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NBA
2020-01-04 18:21

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NBA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康路,编辑:张庆宁,出品: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晚年的大卫·斯特恩不喜欢回顾过去,曾担任NBA前总裁30年之久的他,卸任后经营着自己的投资公司,专注于体育初创企业,包括可穿戴设备和千禧一代喜欢的流媒体。


他在纽约第五大道的办公室按时上班,同事大多是年轻人。媒体曾经询问他准备干多久,他的回答是,到几时,便是几时,何必考虑结局。


2020新年伊始,噩耗传来。NBA官方发表声明,前联盟总裁大卫·斯特恩病逝,享年77岁。


体育人士纷纷公开缅怀,除了乔丹、科比、詹姆斯等曾在“斯特恩时代”被发掘而登上世界舞台的球星们之外,还有库班、Ted Leonsis等俱乐部老板和高管。


没有斯特恩,就没有现在的NBA。


斯特恩将一个濒临破产、丑闻缠身的体育联盟,打造成具有独特价值的商业帝国。在其任期内,球员平均工资上涨20倍,联盟收入上涨30倍。


斯特恩还以其远见和执行力,将一个原本在美国本土并非第一的联赛品牌,塑造成全球知名IP。中国球迷最为熟悉的,是那个他在央视传达室冬日等候的故事,以及此后开启的“姚时代”。


斯特恩的30年,踩准了电视直播、互联网普及和全球化的红利,但如今看来理所当然的路径,在当时却如履薄冰。


斯特恩催生“姚时代”



敲开中国市场,缔造一段传奇


斯特恩最为中国球迷所熟知的故事,是一次“执着的等待”。


在中美体育论坛和后来接受央视采访时,斯特恩曾多次回忆起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那次戏剧性的“叩门”,“当时和负责国际转播的高管一起去了中央电视台。因为没有预约,我在大厅里等。我是个固执的人,总要见上一面吧。”


在央视解说孙正平的回忆中,“当时按照中央电视台的规矩,外国人要进台,必须经过外事部门和领导的批准,办理证件才行。于是在中央电视台东门的传达室里,斯特恩先生苦苦等待了40分钟,才等到当时总编室负责购买节目的李壮同志的接待。”


 “去了李主任的办公室,那个时候就是带着一盒盒的录像带,没有数字化,没有DVD。”斯特恩回忆着对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观察,而难掩喜悦,“我们只能挤在他的办公室里,特别小的空间,摆着一张小桌子。”


在这次会面中,斯特恩提出了一个让人难以回绝的提议——每年给中央电视台免费提供比赛录像带。


斯特恩坦言,在开始合作后的一段时间里,尽管有少许商业化分成,但实则极其微薄。但斯特恩几乎凭借“孤勇”在美国本土之外,争取到一个推广NBA的国家级平台,敲开了后来成长为NBA第二大市场的中国大门。


“当时我觉得全球各地的电视节目都应该打开中国市场。我则下定决心,NBA一开始就要进入中国市场。”斯特恩说。


体育节目和媒体传播是高度的共生关系,媒体曝光量越大,体育节目的商业化价值越高。斯特恩深知这一点。


等到更多新媒体平台加入竞购战,NBA的转播权收入更是节节攀升。


2008年,与TOM签订官方网站合作时,NBA提出的合约费用为每年200 万美元;


2010年,与新浪签订的3年合作协议时,每年费用已经涨至700万美元左右;


2013年,NBA和新浪续约,同时,腾讯和乐视获得比赛的转播权限;


等到2015年,腾讯签下NBA中国独家网络转播权时,价格已经涨到5年5亿美元,并在4年后,以三倍价格续约,5年的费用达到15亿美元。


如今,美国的人口约为3.29亿人,中国观看NBA节目的人数早已超过美国总人口。根据《福布斯》的统计,截至2018年2月,NBA中国的市场价值超过40亿美元(286亿元人民币),平均每支球队中国市场的价值超过1.33亿美元(9.5亿元人民币)。


叩响中国大门,只是斯特恩推动NBA全球化和商业化的一个缩影。


其在任的30年,NBA传播至全球200个国家,被47种语言播放。斯特恩刚任总裁时,NBA联盟的收入为每年1.65亿美元,当他于2013年退休时,联盟收入已增至每年55亿美元。同期,球员平均年薪从25万美元增长到500万美元,涨了20倍。


“不能害怕做出改变。”斯特恩“敢为天下先”。


铁腕治军,重塑NBA游戏规则


斯特恩还发掘了乔丹等一众明星


在畅想新市场的同时,斯特恩在本土面临的首要难题,是如何重整“烂摊子”。


1984年,42岁的斯特恩接手的NBA联盟,经营惨淡。23支球队有17家濒临破产,球星形象负面,吸毒、斗殴等问题层出不穷,但工资居高不下。


律师出身的斯特恩引入了“工资帽”和“奢侈税”制度,并勒令“禁药”。


所谓“工资帽”即根据NBA前一年的总收入,取48%作为NBA工资总额,再除以NBA所有球队,得出的平均数。每个球队给球员的工资总额不能超过这个数字。“奢侈税”则规定如果超过“工资帽”的上限,球队需要按照超过比例提交罚款。


斯特恩划定的“游戏规则”,杜绝了大牌球星漫天要价,也避免财大气粗的豪门通过金元攻势,获得竞争优势,打破联盟平衡。


除制定规则之外,斯特恩还对吸毒“零容忍”。1996年,斯特恩颁布禁药令,加强了NBA对于球员吸食违禁品的监管,打造NBA健康积极的社会形象。


但斯特恩的任期,总伴随着“措手不及”。


从NBA裁判多纳西操纵比赛东窗事发,到“魔术师”约翰逊在90年代初宣布感染HIV;从阿泰斯特在奥本山宫殿中心被激怒冲向观众席,到球员阿里纳斯和队友因为赌债纠纷在更衣室拔枪相向。


面对令人头疼的“丑闻头条”,斯特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称,“起床做事就好。联盟总会继续发展的,并确信总会有新的危机和麻烦事。”


斯特恩在危机公关上,有自己的原则,并恩威并施。


对于约翰逊是否应该因为艾滋病而退出球队的争议,斯特恩允许约翰逊上场,并率先和他拥抱,鼓励后者成为预防艾滋病知识宣传大使。面对奥本山的群殴事件,斯特恩通过录像进行研判之后,做出了史无前例的从重处罚,对阿泰斯特禁赛73场,挽回NBA的公众形象。


斯特恩把自己视作联盟的“保镖”,唯一的焦点,在于“如何让联盟这一资产的价值最大化”,“后来,我回想那些最好的时刻,不是乔丹投进三分球或是压哨进球,而是有那么多时刻,你需要站出来,保卫联盟。”


执掌NBA联盟30年后,斯特恩在2014年退休,将接力棒交给萧华,而自己则成为新兴体育初创企业的幕后推手。


他担任纽约风险投资机构Greysoft的高级顾问,参与项目评估和投资决策,同时管理个人的投资基金Micromanagement Ventures Portfolio,简称MVP。


斯特恩在晚年仍保持着对新鲜事物的敏感性,并学着和新一代交流。


斯特恩曾抱怨,和年轻一代交流时总遭遇“不适应”。对方常常不接电话,仿佛一切都要通过短信来解决,而自己还是倾向于传统的见面,或是通电话的方式,进行商业交流。


但被投企业、流媒体初创企业Overtime的创始人Zack Weiner则表示,斯特恩努力学习年轻人的表达方式,比如斯特恩和自己短信沟通时,会学习发送表情符号,并斗图。


“他不仅专注于体育版面。通常,你会发现斯特恩关注着地缘政治、科学、全球商业、媒体和通信以及未来技术等最新消息。”76人俱乐部CEO 欧思格(Scott O'Neil)在回忆斯特恩时表示,“活到老学到老。他(斯特恩)吸收一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