远虑最好此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金融洛书(ID:FintechBook),作者:雷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