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拯救血荒非洲
2020-01-03 09:17

快递拯救血荒非洲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一番、张涵宇,题图来自:Unsplash     

                          

在尼日利亚,每年约有6万名母亲死于分娩。


2015年,30岁的特米·吉娃托布森(Temie Giwa-Tubosun)迎来了她的第一个孩子。分娩并不顺利,那个孩子提前了整整7周出生,体重只有2磅,一出生便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托布森在病床上醒来时,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那些幸运的少数人。


她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分娩,那里的医院给了她和孩子足以挽救生命的照护。同一年在她的祖国尼日利亚,58000人在分娩过程中死亡,是同期46个发达国家总分娩死亡人数的34倍,21世纪的头二十年,这个西非国家的分娩死亡人数占到了全球总数的20%,而最主要的原因仅仅是产妇大出血——在尼日利亚,许多医院无血可输。


一年后,托布森放弃了此前国际组织中的工作,想要实实在在地为尼日利亚的母亲们做点什么,她决定创办一家致力于解决血液运输和分配问题的公司——生命银行(Lifebank)


特米·吉娃托布森 / 网络


“我真的相信我们能够做到,所以我就是要做这件事的那个正确的人。”托布森在与世界说的专访中说,她即将35岁。去年11月,她在马云非洲青年创业基金举办的“创业者大赛”中拔得头筹,赢得了高达25万美元的奖金。


挽救生命的“银行”


“生命银行”的运行模式十分简单:有需求的人可在平台上搜索适配血液信息,然后使用电话或网络订购,一旦成功下单,生命银行的员工将马上前往最近血库提货,并在45分钟内完成配送,收费价格因距离稍有区别,平均每单约为8美元~10美元。


正在运送血液的“生命银行”骑手 / “生命银行”官网


这看上去像是尼日利亚版的闪送,但托布森却不这样想,“一般来说,我把生命银行定义为一家分发(distribution)公司,不仅仅是物流,物流只是我们所做的事情之一。”


的确,生命银行正在做的事,就是将血液的供求讯息、数据和配送等流程整合在一起。为了降低减少血液传播感染病进入血液链的可能性,它目前只运输经公立血库筛选的血液。它根据紧急程度、地点和价格把订单分类,全程冷链配送,下单后,会由骑手将血液放进上锁的配送箱,之后只有收件人能用蓝牙或钥匙打开箱子。


“血液对那些脆弱的幸存者,比如妇女、儿童和患重病的人们至关重要。所以,我们承担了一些公共服务的功能,但我仍想说,我们是在做一个分发业务。”托布森对世界说强调,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生命银行”已经开始启动的长期目标:它将致力于为所在地区的医院和患者提供包括氧气、疫苗、以及血液提取物等必需医疗产品,而不仅仅限于血液运输。


“生命银行”并不负责采血,它做的更多是根据医院的需要配送血液 / 网络


与此同时,“生命银行”还在官网上设置了专门的“捐赠者”网页,让潜在的献血者能更便捷地找到血库。


在“生命银行”之前,托布森已经创办过一个致力于解决血液短缺的NGO——“百分之一计划”。该项目试图通过发掘和激励新一代的自愿献血者来解决尼日利亚的血荒,但在尼日利亚公共医疗卫生系统的虚弱现状面前,发展速度迟缓、存续性弱的NGO模式并不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而“生命银行”则在短短几年内实现了高速发展,截至目前,它已为913家医院提供过共18750份血液,因“生命银行”而获救的病人也超过了6300人,越来越多的国际媒体与外国投资人开始注意到它的存在。


“我们的使命是在十年内、在全非洲拯救一百万人的生命。”公司官网这样写道。


2019年世界献血日当天,尼日利亚的一处献血地点 / 网络


尼日利亚:“贫血”之国


在“生命银行”日益引起关注的背后,是尼日利亚、乃至于整个非洲,数十年未曾缓解的惨烈“血荒”。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全球血液安全与可用性报告,非洲地区采集的血液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都少,2013年,非洲献血总量只有560份,是东南亚的献血总量的1/3;而面积仅为非洲1/3的欧洲,献血总量约为非洲的6倍。


非洲38个国家的平均血液捐赠率为每1000人收集6.5个单位,少于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每1000人收集10个单位的目标,人口略多于非洲人口一半的欧洲,每年有超过2600万人捐血。


而即使在非洲,尼日利亚也是献血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根据尼日利亚卫生部的数据,该国每年需要高达180万品脱的血液,而尼日利亚国家输血服务局每年只能收集到50万品脱,缺口高达75%。


艾滋病的流行也是当地人不愿献血的原因之一 / 网络


绝对缺口已经客观存在,而医疗和公共卫生系统的破碎和低效,又进一步导致形势雪上加霜:在尼日利亚,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拥有并依赖各自的血库,互不联系,而一家公立医院只配有一到两家血库,无法保证存有患者所需血型。血液存储有保质期,六周内未使用,就只能丢掉,然而要在需要时从一团乱麻的血库信息中及时找到适配的血液,从来都不容易。


托布森因此相信“生命银行”能够解决很多现存问题,“我的愿景一直是拯救女性和儿童,拯救那些重病濒死的人们,”她对世界说表示,“我知道从血液行业入手是推动这一愿景实现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这也成为“生命银行”专注于血液调配与运送的现实背景,“我们并非血库(blood bank),”她说,试图澄清常见的外界误解,“我们聚焦在血液系统的分发和组织方面,这是我们真正擅长的事。”


Lifebank网站中捐血者的页面 / 网页截图


不限于尼日利亚


自2016年创始以来,“生命银行”业务以每年三倍的平均速度增长,托布森希望有一天,她能够在全世界推广“生命银行”模式,拯救所有在这方面有需要的人。“我希望我能够做出适用于全世界的产品,这对我非常重要。”


她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实现。2019年,“生命银行”在东非埃塞俄比亚的业务已经开始运转。


但她也承认,对她而言创业过程从来都不容易。至今,生命银行只获得两轮种子轮融资,据公开数据,其总资产约为22.5万美元。


“在这种环境下(创业)真的很难。筹集资金很困难,特别是,你是个女性,你是个有色人种女性,你又还很年轻,你还是个母亲……”她说,但并没有因此失去斗志,“我一直在想着的是‘伟大’,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不因任何反对因素而停下,继续前进,并梦想你需要做的那些工作,这非常重要……这让我(感到)与其他人不一样。”


在推特主页上,托布森把自己和马云的拥抱照片设置成了“置顶” / 网页截图


马云非洲青年创业基金给予的那笔奖金因此成了她创业路上的重要鼓舞。“(获奖)是一种来自中国资金的认可。”她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能够在未来带来更多的融资机会。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一番、张涵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