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最阔、咸、惨、忙的四个男人
2019-12-13 14:07

2019,最阔、咸、惨、忙的四个男人

文章来自公众号: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作者:黄云杰,题图来自:东方IC。


还有不到20天,我们就要迈入全面小康社会了。此时此刻,还有没脱贫致富的人大概和还没有量产交付车企一样愁。


2020年是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不管是从以往科幻作品的故事背景还是现如今各大考验试题中,都是露脸率最高的年份。让所有人都在意的是,好像迈过这个门槛,世界就会发生不受不可抗力因素影响的翻天覆地的改变,就如同每个人都是在过完十八岁生日后突然成年那样。


期待与焦虑相互交织,憧憬与紧张左右互搏,这样的两难情绪构成了大部分人2019年的主旋律,当然也包括他们。


2019年最“阔”的人


2019年11月21日晚,2020易车年度汽车盛典在广州开幕。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魏建军获“2019中国汽车年度人物”奖。这样的奖项在没得奖的那些人眼中肯定是不够客观,但想要获得所有人的认可也并非易事,人物前面不加形容词似乎比较让人接受。


毕竟,当年仅26岁的魏建军承包下当时负债累累的长城工业公司时,谁也未曾想到在近30年之后,这家位于河北省保定市郊的企业,能够成为中国汽车领域的头部企业。


2018年年底,长城哈弗SUV的全球销量突破500万辆,让这个蝉联9年中国SUV销量第一的品牌成为了中国首个进入500万销量俱乐部的SUV品牌。面对国内有限的存量市场造成2018年哈弗全年销量下滑的严峻挑战,长城汽车的董事长魏建军放出“哈弗要成为全球SUV领导者”的豪言,并且制定了哈弗出征海外的全球化战略。而魏建军也在这个思想下,成为了2019年最“阔”的人。


1月29日,长城汽车与宝马50:50的合资项目在江苏张家港启动。计划2020年开工,2022年建成,此前几天该项目已得到江苏省发改委的批复。项目总投资51亿元,建设规模为年产16万辆MINI及长城汽车旗下新产品。


6月份,WEY与航天机构合作,以魏建军姓氏命名的汽车品牌WEY,在运载火箭上做了涂装,并与其一起上了天。同月,在中俄领导人的见证下,长城在俄罗斯图拉州投资5亿美元建设的哈弗工厂建成投产。该厂四大工艺齐全,二期投资6亿美元,总产能15万辆。


8月重庆智慧工厂的投产,长城汽车五大全球化整车生产基地投入运营,后续还将有4个全球化整车工厂陆续投产,它们将与“一带一路”沿线的5大KD工厂,共同构建长城汽车的“9+5”全球化生产布局。


一向低调的长城汽车“掌门人”魏建军,一举一动频频出现在媒体的“头条”。这个在全球疯狂砸钱的董事长也成为了2019年里汽车行业最“阔”的男人。


背后爱喝家乡白酒刘伶醉、爱抽中南海香烟、开着哈弗H6的魏建军正在着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大IP,希望给长城带来更多的“流量”。保定的皮耶希、中国机长、老板赛车手、跑者、时尚先生,一时间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各种名号加身。



如同车企的转型一样,魏建军也赶在2020年以前完成自我画像的重构。从前的媒体照片,魏建军的表情总是很严肃,甚至还有点凶,如今在越来越多的镜头里,我们可以看到魏建军礼貌却略带生涩的笑脸。


2019年最“咸”的人


裁员超10000人,市值蒸发80%,中国果汁巨头走向退市边缘,“果汁帝国”创始人朱新礼已经被4次列入失信执行人。


十年前,可口可乐曾出到2倍溢价179亿元收购汇源,已经开始准备退休生活朱新礼接到了商务部的叫停通知,硬着头皮往前干,直到今天这步田地。


比汇源幸运的是,奇瑞的股权转让顺利完成。去年9月份,奇瑞汽车在长江产权交易所,正式发布增资扩股公告,包括奇瑞汽车和其母公司,奇瑞控股。两个项目的交易金额高达一百多亿。


但是从2018年9月25日到12月20日,奇瑞招股公告已经四次延期,一直都没有对象应拍,已经达到了公告期限的上限,2018年传了一年的奇瑞股改流拍了。


秉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原则,2019年拍卖奇瑞再次被提上了日程。与当年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不同,奇瑞的挂牌出售多了一个更高级更时尚的名字“混改”。


对于出售资产,尹同跃以及其相关职属已经轻车熟路,三年出售相关资产达百亿之多,2016年奇瑞将变速箱100%股权出售于万里扬,作价26亿。次年12月宝能斥资65亿获得观致绝对控股权,一年前,奇瑞又将凯翼以26.94亿将51%股权转让于五粮液。



今年年初,尹同跃将2019年定义为奇瑞的产品大年、品牌大年、合作大年,“最后也希望2019年是一个奇瑞大年。别人在风口上飞的时候,我们是真正趴在地上,建体系、搞流程。现在风停了,我们该起飞了。”


一年过去了,飞没看到怎么飞,自己把自己弄丢了。2019年,尹同跃只干了一件事,出售奇瑞。虽然,都是自己人,自己人也表示不会干涉经营。但是从当年朱新礼完成并购事宜后,准备颐养天年的那个兴奋劲头来看,在尹同跃身上也只会大同小异。


2019年最“惨”的人


不论是魏建军的买与尹同跃的卖,和李斌比起来都还算安逸。2019年,对于李斌来说,绝对是出行教父最惨的一年。


从去年9月12日在纽交所敲响钟声起,蔚来便随着钟声的远去逐渐走向危机。2019年第一季度,蔚来交付3,989辆。各种各样的试驾报告层出不穷,多以批评为主。甚至更有自媒体大V把蔚来喷的体无完肤,闹到李斌亲自下场撕的地步。


随着越来越多的产品投入市场,各式的反馈开始集中出现,朋友圈、蔚来APP、微博对于蔚来产品的吐槽呈爆发状态。


其后接连几次的安全事件更是让消费者引发了对蔚来的信任危机。针对ES8的自燃,蔚来于6月27日针对部分ES8进行召回。此事,有业内人士就表示,自燃事件的背后主要还是蔚来对车辆设计、验证、品控上的经验不足造成的。


在这样的环境下,蔚来的销量迟迟没能得到快速增长,只是少部分尝鲜的消费者为其埋单。


舆论压力、上市公示财报披露推迟、亏损扩大、股价一跌再跌……解散车队、裁员、高管离职,一时间李斌成了2019年最“惨”的人。



12月6日上午,李斌在全球创始人大会上发言,再度谈及了2019年最惨的人设,“没那么惨,我们还是不错的。”作为一个创业老兵,李斌表示,“在一个充分非常多的挫折和困难的创业过程里,保持好一点的心态,还是重要的,因为没有好的心态扛不过去。”


蔚来官方正式公布11月销量,累计交付新车共2,528辆,包括2,067辆ES6和461辆ES8,其中ES8在11月的交付量环比上涨超50%,再次创下2019年新高。至此,蔚来2019全年新车交付数量17,395辆,自2018年6月开始交付以来,全品牌累计交付28,743辆。


只能说,没有几分苦中作乐的本事很难很难当好创始人。


2019年最“忙”的人


2017年金砖国家会议精神座谈会上,打着红领带的许家印坐在政要席后面的第一排,就在政府高层的正后方。显然,这不是一个普通企业家能得到的位置,除了中国恒大的董事局主席之外,许家印还是全国政协常委。



在地产界二王都开始走下坡路时,许家印开始对自己重新审视,然后把目光瞄准了汽车。对于许家印来说,汽车才是正儿八经的兴邦实业。


砸钱,对于许家印来说似乎并不新鲜,2019年61岁的许家印以2500亿元成为全球地产首富,仅从数字层面来看,他几乎可以完成对当前市面任意一家汽车企业的收购。借用网上一句话,有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么大一个老板,还比你努力。


两个月时间,英国伦敦——瑞典特罗尔海坦—中国广州—韩国首尔—中国沈阳—德国斯图加特,“造车劳模”许家印绕地球一圈,只为寻找最好的新能源汽车技术,也践行着恒大“要做就做最好”的一贯品质。


除了为造车奔波,身为政协委员的他还要参加两会、学习全国金融工作会、各种会,年过花甲的许家印在造车这件事情上仿佛又找到了当年玩足球的快乐。


11月12日,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在广州召开,广州市市长温国辉、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206家全球汽车产业工程技术、造型设计、制造设备、零部件、电池、电机等领域龙头企业的CEO及高管1100多人出席峰会。


峰会上,恒大与博世、麦格纳、大陆、采埃孚、蒂森克虏伯、捷太格特、巴斯夫等世界前60大汽车零部件龙头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许家印对于造车的理解简单而深刻,充满着顶级商人和政治家的顶级智慧:“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恒大方面表示:未来三年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资预算将达到450亿,恒驰的第一款车——“恒驰1”,将在明年上半年正式亮相,恒驰全系列产品将从2021年,陆续实现全面量产。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当恒驰问世,六十多岁的许家印坐在车里,深情的目光回望过去,都是自己曾经搞房地产的影子。


2500亿身价,全国300多个大型项目,14万员工,每年解决就业岗位260多万个,历史最忙有钱人,新能源的最后一战,中国车企的弯道超车。


当烟花升起的时刻,那个曾属于许家印的恒大地产王国时代不会随年华逝去,而只会在年华的飘零中常常记起。


文章来自公众号: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作者:黄云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