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我妈才是这季奇葩说的隐形赞助商
2020-01-05 17:51

我怀疑,我妈才是这季奇葩说的隐形赞助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作者:林默


1


如果这一季《奇葩说》看到现在,你还觉得京东、小米啥的才是赞助商,我只能说,你没什么救了。

你一定还记得,一个多月前,《奇葩说》整出了一个“恐婚要不要喝'去除恐婚水’”的辩题。


那一期里的储殷教授,那个小眼睛看上去有点油腻的中年人,苦口婆心地劝满屋子90后:结婚是大多数人最合理的选择,55岁之后,你需要一个人来跟你一起走,65岁后没有孩子来看你,护工会虐待你!


有没有那么一个瞬间,你觉得看到了每年春节都要遭遇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


刹那间,储殷胸口的靶子闪闪发亮。


毕竟李诞说的,“害怕婚姻不是病,一个社会非要让人结婚才是病”,才是这台综艺一贯坚持输出的价值观。


辣么,问题来了,《奇葩说》为什么要整这样一期辩题?为什么要请储殷教授?这期节目的播出时间为什么是11月下旬,正好是我即将要启动回家过年的时间点?


如果你觉得这一切仅仅是个巧合,我们再来一起看看《奇葩说》2020开年的第一期,辩题是“生二胎要不要征得老大的同意”。



多么居心叵测的一道辩题,要不要生头胎,已经是被历史车轮甩在身后的话题了么?


而请来的嘉宾,竟然是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在我们的熟悉的奇葩说气势咄咄逼人、逻辑层层推进、鸡汤碗碗暖心等熟悉的奇葩说辩论方法中,他选择了——数学。


他说,“你们上一辈只有四分之一的人生了二胎,四分之一的人生二胎,那么生育率平均一对夫妇1.25个,可能都不到1.25,1.1左右(因为另外四分之三的夫妻未必全部生育)。那每一代人会减半”。


在这一段我只能勉强收听的论述后,他到达了他的结论——这个辩题从根本上不该存在,“就不该问老大”,如果还要问老大,就目前的生育率,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文明,就要灭绝的更快了。



“不能听任生育率再这样降下去。”他就差在现场登高一呼:你们这些年轻人,快点结婚,多生孩子!

究竟是什么样的赞助商,会选择这样的辩题,会选择我即将开始买回家火车票的日子,播出这期节目?会选择毕业于复旦少年班、拿到斯坦福博士学位的嘉宾,用数学跟我讨论生活?


这一切,太刻意了。


除了我妈,我真的,想不到别人。


2


虽然没见过面,但在我妈的心里,她跟梁建章是朋友。


梁建章是携程的创始人,但近几年来,公众应该更熟悉他的另一个身份:人口经济学家。


他三天两头凭借抢人眼球的发言上媒体头条,譬如“中国需帮助女性生孩子,比如奖励现金或房子”,“读书和生孩子,都要趁早”,“2100年中国的人口或将少于美国”……


看看,哪一句话,不是说到我妈的心坎儿里。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待他像我妈这么友善的。


2011年,在美国读博士的梁建章开始关注到人口问题,他自己拍了一部叫《中国人可以多生吗?科学探讨中国人口问题》的纪录片,并将它放到了微博上,对已执行了几十年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发起质疑。


他嫌纪录片拍得太学术不够接地气,又和人合著了一本书《中国人口太多了吗?》,以更通俗的方式论证中国人口问题,和生育政策改革的迫切性。


后来梁建章说,其实学术圈早已在讨论这个话题,只是这个话题很敏感,谁也不敢第一个碰这事情,所以只是在极小的学术圈里私下交流。


他果然炸响了舆论,许多人跑微博底下骂他“自私”,“屁股决定脑袋”、“伪科学”。



财经界超女叶檀直接开了一个叫《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的文章系列,一共足足8篇反对“放开生育”,认为一旦计划生育取消,人口增长将会报复性反弹。


他没有等下一个热搜把他救下去。几天后他挺身投入了这场轰动一时的论战,在《金融时报》中文网站上撰写文章,反驳叶檀的人口论,并说“真理一定越辩越明。”


就像他后来坚持把再版的书的名字改成了《中国人可以多生!》(对,叹号的那种)。


3


第一个站到人口政策对面的人,都不会听到什么好话。


在我妈还是一个孩纸的上世纪50年代,人口快速增长,已是古稀之年的北大校长马寅初,开始疾呼“中国的人口非控制不可”,否则50年后中国将难以供养庞大的人口。



他在北大大饭厅当着全校几千师生面发表人口问题演讲并征询意见,并于1957年7月5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著名的《新人口论》,全面系统地建议采取实行计划生育等办法控制生育。


一石激起千层浪,彼时这个新生的国家,“人多力量大”的观念根深蒂固,因此《新人口论》迅速引发了全国性的大批判,大字报上千,文章上百,一顶“右派”的帽子亦从天而降。


他干脆又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逐条回应那些批判他的主要观点:“人越多,意见越多,使我领教的机会更多,不难最后只要以一篇文章来答谢几百位先生的好意。”


不服的马寅初辞去了北大校长的职务,但始终没有停止阐述他的人口理论。


此后,20世纪60年代,成为建国后人口增长最迅猛的时期。沿着快速增长的轨道,中国人口总量在1973年达到了8.9亿的巨大规模。


20年后的70年代末,为了缓解人口增长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压力,计划生育正式成为国策。


4


《奇葩说》的辩论台上,观众们可以在正反方之间来回跑票,辩论有赢家,但辩题无结论。但在现实世界里,历史最终会用自己的走向告诉人们结果。


叶檀们也没有想到,短短几年后,鼓励生育正在成为新的风向。


从单独二胎到全面二胎,生育政策不断加快放开的背后,新生人口不仅没有出现“可怕的报复性反弹”,生育率甚至还在持续下滑。2018年中国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比2017年减少200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94‰,比2017年下降1.49个千分点,连最爱生孩子的山东人都生不动了。


梁建章很着急,在他看来,现在不仅应该抓紧时间全面放开生育,而且应该出台各种政策鼓励生育。

在他的推动下,携程也许是目前国内对女性最友好的互联网公司:当女员工怀孕时,上下班搭乘出租车可以报销;当宝宝出生时,会准备800元的礼品,还会提供3000元的教育基金等等,而且,部分有需求的女员工可以选择冻卵和辅助生育福利。


他还有很多脑洞:“缩短中小学学制,让女学霸们早点毕业”、“允许员工在家办公”、“建议对多孩家庭购房免除地价”、“让女孩跟妈妈姓”……


至于亲自上《奇葩说》,除了赞助商我妈的点名要求,更有梁建章希望能够找到跟年轻人对话的途径和方式。


“催生”不招年轻人待见,他应该心知肚明。所有人都赞成,这个社会是多元的,人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都值得尊重。而个人主义的时代,每个人也都会以为自己足够强大,更没必要为一个看上去虚无缥缈的“群体”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梁建章依然试图从“个体”的角度来沟通。你们不是想买买买,想浪,想追逐诗和远方吗?


“如果一个社会人口开始减少,尤其是人口结构出现非常老龄化的局面,那这个国家的国力就会受到很大影响,人才也会枯竭,年轻人的活力也会下降,创新的活力也会下降,整个社会的养老成本会变得非常重,年轻人可能需要负担很高很高的税负。所以听起来是个国家的事,但是实际上是跟每个人相关。”


“如果国家的创新力下降了,国家的科技实力下降了,没有这么多的出口,那你哪儿来的钱去出国旅游啊?现在可能你不生小孩可以花很多时间去旅游,但是如果从下一代来看的话,如果中国人口出现恶化,那出国旅游可能真的成为奢侈品。”


在一场同样激烈的论战中,梁建章曾说过一句有点沉重的话,“我们相信,历史会记住哪些人说过哪些话。”


但也许真的没有那么多人记得了,七十年前,拒绝检讨的马寅初说“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的把握,不能不坚持,学术尊严不能不维护。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枪匹马,出来应战”。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