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从来不大方
2019-12-28 21:19

雷军从来不大方

本文来自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姚心璐,编辑:安心,题图来自:图虫


不止一个人在飞机的经济舱中见过雷军。


在那些被偶遇者抓拍的照片中,雷军往往只身一人,背着简单的双肩包,没有助理,这位亿万富翁或与他人一同站在拥挤的摆渡车中,或安静地坐在经济舱狭小的座位上。


在科技行业中,雷军素有“IT劳模”之称,以此为关键词,可以在百度资讯中搜索出900多条结果。


没有周末、假日、每天工作16个小时、吃顿午饭只用三分钟——这些都是雷军留给许多同行的印象。


“劳模”雷军除了勤奋,还有俭朴。


从金山到小米,雷军始终在自身、员工、公司和投资理念上贯穿着俭朴与“性价比”的概念。这曾经极大地成就了小米。


2019年12月16日,雷军在50岁生日当天所写的《创办小米前后我的一些思考》中,依旧强调了对低毛利的重视,以及这一点为小米带来的成就。


无人会否认“性价比”对小米对贡献。过去10年,雷军带领小米,从性价比角度杀入市场,仅用四至五年时间便登顶中国市场冠军,创造了手机行业的奇迹。


但在最近三年,小米频频受困,背后对多种原因中,“性价比”模式亦难辞其咎。


雷军的节俭理念已经成为小米的桎梏了吗?


雷军在经济舱被抓拍 图源网络


1. 梦想高于物质


1969年,雷军出生于湖北仙桃的一个教师家庭。1987年,他考入武汉大学计算机系。从学习计算机开始,雷军便对程序员抱有一种崇拜之情。


刚大学毕业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雷军见到了仰慕已久的WPS之父求伯君。


在当时的雷军眼里,身穿高档呢子衣、做出了WPS的求伯君,浑身“透着一种成功者的气质”,是偶像级的存在。


1992年,在求伯君的邀请下,雷军毅然放弃了在研究所的稳定工作,加入了金山。


尽管那时雷军尚一穷二白,但在偶像的感召下,他完全忽略了询问薪资待遇,“等到加入了之后,我才想起求总没跟我说拿多少工资、多少股票”。那时的雷军把理想看得比钱重要


22岁加入金山的雷军在那里一待就是16年,事后证明,这是一次值得的投入。金山软件在香港上市后,38岁的雷军凭借14.9%的持股,身价瞬间超过3.5亿港元。


期间,雷军还创办了电商网站卓越网,并于2004年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亚马逊,雷军因此也收获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但这些并没有使雷军感到快乐。2007年底,他卸任金山CEO,闲赋了一段时间,倍感失落。“没有一家媒体想要采访我;没有一个行业会议邀请我参加。那个阶段,我变得一无所有,除了钱。”


雷军不甘心只做一个“有钱人”。离开金山后,他成了一名天使投资人。在2008年~2011年,他先后投资了好大夫在线、凡客、乐淘网、大街网等20多家公司,成绩斐然。


有资本、有事做,雷军仍觉得落寞。多年前,马化腾和丁磊还只是雷军在金山的下属,转眼间已经分别成为腾讯和网易的创始人,前者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后者也做得有声有色,在当时稳居“四大门户”之一。反过来,作为曾经的领导,雷军却尚未创立一家“伟大”的公司。


还在金山担任CEO时,雷军曾说,希望有一天,他被邀请至会议或被采访,不是因为“金山CEO”的身份,而是因为他是雷军。


如何成为雷军心目中的雷军呢?早在大学时期,雷军曾读过一本《硅谷之火》的书,那本讲述乔布斯等企业家创业的故事。“做一个像苹果一样伟大的企业”,成为他内心的终极目标


一切向“伟大”看齐;物质生活对于雷军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即使在身价过亿后,出门坐经济舱、吃盒饭、穿运动T恤和运动鞋,仍是他的标配。


网上有一张雷军穿着带小米logo的T恤,照片中的他面带微笑,左手戴着一块黑色表盘的金属表。


曾有人说那是俗称“黑水鬼”的劳力士潜航系列,价格约在5万~6万;但有熟悉腕表的人士指出,那不过是价值1000元左右、已经停产的一块西铁城石英表。


雷军佩戴腕表 图源网络


2. 节俭,从金山延续到小米


由己及人,在雷军眼中,他的管理团队和员工同样应该具有“精神高于物质”的追求。


曾担任金山总裁技术助理的尚进回忆,早期由于员工工资低,外界常常以双倍价钱来金山挖人,但雷军会觉得,如果价格翻倍就会离职那是忠诚度不够的体现。


雷军不愿意以薪资吸引人。上世纪90年代,在金山颇为艰难时,雷军带头节约开支,员工薪酬也普遍低于业界水平。当时行业的一个共识是,金山讲得是奉献和理想,但不讲薪水。


在业内,雷军的勤俭常常被人拿来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相提并论,后者亦强调员工奉献,但不同的是,华为开出的薪酬在业内遥遥领先。


金山的薪水太低,难以招揽突出人才,雷军发明了一套独特的招聘方法,在二线城市的一流高校招揽前5%的学生。他的演讲极富煽动性,许多大学生在对理想的向往中,毅然加入金山。为了凝聚士气,金山一度每天早上站着开晨会,要求大家拿着分贝器喊口号。


梦想不能当饭吃,进入2000年后,互联网公司快速崛起,大量金山人被挖角。尚进记得,虽然两倍薪水会被雷军吐槽“不忠诚”,但许多来挖人的公司都开出了3倍的薪水。


坊间关于雷军俭朴甚至“抠门”生活故事不胜枚举。


曾有人回忆说,在金山时期,雷军召集中层开会,中午给每人点了一份蛋炒饭。


另一个与此类似的例子是,有一次,雷军和旗下子公司的管理团队开会。中午吃饭时,高管们想当然地认为肯定会去周围的餐厅聚餐,雷军却拿出手机说:“我叫了外卖,大家想吃什么一起点了吧。”高管们接过手机一看,上面是十几元的各种盒饭。


还有一则传言称,雷军曾与求伯君等几个金山高管去成都出差。从机场到公司的路上,副总裁王峰说,我要给我们部门表现最好的员工奖励100元,他会很高兴。雷军听了说,我也拿100元,但我要奖励给10个人,这样就有10个人很高兴。求伯君听完哈哈一笑,对雷军说:“你不用给钱,你要是从这车上跳下去,全公司1000多人都很高兴。”


雷军塑造的金山气质延续到了小米。2010年4月,小米开业时,雷军与林斌、周光平等人一同喝下了小米粥,既与小米公司的名字相呼应,也展现了这家公司的气质与理念:用小米加步枪的“土办法”去颠覆这个行业。


2010年,雷军与创始人共喝小米粥 图源网络


低毛利是雷军从Costco学来的“土办法”。很难说雷军当年选择从这一角度切入市场,与他在生活上的节俭是否有关。


不过多年以来,这家他一手创办的公司,的确从产品到管理都一脉相承了雷军的节俭理念。


“低毛利、高效率是王道”,在《创办小米前后我的一些思考》一文中,雷军这样写到。这是他站在50岁时对10年前一些决策的回顾,他依然坚持,“高毛利率的公司,效率一定是很低的”,而小米的成功在于低毛利下,对整体运作成本“控制在惊人的低的水平”,他写道,小米“是全球运作效率最高的公司”。


性价比、低毛利的确是小米成功之道。2013—2015年,小米以行业颠覆者的形象出现,不仅改写了智能手机的售价,其互联网营销、粉丝营销的方式方法也为人津津乐道。


那时,雷军和小米的其他几名创始人是国产手机最为耀眼的明星。


然而在最近两年中,小米遭遇到的种种困境,或许也与这种对“低毛利”的坚持不无关系。


3. 双刃剑


低毛利导致的问题最早在销售层面暴露出来。


在小米擅长的线上销售渠道逐渐饱和、线上成本越来越高后,小米开始提出新零售概念,向线下拓展。


2016年底,雷军首次提到了小米的新零售规划,不久后,这被列为小米的“新铁人三项”之一。


但线下渠道毕竟涉及层层利益,以低毛利率著称的小米手机难以满足线下代理商所需的利润空间。


据从业者反映,那时,OPPO、vivo等以线下渠道著称的手机厂商,能够给予零售商每台手机售价15%~20%的利润空间,最低也会高于10%。而小米给予的利润率则不足5%,极大压缩了渠道商对小米的销售意愿。


除小米在一、二线城市所设的直营店外,小米授权店、小米小店等形态均难以为继,在多地已经大举收缩。


“以前在我们区域还有小米经销商和负责人,现在都撤掉了,一个小米的省级代理商都没有了。”一位手机渠道商在近期透露。


2018年4月,小米IPO前夕,雷军在母校武汉大学演讲时宣布,小米硬件的综合税后净利率不超过5%,如超过,将把超过5%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还给小米用户。


当时,雷军为小米设定的路线是,通过低利率硬件引流,发展高毛利的互联网服务。当时,这也被外界理解为,雷军在为即将IPO的小米再次强调其互联网公司的定位。


然而,小米的互联网业务遇到了与线下渠道相同的问题:投入不足。尽管互联网业务在战略上备受雷军重视,但据诸多小米内部人士反应,小米对互联网的实际人力、财力投入相当有限,既不培养内容也从不烧钱推广。迄今为止,小米也未能孵化高流量的互联网应用。


多年前,金山员工的遭遇“穿越”到了小米员工身上。


不少小米员工反映,公司待遇低于业内平均值,这不仅拉低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也增加了在外招聘的难度。


有员工抱怨称,入职小米以来面试人数达200余名,却未能找到合适人选,“想要背景好、能力好的员工,但合适的人选都能拿到其他公司更高报酬的offer,不愿意来”。


最近两年,手机行业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而低毛利的小米更加捉襟见肘。手机行业的“玩法”正在改变:数年前,以小米、魅族为主的互联网手机是行业明星;如今,在上游研发和供应商上具有优势的华为、在下游擅长渠道销售的OV,正在成为行业主流,展示着各自优势。


有句话说,过去你擅长的东西未来会成为你成长的障碍。雷军与他的小米今天更像是这句话的现实版。


雷军或许已经意识到这一点。


2019年,小米与Redmi拆分,并将“极致性价比”的任务交给后者,小米手机及其品牌的其他产品努力上探高端。与这一趋势相匹配的是,在同一年,小米的研发投入上升至70亿元。6月,雷军宣布在新零售建设上追加50亿元。


不过,在低毛利模式下运转多年的小米,“向上”发展并不容易。2019年,小米发布数款手机展现“黑科技”、摆脱性价比,均反响平平;唯独在这一年底,当Redmi发布一款1999元起售价的5G手机K30时,小米的股价随之大涨8.47%。


当“节俭”已成为雷军与小米的“基因”后,他们还能改变吗?


本文来自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姚心璐,编辑:安心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9
点赞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