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Metoo第一人,胜诉了
原创2019-12-18 19:02

日本Metoo第一人,胜诉了

作者 | 季末

题图 | NHK报道截图


世界高速运转,女性投身其中。“她们”自我意识的觉醒已成影响社会的重要力量。


虎嗅将目光投向那些富于独立、进取精神的新一代女性,她们来自文化、科技、商业领域,在与世界的互动中,完成对自我持续的建构与重构。


今天(12月18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女记者伊藤诗织遭性侵的民事诉讼案作出裁决,判决伊藤胜诉,原TBS记者山口敬之赔偿其330万日元。同时,法院驳回了山口敬之控告伊藤诗织侵犯名誉、要求伊藤赔偿其1.3亿日元的起诉。作为日本历史上首位公开具名指控职场性侵的女性,伊藤诗织承担了太多,也等了太久。


法庭外的伊藤手举“胜诉”的字牌,眼眶红肿,向大家宣布好消息:“非常感谢大家,真的很久了。等了太久了,但像这样一点一点也是很大的变化。”


说到这里,伊藤露出了坚强的笑容。


伊藤身侧的一位银发老妇人带头鼓掌;蹲在旁边的几位年轻女孩,一脸敬佩地用手机拍摄伊藤;层层叠叠的记者圈外,几双看不见主人的手高高举起,发出了响亮的掌声。


伊藤胜利了。历时四年的拉扯、对抗、取证后,日本历史上女性首次公开具名指控职场上的性侵害案件落下了帷幕,日本司法系统的“黑箱”被她扒开了一条缝隙。


而抗争还未结束。


肮脏的黑箱


2013年,在纽约修读新闻和摄影专业的伊藤诗织,认识了时任TBS(东京广播电视台)华盛顿分局局长的山口敬之。身为新闻界前辈的山口告诉伊藤,TBS华盛顿分局一直在找实习生,有意愿可以随时与他联系。


山口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系密切,曾出版两部安倍的传记,被认为是安倍的“御用记者”。他在日本新闻界十分有影响力,并且因为与政界往来密切而为人所熟知。


两年后,伊藤即将毕业,给一些媒体人士发邮件询问工作机会,其中也包括山口。山口随即以讨论工作及签证为由,约伊藤见面。


2015年4月3日,星期五。伊藤与山口在东京寿司店共进晚餐,讨论赴美工作签证的问题。


平时酒量还不错的伊藤诗织在喝完第二合酒(合:日本酒的传统剂量单位,一合约为180毫升)后,感到头晕目眩,起身前往洗手间,随即晕了过去。


醒来时,她身处一个陌生的酒店房间里,浑身剧痛,山口压在她身上。她被山口性侵了。


当她想要逃跑时,又被山口揪住肩膀,拽倒在床上。侵犯还在持续。伊藤诗织斥责山口停下来,但她的斥责竟然让山口感到了取悦,反而更为享受。随后,伊藤改为用英语咒骂山口,企图让他停止。


图片来源:BBC纪录片《日本之耻》(Japan’sSecretShame)


事后,山口敬之哄劝伊藤诗织“人家真的喜欢上你了嘛,想尽快带你去华盛顿啊。你合格啦”。


位高权重的山口敬之,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把下迷药强奸,轻飘飘地说成了喜爱。


后来,一名负责伊藤诗织案件的检察官说:“事情发生在私密的室内,不会有第三方知情,这种情况称作‘黑箱’。”


黑箱里,无论发生多么肮脏、令人发指的事情,都难以佐证。而被伤害的那一方,就此陷入无底的劣势。


事发五天后,伊藤最终决定报警。


后来,警方提取到了山口留在她内衣上的DNA,出租车司机也证实她曾多次要求附近车站下车,监控录像显示意识不清的伊藤几乎是被山口拖着进了酒店。


但在铁证面前,山口却矢口否认。他公开表示:“你自己主动喝到烂醉如泥不省人事,我只能把你带回住处……”“像你这样的漂亮女生半裸着爬到床上,自然而然会发生点什么……”


在发给伊藤的邮件里,山口扬言:“如果你想告我就去告吧,你是不可能赢的。”



后来的事情也证明,诉讼、取证之路确实困难重重。


在日本,男权意识根深蒂固,有关性侵犯的法律不健全,加上山口敬之和政权的密切关系,使得案件推进举步维艰。


2015年6月,伊藤接到负责此案的警员电话,称“逮捕令已签发”。然而,逮捕山口敬之的当天,行动被日本警视厅最高层刑事部长中村格叫停。伊藤追问原因,却未得到具体答复。


2015年8月,在嫌疑人山口未被逮捕的情况下,案件有关资料被送交检方。


将近一年过去,2016年7月,东京地方检察厅针对此案做出证据不充分、不予刑事起诉的裁决。


2017年5月,伊藤决定站到台前,以真名、真人的方式打破沉默,召开媒体见面会,指控山口敬之对她实施性侵,提出抗诉。


四个月后,东京第六检察审查会再次驳回了伊藤的抗诉。


2017年9月,伊藤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山口赔偿1100万日元。与此同时,山口反咬一口,对伊藤提起民事诉讼,认为她侵犯了自己的名誉,要求伊藤赔偿1.3亿日元。


撕开裂痕,让光透进来


受到了来自社会和媒体各种压力,也丧失了对日本司法系统的全部信心,但伊藤还是坚持要把自己的经历讲述出来。


她说:“如果我已决心赴死,那我会在死去之前竭尽所能,借新闻之口,讲述自己的故事。假如没人能谈论性侵这件事,那我就用自身的经历做例子。”


2017年,伊藤决定站到台前,10月,伊藤以自己的经历出版了一本书,名为《黑箱:日本之耻》。


2017年12月29日,《纽约时报》以“She Broke Japan’s Silence on Rape”为题,大篇幅报道了伊藤诗织的故事。


2018年6月,BBC报道其事迹的纪录片《日本之耻》(Japan’sSecretShame)上映。


在此之间,不断维权、发声的伊藤也从未中止自己作为记者的使命。无法在日本继续工作,她就开始尝试和外国媒体合作。经受过这段遭遇的伊藤,更为密切地关注着世界上不同地区女性与儿童的生存境遇。


她观察在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依然存在的女性割礼(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她在塞拉利昂和一位年仅四岁的性侵幸存者聊天;她去了解斯德哥尔摩探的一家医院,有一个365天、24小时营业的性侵犯救助中心。


她不断思考着如何改善受侵害者的境遇,推动性教育,推动相关机构的建造,推动立法。


2017年,日本修订了强奸法。这个改变虽如此微小,但却是巨大的进步。



今天,2019年12月18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作出裁决,伊藤胜诉。


主审法官铃木昭洋认为被告山口的供述与当时的邮件内容矛盾,核心部分出现不合理的改变,严重怀疑其可信度,最终认定性行为没有征得对方同意。


一束又一束光,透进了黑箱里。


好在我们拥有彼此。


2019年7月21日,伊藤诗织带着艰难出版的中文版《黑箱:日本之耻》走上了北京的一处演讲台。


“今天我要聊的是一个不太容易的谈论的话题——性暴力。我必须提醒你们,今天的话题很沉重,但好在我们拥有彼此。”


“好在我们拥有彼此”,这是伊藤诗织演讲的开头,也是所有受伤害的人需要听到的一句话。


距离2017年全球“Metoo”运动的枪声打响,已经两年过去,有关反性侵、反性骚扰的探讨不绝于耳。舆论场里,有已经离开我们的林奕含,有受到多方压力的Liu Jingyao,有公开举报副教授的勇敢上财女孩。


和伊藤一样敢于站出来振臂高呼的依然是少数。日本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日本,只有大约4.3%受性侵犯的受害者会选择报警。


伊藤呼吁大家不要只是听听而已,“但请把它当做自己的事吧,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它何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只有更多声音发出,更多人勇敢地站出来抵抗,更多旁观者愿意一起推动事情的进程,我们才有可能拥有更健全的法律,更完备的保护机制,我们才能看到那一天:黑箱分崩离析,世间再无受害者,光明洒满人间。


参考资料:

  1. 《日本记者伊藤诗织:假如没人能谈论性侵,那就由我来做这件事吧》 伊藤诗织,一席

  2. 《专访伊藤诗织|日本 MeToo第一人的中国之旅》董牧孜,新京报

  3. 《伊藤诗织:说出真相,是我活下来的唯一办法》晒雀斑 ,豆瓣

  4. 《打破日本司法系统“黑箱”,日本受性侵女记者伊藤诗织胜诉》 澎湃新闻

  5. 《安倍御用记者”涉性侵,受害女记者伊藤诗织胜诉了》郭光昊,观察者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