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辅酶Q10到底有没有用?
2019-12-06 14:45

保健品辅酶Q10到底有没有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返朴(ID:fanpu2019),作者:史隽,原标题:《保健品辅酶Q10到底有没有用?| 117三人行》,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医学研究是一个发展的学科,很多以前认为是正确的理论可能被新的数据推翻,而有些以前被推翻的理论也可能有新的数据来支持。


前一段时间写了几篇文章,驳斥了一些流行保健品宣称的效果,建议大家不应该依赖保健品,而是要注意饮食平衡多样化。


同时也收到了许多读者的评论,挑几个问得最多的和大家说说:


① “中国人就是营养不良,所以必须补。”


现在国民经济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大多数中国人,特别是有能力支付保健品的人,一般都能负担健康饮食。健康饮食不是要吃一些很贵的东西,而是食物的种类要多样平衡,避免高糖高盐重油。


中国社会已经开始面临西方社会常见的肥胖问题。很多人不是营养不良,而是营养过剩。一群人嚷嚷着要补,一群人嚷嚷着要减肥。这两个看似矛盾的目标其实都可以通过改变饮食等生活习惯的方法来实现。


② “因为各种原因 (比如工作太忙),我就是没法好好吃饭,大部分依赖外卖,这样的话吃xxx保健品有用么?”


首先,吃不健康的食物对身体造成的危害不是吃几粒保健品就可以逆转的。过量的添加剂、糖、盐、脂肪的摄取会造成许多健康问题。


其次,保健品只是几个有限的成分而已。谁说身体只需要这些就可以了?遵循一个健康的饮食方案,例如得舒饮食和地中海饮食,单个成分的摄入不容易过量,营养也是全面平衡的。食物里除了几个主要成分,还有更多微量的成分,有些微量成分的功能也许还没有研究透彻,甚至有些还没有被人鉴定出来。食物是一个整体,不应该只是拆成几个主要的成分来看。


资料卡


得舒饮食 (Dash Diet) 和地中海饮食 (Mediterranean Diet) 连续好几年都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日报》(U.S. News & World Report)评为最好的饮食方案。


得舒饮食是美国国家心肺与血液研究所 (NHLBI) 研发推广用以控制高血压的饮食方案。它的基本宗旨很简单:多吃蔬菜、水果和低脂乳制品;并且限制高糖食物及饮料、红肉以及添加脂肪的摄取。除了降血压的效果之外,得舒饮食也是一个设计给社会大众的均衡饮食模式。很多研究发现如果能够遵循得舒饮食,再加上锻炼,对健康和减肥都很有好处。


地中海饮食是一种以地中海沿岸国家的传统美食为基础的饮食方式。尽管地中海饮食没有单一定义,但通常富含蔬菜、水果、鱼类、五谷杂粮、豆类、坚果和种子以及橄榄油。地中海饮食与得舒饮食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是相对来说,脂肪含量高一些,主要是来自橄榄油,坚果和种子的单不饱和脂肪 (大约占每日能量的40%)。研究发现地中海饮食可以减少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很多人对待包括维生素在内的保健品、补品甚至某些药物的最大的问题是:它们经常被当作健康的生活方式的替代品——这也是广告商想让你形成的错觉。然而,每日保证吃水果和蔬菜的人不需要维生素;每周吃两顿鱼的人不需要鱼油;而经常运动和饮食健康的人却很少需要吃减肥餐和用减肥药。


从常识角度看,世界上最长寿的法国老太太 ,珍妮·卡尔芒 (Jeanne Louis Calment) 活到122岁,您真认为她是通过吃保健品来实现的?


从科学角度看,一个又一个的研究都证明了一个事实: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减少人类对药丸和“长生不老药”的需求。还没有一项扎实的研究证明保健品或补品可以改善诸如死亡率之类的硬指标。


当然,有许多读者来留言说“我”、“我妈妈”、“我父亲”……吃了XXX保健品,都很有效。实际情况是,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可以归结为暗示的力量 (安慰剂作用) 和大众对疾病性质的不熟悉。


所以,当我看到一些还算靠谱的研究来支持保健品辅酶Q10在某些方面的功效时,最原始的反应是很吃惊的。


一方面,我也希望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谁都愿意给那个看着最不可能成功的人加油,不是么?


另一方面,30多年前,医学界就开始争议辅酶Q10的疗效。直到今天,很多研究的结论还是相互矛盾的,很多设想的疗效还是没有令人信服的数据来下定论。


医学研究是一个发展的学科,很多以前认为是正确的理论可能被新的数据推翻,而有些以前被推翻的理论也可能有新的数据来支持。所以这篇就来总结一下关于辅酶Q10的一些最新的研究结论。


图:两种常见的辅酶Q10 保健品 (红框里面是号称的健康益处)。


01 什么是辅酶Q10?


大多数生物体内都有辅酶Q10 (也叫做Coenzyme Q10、CoQ10、Q10、ubiquinone和 ubidecarenone)。它在心脏中含量最高,其次是肝、肾、胰腺,在肺里面含量最低[1]。辅酶Q10名字里的“ Q”和“10”是指该化合物结构中的醌 (quinone) 化学基团和10个异戊二烯基亚基 (isoprenyl subunits)


尽管已经发现好几种天然存在的辅酶Q的形式,但是Q10是在人类和大多数哺乳动物中发现的最主要的形式,对其治疗功效的研究也是最多的。


辅酶Q10是一种亲脂性化合物。1957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Frederick Crane博士对“什么物质为心脏跳动提供能量”很感兴趣。以牛心为原料,他成功分离出一个参与细胞线粒体能量产生的重要生物化学物质 ——辅酶Q10 [2]。简单地说,辅酶Q10参与了一系列复杂的反应,可以帮助细胞将食物中获取的碳水化合物转化为重要的能量分子——三磷酸腺苷 (ATP)。还记得高中生物课上讲的吧,ATP是人体主要储能形式,细胞可以用它执行许多关键功能。当需要移动肌肉时,ATP会发生化学反应,释放出所需的能量。辅酶Q10对能量产生的过程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它,就无法产生ATP。


辅酶Q10也是一种抗氧化剂,与维生素C、维生素E和硒类似,可以防止自由基对细胞的损害。自由基是高度反应性的化学物质,通常含有氧原子,能够破坏重要的细胞成分(例如DNA和脂等)


图:辅酶Q10的化学结构


02 人体需要多少辅酶Q10?


人体血液中辅酶Q10的水平在0.30至3.84 µg/mL之间被认为是正常值范围[3-5]


一个人血液里大约有1/4的辅酶Q10来自饮食:肉、家禽和鱼类是主要的食物来源。


剩下的3/4是人体自身产生的。对于大部分普通人群来说,自身合成的辅酶Q10的量足够大, 不会有辅酶Q10缺乏的问题。


然而,体内自然产生的辅酶Q10的水平会随着年老而减少,这是因为需求增加,合成降低,或合成所需的化学前体摄入不足。有些疾病 (例如心力衰竭,高血压,牙龈疾病,帕金森氏病,血液感染,某些肌肉疾病和HIV感染) 患者体内的辅酶Q10水平可能会低于正常值,但是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辅酶Q10是病因——也就是说,还不能确定辅酶Q10水平降低会直接导致这些疾病——而只是一个观察到的有关联的现象。


03 辅酶Q10的疗效


市面上有很多纯化的辅酶Q10作为保健品出售,通常被宣传可以帮助增加人体能量,控制血压,预防心血管疾病、帕金森氏病和癌症等。甚至很多护肤品里面也有辅酶Q10,号称可以减少皱纹。


图:两种常见的含有辅酶Q10的面霜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尚未批准辅酶Q10用于治疗癌症或任何其他医学疾病。


但是,作为辅助治疗,辅酶Q10的一些用途经常被人提到。必须要注意:辅酶Q10至多只是辅助疗法,不能取代传统的治疗方法!


癌症


还没有证据证明辅酶Q10在癌症治疗中有帮助。


但有一个例外。一些癌症化疗药物——包括阿霉素 (doxorubicin) 在内的蒽环类药物 (anthracycline)——可能会造成心脏损伤。而辅酶Q10可以降低由这些药物引起的心脏损伤的风险[6-9]


心脏病


额外补充辅酶Q10对心脏有益的猜想主要是基于下面的推论:


1) 心肌功能受损是许多心力衰竭病例的根本原因。


2) 心肌细胞的正常运作离不开能量。辅酶Q10是参与心肌细胞能量产生的重要生物化学物质。


3) 随着心力衰竭患者病症的恶化,患者心肌细胞内辅酶Q10的水平也会随之降低[10]。尽管食物 (红肉、植物和鱼) 中有辅酶Q10,但从食物中摄入的量不足以影响患者的低水平。


因此,额外补充辅酶Q10,从而使心肌内的辅酶Q10达到正常水平,可以增加心肌细胞的能量产出,可能会改善心脏功能。


这个推论有数据支持了么?


现有的数据是:


现有数据1


针对辅酶Q10的预防作用:仅有少数研究探讨了辅酶Q10是否有助于预防心脏病,其结果尚无定论[3,4,11]


现有数据2


针对辅酶Q10的辅助治疗作用:2014年发表的一项叫做Q-SYMBIO的研究值得注意[12] 。


来自欧洲的研究人员,将420位中度至重度心力衰竭患者随机分为两组。除标准疗法外,一组每天3次服用 100毫克的辅酶Q10,另一组则服用安慰剂。16周以后,测量了一些功能性指标;两年以后试验终止。临床终点是任何重大的不良心血管事件 (MACE),包括因心力衰竭造成的计划外的住院治疗、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器官移植需求等。研究人员还比较了总死亡率。


辅酶Q10的结果好得令人惊讶。虽然短期 (16周) 服用没有显著差异,两年后,辅酶Q10组MACE的发生率为15%,而安慰剂组为26%。这种差异达到了统计上的显着性 (p = 0.003)。全因死亡率也有改善,辅酶Q10组的全因死亡率为10%,而安慰剂为18% (p = 0.08)。此外,服用辅酶Q10的患者,因心血管事件造成的死亡率也显着降低,其他不良事件更少[12, 13]


但是,这个试验也有一些方法上的重大缺陷:


最大的问题是加入研究的患者人数还是不够多,而且有很多位于不同国家的临床试验中心参与了这个试验,这也意味着,在一个特定的临床中心,能够被随机分配的病人数很少。因为总体来说不良事件(MACE)的发生率比较低,观察到的还是有可能是随机事件。换句话说,试验观察到的显著效果,可能只是因为凑巧……


其次,这个试验里的中度至重度心力衰竭患者在两年里的死亡的人数比通常观察到的要少很多,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点并不清楚。但是鉴于参与试验的患者人数少且死亡事件少,从统计学角度看,该试验对降低死亡率风险的估计并不精确。这种不精确的估计在最后的大型试验中通常很难被重复。


这个试验2003年前就开始了,预期在2008年结束。为什么直到2013年才公布,2014年才发表这个看着并不复杂的、为期两年的试验?


最后,这个试验是由两家生产辅酶Q10保健品的公司 (Kaneka Nutrient和Pharma Nord) 以及国际辅酶Q10协会出资的。主要作者Mortensen是国际辅酶Q10协会的创始人之一。这会使一些“偏见”(bias)不可避免的带入到试验设计和数据分析等过程,研究者潜意识里希望结果是证明Q10的有效性。


因此,关于辅酶Q10在心力衰竭中的辅助治疗的作用目前也没有定论[14] 。我们需要更多其他设计严谨的,包括更多不同的人群的研究[15]


当前美国心脏病学会基金会/美国心脏协会特别工作组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Foundation/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Task Force) 不建议心力衰竭患者额外补充辅酶Q10[16]


现有数据3


有证据表明辅酶Q10可以降低发生由心脏手术引起的并发症的风险[17]


最后提醒大家,如果您正在服用抗血凝剂华法林 (warfarin),也许不应该服用辅酶Q10。美国梅奥诊所 (Mayo Clinic) 指出辅酶Q10和华法林可能会有药物相互作用 (https://www.mayoclinic.org/diseases-conditions/deep-vein-thrombosis/in-depth/warfarin-side-effects/art-20047592?pg=2)。虽然有很多化合物一开始被认为和华法林有药物相互作用,后来又被药代动力学研究推翻了,但是在没有研究透彻之前,还是小心为上策。


缓解他汀类药物引起的肌肉疼痛


用辅酶Q10来减轻他汀类药物引起的肌肉疼痛的副作用,这一想法和心力衰竭患者的情况类似,也是起源于一个凑巧的发现:


1) 他汀类药物可以降低对健康有害的低密度胆固醇脂蛋白 (LDL) ,但服用他汀类药物的同时也会降低辅酶Q10的水平[18]


2) 肌肉酸痛是他汀类药物的常见副作用,而辅酶Q10对肌肉功能很重要。


那么,通过额外补充辅酶Q10来提高其血液中的浓度,肌肉酸痛是不是能得到缓解?


尽管各个研究的结果不是很一致[19],但总体来说,现有的科学证据并不支持辅酶Q10可以减轻他汀类降胆固醇药物引起的肌肉疼痛最低[20, 21]


但是,由于辅酶Q10副作用不大,有些医生会建议尝试补充辅酶Q10一到两个月 (剂量范围为每天100毫升至200毫克),看看是否真的能够缓解由他汀类药物引起的肌肉痉挛、疼痛或无力。


我们过去曾讲过保健品的质量问题。如果决定尝试,应该使用那些质量经过检测的厂家的产品。


高血压


现有的少量证据表明,辅酶Q10不会显著影响血压[22]


偏头痛


美国神经病学会 (American Academy of Neurology) 和美国头痛协会 (American Headache Society) 的指南指出,辅酶Q10在预防偏头痛方面“可能”有效[23],但该结论基于很有限的证据。


帕金森氏症


先前一些对辅酶Q10在帕金森氏症中作用的研究结果好坏参半:一项临床II期试验显示辅酶Q10可以延缓功能衰退[24],而另一项研究则未发现任何有益作用[25]


因此,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资助了一项大型的临床III期试验,期望能够澄清事实。最新的研究结果表明,即使在远高于正常标准的剂量下,辅酶Q10也无法改善帕金森氏症早期患者的症状[26]。一个2017年的荟萃分析综合了这项大型研究以及其他一些较小规模的研究,也得出结论:辅酶Q10对帕金森氏症没有帮助[27]


其他疾病


还有一些研究针对辅酶Q10在包括ALS (霍金患的病)、唐氏综合症 (Down syndrome)、亨廷顿氏病 (Huntington’s disease) 和男性不育症等其他多种疾病中的作用。但研究很有限,还无法得出任何结论。


04 辅酶Q10的安全性


服用适当剂量的辅酶Q10 (成人每天30毫升至200毫克) 相对安全, 目前没有严重的副作用的报道。可能会出现轻度的副作用,例如失眠或消化不良。


特别要注意的是,除非在医生的指导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不建议儿童服用辅酶Q10。


辅酶Q10可能与抗凝剂华法林 (warfarin) 和胰岛素有药物相互作用,导致这两个药物无效。华法林的药效受影响,可能增加血液凝块的风险。


辅酶Q10可能与某些类型的癌症疗法不兼容。如果正在癌症治疗中,请咨询医生是否能够服用辅酶Q10。


05 总结


大多数普通人并不缺辅酶Q10,完全可以依靠食物摄取和自身合成满足身体所需。


老年人,一些疾病 (例如心力衰竭、高血压、牙龈疾病、帕金森氏病、血液感染、某些肌肉疾病和HIV感染) 的患者, 或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体内的辅酶Q10水平可能会低。但是,对于很多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来说,虽然体内辅酶Q10的水平降低了20-40%,却并没有证据证明辅酶Q10的减少会直接导致任何不良的影响。


有一些证据支持辅酶Q10对于某些症状有辅助治疗作用。但是,还不能完全确定多大剂量才算“适当的有效剂量”。


每天服用90-200毫克的辅酶Q10对大多数成年人来说都是安全的。有些研究用了每天300-600毫克的高剂量,但很难说是否会有长期毒性。虽然大多数人都能很好地耐受辅酶Q10,但它可能会引起一些轻微的副作用,包括胃部不适、食欲不振、恶心、呕吐和腹泻。辅酶Q10还可能在某些人中引起过敏性皮疹。


参考文献:


[1] R. Saini, Coenzyme Q10: The essential nutrient. J Pharm Bioallied Sci 3, 466-467 (2011).

[2] F. L. Crane, Y. Hatefi, R. L. Lester, C. Widmer, Isolation of a quinone from beef heart mitochondria. Biochim Biophys Acta 25, 220-221 (1957).

[3] K. Overvad et al., Coenzyme Q10 in health and disease. Eur J Clin Nutr 53, 764-770 (1999).

[4] J. Pepping, Coenzyme Q10. American Journal of Health-System Pharmacy 56, 519-521 (1999).

[5] P. Jolliet et al., Plasma coenzyme Q10 concentrations in breast cancer: prognosis and therapeutic consequences. Int J Clin Pharmacol Ther 36, 506-509 (1998).

[6] K. Folkers, A. Wolaniuk, Research on coenzyme Q10 in clinical medicine and in immunomodulation. Drugs Exp Clin Res 11, 539-545 (1985).

[7] D. Iarussi et al., Protective effect of coenzyme Q10 on anthracyclines cardiotoxicity: control study in children with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and non-Hodgkin lymphoma. Mol Aspects Med 15 Suppl, s207-212 (1994).

[8] K. Folkers, R. Brown, W. V. Judy, M. Morita, Survival of cancer patients on therapy with coenzyme Q10.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192, 241-245 (1993).

[9] E. P. Cortes, M. Gupta, C. Chou, V. C. Amin, K. Folkers, Adriamycin cardiotoxicity: early detection by systolic time interval and possible prevention by coenzyme Q10. Cancer Treat Rep 62, 887-891 (1978).

[10] K. Folkers, S. Vadhanavikit, S. A. Mortensen, Biochemical rationale and myocardial tissue data on the effective therapy of cardiomyopathy with coenzyme Q10.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82, 901-904 (1985).

[11] E. Baggio, R. Gandini, A. C. Plancher, M. Passeri, G. Carmosino, Italian multicenter study on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coenzyme Q10 as adjunctive therapy in heart failure. Molecular Aspects of Medicine 15, s287-s294 (1994).

[12] S. A. Mortensen et al., The Effect of Coenzyme Q10 on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in Chronic Heart Failure: Results From Q-SYMBIO: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Trial. JACC: Heart Failure 2, 641-649 (2014).

[13] A. U. F. R. A. U. K. J. F. A. U. Anne Louise Mortensen, Effect of coenzyme Q10 in Europeans with chronic heart failure: A sub-group analysis of the Q-SYMBIO randomized double-blind trial. Effect of coenzyme Q10 in Europeans with chronic heart failure: A sub-group analysis of the Q-SYMBIO randomized double-blind trial 26, 147-156-147-156 (2019).

[14] A. Sharma, G. C. Fonarow, J. Butler, J. A. Ezekowitz, G. M. Felker, Coenzyme Q10 and Heart Failure: A State-of-the-Art Review. Circ Heart Fail 9, e002639 (2016).

[15] M. E. Madmani et al., Coenzyme Q10 for heart failure.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CD008684 (2014).

[16] C. W. Yancy et al., 2013 ACCF/AHA guideline for the management of heart failure: a report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Foundation/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Task Force on Practice Guidelines. J Am Coll Cardiol 62, e147-239 (2013).

[17] F. de Frutos, A. Gea, R. Hernandez-Estefania, G. Rabago, Prophylactic treatment with coenzyme Q10 in patients undergoing cardiac surgery: could an antioxidant reduce complication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Interactive CardioVascular and Thoracic Surgery 20, 254-259 (2014).

[18] R. Deichmann, C. Lavie, S. Andrews, Coenzyme q10 and statin-induced mitochondrial dysfunction. Ochsner J 10, 16-21 (2010).

[19] M. Banach et al., Effects of Coenzyme Q10 on Statin-Induced Myopathy: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Mayo Clinic Proceedings 90, 24-34 (2015).

[20] B. A. Taylor, L. Lorson, C. M. White, P. D. Thompson, A randomized trial of coenzyme Q10 in patients with confirmed Statin Myopathy. Atherosclerosis 238, 329-335 (2015).

[21] L. Marcoff, P. D. Thompson, The Role of Coenzyme Q10 in Statin-Associated Myopathy: A Systematic Review.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49, 2231-2237 (2007).

[22] M. J. Ho, E. C. K. Li, J. M. Wright, Blood pressure lowering efficacy of coenzyme Q10 for primary hypertension.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3, CD007435-CD007435 (2016).

[23] E. Estemalik, S. Tepper, Preventive treatment in migraine and the new US guidelines. Neuropsychiatr Dis Treat 9, 709-720 (2013).

[24] C. W. Shults et al., Effects of Coenzyme Q10 in Early Parkinson Disease: Evidence of Slowing of the Functional Decline. JAMA Neurology 59, 1541-1550 (2002).

[25] B. J. Snow et al., A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to assess the mitochondria-targeted antioxidant MitoQ as a disease-modifying therapy in Parkinson's disease. Movement Disorders 25, 1670-1674 (2010).

[26] T. P. S. G. Q. Investigators,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of High-Dosage Coenzyme Q10 in Early Parkinson Disease: No Evidence of Benefit. JAMA Neurology 71, 543-552 (2014).

[27] Z.-G. Zhu et al.,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coenzyme Q10 in Parkinson’s disease: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Neurological Sciences 38, 215-224 (2017).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返朴(ID:fanpu2019),作者:史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