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棵东北云杉和上海的平安夜
2019-12-24 21:55

2000棵东北云杉和上海的平安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wowjiemian),作者:刘雨静,记者:张钦,编辑:牙韩翔,题图来自:现场拍摄


“从东北的山头,到义乌的工厂,一棵又一棵的圣诞树被运到上海,在圣诞节为这座城市里的人们造梦。”


上海浦东,不足40平米的出租屋里,刘敏硬是塞下了一棵1.5米的圣诞树。这是她在上海度过的第四个圣诞节,刘敏从广东佛山来到上海工作,目前是一位程序员。


松香味很快填满了整个屋子,刘敏将一箱子红红绿绿的圣诞饰品往树上挂。当刘敏安上圣诞树顶的“伯利恒之星”,这意味着属于她的圣诞季来了。通上电源,圣诞树的彩灯将整个出租屋衬得暖意融融。


11月中旬,刘敏就已经开始在上海武康路一家名叫Rosa Gallica的花店预定圣诞树。花店在武康路不仅有店面也有仓库,进入11月后,花店就把林林总总的圣诞树摆到街沿——它们在向这座城市预告,圣诞节马上要来了。


但陈光达行动得更早。


距离上海几千公里之外的吉林省白山市,每年刚进入11月,气温就到了零度以下,他会走进茫茫大雪的山头开始寻找可以卖出好价钱的挪威云杉。


白山市的云杉。图片来源:陈光达


在白山市,很多家庭世代养松,要不就只能种田。再早一些这里的是云杉种在山头上,这10年大家慢慢移到苗圃里。更多的云杉是被用园林绿化用途出售,而圣诞树生意不是大单子,100户种植户可能只有一家做。


陈光达知道这买卖没太高的利润,可恰逢每年11月后,养松人们进入漫长的农闲时期,大雪封山,他们只能窝在家等着来年开春的种树与卖树。陈光达看着大城市的圣诞树市场有薄利可图,于是每年11月就开始上山寻树,然后自己开着中巴车去上海,待上个把月把树卖光了再折返。


今年同样如此。陈光达拖上自己的同伴,一同开车南下。一路上两千公里,两人开车三天三夜,每天两人轮流开上12小时,方向盘边放着一整条黄山香烟和一罐老干妈,伸手就够着。


到了上海,平日里陈光达守着浦东郊区一方窄窄苗圃,等着上海花店上门挑树。天气实在太阴冷,他们就钻进中巴车里,其他库存松树则存放在苗圃后方的仓库。


陈光达(右)和他的朋友。 图片来源:张钦


在陈光达看来,圣诞树行业在中国仍是一个相当分散的行业,产业链并不成熟,只是苗木生意的“边角料”。而上海,则成为了整个中国需求最密集的市场。


Rosa Gallica花店的圣诞树生意是从2017年开始达到高峰的。


2012年做圣诞树生意的花店很稀缺。第一年,大大小小的圣诞树,包括进口和国产的,统共卖出去100来棵,此后每年生意愈发好了,鼎盛时期是2016年和2017年,能卖到五六百棵。


Rosa Gallica店内的小型圣诞树。图片来源:张钦


最开始在上海圣诞树消费人群是外籍家庭,“一家子来武康路仓库兴致勃勃选树,得一家人都看中才行,” Rosa Gallica花店的老板李柯对界面新闻说,“买到了心仪的圣诞树,一家人便围着圣诞树合影,看起来特别温馨。”


外籍家庭喜欢装饰传统的1.8米到2.4米高度的圣诞树,中国家庭更喜欢小型且装饰新颖的圣诞树,从30厘米到80厘米不等,价格也便宜——30厘米装饰好的圣诞树大概在399元。


而中国家庭开始购买圣诞树,更早也是拥有海外留学或者生活背景的人。随后,更多追求仪式感的人们也开始渴望拥有自己的圣诞树。


“真正意义上开始过圣诞节是在美国留学的日子,圣诞节临近商店和餐厅都关得早,朋友们趁此机会聚会,互赠礼物,想到圣诞节,冬天都不那么寒冷难捱了。”28岁的张媛赴美留学回上海,开始从事广告工作后,还是坚持每年过圣诞节。布置圣诞树,和朋友们喝热红酒小聚,她以此来让自己感觉并不孤单。


她今年花了350元买了棵80厘米的小型圣诞树,拿到包裹后赶紧发了“我也是有树的人了”的朋友圈。


Rosa Gallica店内的大型圣诞树。图片来源:Rosa Gallica


这些需求让上海圣诞树市场不断扩大。


初来上海,陈光达合作的仅有3家花店,目前上海有100家花店,陈光达合作的就有七八十家。陈光达今年最大的单子是上海迪士尼度假园区,他一共运了1400-1500棵大大小小的云杉给迪士尼,其中,5米规格的圣诞树迪士尼今年就要了6棵——这需要生长20年以上。


上海迪士尼圣诞树。图片来源:上海迪士尼官方公众号


之所以他的树会得到青睐,是因为云杉耐寒耐旱,长白山的环境适合云杉生长,加之东北都是黑土地,可以让它们在排水性良好的微酸性森林土地带生长迅速。这样的树到了湿润温暖的南方存活率会变低,江苏一些地方确实也产云杉,可品质不如白山出品的好。


虽然坐拥中国品质最好的云杉林,陈光达的圣诞树生意也并非有巨额利润可言。


从白山到上海,油费花销1500元,过路费1000元,而2000棵松树则由三辆卡车运过来,运输费也要花上15000元。陈光达在浦东的苗圃租金是每月1万5,仓库是每年5000。陈光达的树价格不高,1.5米的松树批发价100元,两米的200元——从这些年的卖树经验看,最受欢迎的的是1.8米到2.4米这个区间的。


但陈光达这2000棵树,显然无法满足这座城市。


不少花店和消费者都倾向于购买色泽更浓郁,枝叶繁茂和松香味更浓的进口圣诞树。


正当红的进口圣诞树是丹麦出口的洛贝松。 根据丹麦农业局数据,2018年,丹麦出口约900万棵圣诞树,贡献了约15.6亿人民币的收入,其中约一半销往德国,仅仅有6%的圣诞树销往欧美之外的国家。一位从业者对界面新闻透露,今年1米5高的洛贝松价格大约可以涨到2000元了,因为海关的严苛使洛贝松更加走俏。


上海轻艺工作室的圣诞花环。图片来源:上海轻艺


作为资深种植户,陈光达深知国产圣诞树进口圣诞树的区别在哪里。“可国产圣诞树还是卖得更好,因为性价比高,对于大部分中国消费者而言,圣诞树只要看着像回事就行,外籍消费者会更挑剔,倾向于购买进口的。”他对界面新闻说。


但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把圣诞树视为刚需。所以,你生活中看到的圣诞树,更多是产自义乌——塑料圣诞树是更便宜的选择。


不只是中国,事实上,全球80%的圣诞树及装饰品来自义乌。在2016年9月到2017年8月之间,义乌周边的600余个工厂和作坊生产了价值30亿美元的圣诞相关产品。


义乌市圣诞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蔡勤亮告诉界面新闻,义乌的圣诞树外贸生意因出口海运耗时久,开始得特别早,9月就结束接单接着转做内销,内销到12月也基本结束。


一般的塑料圣诞树分为两种材质,PVC和PE,两种材料多是混着卖,胶感更好的PE放在外层,内里则是PVC材质。在电商平台,1米5的塑料圣诞树采用混合质料价格在200元左右,价格在国产真树的一半。假圣诞树到手是一盒塑料,需要自己拼接起来,不过便于收纳和垃圾分类,也方便循环利用。


国产圣诞树。图片来源:上海钦青花鸟市场


事实上,“真树还是假树”在欧美国家成了媒体和公众讨论的热点,这涉及到了“后圣诞季”如何处理圣诞树。


圣诞节期间,75% 的美国家庭会在家中摆放一棵圣诞树,其中只有两成是真树,剩下都是用塑料或者其他材料做成的假树。“假树”派认为使用假树到了5年后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就相应减少,加之,假树的价格在不断降低而质量却是向好,还有研究称开车去取天然圣诞树会造成比树本身更大的环境影响。


出于千禧一代对全天然概念的喜爱,2018年美国天然圣诞树从滞销到供不应求,零售总额十年来首次突破20 亿美元,不少本地种植户10 年来首次盈利。


但在中国,大家似乎就没有那么多讲究。


对于这个外来节日,事实上一直都有着争议性。民国开始就有人反对圣诞节,却不妨碍圣诞节在年轻人群中的声量。梁文道在《被误解的圣诞节》一文中提到,“任何传统节日都会在流传的路途上变形,成为一个容器,让参与者安放自己一套诠释与意义”。


“在中国,没有基督教精神的圣诞节更多的是一个浪漫的节日,而不是假冒的宗教节日。”英国《金融时报》驻中国记者帕蒂·沃尔德迈尔曾评论中国的圣诞节,“中国人选择过圣诞节更多是为了填补精神空虚,在某种程度上,这和西方人摆放圣诞树别无二致。”


尽管圣诞节不是公共假日,中国人尤其是年轻的人群以休闲的方式度过,这里没有西方人在圣诞假期里的忏悔、焦虑或者家庭摩擦。它是在城市生活中的人们,放下工作和日常通勤,与朋友家人聚集的契机——生活的一个“暂停”与“消音”按键。


“圣诞歌一放,圣诞树上的小彩灯一亮,冬天就有了节日气氛,冬天本身日照时间短,人们容易因为阴冷觉得沮丧,看到红红绿绿的圣诞树让人觉得暖洋洋的。”刘敏把圣诞节看做冬日里最美妙的时分,她甘愿每年花几百甚至上千元购买圣诞树,哪怕这棵树只有一个月的短暂生命。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光达”“李柯”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wowjiemian),作者:刘雨静,记者:张钦,编辑:牙韩翔,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