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手机:破产重组的重要砝码是个大饼?
2019-12-31 13:00

金立手机:破产重组的重要砝码是个大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ID:ChinaEconomicWeekly),作者:孙庭阳,头图来源:图虫


近期,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立集团”)管理人出具的情况通报显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在2018年2月已经做出裁决,金立集团所持微众银行股权,有八成是代持,金立集团将配合把股权登记至实际所有人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名下。


但2018年时,在公司破产清算和破产重组间摇摆不定时,金立集团仍对供应商表示,希望供应商给金立留够时间,金立不破产,未来微众银行上市时估值可达5000亿元,其所持有微众银行2.1429%的股权,对应的市值过百亿元,能填上金立集团的窟窿,债权人诉求也能满足。


现在,金立集团所持微众银行股权系代持浮出水面,微众银行能否上市,债权人的诉求都没戏,金立集团破产重组的重要砝码也没了。


2018年初已被裁决股权是代持,仍给债权人画饼。有网友评论,金立集团资金链断裂、创始人个人赌博巨输,是经营水平和个人品质问题,资不抵债后还在忽悠债权人,则是诚信问题。


辉煌时,两年营销费用60亿元


金立集团曾因“金品质、立天下”的金立手机而辉煌。


金立集团2002年9月成立于深圳,由刘立荣创办。投资23亿元的金立工业园坐落在东莞松山湖畔,手机年产能1亿台。


但即使在公司产销最高峰的2017年,金立手机产量也没达到1亿台。


2009年时,苹果发布了iPhone 3GS,揭开了智能机的时代。与智能手机相比,只能通话和收发短信的功能机,优势尽失,属于功能机的辉煌时代行将落幕。


这时,金立手机还在功能机赛道上狂奔。据公开信息,金立手机在2010年销量突破1000万台,成为最大的国产功能手机品牌。到2016年时,金立手机出货4000万台。同一年,小米作为国产智能手机的代表,出货量比金立手机高45%,将金立手机甩在后面。


2017年,金立手机全年计划是出货5000万台,实际出货量不超过3000万台。小米手机出货量则是金立手机的3倍有余。


号称年产1亿台的金立手机生产线,距离满产路途遥远。


金立手机销售不达预期,大手笔的广告投入,却耗费着金立集团大量的现金。


金立集团在广告中投入颇多。金立集团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2005年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GSM和CDMA手机生产牌照,“成为国家发改委批准的最大产能的手机企业”。当年7月1日,金立手机广告在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首播。 “金品质,立天下”的广告语,成为了当时耳熟能详的宣传语。


据其官网介绍,2006年1月,金立集团在中央电视台一套和五套、凤凰卫视、湖南卫视等权威传媒全面投入品牌宣传。


单是在湖南卫视,金立集团2006年独家冠名《金枝欲孽》,赞助《超级歌会》和《2006年超级女声》,冠名《创世纪》和《名声大震》栏目。


金立集团创始人刘立荣酷爱围棋,“金立手机杯”中国围棋甲级联赛2007开赛,一直到2017年。即使是在2016年,已经出现了拖欠供应商货款、发行债券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时,金立集团仍旧与“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签约代言,并支持柯洁应战AlphaGo。”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刘立荣称,金立集团资金链问题爆发,营销费用高是原因之一。他称,2016年至2017年,金立集团的营销费用60多亿元,再加上对外投资费用,对资金链造成很大压力。


即使是在资金紧张的2017年,刘立荣仍斥资12亿元购入南粤银行9.3%的股权。同年,还宣布在重庆投入50亿元建设生产用地。


与大手笔的花钱相比,金立集团对供应商的结款并不积极。


2014年4月至2017年6月,金立集团子公司东莞金卓、东莞金铭多次拖欠维科技术(600152)子公司的货款,只在年底催收紧张时,才给予支付。证监会宁波证监局对维科技术现场检查时发现此问题,对维科技术未披露此信息,给予行政监管措施。


金立集团经营出现问题比拖欠货款开始得更早。据刘立荣对媒体介绍,从2013年到2015年,金立集团月均亏损不低于1亿元。到2016年、2017年,月均亏损不低于2亿元。保守估计,从2013年到2017年底,金立集团累计亏损约80亿元。


2016年,金立集团发行 “16金立债”融资10亿元,财务信息得以被外界所知。从2014年到2016年,金立集团营业总收入增长了94亿元,营业利润仅增长1.79亿元,是典型的增收不增利。2017年上半年营业利润占2014年全年57%,付出的营业成本却占到87%,增收不增利仍旧在继续。


现金净流入陡降更显示公司营运资金紧张。2014年,金立集团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7.45亿元。2016年相比2014年下降了92%。公司依靠借款筹资维持运转,但当年能借到的款项收到现金也比2014年下降了72%。


到了2017年上半年,公司半年时间内借款额基本与前一年全年持平,资金越发紧张。


从2015年开始,金立集团的资产负债率连年升高,截至2017年上半年,金立集团资产负债率由59%上升为65%。


资金链条紧绷,只等断裂的导火索。


破产时,对347家债权人净负债81亿元


金立集团资金链断裂,到底是供应商催要货款不成断供引燃,还是刘立荣豪赌巨输引爆,尚无定论。消息最早从证券市场传出。


金立集团上游厂商是手机零部件企业,欧菲光即是其一。 


2017年 12 月 14 日,欧菲光(002456)股票开盘大跌,投资人急速卖出。市场间流传,股价下跌源于货款难以收回,影响当年利润,矛头所指是金立集团资金链断裂。事后证明,欧菲光对金立集团供货量不小、损失颇多。


同时,刘立荣豪赌输掉近百亿元的传闻,对市场杀伤力更大,事后刘立荣表示,是输掉“十几亿”。 


按照公司法规定,公司独立运作,高管和公司间的资金往来,有严格的财务制度约束。但刘立荣表示,他有“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他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有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 


金立资金链断裂消息陆续传出,直接殃及了其供货商,货款变欠款,欠款变坏账。


2018年10月,“16金立债”违约。金立第一次经营债权人会议披露,截至2017年底,金立集团总负债282亿元,减掉总资产,净负债81亿元,有347家债权人。金立集团的剩余资产中,所持微众银行及南粤银行股权,被认为是最有价值资产。


金立集团欠深天马(000050)货款7.1亿元、欠欧菲光6.3亿元、领益智造(002600)旗下公司3.72亿元。


这些货款不能收回,由欠款变成坏账,各公司计提损失,均压低了利润。


金立集团欠维科技术(600152)子公司货款,维科技术差点因此而“戴帽”。维科技术测算2017年有3710万~4700万元的净利润,因对金立集团两子公司应收货款8410万元难以收回,导致2017年继续亏损,公司连续数次发布可能戴帽的风险提示,后来通过变卖资产才补上这些损失。


金立集团两家控股子公司欠深圳华强(000062)款项数目未披露,但深圳华强计提减值准备6443万元,致使净利润下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ID:ChinaEconomicWeekly),作者:孙庭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