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回来了,告诉我们做女性的全部真相
2019-12-09 18:00

她又回来了,告诉我们做女性的全部真相

本文来自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Lens,题图来自:《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


高分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三季,终于在2019年即将结束的时候,翩然回归了。


如果说,之前的剧情里,充斥着纽约高级公寓的精致生活,巴黎街头巷尾的文艺气息的话,那么这次的剧情里,我们更多看到的是混沌,是生活赤裸裸的真相,是千回百转的抗争。



昔日在哥伦比亚数学系的教室里,挥斥方遒的教授爸爸也会失了业,就连和曾经交好的前同事偶然碰面,都会被人避之不及地深深嫌弃。


丈夫没了工作,马上要丢了公寓,种种境遇让素来不肯低头的精致妈妈屈尊降贵,路远迢迢地跑到奥克拉荷马的老家伸手要钱,想从家族的 trust fund 里再贴补一笔。



每个人都过得挺不容易,这其中当然包括我们的女主角——麦瑟尔夫人。


01


经过了前两季的铺垫之后,你以为麦瑟尔的生活会风光依旧,甚至轻松些许?那你真的想太多了。


作为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脱口秀女艺人,关于“女性”的素材在片中比比皆是,也逗得观众们捧腹大笑。



那些段子听起来云淡风轻,好笑至极,但个个都是女性生活状况的发泄口,也是酸楚过后的镇痛剂。


避孕药这个了不起的发明终于出现,但是未婚女性是禁止使用的,能用的是已婚女性——那些不想有性生活的女人,谁说药监局没有幽默感?我看幽默得很。”



当然,关于女性生活值得吐槽的方方面面,绝对不只是“避孕药”这小块儿这么简单,从成长过程中到婚姻生活里,能让大家焦头烂额的地方多了去了。


“小的时候,父母总会抱怨男孩儿吃得不够多,转头就批评女儿吃得太多。



家里的资源紧着男孩子用,女孩子还是要安安心心做个花瓶,在全家人受过高等教育的犹太知识分子家庭里,这也都不能幸免。


等嫁作人妇之后,丈夫和办公室里的年轻女秘书出了轨,本想跑回娘家讲出实情,寻求一些安慰和支持,好笑的戏码出现了。


“我父母的第一反应是‘你到底做了什么?’,我委屈极了,赶忙说‘我什么也没做啊’,父母恍然大悟,‘你看看,就是你的问题,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才闹成这样子!’”



“到了正经当妈妈的时候,带着孩子坐飞机吧,周围乘客一个个投来异样的眼光,可我也很无奈呀,航空公司确实卖给孩子的票啊,你说我真抛下孩子也不成吧?”


“待在家里纯做家庭主妇也不行,但迈入职场的时候,女人往往只会被给到一次机会,男人做不好一份工作,旁人自有理由为他们开脱,女人搞砸一次,那就是真的不行。”



勇敢迈出门去做个 work mom,你又回过头来意识到,生活中关于孩子一些有意义的小瞬间又被悉数错过了。”


看着既像段子,也是事实,每一条都是女性生活中不好解决的难题。


而且更令我们感到悲情的是,麦瑟尔夫人讲这些段子的时候,不管言谈之间多么潇洒,调侃之时如何义愤填膺,穿着打扮照样还得取悦男性。



社会地位不够,如花美貌来凑,那个年代对女性的要求还真的挺高。


波伏娃在《第二性》里早就说:“女人打扮得越漂亮,她就越受到尊重;她越是需要工作,绝佳的外貌对她就越是有利;姣好容貌是一种武器,一面旗帜,一种防御,一封推荐信。大众对于美的偏见,也是女性社会地位的体现。”



嘴上都说着“没有偏见”,事实不还是“美有偏见”么?


放在这部剧里,那就是一边为天下女性诉尽不平,一边还要穿得精致美丽让男人们听得见,或者起码愿意听。也真的挺难的。



这倒不禁让人想起来,最近在笑果文化的脱口秀现场表演里,一个印象让人十分深刻的段子:


“姑娘都想学学石原里美的一招一式,戴上她的同款帽子,心中暗想,如果我学会了她的套路,再配上我高尚的品格或闪光点,就一定更值得被爱。”



配上麦瑟尔夫人那些让人笑中带泪的段子,仔细琢磨一下,有点好笑,但其实也挺惨的。


02


如果你能穿越回60年代,你就会发现,麦瑟尔夫人其实运气蛮好了,那个年代的女性处境真不怎么乐观。


拿大名鼎鼎的西南航空来说吧,当时有一则广告长这个样子:一名穿着制服的空姐向乘客提供饮料服务,乘客却把手放到了她的胸上。

       

       


要搁现在,这种尺度谁也不愿意接受,男性会觉得不自在,女性也会仔细考量,看看自己究竟是有多需要这份工作,真的一定要弄成这样?


但是这种文案在当时并没有什么争议,因为性感是最卖座的,性暗示的营销手段是最管用的,女性是可以被物化的,只要能吸引更多的商务男士,贴出“你老婆知道你在跟我们一起飞吗”的标语,也是万死不辞的。



当时女性在社会中的真实地位,在大众心中的预设和偏见,不需要太多的社会学理论,从一则大公司的广告里,基本就能看出所以然。


至于选举权、立遗嘱处置自己财产、不经过丈夫签署法律文件?想都不要想。


在堪称“美国黄金年代缩影”的行业剧《广告狂人》里,女主角 Peggy 的职场环境也相当恶劣,男同事揩个油非常普遍,而且方便,长得好看的女人们不仅会享受这种“关注”,而且还会见缝插针地利用起来,让人一时无法分辨究竟谁对谁错,心内茫然。



让人觉得好笑又荒诞的是,以未婚女性身份去医生那里买避孕药,也仿佛做贼一般,恨不得搞得像是前苏联的地下党接头,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千千万万人发现惊天秘密:未婚还好意思过性生活?简直 shocking。



在被男性统治的广告行业里,就算是想当个最基础的“初级文案”,也得以压过男性同行三倍五倍的力气和表现,才能勉强被认可才华,加点工资讨个生活。



等到了《致命女人》里的60年代,家有贤妻 Beth Ann 则时时事事都围着丈夫转。


给个眼神就倒水:



下班回家就端饭:



亲眼见到出轨的第一反应,也不过是“我要努力改变,才能让他回心转意”:



很有一种“我若花开,蜂蝶自来”的觉悟。



至于育儿的种种痛苦,那就更不必提,60年代的父亲,不管是因为观念还是工作,从孩子的深夜喂奶换尿布,到功课教育的种种心血,参与度可能堪比实习生。


《广告狂人》中展现出的女性处境,在现实中也有了印证。


就拿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侵门”来说,这种行径被深恶痛绝是不容置疑的,但是我们也需要认识到,那些名利场大佬成长起步的环境,就是女性常常被揩油、工作上少被赏识的高压氛围。



至于电视剧中麦瑟尔夫人的原型 Joan Rivers,更是诠释了女性在60年代的心酸。


第一段婚姻嫁给了男装连锁“邦德制衣”的继承人 James Sanger,在国内这就相当于嫁给了太平鸟的贵公子,大富大贵不成问题。



谁想到这位富二代竟然“骗婚”,不想要孩子也不早点说,气得 Joan 刚结半年就离婚,比现在95后的工作试用期都短。


Joan 这一气不要紧,差点把她爸妈气个半死,放话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活得真难啊!



想去追求自己热爱的事情,但即便喜剧行业蒸蒸日上,却也没有女性的一席之地,稍微张口说点让人不愿听见的真相,还会被谆谆教导“这不是女人家该说的事情”。


至于这个“该与不该”,是谁来做的评判,咱也不清楚,咱也不敢问。


但是这个 Joan 却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说道“如果我是男人,我相信我这条路一定会走得更顺一点”。无从反驳。



当然,后来的女权运动发展得轰轰烈烈,不少女性心中的隐痛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稍微有点释然。


03


麦瑟尔夫人是不容易,60年代的女性的确也过得比较压抑,但是,当代女性的处境是不是完美无缺,身轻如燕了呢?


大家族里对男性后代的偏心、职场环境对女性工作能力的低估或偏见、从避孕到生育的种种重要节点,是不是都没有包袱,没有苦难?



未婚男性过性生活就“have fun”,未婚女性过性生活就“你确定么”,这种耻辱标签在多少人身上还放不下摘不掉?


当然,指出这些问题,并不代表男性的工作环境就一点问题没有,或者说面对社会大众,男性并没有任何的包袱和苦难。


他们在工作场合也会遭遇骚扰,心思细腻些也会被质疑不够爷们儿。


但是比起男性,女性遭遇的问题更加多样和普遍,而理由几乎都可以用“毕竟你是女人”来粗暴概括。这的确还是不公的。


最近,《82年的金智英》这本书和改编电影,在整个东亚都引起了很大的讨论,主要原因是它展现了普通韩国女性在生活中的种种一地鸡毛。



自己爱吃什么父母不知道,放学回家被别人尾随,父亲只是提议“不要穿那么短的裙子,自己躲着点”。


入职之后因为要结婚要休产假,好好的工作机会也化为泡影。无可奈何。



因为带孩子太过繁忙,不得已放弃工作,好不容易挤出点时间在咖啡厅里休息一会儿,却被人大叫“妈虫”。


哦忘了说,这个韩语新词儿“妈虫”的意思是“无法管教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幼童的妈妈,以及没有收入依靠老公,在家带孩子的全职妈妈。”



听听,对妈妈的付出好像没有一点疼惜和赞美。


那是不是女性啥都做得好了,社会传出的声音就一片赞美呢?


在《别告诉她》中表现亮眼的华裔女演员 Awkwafina,好不容易在好莱坞闯出一片天,却因为颜值不够美艳,各种被网友“人身攻击”。



颜艺俱佳、事业和家庭双飞的女演员们,频频被问到“你怎么平衡工作和生活?”,但是诡异的是,这个问题很少会被问到男演员。


澳洲国宝“大魔王”凯特·布兰切特在颁奖礼上主动呼吁女性平权,竟然都会被记者“你为什么会为女性发声呢?”,凯特的回答也机智到绝妙“因为上次照镜子的时候,我看我还是个女的”。解气。



我的外貌不需要指指点点,我的发声也不必跟谁报备或解释,记住,不要用我女人的身份阻挡我做各种事。


由于生活或者社会舆论的重压,许多女性在进入社会或家庭之后,都停下了和生活角斗的勇气和信心,“放弃”被我们误解成了成熟。


我们当然尊重面对压力后的明哲保身,但是我们也无比珍视不愿放弃的平凡勇气,当代女性的困难处境,我们自然也有呼喊的权力。



就像麦瑟尔夫人的原型 Joan Rivers 那样,她把血泪变成段子,一步步成了喜剧界的无冕之王,最后领奖的时候哭着说“你们毁不掉我的”。


她人生的多种苦难,到最后都在她对自己葬礼的大胆描述中,变成了一种抗争现实、褒奖自己的力量:

 


“我去世的时候,我的葬礼要变成一个大party,闪光灯、相机和大场面都搞起来,小食拼盘、狗仔队和宣传曝光都给我可劲儿整,怎么好莱坞怎么来,我要梅姨来用五种口音给我哭丧,我要 Bobby Vinton 捧着我的头,献唱一首《寂寞先生》,我要打扮得美美的,穿着华伦天奴的晚礼服下葬。”


本该嫁给富二代乖乖听话了此一生,但却不因女性的艰难处境,放弃自己的本真。而你我也该如此。


勇敢一些,多为自己站起来,睡够了起床出门,女人也能干翻这个世界。


主要参考资料:

http://waaaat.com/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4361

https://www.nytimes.com/2014/09/05/arts/television/joan-rivers-dies.html


 本文来自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Len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