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拼着生二胎,90后为何一胎也不想生
2020-01-06 12:00

章子怡拼着生二胎,90后为何一胎也不想生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白晶晶,题图来自:图虫


娱乐圈有个类似克鲁格曼不可能三角的定律——汪峰老师上不了头条。


每逢汪老师发新歌,总有大事发生,宣布离婚时碰上王菲李亚鹏离婚,向章子怡表白时遭遇恒大夺冠,发新曲《生来彷徨》的他又撞上吴奇隆刘诗诗恋情、杨幂刘恺威婚讯……


2020年元旦的头条,终于被这一家子牢牢占据——章子怡二胎生子。这个开年第一头条KPI的完成,汪峰老师绝对有一半的功劳。



章子怡生下二胎(图/章子怡微博)


40岁的章子怡,终于给人生凑成一个“好”字。话说,自《一代宗师》《罗曼蒂克消亡史》后,这位曾视为演技逼人的女星,除经常在各种综艺上当导师,秀恩爱,鲜有影视作品问世。“一代宗师”回归家庭,“生生不息”,或许圆了汪老师的头条梦,却也让人唏嘘大银幕上少了一位好演员。


01


说起生二胎,最近《奇葩说》又出了爆款辩题——“生二胎,必须经过老大的同意吗?”不知道章子怡生老二,是否事先征得过女儿的同意。《奇葩说》的这个话题,瞬间被推上微博热搜,靠的是辩手傅首尔一番先搞笑后催泪的逻辑诡辩——


傅首尔(图/傅首尔微博)


如果老大坚决不同意,说明你根本不配生二胎,孩子坚决的背后,是因为父母给的不够


在一些新闻里,亲兄弟为了一套房产反目成仇,姐姐被偏心的父母伤透了心、宁愿斩断亲情。这些兄弟姐妹关系破裂的始作俑者,其实正是父母自己。


当一个孩子手里有一百颗糖,他怎么会介意分享,可是当他的手里只有两颗糖时,你又凭什么要求他大方呢?


征求老大同意的过程,就是一个发糖的过程、也是补发安全感的过程、是表达爱的过程,这个过程不能省略。”


一时间,无数苏明玉、樊胜美式的悲情人物,都准备跳出来数落原生家庭的不是,想当初,受到了多少父母一碗水端不平的对待。别说生二胎,没征求老大的同意,就是生老大的时候,也没打报告写申请,就把人家带到世界上来啊。


《都挺好》中,少年的苏明玉饱受不公平对待


从现实的生育率来看,就算我们的父母一辈有再多的问题,育儿理论约等于0,养娃全靠摸着石头过河,什么蒙台梭利育儿法、华德福育儿“人智学”、瑞吉欧·艾米里亚教育体系等等,全没听说过,起码人家还愿意生啊。


从人口数据来看,即使80后被称为最孤独的一代人,作为中国人口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生子女一代,可也是实打实的婴儿潮一代,人口数量在1.24亿左右,也是当前生育的绝对主力。


相比之下,90后的人数要比80后少了将近30%,而且90后的生育欲望更低,比起80后还迫于传统家庭观念的压力,拼着老命搏二胎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很多90后直接连一胎都不想生了。


身边有不少90后的朋友,宁可养猫养狗,也不造人。


02


重要的事说三遍,现在,比讨论孩子缺不缺爱,更严峻的问题,是中国缺人了。


在同一期《奇葩说》里,一贯坚定支持多生孩子的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人口专家梁建章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数据:


“如果在人群当中有50%的人,一半的人是来自于二孩家庭的话,也就是说你们上一辈只有1/4的人生了二胎。如果不是一半的人,而是只有1/4的人生了二胎,那么生育率就是1.25。


如果把一部分不生不婚不育的这拨人去掉的话,可能他的平均生育率都不到1.25,可能只有1.1左右,在人口学上就是说,每代人会减半。


如果每代人减半的话,那一百年以后中国的人口就会少于美国。一千年以后,如果大家还是维持这样的生育率的话,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作为一个文明,就灭绝了。”


梁建章(图/《奇葩说》)


一千年有多遥远?不就3020年呗。历史的车轮往回转一千年,1020年,正是人丁兴旺的北宋,当时的首都是河南开封。


虽说,北宋政治上积贫积弱,一直被北方蛮族追着打,但经济上却丝毫不弱,南方生产繁盛,农业、手工业以及科学技术都居于当时世界先进水平。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极其能生的朝代。当时全国记录在籍人口达一亿以上,其增长速度在当时国际上亦属少见。


《东京梦华录》是宋代孟元老的笔记体散记文,是一本追述北宋都城东京开封府城市风貌的著作。其中提到,当时汴梁餐饮业发达,“处处拥门,各有茶坊酒店,勾肆饮食。市井经纪之家,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不置家蔬”临安也一样,“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盖经纪市井之家往往多于店舍,旋买见成饮食,此为快便耳”。


由于民间经济高度发达,宋代的妇女在一定程度上能从繁重的厨房劳作中解放出来,不用整日困于油烟,上顿饭做完想下顿,叫个外卖买点副食,是不是给晚上“造人”运动提供了充裕的时间?


就连传说中的那本书,就你小时候那本压箱底的传统名著《金瓶梅》,一开篇就写到:“话说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


虽然专家们智者见智,不像俗人只顾着学习多少种奇淫技巧,说《金瓶梅》明明是世情小说,其实是借宋朝之人,写明朝之事。可书中男女之事、男女之情,之所以设定在宋朝,也可一窥当时世态人情。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但凡是太平盛世,都是生儿育女的好时机。但中国古代,女性一生普遍生育六七个孩子的高生育率背后,不是你侬我侬的夫妻情深,而是避孕技术的落后,中国妇女地位的相对低下,让女性在生育这件事上毫无掌控权,只能被动接受的表现。


这一点,对比中外王室的子女生育数量,可见中国人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有多强。欧洲王室贵族普遍子女个数不多。但回顾中国历史,隋文帝的配偶独孤皇后,生育过10个子女;唐太宗的长孙皇后和唐玄宗的武惠妃,各生育7个子女;就连一代女皇武则天,都生育过4子2女。


古代中国女性,想要赢得一定社会地位,只能母凭子贵,“生生生”。


03


曾经那么爱“生”的国人,怎么突然就不想生了呢?


据悉,2019年我国新出生人口较2018年的1523万人大幅回落。而结合出生率看,2018年我国的出生率录得1.09%,是197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新出生人口的腰斩与出生率的低迷,似乎都说明当前我国的人口增长已有一定的下行压力。


图/图虫创意


其实,不想生是全球性的现象。有数据显示,从20世纪中期到2015年,婴儿出生率发生了急剧的下降,生育率下降意味着全世界近半数国家都要面临“婴儿荒”。


虽然众多分析低生育的原罪,可能是社会心理、家庭结构、工业化社会进程方方面面的原因,但我始终单纯认为,这个锅应该“杜蕾斯”和他的小兄弟“冈本”“杰士邦”们来背。


有人将“套套”,认定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一方面让人类摆脱了1+1=3的烦恼,真正回归到1+1=2的快乐真理。另一方面,也让人类摆脱了性病的困扰,能快快乐乐地享受高潮。


据说,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见到避孕套的中国人叫张德彝,他曾任光绪皇帝的外语老师,十九岁时被清政府委派参加了中国第一次出国旅游团,去欧洲观光。


张德彝在《航海述奇》中首次提到了西方的避孕套,张称之为“肾衣”——“闻英、法国有售肾衣者,不知何物所造。据云,宿妓时将是物冠于龙阳之首,以免染疾。牝牡相合,不容一间,虽云却病,总不如赤身之为快也。”在《欧美环游记·法郎西游记》中又记载:“闻外国人有恐生子女为累者,乃买一种皮套或绸套,冠于阳具之上,虽极颠凤倒鸯而一雏不卵。”


随着避孕技术的成熟,生育对女性而言,才真正成为一种选择,一种权利,而不是被迫履行的义务。


04


然而,时代进步的车轮下,有人不想生被催生,也有人想生却生不了。


近期有两则事关女性生育的新闻,让人发出一声叹息。


其一,31岁的北漂女性徐枣枣(化名)将北京某医院告上法庭,因为在国内,冻卵并不向单身女性开放。“我想在卵子黄金时期留一个保障,为什么不行?”“为什么单身男性可以存精,女性却不能冻卵?”当事人的灵魂之问,也是很多暂时不想生育,却想为日后生育的可能,留下“世上唯一后悔药”的女性的共同疑问。


其二,因演唱《灌篮高手》片尾曲《只注视着你》走红多年的日本歌手大黑摩季,和结婚16年的丈夫离婚了。因为罹患子宫肌腺症、左卵巢囊肿等疾病,“最后一颗冻卵是在去年(2018)9月没了”。丧失了生育可能的大黑摩季,认为“我这一生可能抱着罪恶感活下去,这样的话会越来越令人厌恶,我不想抱着这样的丑态而活”。


灌篮高手海报与大黑摩季(图/网络)


离婚后,不到8个月,大黑摩季的前夫已经再婚,并和新婚妻子孕育了孩子。


生育对女性来说,究竟是不能承受之重,还是人生必经之路,亦或是最初的一场痛,却值得一生去歌颂?


回到文章的最初,管他一胎二胎,最应该拥有生育话语权的,应当是为生育和养育这件事付出最多的家庭成员。


就社会而言,千方百计提高生育率是当务之急,希望各地送上的各种所谓生育大礼包,能够货真价实一点,别净搞些华而不实的噱头。能扶上马送一程的时候,也别给生育设障碍了,让一部分想生的人赶紧“生”起来吧。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白晶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8
点赞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