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体育的审判日,到了
2019-12-10 11:24

俄罗斯体育的审判日,到了

文章来自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小世儿,题图来自:东方IC。


“俄罗斯的审判日:我们的体育被毁灭了!”一家俄罗斯体育媒体使用了这样的标题。


“体育史上最严重的处罚。”在地球的另一头,西班牙第一大报《世界报》写道。


北京时间12月9日下午六点,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执行委员会一致同意了对俄罗斯执行四年禁赛令的决定,其中包括未来四年内举办的奥运会和各种项目的世界杯。这意味着:


俄罗斯将无法参加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同时还将错过2022年的卡塔尔足球世界杯和整整四届冰球世界杯。


2019年12月9日,瑞士洛桑,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主席克雷格·里迪

在关于俄罗斯兴奋剂数据操纵的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 IC Photo


这是四年内俄罗斯第三次遭遇国际禁赛令。


2016年里约奥运会,俄罗斯被禁止参加田径项目;2018年平昌冬奥会,俄罗斯被剥夺了以国家名义参与的权利;而包括本次在内,所有制裁都来自同一个理由:禁药嫌疑。


或许唯一的好消息是“全面禁赛”的传闻并未成真:与2018年平昌冬奥会一样,俄罗斯运动员仍可以个人身份参加体育赛事,前提是需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另外,俄罗斯仍有上诉权——按照国际体育规则,俄罗斯可以选择在未来21天期限内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出上诉。


“我们一定会上诉的。”前述俄罗斯体育媒体《世界杯》写道。


禁药疑云


笼罩俄罗斯的兴奋剂丑闻阴云起自2014年底。


这一年12月,德国一家电视台公布了一部纪录片,称超过99%的俄罗斯运动员在使用禁药。这部片子没有引起太多公众关注,但却引起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注意。


2015年11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撤销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的认证授权,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大量俄罗斯运动员系统性服用禁药的证据。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同时表示,这样的制裁措施仅仅是第一步。


一个公众极为陌生的名字在接下来的一地鸡毛中逐渐浮出水面,此人名叫罗德岑科夫,是当时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的主任。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最初的新闻发布会中,罗德岑科夫被指是俄罗斯兴奋剂黑幕的最大嫌疑人,2016年1月,他选择了逃往美国。


罗德岑科夫 / 网络


事情的发展似乎证明他的决定很有道理。


2016年2月,罗德岑科夫在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的两位前同事相继不明不白地突然辞世,间隔不到两个星期,而死因至今众说纷纭。


2016年5月,罗德岑科夫与另一位揭发者、俄罗斯前奥运冠军斯捷潘诺娃共同站了出来,以俄罗斯政府为主角的“大规模、系统性服用禁药”丑闻就此揭开。


2016年7月,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因这起禁药丑闻而被宣告无缘里约奥运,但对于此后三年的风暴,这次禁令不过是个序曲。


随着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调查结果一步步公开,曾被俄罗斯人视为国家骄傲的2014索契冬奥会很快成了史上最大一次国家主导的禁药行动的背景板:俄罗斯在这次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上力压全部对手,垄断了奖牌榜榜首的位置。


而在这背后,却是由克里姆林宫下令、俄罗斯特工执行、各级反兴奋剂工作人员配合其中的一场规模宏大的密谋。


尽管在事发当时,俄罗斯不乏将此事指为“西方操纵”、“政治动机”的声音,甚至有主流媒体将之与纳粹德国对苏联的侵略行动相提并论,但体育界的反应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两届撑杆跳奥运冠军伊辛巴耶娃与俄罗斯体育部长穆特科都宣称:“禁药人人在吃,其他国家运动员一样不干净”


2015年11月俄罗斯因涉嫌“系统性”使用兴奋剂遭国际田联全面禁赛,撑杆跳女皇伊辛巴耶娃出席发布会答记者问 / IC Photo



而克里姆林宫显然更想在这个问题上息事宁人,2016年,在奥林匹克委员会裁定“干净的”运动员可以以个人身份参加奥运会的时候,克里姆林宫立刻出面称赞了这一决定。


里约奥运会前,普京亲自出面为这些“个人身份运动员”送行,在讲话中也再次含糊承认,俄罗斯体育界在此前的赛事中确有不当之处。


2016里约奥运会前,俄罗斯全队举行欢送会,普京出席发表讲话 / IC Photo


风波再起


2017年,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最终判决下达,俄罗斯被禁止以国家名义参加在韩国举办的平昌冬奥会,处罚力度之重为体育史上所未有。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起禁药风波也已经随之告一段落:在2018年6月举办的俄罗斯世界杯并未受到禁药风波的影响,2018年9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正式取消了针对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的处罚(停止授权),唯一的条件是要求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将2012至2015年期间的药检样品及结果移交世界反兴奋剂组织。


但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并没有完。


五个月后的2019年1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工作人员在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中收集了一批过去的检测结果;2019年9月,情况急转直下: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认为,这批提交上来的数据中的许多已经遭到篡改,或者干脆就是删除。


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一个兴奋剂检测点 / IC Photo


由于此事与一年前取消处罚时的条款直接相悖,11月底,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提出,建议对俄罗斯执行四年禁赛。


审判日就在今天,对于这样的结果,许多人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媒体报道称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这次表决结果是“一致通过”。


“我们会适应”


在如今的俄罗斯,禁药问题似乎已经难以激起太多情绪:12月8日,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匪浅的寡头乌斯马诺夫发表了一封写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公开信,呼吁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要“保护那些干净的运动员”。


“只要决定是公正的,我完全支持对任何违反兴奋剂规则的人采取最严厉的制裁,”乌斯马诺夫写道。他同时也是国际击剑联合会的俄方主席,还曾是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大股东。


俄罗斯冰壶联合会主席斯维什切夫看上去甚至更加淡定:“这样的打击并不可怕……我们将找到机会,无论何种制裁……我们会适应。”他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表决前几小时说。


俄罗斯莫斯科,一名男子走过俄罗斯奥委会莫斯科总部 / IC Photo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表决结果公布后的几小时,俄罗斯运动员们给出的第一波反应也同样平静得惊人。三次跳高项目世界冠军拉西采科内说,“完全不意外这样的结果”,四届奥运冬季两项冠军吉洪诺夫则更为直接:


“这是我们应得的。”


当然,也仍有关于“政治动机”的反击。俄罗斯夏季奥运会项目联合会主席季托夫对媒体称,“这不关于体育。这完全是政治。”


未来将会如何?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将在12月19日前做出是否上诉的决定,而假设中的上诉结果仍难于预测,但此时此刻,一些此前的例子或许有些参考价值:


2017年底,在平昌冬奥会禁赛令下达当时,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曾在指责“政治动机”之余回应称俄罗斯并不会因此垮掉,”世界大战没能做到,苏联解体也没能做到。“


而两个月后的平昌冬奥会期间,俄罗斯国内则在“抵制奥运”的呼声中维持了惊人的平静——在当时静悄悄的莫斯科街头,与对此事只字不提的俄罗斯媒体上,你甚至意识不到几千公里外正在举行一场冬季奥运会。


文章来自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小世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