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俗就是天
2019-12-18 09:37

曹德旺:俗就是天

“企业家做企业, 就必须有文化, 必须懂经营、懂战略决策。”曹德旺说。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欧商业评论(ID:ceibs-cbr),作者:汪宗白,头图来源:图虫创意


最近,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在某个活动上又说出两个金句。有人问,企业怎样活下去?答,你想活下去,就能活下去。又有人问,国外建厂要入乡随俗吗?曹德旺答道:“当然要,俗就是天。”


这两个回答都有点云山雾绕。当网红罗永浩通过制造业变现未果,不幸成为“老赖”的消息传出时,从制造业大亨一路走向网红的曹德旺在一个论坛上恰巧也谈到了“企业家老赖”。他呼吁媒体不要再用“老赖”这个词,“称为‘老赖’不公平,人家破产了,有的赖了,有的没有赖,赖的是少数。”他说,“企业家的事业是风险事业,要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奋斗,要从人格上尊重他们,把‘老赖’两个字去掉最好,是对人家起码的尊重。”


企业活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今天的曹德旺眼里,社会要鼓励企业家去冒险,不过,那些被企业家们拖欠货款的企业家们肯定不会这么想。


《中国工厂》还是《美国工厂》


如果把曹德旺口中的“俗”视为企业所处的政策、文化、制度等经营环境的话,这两个回答结合在一起,就是——企业想活下去,俗就是天。三集中国纪录片《中国工厂》展示了中国制造业的沧桑巨变,既有浪潮带来的美好,也有种种挣扎与苦痛。一部由美国著名导演拍摄的纪录片《美国工厂》,因奥巴马夫妇的公司负责发行,则更令全球目光聚焦到了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的一家中国工厂,曹德旺在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废弃厂址上建立的汽车玻璃制造工厂。



2016年10月,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在美国俄亥俄州莫瑞恩竣工投产。福耀集团投资6亿美元,是该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满负荷运行时将有2 500人在此工作。此前,通用汽车是当地最大的雇主,2009年,通用汽车关闭了在莫瑞恩的工厂,造成当地大批员工失业,许多家庭陷入困顿,当地社区将福耀的到来视为重振莫瑞恩制造业的机会而满怀希望。好景不长,用工、生产安全和文化冲突引发了一些管理问题,并遭遇了这家企业要不要引入工会的激烈斗争。


在纪录片中,为了“入乡随俗”,曹德旺拒绝了中国籍副总裁在行政楼大厅挂一幅中国长城的建议。不过,曹德旺也会以风水为由对工厂作出任何改变,比如“朝向不对”的仓库大门。这提醒人们,他才是这家工厂的主人。


过去的两年中,这家工厂引发的争议不断,密歇根大学的利伯索尔-罗杰尔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玛丽·加拉格尔表示,曹德旺这样的企业家通常会雇佣农民工在自己的工厂里工作,他们认为那些人比较顺从,与美国工人不同,后者期望更友好平等的管理风格。“他之前很可能从未经受过来自劳方的这种压力。”她说。


曹德旺感叹国内除了人工成本便宜外,其他的生产成本都比美国高,在不少中国学者看来,“他算对了在美国办厂的显性成本,却没有算清楚办厂的隐性成本,有时候隐性成本也是企业难以承受的负担,美国很多制造业都领先于其他国家,为啥还有企业跑到其他国家去办厂呢?”


曹德旺的态度则是:“对工会问题,我当然有预期,这就像你去东南亚的热带雨林,那边有鳄鱼会吃人,但是当地人也能和它和平相处。所以只要你去了解它的习性和规律,创造条件去适应就行了。你总不能说,我来投资,把美国工会给取消了吧?” 



同时,对于社会上流传的曹德旺跑了的传闻,他很生气:“我不做房地产,我不为钱……我赚的钱也是捐掉。为什么拿我跟别人比呢?我是实业家,对那些为了钱的人不屑一顾。”


说到钱,他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时称“中国税负过重,减税进程缓慢”,这两年他不仅赴美办厂、公开喊话,也通过“新华社内参部写内参、打报告,通过全国政协提案,通过找国务院参事室、国研室报告”。联想CEO杨元庆也在演讲中提到“曹先生这本账引起了很多企业家的共鸣,引起了业界的热议”。


不仅如此,曹德旺也“向下”对大多数“中国工厂”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存货大,应收账款大……还有固定资产投资,一大笔钱沉淀在那里。资金来源是什么呢?自己一点钱,股东一部分钱,其他大部分是短期贷款、短期融资,是银行过来的。如果有一两笔长期融资,是你自己在外面借高利贷拿来的,那么你现在欠别人的,人家逼你还,你就要去变现。因为你手上能够变现的就是流动资产了,流动资产你不能动,应收账款收不动,其他应收款也收不动,存货放在那边更不要讲,那么你要不要死?你肯定是死。”


曹德旺说:“那些做生意的小老板,自己乱做,做完以后骂政府,等政府来救他。我说请你看看,还有90%的人在你下面,谁去救他们?你们这些人应该赶紧行动起来,自己救自己。”


与经营环境之间是一种互动的关系


曹德旺在做好自己的同时,向社会各方喊话,指向都是清醒认知经营环境的问题,即“俗就是天”。


对经营和管理差别,曹德旺心中了然,他曾经这样说:“曹德旺是农民企业家?你搞错了。我在清华EMBA演讲的时候,有人递条子问我有没有计划培养一个小曹德旺,我说你们想要培养一个小曹德旺,很好啊,但你们这些想当曹德旺的人,你们这些所谓科班的企业高管,要去弄清楚,曹德旺会做什么?”他在不同场合也表示,被他视为接班人的长子曹晖是合格的管理者,战略能力是短板。


曹德旺说自己因为创业早期“雇不到人,而企业又需要这个部门……我就求爷爷告奶奶到处去学,学完回来还要培训员工”。比如,20世纪70年代末期,曹德旺曾拜福州水表厂会计科的陈科长为师学习会计学,从中不仅懂得了朴素的管理知识,还因账目清晰为日后打赢反倾销官司埋下了伏笔。1987年曹德旺亲自搭建了福耀玻璃的财务体系,1999年采用了美国Oracle(甲骨文)的系统去做信息集成数据的报表。


初中辍学的曹德旺自称平时喜欢看书,做人一不借钱,二不借书,他说:“有的人说曹德旺没有文化,我说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文化。文化跟知识是‘道’跟‘术’的区别。你学的会计、计算机应用、机械设计……各种专科,这是‘术’,文化是‘道’,讲不清楚、看不到、摸不着,但是无处不在,好像雾化在空气中一样。你要长期积累积淀,沉淀它才能悟到它们。你真正有文化,看问题就跟人家不一样。” 


在曹德旺看来,MBA之类的东西就像是商界的幼儿园——里面都是很浅的东西,都是在管理术的层面,20 世纪80 年代,他曾向新加坡的一位银行家请教境外的经理都读什么书,第一次知道什么是MBA。后来,他让人从台湾买来MBA课程教材,惊喜于“一看就懂,这都是我们平常做的,只是在理论上做总结”。这时他被告知,厦大已从国外引进MBA教育,那时他的企业不像现在这般规模,但也拿出300万元在厦大管理学院设立奖助学金。这几年,厦大管理学院也一直在协助福耀玻璃培训人才,在福耀的发展道路上,“厦大帮了忙”,后来曹德旺又捐资2亿元。


曹德旺更强调的是“企业家做企业,就必须有文化,必须懂经营、懂战略决策”。


经营和管理常常是一个“二元”的问题,这一点古人早已认识到了。在周朝取代商朝得天下后,封建诸侯,鲁国是周公的封国,齐国是姜太公的封国,他们二人留在中央,并未就封,实际上第一代鲁侯是周公的长子伯禽,第一代齐侯是太公的长子吕伋。《淮南子・齐俗训》里提到一段周公与太公之间的有趣对话。


太公问周公:“怎么治理鲁国?”周公说:“尊尊亲亲。”意思是尊崇地位高的人,亲近自己的亲属宗族。姜子牙闻言道:“鲁从此弱矣!”周公又问姜子牙:“何以治齐?”姜子牙答道:“举贤而尚功。”意思是任用有才能的人,奖励有功劳的人。周公说:“后世必有劫杀之君。”意思是这么做,会出现大权独揽的臣子,臣子大权独揽,最终会弑君自立。果然,齐国日益强大,但经24代便被田氏取而代之。


齐鲁两国都是征服者建立在原先商文化上的诸侯国,齐国采用了“精兵简政、入乡随俗”的国策,更多地将目光放在与原住民一共创造财富上,鲁国则力图改变原住民的风俗习惯,革新他们的礼节,这必然会细碎繁琐,所以,在伯禽向父亲“摄政王”周公汇报工作时,周公感慨后代鲁国必将臣服于齐。


回到《美国工厂》里提到的管理“困境”上。然而,这对曹德旺本人,似乎并不构成困境,在拍摄这部纪录片时,福耀玻璃也并未进行导向上的干预,每个人在其中的角色都足够坦诚。在播出后,面对有人担心会给福耀玻璃带来负面影响的说法,曹德旺则表示拍得很好,“如果片名叫《曹德旺的美国工厂》,在中国也会大卖……至少反映了中国人的吃苦耐劳”。



法无定法,知止有定


曹德旺是从佛教逻辑来看待“变化”说:“法无本尊,任何办法没有起源的地方,法是因缘而生,因为发生了这个事情,才想用法律、办法来解决。缘尽法灭,这个事情解决了,法就没有用了,没有基础了。法,一切都是为了治理针对某项东西而来的……这同样可以用在做企业上。任何思想都有它的时效性。时代变了、形势变了,人的思想也在变,你再故步自封、守株待兔肯定不可行。”


曹德旺创办的乡镇小企业,发展成为全球第一的汽车玻璃制造厂,一路离不开曹德旺基于对经营环境的理解所作的灵活决策。2004年,曹德旺找到正在和福耀玻璃打反倾销官司的PPG公司,说服对方将生产汽车玻璃级浮法玻璃的关键技术转让给他,PPG公司成了合作伙伴,因为有了自己的浮法玻璃生产线,福耀顺利地拿到了世界八大汽车厂汽车玻璃供应商认证。


为了学技术,福耀玻璃一度被法国圣戈班控股,20世纪90年代中期,曹德旺还涉足了其他一些行业,并拿到了美国绿卡。在企图将企业卖给圣戈班未果后,曹德旺意识到只有专注玻璃行业才能“自我实现”,他似乎从中找到了更高的意义,并退还了绿卡。


经营能力体现在能变能止上,曹德旺曾多次表示:“我爸以前告诉我,贫和贪的写法很像的,如果你不戒掉贪,如果你粗心一点,不小心就变成贫了。”这似乎可以由哈佛大学终身教授穆来纳森的“带宽”理论来解释,同时,很多时候,盲目多元化也是由“贪”念引发。


曹德旺的高调慈善在他看来,是为中国企业家开新风气,也是他红尘中的修行。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起到了心理止贪的效果。他说:“真正的实业企业,最终的传承是制度、文化。你不要讲财富传承,财富会引起争夺的混乱,陷入财富的争夺混乱里,企业就倒塌了。”儿女在钱财上看得淡,让曹德旺颇为得意。


曹德旺成为网红,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不再是一个乡镇企业主,而是一家市值600多亿元的制造商实际控制人,他的言谈举止,自然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力,“我之所以公开讲这些,这不是我在抱怨,也不是我要跑,我只是为了提醒政府,也提醒企业家要有危机感。”他说。


不过,曹德旺对从汉代而来的重仕轻商的观念颇感无奈,他认为这种观念需要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改变。“无恒产者无恒心”,过去又有人说,工商业主就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今,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过来感慨:“中国也是中国人的中国,真正有种的中国人,在国家有困难的时候必须站出来,要去想怎么办,而不要去相互抱怨,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参考文献

①《曹德旺:钱是用来玩的》,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②《曹德旺的惑与悟》,来源:《经理人》;

③《曹德旺:125亿财富,对我来说不过是赘肉》,来源:《中外管理》;

④《福耀玻璃曹德旺》,来源《百车全说》;

⑤《专访曹德旺》,来源:《中国企业家》;

⑥《曹德旺:我不是在抱怨》,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⑦《曹德旺:“中国民众不坏,中国坏就坏在精英”》,来源:《仲伟志搜神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欧商业评论(ID:ceibs-cbr),作者:汪宗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