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假新闻,央视真要和“日本德云社”吉本搞男团选秀
2020-01-08 11:02

不是假新闻,央视真要和“日本德云社”吉本搞男团选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题图来自:图虫


万万没想到,2019年末,央视又有大动作。日本吉本兴业株式会社宣布与包括央视在内的三家电视台达成业务提携协议,将在节目制作上进行合作。



也就是说,央视要与吉本携手办男团选秀了。


眼看着2020年已经有“青你2”、“创3”等一系列选秀综艺待播,央视作为“国家队”又与日本吉本携手入场,莫非是要再现produce 48的东亚选秀盛事?


今年的选秀市场再添实力选手不说,一向严肃的央视遇上搞笑见长的吉本,一起选秀跟他们都不搭调的男团偶像?这是什么脑洞大开的混搭!


进击的老大哥


央视老矣,尚能饭否?老大哥的回春计划不可谓不努力:新闻联播的主播们说起了段子;康辉转型Vlog博主;朱广权在B站跨年夜的弹幕数比起当红UP主不遑多让;更别提芳心纵火犯撒贝宁,一首《野狼Disco》唱得有模有样。


这背后,是这几年老大哥卯足了劲要到年轻人中去,走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接地气路线。


从初代选秀艺人李宇春、周笔畅,到新生代的火箭少女、蔡徐坤,选秀艺人始终是娱乐圈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捧出这些选秀艺人的平台也因此获得更多年轻人的关注。立志要与年轻人打成一片的央视,怎能放过选秀大市场?


但央视毕竟还是央视,囿于种种限制,使得央视出品在娱乐性上总是略逊一筹。


其实央视对于选秀的触觉不可谓不灵敏。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被大众视为内地选秀综艺的开山之作,但央视的《青歌赛》比超女早举办了整整20年。由于《青歌赛》更强调专业性,也就不如接地气又开创了各类新玩法的超女知名度高。



2004年10月,彼时第一届《超级女声》刚落下帷幕,选出的三位选手也仅是小范围走红。老大哥却仍旧注意到了素人选秀的潜力,推出了以“百姓自娱自乐”为宗旨的选秀综艺《星光大道》,参赛者范围扩大到各行各业。


谁知2005年,《超级女声》从单纯的选秀综艺变成一场社会性事件,昔日的李宇春、周笔畅宛如101时期的杨超越、王菊。媒体报道、网络热议、民选偶像成就了史上最强一届超女,也把同年播出的《星光大道》衬得有些黯然无光。


央视当然没那么容易被“打败”。一方面通过春晚、同一首歌等“自家舞台”,为《青歌赛》、《星光大道》的优胜者赋能,另一方面也在拓宽赛道,寻求选秀的更多玩法。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央视这些年选秀综艺的赛道并不局限于专业歌手、素人等领域,还包括厨师、少儿、民间艺术团等相对垂直的领域。可惜的是,大众对于央视本身就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不少网友甚至在娱乐时一提“央视”直接拒绝。


2010年,央视又出新招,将“全国年夜饭”《春节联欢晚会》与选秀来了个合体,通过《我要上春晚》选出登上春晚的节目。


这档节目,如果制作时间提前至2005年左右,恐怕会收获万人空巷的观看效果。但2010年日韩、欧美加之刚刚起步的内娱,轮番轰炸下春晚早已不是春节的唯一选择,谁上春晚年轻人不关心,中老年人也不买账。



现下的老大哥,靠着努力的主持人们,以及一批高品质节目,重新树立了自己在年轻人中的形象。2019年各大平台选秀综艺纷纷哑火,2020年形势尚不明朗,选择此时收复失地确实是最佳时机。


而携手吉本,确实奇妙又让人期待。


吉本是谁


与央视携手办选秀的吉本株式会社是何方神圣?或许我们可以粗糙的将其理解为“日本德云社”。


吉本是日本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旗下以搞笑艺人居多,在全日本呈现压倒性的强势。但这几年,吉本的触角也开始伸向除搞笑艺人的其他领域。


还记得去年我们真情实感安利过的“丑爱豆”选秀吗?2019年日版produce 101,就是吉本担任企划公司。节目那两位一高一矮,酷似没头脑与不高兴的MC,正是吉本旗下的搞笑艺人。



虽说搞笑株式会社举办男团选秀乍听有些开玩笑,日版101也算2019年的一股清流。尤其是隔壁韩版404又是做票造假又是警方介入,反衬得剪辑干脆利落、不搞悬念直截了当宣布结果的日版颇为出色。


日版101并非吉本首次涉足选秀。2018年,吉本就与日本偶像教父秋元康一起,办了场非主流式选秀:男女不限、年龄不限,只要是吉本艺人都可以参加。于是便有了年过六旬的搞笑艺人大叔,与青春少艾的少女偶像同台竞技的奇观。


最终,通过五轮选拔及秋元康本人的亲自审核,选出以元气少女与秃头大叔作为首期双C位的偶像搞笑艺人团体——吉本坂46。看似胡闹的吉本坂46在成立后表示,要向着正统偶像的目标进军。



2019年,吉本坂46确实发了几张单曲,也有成员经历了毕业。忽略成员们参差不齐的年龄及颜值,2019年末还举办了二期生发表披露会,看起来还真像个正经偶像团体。


秋元康选中与吉本合作,或许是为了进一步实验自己“一切皆可偶像化”的理念。吉本则以此为序幕,进军选秀届,日版101可以看作吉本“独立行走”的开始。


大概因为有了教父大人的言传身教,吉本深谙“偶像是什么”这回事。日版101的成员虽然外貌不及韩国练习生们整齐划一,身高也相当一言难尽,每个人身上却都有着闪光点,能在短短几分钟被人记住。即使是一轮游很快就被淘汰的选手,也不乏亮点。


“丑爱豆”最终变成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存在,符合选秀的“养成系”逻辑,也利于后续成团出道后,受众对于团体因情感勾连而保持关注。



吉本的优势恰好是央视的劣势所在。


神仙打架的《主持人大赛》是央视强悍业务能力的侧写,但业务能力再好,看久了缺少了一些“人情味”,终究不是大众娱乐的路子。


虽说央视与吉本携手办选秀的消息传出后,不少人打趣说最后选出的是中日双语相声人才。但从双方近年来的一系列动作看,这次合作有极大可能是要选出主要活跃在中日两国的跨国正统男团偶像。


中日韩娱乐大变局


跨国选秀待上马,既是央视与吉本试图在选秀届分一杯羹的野望,也是中日蜜月期来临的象征。中日韩娱乐产业相爱相杀的局面,正因国家关系的升温再度发生变化。


从娱乐产业看,日本起步最早,实力雄厚,但在千禧年后进入了一种“闭关锁国”的圈地自萌模式。日本音乐人及日本音乐在亚洲乃至国际上的影响力都在下滑。近年来,日本对外输出最成功的娱乐产品,便是48系偶像及理念。



韩国次之,虽然早年韩综及韩团不乏效仿日本,在模仿中却走出了一条属于“思密达”的道路。凭借90年代的“韩流效应”,韩娱迅速攻占中国市场,与日娱形成掎角之势。


特别是2000年后,日娱逐渐内缩,韩娱则一路猛进。除中国外,泰国、越南、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均在不同程度上受到韩娱影响。就连外来文化难以攻入的印度,其流行乐制作风格也开始有“韩化”趋势。


原本韩娱大本营除本土外,中国是最大目标市场。但因“限韩令”,韩娱在华发展受阻。不过,防弹少年团在欧美意外走红,BlackPink紧随其后,倒是为韩娱敲开了一直不得其法而入的欧美市场大门。



中国是三国中娱乐产业起步最晚的一个。随着日娱圈地自萌,韩娱被政策挡在门外,昔日赴韩“务工”的艺人又纷纷回巢,内娱开始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偶练与101的火爆,证明国内市场对于偶像有着极大需求。2019年选秀节目的哑火也证明,虽然市场有需求,但刚起步的内娱还无法准确把握受众喜好。


从民族情绪而言,中国与韩国一向走得要更近些。无论是中国素人大批前往韩国做练习生以期出道,还是韩国艺人来华录制综艺、拍摄电视剧,都是中韩关系蜜月期的佐证。随着“限韩令”的出现,韩国艺人失去了在华的曝光机会,中国练习生也难以通过在韩国打开知名度后,“衣锦还乡”。


中韩关系降至冰点的同时,日娱自己也出现了危机。根据日本唱片协会官网的数据显示,从2005年至今,日本唱片销量持续下跌。唱片销量下跌的同时,日本音乐的影响力也在下降。



在千禧年之前,日本音乐界还有如宇多田光、滨崎步、安室奈美惠等天后级歌姬。但近年来天后纷纷隐退,48系在蓬勃发展数年后也遭遇瓶颈,甚至要远赴韩国参加《Produce48》,以期借他山之石破局。


但随着中日有望进入新蜜月,日本艺人又有了淘金好去处。


中日关系的缓和早有端倪,日本艺人频频来华。木村拓哉的女儿木村光希住在了我们的微博热搜,甚至还与内地艺人传出绯闻。花泽香菜则几度登上内娱晚会舞台。



与此同时“限韩令”也有所松动,韩国艺人来华限制不似过去严苛:泫雅与李佳琦同框;HOT组合成员Tony an主持以中国网红为研究对象的综艺节目;数支韩国偶像团体在青岛举办见面会;吴宣仪、孟美岐所属的宇宙少女成员,在见面会上更是全程使用中文与粉丝交流。


眼看中日蜜月已成定局,未来“限韩令”一旦解除韩娱势必有一番动作,内娱艺人们,可要抓紧卡位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