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印钞机却濒临破产,这个公司哭着戳破“钞票泡沫”
2019-12-17 09:11

家有印钞机却濒临破产,这个公司哭着戳破“钞票泡沫”

文章来自公众号:冯仑风马牛(ID:fengluntalk),作者:风马牛,题图来自:东方IC。


年末,德纳罗正经历着绝大多数的公司无法体会的烦恼:厂房里刷刷印钱,公司却因为缺钱,快破产了。


德纳罗是全世界最大的印钞公司,始建于 1813 年,为 140 多个国家提供着印钞服务。乍一看印钞厂缺钱的新闻,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电子支付、去现金化把这家百年老店挤垮了。


事实上,大规模的去现金化只是国内便利生活给大家带来的错觉,在中国以外的大部分国家,现金仍然是最重要的支付方式,尤其是在新兴经济体这种德纳罗的大客户那里,现金需求量与日俱增。既然需求仍然旺盛,身为印钞业的巨无霸,德纳罗为什么还会缺钱呢?


01


众所周知,钞票,或者说纸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


公元 11 世纪,中国开始大规模使用一种名为“交子”的纸币,随后马可波罗来到中国,把纸币的概念带回欧洲。1695 年,英格兰银行为了筹集抗法战争的军饷,发行了一种票据,承诺到了一定的时间,就能用票据兑换出等价金钱,后来这种票据被固定下面额,成了标准化印刷的纸币。


但直到 1855 年,欧洲市场上流行的纸币都仍然需要收款人姓名和出纳员的签名,以保证纸币的有效性。换言之,纸币本身不值钱,值钱的是使用者的承诺,以及发行者的信用。


德纳罗的兴盛和此后的困境都是因为纸币的这一特殊性。


1860 年,德纳罗开始印刷纸币,第一个客户是英国的殖民地,毛里求斯。这是一个印度洋上的小国,由几座岛屿组成,整个国家面积仅有 2040 平方公里,还没有北京市密云区大。德纳罗能获得这笔订单,首先因为它是一个英国公司,其次才是它颇有艺术性的设计和印刷。


德纳罗的里程碑:毛里求斯纸币


拿下这笔海外订单时,德纳罗的老板托马斯·德纳罗已经 67 岁了。他 9 岁就当印刷学徒,学了 7 年, 19 岁时开了一家印刷厂,为此又创办了一份报纸,谁知当时英国工业革命如火如荼,大量工人涌向城市,一夜之间廉价报纸把正经做内容的报纸挤兑得无路可走。


托马斯花了一生的时间,想为自己的印刷厂找一个可以持续经营的主业。终于,在 67 岁这年,他找到了。


寻找的过程十分曲折。一开始,他想过做精美文具,但市场太小。后来,他又盯上了流行的扑克牌,精心设计牌面花样之后,德纳罗扑克牌开始成为英国家家户户都喜爱的玩具,托马斯甚至因为改进了扑克牌,被威廉四世授予了皇家书信专利。由此开始,德纳罗和英国政府建立起了不错的关系。


1838 年,为了庆祝维多利亚女王的加冕典礼,德纳罗特地印刷了一种金色的报纸,名为《太阳报》,英国民众对王室的热爱无与伦比,这种报纸一经面世,火速售罄。


女王加冕 3 年后,德纳罗拿到了第一笔英国政府大单,为整个国家生产火车票。之后,德纳罗又承包了英国国税局的邮票,随着英国殖民地面积与日俱增,德纳罗印刷的维多利亚女王的侧面照邮票也传遍了全世界。于是,当英国殖民地毛里求斯有印刷纸币的需求时,德纳罗当仁不让,成为了这个小国唯一的纸币供应商。


尽管纸币在国民经济中异常敏感,但像毛里求斯这样,把全国纸币印刷都托付给一个商业公司的国家,不在少数。


1914 年,一战爆发,英国政府为了保证市场上的货币供应量,临时委托德纳罗印刷 10 先令纸币,在战争开始后仅仅 5 个星期,德纳罗就提供了超过 250 万先令。


1934 年,中国内战未歇,又接连爆发旱灾、水灾、蝗灾、雹灾,全国三分之二的地方都处于自然灾害下,无奈之下,国民政府只好委托德纳罗印钞,此后连续 15 年,中国都是德纳罗的大客户。


1935年的中国10元纸币


战争时期,大国无暇顾及货币体系,只好外包。当战争平息,小国开始发展经济,需要大量的货币,为了降低自己设计、研发货币防伪体系的成本,印钞外包也成了最划算的做法。事实上,时至今日,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中,也只有五十多个国家有自主印钞的能力,剩下的一百多个国家的纸币都必须依靠商业印钞公司。


从 1855 年开始,纸币逐渐取代贵金属,成为人们经济生活中最常见的一般等价物,而德纳罗也恰逢其会,搭着“日不落帝国”的顺风车承包了许多国家的印钞业务,成为全世界最会“点纸成金”的公司。


02


然而,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点纸成金”的难度也越来越高。


印钞业的四大要素是纸张、印刷机和纸币配件、墨水及最后的整合。纸币是一个国家的名片,为了保证安全性,印钞公司不得不从纸张开始,就在每个环节研发许多尖端的防伪技术,而这些技术是一个印钞厂的最高机密,每一项都需要投入长达五六年的时间、高达上亿美元的开发成本。


即便是最先入局的玩家之一,德纳罗也无法逃脱这场印钞业的“军备竞赛”。


1959 年,德纳罗开始销售自己生产的点钞机,之后又在防伪技术的基础上,衍生出一条关于点钞、验钞的仪器生产线。几年之后,德纳罗开始往印钞业的上游进军,开始销售钞票打印设备,成了当时唯一的专用印钞设备供应商。1967 年,德纳罗又和英国巴克莱银行合作,开发了世界上第一台 ATM 机,大规模降低银行柜员数量的同时,又让人们随时可以获得现金。


世界上第一台入墙式ATM


除了在纸币上做文章,德纳罗还把业务延伸到了银行支票、驾驶执照、护照、邮票、税票等同样需要高度安全性的印刷品上,而这些印刷品和纸币都有共同点:客户都是政府、银行这类大角色,每笔订单数量庞大,许多合同期长达十年,一旦错失,就会影响好几年的销售额。


在战后消费井喷的年代,德纳罗像一个永不枯竭的泉眼,载着众多国家的 GDP 水涨船高。德纳罗的主要客户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捷克斯洛伐克、英国这类欧洲国家,但更多的是马尔代夫、科威特、塞舌尔、委内瑞拉、印度等经济并不发达的国家。


1950 年代末,面向大众的信用卡在美国发行,逐渐普及到全世界。当时就有人提出“去现金化”的概念,但信用卡普及率越来越高,现金的重要性却并没有明显降低。于是有人认为,信用卡是鼓励提前消费的,但理性的中低收入人群会更愿意使用现金消费,这样会让他们更加量入为出。


德纳罗也注意到了信用卡给现金带来的威胁,但自 1947 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起,这家公司便不得不时刻顾及着股东的利益。尽管对“去现金化”有警惕,德纳罗仍然不肯放弃印钞这项利润丰厚的主业。


1995 年,德纳罗买下英国一家钞票纸制造商,扩充印钞产业链,希望通过降低成本来抗衡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2003 年,萨达姆·侯赛因死后,德纳罗拿下伊拉克纸币的合同。2011 年,卡扎菲被推翻,在英国空军的帮助下,德纳罗向利比亚新政府交付了重达 40 吨的利比亚纸币第纳尔。


尽管在此期间,德纳罗也开发了针对公民信息安全的软件解决方案 DLR Identify™ ,以及为中央银行提供数据引导的软件 DLR Analytics™ ,但显然,德纳罗对转型软件供应商兴趣不大,业务重心仍然是围绕着各国政府和央行打转的纸币业务。


然而,自 2000 年以来,印钞行业的“军备竞赛”已经进入白热化,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等国际主要货币都是由各国印刷厂自行印刷,尽管还有一百多个国家需要委托商业印刷,但这些货币只占市场份额的 15% ,还要被德纳罗等 4 家主要的印刷公司瓜分。为了尽可能多获得订单,纸币的利润被一压再压,非洲、拉丁美洲的一些小国家也成了这些公司争夺的对象。


03


竞争重压之下,乱象也随之而来。


2009 年,印度中央调查局发现,在印度-尼泊尔边境存在着大量假币,而这些假币竟然是从印度中央银行流出的。经过仔细调查,这些假钞的防伪纸张有 95% 来自德纳罗。丑闻披露后,印度政府迫于民意,宣布将德纳罗列入黑名单。


2016 年,印度政府宣布停用面额为 500 和 1000 卢比的纸币,发行 2000 卢比的纸币。消息一出,人们才发现德纳罗已经悄悄被移出了黑名单,仍然参与到这次竞标中。


有英国媒体披露,德纳罗为了获得这纸合同,已经支付了 15% 的佣金给某位新德里商人,还支付了 4000 万英镑给印度中央银行,用来解决生产前期投入问题。


这不是德纳罗最后一次深陷“贿赂”的漩涡。目前,英国金融犯罪调查机构 SFO 正在调查德纳罗,怀疑其在南苏丹涉嫌腐败。


印度 500 卢比


除了新订单难拿,德纳罗还在纠结老合同怎么收款、怎么续签。


委内瑞拉是德纳罗的老客户,但从 2012 年开始,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单一依靠石油的委内瑞拉出口所得锐减,经济状况急转直下。为了应付国民的福利支出和进口商品的财政补贴,委内瑞拉只好委托德纳罗,不停地增印纸币,用来填补财政赤字。


这样一来,委内瑞拉迅速陷入恶性通货膨胀,德纳罗的纸币越印越多,付出的成本越来越多,委内瑞拉却根本付不起印钱的钱。拖到现在,委内瑞拉已经欠了德纳罗 1800 万英镑。


给德纳罗雪上加霜的不仅是老客户,还有“娘家人”英国政府。


一直以来,德纳罗都是英国护照、英镑的印刷商。2016 年,英国公投决定脱欧以后,英国政府就在为新的英国护照做准备,恰好,德纳罗承包的护照印刷合同会在 2019 年过期,英国政府就准备公开招标,签订新合同。德纳罗既是英国公司,又长期与英国政府合作,本以为这份合同胜券在握,谁知英国政府不念旧情,选了一家法国公司,德纳罗顿时错失一笔价值 4.9 亿英镑的大单。


商业丑闻、大量拖欠的应收货款以及错失的上亿英镑护照订单,德纳罗的债务就像越滚越大的雪球,让市场对其管理方式和前景充满了质疑。


2018 年 3 月至今,德纳罗的股价“跌跌不休”,从 600 多英镑跌至 100 多英镑,不到历史最高值的十分之一,而就在动荡时期,德纳罗还经历了董事长、CEO 等高管接连离职的打击。偌大一个印钞巨头,不得不开口承认“经营困难,很可能通过破产寻求帮助”。


有人说,是在线支付让这家百年老店过得越来越难,但实际上,不管是德纳罗对外发布的《现金的未来》,还是每年的《世界现金报告》,都在重申一个事实:由于流通中的法定货币与国内生产总值(GDP)密切相关,新兴市场尤其需要越来越多的现金,所以印钞业务并不过时。


只不过,随着中国、美国、英国等货币大国逐渐普及在线支付,商业印钞的重点将转向非洲、拉丁美洲、东南亚等新兴市场,而在这些国家,德纳罗所面临的委内瑞拉“越印钱、越没钱”的难题,将会持续困扰着商业印钞公司。


在金融力量前所未有强大的时代,德纳罗们终于发现,国家和政府这样的大客户,有时候并不能让公司发展安逸无忧,而曾经人人都梦想拥有的印钞厂,日子也不比卫生纸厂商好过多少。


资料来源:

[1] 陈文权:略论现代纸币

[2] 贾培生:纸币的历史

[3] 杨珍  张芳: 19 世纪英国大众报纸的商业化发展研究

[4] De La Rue Annual Report  2019

[5] Yadarisa Shabong:De La Rue warns on its future, scraps dividend to tackle debt

[6] Lina Saigol:De La Rue shares plunge as it warns of threat to its future

[7] Financial Times:This company can print money but not make it


文章来自公众号:冯仑风马牛(ID:fengluntalk),作者:风马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