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神操作:让老对手给我打工
2020-01-06 08:22

雷军神操作:让老对手给我打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pedaily2012),作者: Lorraine,题图来自:图虫


常程之后,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又被雷军收入麾下。


1月3日,小米发布新的组织调整,意外地出现了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的身影——任命其为中国区副总裁兼销售二部总经理,向卢伟冰汇报。而在前一天,前联想集团副总裁、手机业务负责人常程刚刚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


先是与常程上演了一出化干戈为玉帛的好戏,随后又收割了一位圈内友商高管王晓雁,雷军的“神操作”令人咋舌——继卢伟冰、苗雷之后,他又接连“策反”两位曾经的老对手为自己效力,化敌为友的本事可见一斑。而小米,也似乎成了手机圈二级梯队大佬再就业的新舞台。



相逢一笑泯恩仇,雷军“化敌为友”招揽两员大将


2020年伊始,小米接连迎新,人却都是不打不相识的“旧人”。


一个是扎根联想19年的元老级人物常程,一个是出身中兴通讯、纵横手机江湖20载的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两人都是手机时代变迁的亲历者,也是小米崛起的见证者与模仿者。作为曾经竞争激烈的对手,他们都曾与小米在手机市场有过正面交锋,最终却只剩小米“依旧笑春风”。


“小米模式”是中国手机市场巨变的一个分界点。小米之前,手机还只是传统的制造业,小米之后,互联网思维打入这个传统行业大杀四方,给传统手机厂商以警醒,也给新品牌的崛起带来了新思路,而常程与王晓雁都是在这个时候,与小米产生纠葛。


受小米互联网思维的影响与启发,出走中兴的王晓雁在2012年创立了小辣椒智能手机品牌,专门针对互联网进行销售,连营销模式都是和小米一样的“预售+抢购”模式,是典型的小米模仿者。从时间上来看,王晓雁觉醒得其实很早,小辣椒的起步也相对较早,和小米发售第一款手机的时间差不了多少,也曾是红极一时的互联网手机品牌,一度被认作小米强有力的竞争者。


小辣椒与小米曾在性价比层面大打价格战,小米有“红米”抢占中低端市场,小辣椒就推出“红辣椒”与之对战,且价格始终紧贴红米售价,你卖699,我便卖698.5,总是比红米便宜5毛钱,王晓雁也称得上是为雷军添堵的第一人。


相比王晓雁,常程则更加激进。2014年,为应对小米的互联网思维冲击,联想成立独立运营公司神奇工场,打造互联网手机品牌ZUK系列专门针对小米。而常程,从联合创始人到CEO,是ZUK系列的缔造者,曾扬言“要和所有人竞争”,其中自然包括小米。


但不得不说,ZUK的入局到底迟了一步,2015年下半年推出第一款手机时,互联网手机的浪潮已经接近尾声,尽管常程为发布会也曾多方奔走、激动落泪,但失去战略先机的ZUK最终还是败下阵来。2018年,常程携已式微的联想手机再度杀回市场,此时的常程比ZUK时期攻击力更强,除了发布新品之外,“碰瓷”小米成了常程的日常。


雷军宣布MIX 3为首款滑盖全面屏手机且拥有专利,常程便称“联想滑盖专利早500天”;小米主打性价比,常程便说“联想手机性价比已经全面超越小米”;雷军意欲率先发布搭载骁龙855芯片的小米9,常程便携联想z5Pro GT截胡首发。最激烈的时候,常程一度连续四天“碰瓷”小米,是叫板雷军叫得最凶的对手,没有之一。


然而这两位曾让雷军头痛不已对手最终却投向了小米的怀抱。这背后,联想积重难返、小辣椒迷失在智能手机的浪潮中,常程与王晓雁都有着很充分的理由另谋出路,但雷军化敌为友的本事仍不得不让人叹服。


雷军出手,小米快成了友商高管“收割机”


常程与王晓雁并不是雷军第一个化干戈为玉帛的案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常程之前,上一个引爆科技圈的小米“新人”,是卢伟冰。或许是巧合,2019年的同一天,雷军宣布金立集团前总裁卢伟冰正式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红米产品线。不仅入职时间都恰好选在了新年的第二天,就连命运也都和常程惊人相似——卢伟冰也是手机圈响当当的营销达人,也曾在金立时期公开与雷军叫板。


和联想推出ZUK的初衷一样,当年还是老牌国产手机厂商的金立推出ELIFE、IUNI等互联网手机品牌,也是为迎战小米。而卢伟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直言不讳的喊出了“以小米模式来反小米”的口号,与雷军正面开杠。但随着金立的全线溃败,卢伟冰和如今的常程、王晓雁一样,转投了自己亲手“撕”过的小米,归入雷军麾下。


在小米的这一年,卢伟冰坦言虽“不容易”,但也“还算满意”,雷军给了他很大的信任度与发挥空间,当然卢伟冰也算不负众望。自去年1月卢伟冰接手开始,红米在一年内发布了5款新品,各个战绩不俗,Redmi Note8系列甚至只用了短短3个月便实现全球销量破千万,成绩比小米还要出色,2019年也因此被称为红米发展的黄金时期,这其中卢伟冰的经验与营销能力功不可没。


据小米内部人士透露,卢伟冰执掌Redmi一年,从市场角度上帮小米稳住了国内市场份额,内部评价非常高,并称其为真正懂用户、懂市场、懂需求的人。而卢伟冰也何其有幸,遇到了懂得自己的雷军,得以在小米的舞台上二次发光。


类似卢伟冰的案例,还有很多。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OPPO前高管王腾、摩托罗拉向征,以及曾任职华为的安卓老张(微博名)、高通王翔、联发科朱尚祖等等,他们也有人曾在微博大骂小米并艾特雷军,最终却被雷军“策反”。而雷军,也成了不折不扣的手机圈高管“收割机”,就连罗永浩都在采访中坦诚表示,雷军是最理解自己的人。


这其中体现的,是雷军的礼贤下士。据雷军介绍,小米创立初期的半年中,其将80%的时间都用在了找人上,甚至曾为招聘一个人,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谈了17次,平均每次10小时,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与心力。


很多人都十分好奇,雷军是如何说动了那些曾视小米为敌的老对手倒戈?雷军的一段话似乎可以很好的诠释这一问题:“不少创业者跟我请教(招人)的时候,我会问你花了多大精力多少时间,你不要跟我谈三顾茅庐,你能不能三十顾茅庐,只要诚意到了,这个事情一定搞得定。”


小米管理层大洗牌:手机圈二级梯队的大佬们在给雷军打工


疯狂招揽圈内人才、空降高管的背后,是小米内部一场新老交替的大洗牌。


回顾2019年,手机销量下滑、频频回购股票,小米过的并不顺利。当智能手机逐渐进入存量市场,消费者已经从对性价比的追求转向对品牌、产品、服务等各方面的综合考量,行业的竞争也开始回归本质,曾凭借互联网思维叱咤一时的小米,也遭遇了天花板。


纵观2018至2019年小米手机在全球市场的表现,虽然排名仍处于第四,但销量与营收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而国内市场的情况就更为囧迫,IDC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小米在国内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30.5%,这也是小米连续第四个季度出现滑坡。


阵地不断失守,小米迫切的需要改变现状,但此时以黎万强等人为首小米创始团队似乎已经有些力不能及。在小米闯出手机市场的第一个十年里,不可否认黎万强功不可没,他为早期的小米奠定了“性价比”的用户基调,构筑了如今看来仍十分强大的粉丝经济,但当手机行业进入存量市场,这两大曾经的优势反而成了现阶段小米转型的最大阻碍,黎万强的工作慢慢画上句号,逐渐淡出中枢,2019年11月底,黎万强正式离职小米。


黎万强的离开仿佛让位一般,卢伟冰、林斌、王翔、何勇等人纷纷晋升,不到一年时间,卢伟冰便直接提升为中国区负责人,而出身DST投资、于2015年加入小米的周受资则接管了国际业务,出任国际部总裁,与卢伟冰双剑合璧,共同为小米的全球市场寻找新的增长点。


卢伟冰如今已经用一年的时间稳住了红米的市场份额,实力证明了雷军的选择没有错,常程与王晓雁加入后,小米的营销天团再添两员猛将,虽然二者未来能为小米带来怎样的改变还有待观察,但不难看出,随着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祁燕等人的离开,小米的第一代核心管理层已经逐渐退场,第二代领导班子正在渐次组成。


当卢伟冰、苗雷、常程、王晓雁等人纷纷加入小米,雷军的第二代权利核心几乎聚齐了手机圈二级梯队曾经的大佬们,小米的下一个十年,正在徐徐展开,下一个加入征程的“老朋友”又会是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pedaily2012),作者: Lorraine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9
点赞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